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449章 做人留一线
    第449章 做人留一线

    这是古医门之中一套最基础的拳法,平实无奇,动作也丝毫没有难度,在古医门中,历来是十岁以下的小孩初涉拳法的时候,拿来训练所用,此拳也名为【启蒙三十六手】,在古医门几乎是人人都会。此刻,大耳朵红衣少年,却在用着极其生涩的姿态,打着这【启蒙是三十六手】,虽然不论步伐或者拳法套路,都依然非常的生疏,可却格外的认真。

    正午的阳光直射下来,纵使有大树遮阴,可此刻,唐大耳仍然大汗淋漓。

    习武之路,比他想象中的,还有艰苦。

    自从跟随姜天涯回到了古医门后,唐大耳也就是在姜天涯当众宣布他的身份的时候露个脸,其余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扎马步,跳水,跑步,以及打这一套【启蒙三十六手】,唐大耳的基础太差,必须要从最基本的开始。

    姜天涯虽然每天都会来看唐大耳三两次,不过,习武一途,师傅带进门,修行靠个人。

    没有人监督,唐大耳每一拳,还是打的格外的认真。

    “好好学武,有朝一日,学有所成,然后,风风光光地回去。”心中一个信念支撑着唐大耳,一想到自己成为武者界高手,得到父亲的赞扬,峰哥的夸奖,唐大耳就乐得自己笑了起来……

    “果然是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乡巴佬啊。”这时候,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唐大耳一侧响了起来。

    唐大耳脸色变了一下,扭头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可没走几步,却又被两个人出现,拦住了他的去路。

    “唐师弟,你这样,太没礼貌了吧。”一名青年微笑地看着唐大耳,“招师兄正跟你说话呢,你竟然扭头就跑?”

    唐大耳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此时,身后的几人也走了上来了。

    唐大耳之所以听到声音就跑,是因为这个招师兄,他招惹不起。

    唐大耳是姜天涯从外面带回来的,而且还直接当众宣布收唐大耳为徒。这个消息传出去,许多人都以为唐大耳有多厉害的练武天赋,殊不知,一经试探,发现这个大耳朵的少年,竟然连半点武功弟子也没有。

    这样的人,也配当掌门人的弟子?

    门中不乏鄙夷的目光,当然,不少人忌惮他是掌门人弟子的身份,倒不敢找他的麻烦。

    然而,眼前这一个招师兄,名为招国宾,他老爹是古医门长老团的一个护法长老。

    在古医门中,长老团可以否决掌门人的决策,权势极大,一共有十三名护法长老,在十三名护法长老之中,只要有过半反对掌门人的决策,那么,便要从新计议。

    至于姜天涯要让罗峰来当掌门人的决策,十三名护法长老,更是有十二名反对,一人弃权。

    招国宾在习武天赋在古医门的年轻一代弟子中只能算是一般,所以,好不容易有个家伙比自己差了那么大的档次,招国宾自然要不时地来秀下优越感。

    几天下来,唐大耳几乎是见到招国宾便绕路走。

    “唐师弟,见到师兄,也不打声招呼。身为掌门人的弟子,可是门中诸多子弟眼中的楷模才是,你这样,是抹黑掌门人啊。”招国宾微笑地开口,他敢在唐大耳面前说这句话,是因为几天下来,他也摸清了唐大耳的性格了,不管自己等人怎么欺负他,他都不会去打小报告,这样的家伙,欺负起来实在太有感觉了,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啊。

    唐大耳暗咬牙,他确实从没对姜天涯说过半个字。

    对他而言,被欺负了去告状,是懦夫的表现。

    “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

    唐大耳的脑海中,每时每刻,都在浮现起峰哥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招师兄。”唐大耳深呼了一口气,朝着招国宾一拱手。

    招国宾的脸庞流露出笑容,摆手说道,“师兄弟之间,就不用这么多礼了。唐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九师弟,王浪,今年才十七岁,可比你小多了。他想跟你切磋切磋,你不介意吧。”

    唐大耳脸色变幻了一下。

    这几天来,招国宾几乎每天都带了个不同的师弟过来跟自己切磋。

    “那就来吧。”唐大耳自知比避不过,咬牙地开口。

    大不了挨揍!

    唐大耳这个半路出家的家伙,才练了几天,自然不可能是这些在古医门中自小就练武的武者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唐大耳又一次被打倒在地。蓬地一下,那王浪还冲上来补了一脚,唐大耳闷哼了一声,咬牙没有发出声音。

    “真是废物。”王浪再踢了一脚,眼神流露出不屑的冷笑。

    “哎,唐师弟,你还真的一点进步也没有啊。”此时,招国宾笑着摇头走了过来,感叹说道,“看来,招师兄得多找几个师弟来跟你切磋切磋,让你多实战实战,你别这样看着我,招师兄也是为你好啊。”

    “哈哈……”四周围的几名弟子都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废物。”王浪忍不住再踢了一脚。

    唐大耳咬牙切齿,眼眸反倒是死死地盯住了招国宾。

    招国宾的眯笑了起来,“唐师弟,你知不知道,自从你来了古医门,对我们诸多师兄弟来讲,多了一个乐趣啊。”

    “招国宾!”

    唐大耳终于按捺不住愤怒地吼了一声,双眸近乎发狂,一字一顿,声音近乎是从牙缝中抽出来,“做人,留一线。”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是吗?”招国宾眼神流露出了鄙夷,戏谑地笑道,“你怎么不直接跳起来,指着我大喊:莫欺少年穷!这样是不是更有气势。哈哈……”

    “招师兄,那家伙来了。”这时,王浪突然间在招国宾的身旁压低着声音开口。

    招国宾看了一眼一侧的远方,随即一摆手,“我们走……对了,唐师弟,明天我们再相见。哈哈。”

    招国宾等一行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另外一侧,一名青年,头发紊乱,不修边幅,手中提着一个葫芦,上面装满了酒,一边喝酒,一边身影略带着踉跄地走了过来,看了眼地上的唐大耳,不由得打了个饱嗝,“站起来,你个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