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110章 听说叫罗峰
    第110章 听说叫罗峰

    平子宁的眼眸紧盯着彭威。

    来见彭威之前,他看了残墨头领修魄长老的尸体,是死于强横的力量重击之下。虽不知死者的实力,无法比较出杀人者的实力,可平子宁检查到,死者丹田处,依然有残余内力,对方必定是一武者!

    武警大队的人,不凭借枪支想要拿下此人,几乎不可能。

    就是眼前这一个武警大队的大队长,也不能办到。

    彭威神色平稳,“那残墨的头领确实厉害,我们武警大队十几个精锐武警一齐联手,才将他拿下-――”

    “一派胡言!”平子宁猛地拍案而起,眼神冷怒地盯着彭威,“彭队长,你可得想清楚,这起案子从现在开始,由我们接手了,你必须将所有的细节都告诉我们。那残墨头领是武者身份,你们不动枪支,不可能将他当场击毙。彭队长,莫当我们是三岁小孩来愚弄啊。”

    办公室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僵硬了起来。

    彭威的神色一沉,半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脸庞流露出一阵苦涩,“这――好吧,其实,这件事太过蹊跷,我也不敢对外宣称。我们武警大队抵达现场的时候,这个残墨组织的头领,已经死了,我们根本没看到动手的人!这一点,可以随意询问当晚出警的任何一名武警。”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彭威一字一顿,眼眸坚定。

    千依岚站了起来,“彭队长,如果有什么最新消息,你一定要通知我们。告辞了。”

    彭威将两人送出办公室,背夹俨然已经湿透。

    这一对俊男美女,无形中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若不是罗峰事先通知,让他有了准备,就凭对方的身份,彭威也不敢有任何隐瞒。

    “可是,世上无不透风的墙啊。”彭威苦笑地自语了一声,“头虽然想要低调,可是,当晚还有很多受伤的黑狐帮打手,他们一定见过头的样貌。”

    千依岚与平子宁走出了武警大队。

    “果然是残墨出现,师兄,你回去将这件事汇报给师傅吧,我留在羊城,静观其变。”千依岚直截了当地开口。

    平子宁脸庞流露出一阵柔和,“残墨组织凶狠邪恶,我怎么放心让师妹一人留下来?我等会回去名扬公寓,将此事汇报给苏队即可。”

    名扬公寓,是轩辕阁武者部门在羊城其中的一个分部,平子宁所说的苏队,名苏何,是这一个分部的总负责人。

    千依岚柳眉轻轻拧了下,默不出声。

    “师妹,我知道有家店的牛排不错,我带你去吃吧。”平子宁微笑地开口。

    “不用了,我还要回学校上课。”

    “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有出租车来了。”千依岚一摆手,一辆出租车徐徐地停在了路边,千依岚推门坐了进去,车子很快便绝尘而去。

    平子宁的脸庞狠狠地抽动了几下,眼神闪过一阵不甘,许久,深呼了一口气,“师妹,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

    平子宁甩手离开。

    公路上车水马龙,千依岚跟司机说了去紫荆中学后,便闭目养神。

    蓦然地,千依岚眸子猛然睁大,“司机停车。”

    嘎!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音。

    中年司机回过头,“美女,怎么了?”

    “回头,去武警大队。”千依岚沉声开口。

    武警大队,彭威坐在办公室内,准备这一件贩卖小儿案件的资料,既然轩辕阁要接手了,自己得将所有的资料都整理好,交给轩辕阁的负责人。

    办公室大门突然间被推开。

    彭威抬头,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不由得一蹬。

    去而复返的千依岚!

    “彭队长,当晚被当场抓获的‘残墨’组织成员全部都畏罪自杀,可黑狐帮的打手呢?现在都关押在武警大队吧。”

    千依岚险些没想起这一个关键而简单的问题。

    因为‘残墨’的名声太大了。

    不管是她,还是平子宁,都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残墨组织的身上,下意识忽略了黑狐帮。

    在回去路上,千依岚突然想到,就立即折返回来。

    彭威暗暗叫苦不迭,现在只能是希望黑狐帮的打手并不认识头了。

    千依岚的身份,彭威可不敢违抗她的话,更何况,这件案子名义上现在已经是由她来接手了。

    审讯室内,千依岚与彭威并肩坐着。

    很快,一名黑狐帮犯人被带进了审讯室,神色惊惶,一走进审讯室,立即便是带着哭腔地大喊,“警官,冤枉啊,我根本不知道老大竟然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我以为去从化泡温泉的。”

    “闭嘴!”彭威一声怒喝,啪的一拍桌面,振声地喝道,“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这位警官问你的每一个问题,都认真回答。”

    该黑狐帮犯人看了眼千依岚,眼神下意识的呆滞了一下,半响,连忙地点头,“一定,一定。”

    千依岚神色淡漠,“姓名。”

    “苟良。”

    千依岚看了他一眼,程序化地问了几个问题,突然的,语气一转,沉声说道,“前天夜里,黑狐帮与残墨组织进行一场贩卖小儿的交易――”

    “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苟良立即声泪俱下地大喊起来。

    “闭嘴。”彭威又是一阵大喝,眼眸亦不由地抹过了一丝担忧。

    这样下去,头,迟早要暴露。

    可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

    彭威暗暗地苦笑摇头-――

    “在武警到来之前,你们之间,是否发生了冲突?”千依岚淡漠询问。

    “没有,没有啊。”

    “那――残墨组织的头领,是怎么死的?”千依岚终于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苟德哭丧着脸,“我一直在一楼,不知道啊。”

    千依岚面色一寒。

    苟德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连忙大呼地道,“马哥知道,听说马哥认识那个凶手。事发之后,马哥还不停地念念有词,神情惊恐地反复喊着那个名字。”

    “什么名字?”千依岚沉声问。

    彭威心头当即是一沉-――

    看来,该来的,总是要来。

    苟德思索了一下,抬起了眼,连忙急匆匆的慌声说道,“听说叫罗峰。”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