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139章 黑土集团
    第139章 黑土集团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谭邵林的门生。谭邵林一挥手,他们就簇拥着谭邵林朝着这边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没丝毫的犹豫。

    可现在,病房内,站着的是王德安院长。

    医院内唯一一个身份比谭邵林高的人。

    谭邵林可以倚老卖老,拂袖离开,可他们可不敢。

    然而,若是不离开,等会谭邵林走着走着,觉得孤单了,会不会又怪罪自己等人?

    进退两难。

    王德安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一挥手,“你们也各自回自己的岗位去吧。”

    诸多医师们如蒙大赦,一个个急忙跟王德安告退,转身离开。

    “吕医生。”王德安突然喊住了吕文华。

    吕文华欲哭无泪了,内心苦涩地转过身回来,语气有些干涩,“院长,有什么吩咐?”

    “这个病人是你负责的,你怎么也就这样走了?”王德安皱着眉头,“一个主治医生的基本素养,你都丢哪去了?”

    面对王德安的呵斥,吕文华除了将脑袋缩进裤裆里,没有别的动作。

    “你这个月的奖金,没了。”王德安一摆手。

    吕文华心中暗喜。

    这个月的奖金,本来就被扣了。

    “咦,我听说吕医生前几天就被扣了一个月的奖金了。”罗峰善意的提醒。

    王德安看了他一眼,神色淡定,“那就扣下个月的奖金。”

    吕文华要哭晕在厕所。

    “还愣着干嘛?”王德安再度怒斥,“还不快点带病人家属去办出院手续!”

    吕文华急忙称是。

    收起了神色的不甘心,朝着唐德昌苦涩地开口,“唐先生,请。”

    话语间,先前的那一副装逼模样,消失得一干二净。

    吕文华是彻底认栽了。

    这个病人,不是自己可以随意刁难的。

    两个月的奖金,是一个血的教训。

    吕文华跟唐德昌离开之后,院长王德安目光投在了罗峰的身上,轻微一笑,“罗峰小兄弟,给你添麻烦了。”

    “给院长添麻烦才是。”罗峰礼尚往来,笑了笑,“多谢院长给我们讨回个公道了。”

    “哪里哪里。”

    两人寒暄了一阵。

    在离开之前,王德安突然意味深长地看着罗峰,“记得,替我向姜神医,问声好啊。”

    罗峰愣住,来不及多问,王德安已经离开了。

    “姜神医?”罗峰眼神闪过疑问,“姜小雪?不可能。不过,与姜小雪倒是一定有什么关系。”

    王德安的最后一句话,让罗峰直接百分之百的肯定了。

    院长王德安,确实是姜小雪请来替自己解围的。

    “峰哥,你认识的人真多啊。”唐大耳满眼的崇拜。

    ――

    烈日炙烤着大地。

    羊城,白云区。

    白云山脚下,人群涌动,慕名而来的游客仿佛根本不畏惧烈日的焚烧,走上了白云山的羊肠小道,欣赏一路的美景。

    靠近白云山,一座看起来装修得如同一座城堡形状的西式别墅。

    别墅的大门紧闭着。

    一股肃然冷厉的气息,在别墅的上空弥漫萦绕。

    别墅大厅,正首席的位置,一名中年男子,正襟危坐,不怒自威。

    身前两侧的椅子上,坐了将近三十人。

    一个个都是西装领带,装扮很儒雅,可说话却是都带着粗口的破口大骂。

    “我早就说了,昨晚那姓董的不安好心,想不到,他竟然敢动廖老大。”

    “廖老大,你发一句话,我立即带人去将那姓董的抓过来让你处置。”

    “呵呵,我们虽然名义上成立了黑土集团,退出江湖。低调了那么久,他们真以为,我们现在是没了牙的老虎?”一名虎背熊腰的男子眼神凌厉地站了起来,“廖老大,你发话吧!”

    中年男子,赫然正是罗峰昨晚无意中救的人。

    他名廖毅然。

    廖毅然的面容冷峻无比,手指轻敲着椅子。

    半会,神色平静的说道,“都静一静。”

    近三十人立即闭上了嘴巴,目光看着廖毅然。

    这些,都是廖毅然当年打天下的最厚重最结实的班底。

    “我们也是过惯了平静的日子,打打杀杀,实为下策。”廖毅然神情淡漠地开口说道,“董大海从前也算是我的一个老对手,他的为人,我清楚。绝对不是什么卑劣小人。这件事,还另有蹊跷。”

    “昨晚莲香楼,虽是董大海的名义请我过去,可我在那,根本没见到董大海。”廖毅然沉声地说道,“我怀疑,董氏集团,恐怕出现了变故了。”

    “廖老大的意思-――有人故意想搅浑这摊水,达到某种目的?”一名带着眼镜面容儒雅的男子视线轻眯着开口,他是廖毅然的军师,周睿。

    “若是我跟董大海同时出事,两大集团,必定会陷入内乱当中。”廖毅然语气蕴含着冰寒,“周睿,此事,你来彻查,三天之内,给我一个结果。”

    “一定。”周睿眼眸抹过了一道自信!

    白云山上,游人不绝。

    烈日之下,一些小贩用单车推着一箱子的水,吆喝叫卖着。

    一顶草帽,遮挡住一张貌美如花的脸庞。

    恬静安然,一颦一笑间,令人怦然心动。

    仿佛是大自然赐予的最美礼物。

    没有任何装饰的容颜,天然的美,楚楚动人。

    草帽遮挡了阳光,也给她添加了几分农家小女的柔美气质,令人垂怜。

    她也推着水来卖。

    这只是岑静姝一天之中三份工作的其中一份。

    失去了她最喜爱的报社工作后,为了心中的一些守护,岑静姝想要短时间内赚足钱,只有去打一些短工,当她发现白云山下有不少卖水的小贩后,也尝试着在中午歇息的时候,用单车推着水来卖。

    她没有大声的叫卖,那一张甜美的容颜,足以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光顾。

    “给我来一瓶怡宝。”一名男子突然走到了岑静姝的面前,说话的时候,眼眸却是紧紧地盯着岑静姝,岑静姝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一些男人的眼神,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男子,男子扔下了十块钱,转身就离开。

    岑静姝喊了几声,男子反而走得更快了。

    “真是个怪人。”岑静姝自语着。

    那男子飞快地走远,回头,看着岑静姝的方向,眼神掠过了一阵激动。

    拿出手机,“老大,我终于找到这妞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