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407章 抉择
    第407章 抉择

    长夜漫漫,寒雨飘飘。

    翌日一大早,天气格外的清朗,这将会是美好的一天。

    晨跑中的罗峰不由自主地接连深深地呼了几口气,脸庞流露出一阵期待的笑容。

    “你好,周四。”

    罗峰摊开了双手,迎接这令人期盼的一天。

    明天,就是白云山英雄会正式拉开帷幕之时。

    三英战群雄。

    罗峰,非常期待。

    沿着小路慢跑着,一直来到了紫荆后山。

    空无一人,只有那被暴雨重刷过后凋零的黄花在风中摇摆。

    熟悉的淡蓝色没有再看到。

    “千依岚同学,我罗峰保证,不会让你受委屈。”罗峰轻语着,昨天他已经吩咐了铁面判官,追查千依岚一家的下落。形意门,必定不会将他们囚禁在太过偏僻的地方,必定靠近白云山。

    一夜过去,或许,已经有消息了吧。

    罗峰站在小山坡上,负手而立,静静地感受着微风的吹拂。

    突然间,身影一动。

    宛如林中豹子突兀发出了一声低吼,振动山林。

    形意豹拳!

    准确的说,是浓缩精华版的形意豹拳。

    第一招,豹踪浩渺。

    第二招,喋血狂豹。

    第三招,豹子万钧。

    轰轰轰!

    小山坡上,仿佛处处起了豹影,空气间回荡着狂豹的怒吼。

    铁面与判官都已经热身过了,罗峰,还没有。

    三招落罢,山坡上,碎石滚动,纷纷四射。几乎同时,罗峰的手机响起来。

    “有她的消息了?”罗峰的眼眸一亮,随即立即振声开口说道,“伺机而动。”

    罗峰挂断了电话。

    站在小山坡的石头上,眺望着远方。

    清朗的天空,一股无形的风暴,已经即将掀起。

    下午时分

    又即将近黄昏,白云山脚,突然一则消息传出。

    白云山,由于特殊的事情,封山一天。

    这自然是形意门的财大气粗促使起来的事情。

    不少游客只能是扫兴而归。

    而白云山脚下的嘉利大酒店,形意门众人,在召集英雄会前的最后一个会议。

    “逍遥派的傅惊珩长老,已经来到了酒店,并且住下,明天一早,可以在英雄会上现身主持大局。”邓步元沉声地开口,“其余各大门派的强者,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明天,那武者败类罗峰,走上白云山。”邓步元面容凌厉无比。

    “就怕,罗峰会不会突然间心生怯意,不战而退。”平亮正担忧无比,“我们安排在罗峰身边的耳目,全部被他拔掉了,一个不剩,而且,都受了极重的伤。现在我们连罗峰的行踪也没法把握得住。”

    “罗峰,一个骄傲虚荣心极度膨胀的家伙,他一定会到的。”邓步元绝对相信这一点,“更何况,我就不信,他就不挂念着他的小情人。”

    闻言,平亮正心头一蹬,不由得试探问道,“邓长老,千彦之女,还没有答应指证罗峰?”

    “实在是冥顽不灵。”邓步元一摆手,“不提此女,英雄擂台可已经搭建好了?”

    大会在继续。

    千彦夫妇以及千依岚,此刻正别软禁于嘉利大酒店的九楼。

    房间内,三人保持着一阵的沉默。

    邓步元在开会之前,已经给三人下了最后的通牒。

    必须要作出一个抉择。

    邓步元的声音还在一家三口的耳内回荡……

    “若还将自己当成是形意门人,那么,就在明天的大会上指证罗峰,细数罗峰的罪状!反之,如果心向着武者败类罗峰,那么,就滚出形意门。”

    千依岚的容颜流露出一丝的痛苦,“爸,妈,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颠倒是非吗?我们形意门,是九门之一,名门正派。怎么可以,做出如同邪门的勾当!”

    “住嘴。”千彦立即一喝,“不要乱说话。”

    “女儿说的有错吗?”万瑜朝着千彦振声地开口,“你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一件什么事情?硬生生地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一个无辜的小伙子的身上。这不是侠义所为。现在,还威逼咱们的女儿做假证,邓步元,他到底想怎么样?”

    “或者,这只是邓步元一意孤行,不是门中的意思。”千彦还想辩解。

    “可邓步元的手中,有掌门令牌。”万瑜声音尖锐,“如果没有门中长老团的首肯,他根本没资格作出这件事。还有,别忘了,千彦,罗峰这小伙子,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我们的女儿,怎么选择?”

    千彦神色流露出一阵强烈的痛苦。

    他从小在形意门长大,对形意门,就好比是自己的家。

    可偏偏,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让自己如何抉择?

    昧着良心,指证罗峰?

    可若不这么做,自己一家人,却要面临逐出形意门的命运。

    千彦无力地坐在椅子上,许久,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不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够恩将仇报。做人,不能丢掉自己最后的准则。罗峰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昧着良心,去指证他。”

    “既然如此,千彦,你就先自废武功吧。”这时候,房间的大门推开。

    千彦一家人顿时间唰地站了起来,眼神警惕地看着门口。

    是平亮正。

    “你来干什么?”千依岚神色警惕地看着平亮正。

    “没大没小。”平亮正瞥了眼千依岚,神色淡漠道,“我好歹还是你的平师伯,就算你选择了被逐出形意门,也不急于这一时吧。”

    千依岚的脸色苍白了几分。

    “平师兄。”千彦沉声地开口,“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

    “很容易理解吧。”平亮正微笑了起来,“邓长老吩咐我来问清楚你们最后的抉择。如果你们可以迷途知返,重新认识到宗门的重要性,那么,邓长老会很开心,否则的话……若真走到将你们逐出师门的那一步……我只能善意地提醒你们一句,你们的一切武功修为,都是形意门给的,既然你们要离开形意门,那么,形意门,会将这一切都收回去。”

    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平亮正的意思很显然,正如他一进门所说的那一句话。

    自废武功!

    不仅仅要被逐出形意门,而且,连武功也不能带走。

    一个武者,一旦失去武功,那无疑相当于失去了性命。

    三人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