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682章 他来了
    第682章 他来了

    “怎么会这样?”谢朝旸浑身早已经被冷汗打湿了,颤抖得不知该怎么办,一身的肥肉似乎都要蒸发掉,恨不得长着一双翅膀飞出去,要不然就给他两个爪子,钻地遁逃。如今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

    外面密集的脚步声音越来越靠近,谢朝旸已经退无可退。

    “古钱,你个废物啊。”谢朝旸恨得咬牙切齿,双目怒瞪得发红,一旁的古钱手中握枪,默不出声,他至今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暴露了身份。

    “是你!”突然间,古钱猛然抬头看着盯着谢威河,手中的枪突然指着他的脑袋,“是不是你泄的密,老板的计划,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不可能还有第四个人。”

    话语一落,谢朝旸也猛地转脸看着谢威河,目露凶光,“威河,真的是你?”

    “我发誓,我在医院动手到离开,根本没有惊动任何人。”古钱补充了一句。

    目光直指着谢威河!

    谢威河眼珠子都快要凸出去了,大吼地开口,“一派胡言,古钱,你推卸责任,为何要冤枉我?借刀杀人的计划,杀死周史嫁祸给赢家,本就是我提出来的,我会是内奸?你是白痴吗?”

    古钱冷眼看着谢为何,“说不定你想坐老板的位置,故意用此一招。”

    “你……”谢威河身躯一震,旋即暴怒开口,“我没有。”

    “够了。”谢朝旸大喝了一声,冷眼看了谢威河一下后,并没有说什么,“先想办法闯出去。”

    谢威河感觉浑身一阵冰凉。

    他感受到谢朝旸的眼神,恐怕,今日就算能够侥幸逃脱,谢朝旸也不会再信任他了。

    谢威河忍不住暗暗地握了下拳头。

    砰!

    外面的枪声再度响起。

    无路可走。

    “兄弟们,我们冲出去。”谢朝旸紧握着手中的枪,大喊一声。

    话语刚落,大门直接被轰的一声撞开了。

    枪声四起,宛如人间地狱。

    砰!

    谢威河的后脑中枪,血水在窟窿内涌动流出,眼珠子睁大,死不瞑目。明明敌人在前面,为什么自己的后脑会中枪。

    可谢威河已经带着疑问去见阎王了。

    他的身后,古钱面无表情,“我们若死,绝对不能让内奸独活。”说罢,古钱提着谢威河的尸体来当挡箭牌,身影一闪朝外面冲了出去,“老板,跟我一起冲出去。”

    在谢家众多的护卫保镖中,也便只有古钱能够对周家黑煞组造成威胁,枪声响彻,几名周家黑煞组成员立即便倒在了血泊当中。

    “冲出去!”

    谢朝旸仿佛看见了一线曙光,瞪目如铜铃,高呼着一挥手。

    疯狂的反扑。

    哪怕对手是周家黑煞组,哪怕在力量上无法与其匹敌,可求生的欲望刺激着所有人。

    然而,在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的。

    古钱确实有过人之处,可在周家黑煞组中,突然间冒出了一名金发青年男子,手中一把银枪刺眼无比,他的出现,仿佛最璀璨的明珠,金发银枪,弹指间,古钱便身中数枪,倒在了地上。

    随着古钱的陨落,谢家彻底崩溃。

    不出五分钟,谢朝旸身上中了枪伤,可并不致命,被五花大绑起来。

    “带走。”金发银枪青年男子面无表情,一挥手,满面死灰的谢朝旸直接被推搡着离开。

    澳门一夜,风血弥漫。

    暴风雨的中央,是国际医院。

    脚步声音响起来。

    “老爷,谢朝旸已经抓来了。”金发青年走过来,神色恭敬地开口。

    嗖!

    病房内,一直坐在床前不出声的周日照突然间站了起来,浑身煞气弥漫,“带他进来。”话语仿佛带着冷厉的尖刀,随时皆可刺入敌人的胸膛。

    很快,被五花大绑的谢朝旸被押了上来,谢朝旸身中枪伤,鲜血直淌,一进入病房,触碰到周日照的眼神,心头顿时一阵的惊骇,扑通地双腿跪在了地上,“周老爷,在下冤枉啊,你,你就是给我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去对付周少爷啊。”

    蹬蹬!

    周日照猛地冲上几步,一脚狠狠地踹在了谢朝旸的胸口。

    砰。

    周日照显然是个练家子,他一脚下来,谢朝旸这肥胖的身躯竟然后飞出三米,并且直接撞烂了病房的大门,摔出走廊。

    整整用了五分钟,谢朝旸都没缓过劲来,在那一刹那,谢朝旸感觉自己的呼吸仿佛都要停止了。

    痛得要命。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周日照已经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周老爷,饶命啊,真的不关我的事。”谢朝旸还心存一分的侥幸,继续跪地求饶,可他怎么知道,他越是不承认,周日照心中的怒火更盛。直至此刻,谢朝旸还当他是个傻子来愚弄啊。

    “拿鞭来。”周日照大喝了一声。

    几名周家保镖手中都拿着一条长鞭,看起来长鞭上还有细微的银刺,令人触目惊心。

    “不,不要啊。”谢朝旸已经面无血色,拼命求饶。

    “给我打。”周日照一挥手。

    啪!啪!啪!

    长鞭仿佛织成了密集的网一般疯狂朝着谢朝旸的身上挥击过去。

    哀嚎声音如同杀猪般回荡着整个走廊。

    周日照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眼眸偶尔会闪过浓烈的杀机。

    他不会饶恕谢朝旸,可也不会那么轻易让他死。

    走道的另外一侧,以院长高宏义为首的医院高层们一个个都吓得脸色发青。

    谢朝旸在澳门也算得上是个有权势的人物,可周家虐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在澳门,谁还敢招惹周家,那不是找死吗?”高健忍不住神色仓皇地喃喃开口。

    这一点,所有人都不否认。

    走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突然间响起来……

    “老爷。”一名西装保镖神色慌张地冲了过来,气喘吁吁,“前往周家的黑煞组全军覆没了。”

    “什么!”周日照眼眸大睁,“怎么回事?”

    “遭到了一个人的阻击,那人实在太厉害了。”西装保镖语气哆嗦地开口,突然间,脸色更是唰地发白起来,手指颤抖地指着远处,“他,他来了。”

    唰唰唰!

    不少人顺着目光望了过去。

    走廊的尽头,一袭修长笔直的身躯,缓缓地迈步走了出来,神色平静,仿佛对面前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云淡风轻,闲庭信步一般朝着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