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132章 醉酒
    第132章 醉酒

    “不要!”

    那戴着斗笠的男子突然间大喊一声,直接出手,抓向了罗峰的手臂。

    然而,罗峰的另外一只手更快,伸手便握住了男子的一只手,男子使劲地挣扎了一下,脸色都瞬间憋得发白,依然无法挣脱。

    他一向自诩力气极大,可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男子如果知道,罗峰本来只是纯粹地想站在桥上看风景,只是偶然看到他亮出了匕首,才下意识跳下来,他一定后悔得铁青。

    本以为桥底是一个非常好的杀人扔尸的地方,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偏静的地方,都晚上十一点多了,竟然还有个无聊的家伙站在上面吹风看风景。

    一失足成千古恨。

    罗峰的手稍一松开,男子便退后了两步,小船摇晃了起来。

    “兄台,一袋垃圾而已,用得着这么紧张吗?”罗峰微笑着,疑问道。

    男子的脸色发白,缓声地说道,“我只是怕里面的东西太脏,会吓着小兄弟了。”

    “无妨。”罗峰手中的匕首一挑,绑着大麻袋封口的绳子直接被切开。

    扑通。

    一阵水花声音响了起来。

    罗峰不由得扭头看去,再度愣住了。

    “真是个怪人。”

    罗峰嘀咕了起来。

    就算被抓到了乱扔垃圾,自己又不会罚他的款。

    罗峰打开了袋子。

    嘴巴顿时间张大到了极点-――

    竟然是个人!

    罗峰有种也想扭头就跳下河道的冲动,大麻袋里装着一个人,这实在太诡异,罗峰可不想惹祸上身了,麻烦事,实在太多。

    罗峰一眼看去。

    是一名身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国字脸,下巴有一颗明显的痣。

    “还是个有钱人啊。”罗峰自语着,中年男子的西装是名片的,手中还带着一个金表,后续是在麻袋内憋得太久,此时已经昏迷了过去。

    罗峰给中年男子诊了脉,感觉他并无什么大碍。

    轻轻划船到了一处偏静的岸边停了下来。

    “这位老哥,遇上我算你走运,有缘再见了。”罗峰直接挥挥手,转身就离开,身影消失在夜色当中。

    这种地方,这么晚是没人会来的。

    自己救的这个中年人非富即贵,大半夜被人劫持到这么偏僻的河道,想要杀人毁尸,想想都知道其中必定又不小的猫腻。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罗峰还是趁着中年男子没醒过来就赶紧离开。

    要不然,万一自己被讹上了呢?

    罗峰离开后不久,中年男子的手动了一下,眼眸缓缓地睁开――

    中年男子猛地坐了起来。

    “我怎么在这?”

    中年男子神色一变,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再抬头扫一眼四周,脑海中,一道声音若有若无的浮现着。

    “遇上我算你走运――”

    中年男子的意识模糊间,赫然留住了这一句话,他记住了这道声音。

    “是谁,救了我?”中年男子眼眸猛的睁大,“不对。我明明在莲香楼吃饭,怎么突然――”中年男子站起来,打量着四周,视线冷冷地眯了起来,“看来,是有人想置廖某于死地!不过,实在是让你们失望了,廖某,命不该绝!”

    “想分一杯羹?那便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姓廖的中年男子身上爆涌出一股浓烈的煞气,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息。

    大步离开了这一处偏僻的河道岸边。

    这一个小插曲没有扰乱罗峰的心情,他重新回到了石桥上,看风景。

    夜晚的凉风吹来。

    将近凌晨十二点,罗峰走下石桥,往回走的时候,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君老师?”罗峰可没想到君怜梦会这么晚给自己打电话。

    没有犹豫,罗峰立即接通了电话。

    “君老师,还没睡呀?”罗峰呵呵笑着开口。

    电话那头,呼呼的风声吹来。

    许久,才传来了细微的声音――

    “罗峰,我,我的头好晕-――”君怜梦的声音有些迷糊。

    闻言,罗峰瞳孔猛地一震,脱口急声道,“君老师,你在哪?怎么会头晕?你不是在去了君老那吗?”

    “我在-――”珠江边,夜色朦胧,君怜梦的身子倚在了冰冷的河堤旁,抬头看了一眼,声音模糊的道,“这里-――有个工商银行。”

    罗峰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工商银行,我这也有一个啊。

    按捺着心中的急意,“君老师,说清楚点,你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君怜梦迷离的目光扫了一下,打了个饱嗝,“好像是猎德大桥――”

    罗峰脸色急变着,“君老师,你不要挂电话,我马上赶过去!”

    罗峰冲出了公路边,拦下了一辆车子。

    “最快的速度,去靠近猎德大桥的工商银行!”

    这是罗峰从君怜梦口中得到的唯一讯息。

    他不知道君怜梦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可有一点他非常清楚。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得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住想要犯罪的女人,大半夜的在外面喝醉酒,一定很危险!

    罗峰听得出来,君怜梦说话的状态,就是喝醉酒无疑了。

    “小伙子,你也挺有个性的嘛,到处都有工商银行,怎么就偏要去靠近猎德大桥的那一个?”司机呵呵笑着,打算拉开架势跟罗峰闲聊,干这行的,越是到深夜,就越是无聊,多想找人聊聊天,谈谈心。

    可罗峰已经没这心情。

    直接一甩手,几张毛爷爷砸在了司机的方向盘上。

    瞬息间,仿佛附着了魔力,如能量石一般启动。

    车子如同离弦箭矢那样急冲了出去-――

    “君老师,君老师――”罗峰对着电话连声的喊了几句,可是,已经没有人回应,只剩下呼呼的风声。

    “司机,麻烦再开快一点!”

    罗峰心急如焚,不停地催促着,恨不得将这司机给拉下来,让他来开车。

    这个时候,罗峰感觉,每一秒都是一种巨大的煎熬。

    呼!!!

    大风吹起!

    珠江边。

    猎德大桥一侧的公路,大部分的商店都已经关门,只留下门口的灯光照亮着。

    工商银行,坐落于公路的一边,它的正对面,正是珠江河堤。

    这时候,几个头发染成黄色的青年人从一处酒吧走了出来,勾肩搭背的沿着珠江河堤走着,突然的,一个青年人脚步停了下来,神色惊恐地朝着前面一指着,大惊失色地喊了起来,“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