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645章 子代父战
    第645章 子代父战

    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感几乎险些让赢正晕倒过去,几乎只在刹那间,赢正的脸色便苍白了下来,身子一颤,额头冒出了涔涔的冷汗。

    见状,曾雷霆面色当即大变,急忙扶住了赢正,“老板,你怎么了?”

    “我肚子有些不适。”赢正深吸了一口气,望了一眼谢朝旸,“赌局先暂停一会。”

    “没问题。”谢朝旸微笑地点了一支雪茄,“我等赢先生。”

    赢正拒绝了曾雷霆的搀扶,走进了卫生间,几分钟后,重新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有明显被汗水沾湿的痕迹,重新坐下来,“请。”

    “五十万,我跟了。”谢朝旸微微一笑。

    何千年继续发牌,赢正的牌面虽然大,可接下来的这张牌却没有任何用,相反,谢朝旸的牌面已经出现了一对三。

    “这也能拼到对子,看来,赢先生的运气在厕所冲走了啊。”谢朝旸大笑,旋即大手一挥,“一百万。”

    赢正看了谢朝旸一眼,“我手上的牌,随便来一对子,都可以比你的大。我跟……”话语刚落,赢正的肚子却又再次痛了起来,急匆匆地跑向了厕所。

    “这个赢正,到底搞什么。”何千年都忍不住皱了下眉头,他自告奋勇要发牌,那是想亲眼见证一场享誉澳门的赌王之间的对决,可这个过程,显然是差强人意了。

    赢正再次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跟了这一把牌,结果,却是谢朝旸凭借着一对三获胜了。

    “看来,今天显然是我的运气好一点。”谢朝旸哈哈大笑。

    半个小时过去……

    当赢正再一次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脚步已经无比的虚浮了,险些没有办法站稳。

    他桌面上的钱,已经不见了三百万。

    这半个小时内,赢正上了不下于十次的厕所,这频率实在高得吓人。

    “赢先生今天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谢朝旸笑道,“如果是的话,等会赢先生如果把钱输光的话,谢某会把看医生的钱免费送给你。”

    赢正的眼眸冷冷地盯着谢朝旸,“说不定,是谢先生这个地方不干净。”

    赢正的目光落在了自己面前的那一个杯子上。

    他已经猜测到了,一定是自己刚刚所喝的水被人下了药。

    谢朝旸!

    赢正的眼眸闪过了一抹恨色,他本以为今日可以与谢朝旸堂堂正正地赌一场,想不到,对方还是令自己防不胜防,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

    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神起来跟谢朝旸一赌。

    “赢先生这句话可不中听了。”谢朝旸眯笑地摇头,“我这里金碧辉煌,一尘不染,怎么会不干净?”

    赢正没有再理会谢朝旸,现在自己已经输了近三百万,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的输,势成定局。

    “雷霆,你来赌这一场。”赢正沉声地开口。

    闻言,曾雷霆直接懵住了,脱口而出,“我?不是,老板,我……我不行。”曾雷霆连连地摆手摇头,他自认赌术与谢朝旸相差甚远,更何况,这种级别的豪赌,要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我不行。”曾雷霆再次摇头。

    “不行可以认输啊。”谢朝旸笑着开口,“趁着桌面上还留点钱,回去养好身子。”

    赢正的脸色一阵的阴沉。

    以他现在的状态,不可能赢得了谢朝旸,就是现在,他感觉肚子隐隐的又有开始要痛的迹象了。

    “卑鄙小人。”赢正按捺不住朝着谢朝旸大吼了一声,眼眸充斥着愤怒。

    “啧啧,赢先生,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谢朝旸脸庞依旧保持着笑容,“区区一间赌场,赢先生难道还输不起吗?”

    “没错,区区一间赌场,难道我赢家还输不起吗?”这时候,包房的门外,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几乎同时,砰的一声,包房的大门直接被撞开,两名西装保镖躺在了地上,痛苦地哀嚎着。

    罗峰与赢了迈步走进来。

    身后还有一些追上来的保镖,从他们的神色来看,显然都受了伤了。

    “不必出手,我知道来人是谁。”谢朝旸阻拦了准备冲上去的古钱,眯笑地打量着小正太赢了,“我倒以为是什么人,敢闯我金宫赌场贵宾区,原来,竟是赢二少爷,你不是当缩头乌龟离开澳门了吗?怎么,今天那么有雅兴回来,见证你们家赌场的易主?哈哈!”

    谢朝旸大笑。

    这里是他的地盘,眼下的这种情况,谢朝旸已经非常有把握赢下这一场赌局。

    任何人来了,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你,你怎么回来了?”赢正看见赢了的一瞬间,脸色不由得变了起来,眼下澳门的局势复杂微妙,稍一不慎,赢家都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自己的一个儿子已经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他不希望另外的一个儿子,也陷于危局当中。

    “因为我是赢正的儿子。”

    赢了目光与赢正对视着,这是他这一辈子最有勇气的一次与自己的父亲对视。

    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赢正的儿子!

    这一刹,赢正的内心亦是泛起了波澜的,顷刻又有如惊涛骇浪席卷起来,冲击着自己的灵魂。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而且,这是自己一度非常的生气责备,怒其不争的儿子。

    因为我是赢正的儿子,所以我来了。

    这一句话,带着多大的骄傲,他以其父为荣。

    “好,好,好……”赢正激动无比地开口,接连地点头。

    赢了迈前一步,他从未感觉到自己如此的高大过。

    人生之中,难免要做几件轰轰烈烈的大事。

    “今日,就让我赢了,子代父战!”赢了紧握着拳头,一字一顿地振声开口,声音高亢,激昂愤慨,如钟鼓轰隆响彻,回荡在包房之中。

    话语一落,赢正直接扭头便朝着厕所的方向跑了过去,砰的一声,厕所门关了起来。

    赢了的脸庞直接僵硬了下来……

    我去!这么悲壮热血的时刻,你丫的竟然掉链子,跑厕所了!

    到底是不是亲生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