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648章 看错了
    第648章 看错了

    声音带着无比的决绝,甚至还有浓浓的煞气。

    赢家一夜之间诡异失势,赢家大少出门遭到暗杀,命悬一线,而自己,却要被迫离开澳门。这一切一切,都让赢了的内心深处积攒起无穷的怨气,怒火。

    全部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所有的恩怨,就让这一颗子弹来解决。

    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就是这么简单。

    赢了的一句话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没有人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一张牌,决定一个人的生与死。

    赢正面容大变地望着赢了,这一次,他没有开口阻止,只不过,眼神却看了白问一眼,意思很明白,如果这一局是赢了输的话,那么,让白问出手。

    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死。

    砰!

    赢了的双手拍在桌面上,双目瞪圆,声音如雷,“开你的四张四出来见我。”

    宛如一道惊雷划过。

    谢朝旸的眼珠子霎时间猛地扩大到了极致,身影亦是唰地站了起来,眼眸死死地与赢了对视着。

    四目对望,如刀剑触碰。

    “少年,不要轻易拿自己的性命来看玩笑。”谢朝旸的声音仿佛从牙缝之中抽出来。

    “这才是豪赌,谢先生这辈子,有没有与人赌过命?”赢了咧嘴笑了,从此刻谢朝旸的态度来看,他的底牌,绝对不可能是四。你玛的,这个老家伙一开始就跟,原来是放个烟雾弹,想跟小爷玩心理战术。

    这一刻,不仅仅是赢了,很多人都想到了。

    因为如果谢朝旸的底牌是四,他早便第一时间打开,然后,一枪要了赢了的命。

    现在,他却迟疑了。

    一命赌一命,赌还是不赌?

    若不赌,这一赌局,便是自己输了,输掉一千万的同时,还把金宫赌场也输出去。

    可若是赌了,别说金宫赌场,很有可能,连命也丢掉。

    “特么的实在太刺激了。”何千年神色兴奋而激动,“本少爷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场豪赌。哈哈,你们尽管开牌,谁赢谁输,有我何千年作证。我以何家的声誉作担保。”

    话语一落,谢朝旸的脸色更是变幻了几下。

    这赌,赖不掉。

    包房内的气氛近乎要凝固起来了。

    这一场赌局发展到眼前的这个地步,没有一个人能想得到。

    “特么的,你要不要跟啊。”赢了忍不住皱着眉头,“虽然你的底牌不是四,可是,你三张四已经比我的两个对子大了啊。”

    谢朝旸嘴角狠狠地一抽。

    他怎么不知道牌面上比小正太的大?可是,自己的底牌,确实不是四。而是一张k。

    赢了的牌面,对k,对a,自己手中各拿一个了,可是,这一副牌,还有一张a与一张k。

    对方敢拿命来赌,恐怕,他的牌,真的比自己的大了。

    谢朝旸从一个赌场小人物崛起到澳门的赌场大亨,他一开始就是凭借着不怕死的韧劲,凭借着狠劲,可到了今天这样的地位,他却格外珍惜自己的生命了。

    谢朝旸的神情越来越松动。

    许久。

    谢朝旸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谢朝旸冷眼地盯着赢了,他根本没想到,赢了竟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底牌是四,“区区一个赌场,我谢朝旸,还输得起。”

    说罢,谢朝旸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底牌,往桌面上一扣。

    他,不跟了。

    “等等!”赢了忍不住大喊了一声,神色焦急了,“谢先生,你怎么不跟?考虑清楚点啊,你牌面比我的大,总不能白白将这么漂亮的赌场拱手送人啊。”

    谢朝旸冷眼地盯着赢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赢了已经横尸在赌桌上了。

    “看来你是怕死?”赢了将心一横,似乎很决绝一样,“那这样吧,我缩小赌注,依然是赌一颗子弹,但是,不能打要害部位,就打打手打打腿什么的,怎么样?”

    赢了满脸期待地看着谢朝旸,就差没有端杯茶过去,然后哀求着,谢大爷,你就跟了吧。

    谢朝旸神色怒火涌动,一言不发。

    “特么的,早知道不要赌那么大了。”赢了坐了下来,神情难掩着失望,“竟然把人吓得不跟了,这样赢着有什么意思。”赢了无力地一招手,“曾叔叔,你去把枪收回来,顺便拿几个箱子把钱装起来吧。”

    “好咧。”曾雷霆满脸的兴奋,大步地走上去,神情掩饰不住着激动。

    今天的赌局一波三折,本来以为老板输定了,殊不知,二少爷回来了,子代父战,而且,还一举扭转了战局,打败了赌王谢朝旸。

    这一战,赢得实在太痛快。

    “谢朝旸弃牌不跟,这一局,赢家,赢了胜。”何千年面容保持着微笑地望着赢了,“恭喜你,不过,虽然你不用开牌,可我还是心痒痒的,想看看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对,你的底牌是什么?”赢正也不由得问。

    小正太已经坐着翘起二郎腿,眼神鄙夷地瞥了一眼赢正,“那还要问,当然是a了,否则你以为我凭什么跟谢先生赌命?我做人老老实实,从来不会唬人,哪会学你,赌博老是玩什么心理战术,吓人唬人什么的,老爸,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手,那才是王道啊。”

    赢正一脸的惭愧,自己竟然被儿子教训了。

    不过,儿子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说得好,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手,才是王道。”赢正竖起了母指,“老爸受教了。”

    说罢,赢正看着谢朝旸,同时上前一步,拿起了赢了的底牌,“谢朝旸,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话语一落,赢正拿起那底牌,啪的一声亮了出来。

    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皆都集中了过去……

    一下子全部呆若木鸡了。

    “看到没有。”赢正得意洋洋地低头看下去,“这就是……我靠,这,我……”赢正的眼珠子近乎都快要凸了出去,死死地盯住了赢了的底牌,赫然是一张四!

    这一瞬间,赢正有种直接拆一根椅子上的棍,狠狠揍一顿赢了的冲动。

    “卧槽!”这时候,赢了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有些瞠目结舌,“这是四,不是a,我擦啊,原来是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