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768章累觉不爱
    第768章 累觉不爱

    天下武者,尽诛罗峰。

    最为堂正的理由,是罗峰在驻剑峰上破坏规矩,得罪三教,则为得罪天下武者。事实上,却有绝大多数武者,是觊觎罗峰那天阶武学而来。

    罗峰的武功全失,更是夺取天阶绝学的好机会。

    江紫衣背后的红袍身影,更是如此。

    神秘红袍,实力深不可测。

    当日在华山上被金面大侠击败的赤闫魔头,圣榜第五十一。可听江紫衣的语气,似乎并不将金面大侠放在眼内,可见该红袍身影,是圣榜前五十的人物。

    天亮了。

    玉皇山,如巨龙横卧,气势磅礴。

    史有‘万山之祖’之称,道教圣地。

    一阵风起,万林浮动,如同一片绿光海洋,朝阳倾洒,万丈金光沐浴在绿色的海洋中,远处泛起的粼粼湖光耀眼迷人。

    竹林小道,一大早已有不少人踏上那石阶。

    他们的目的地都是一个……

    玉皇山顶,七星亭旁。

    一路上不少武者结伴而行,有五派九门,也有世家子弟,同时也有无门无派的散修。

    罗峰的传闻,很多人都听过,可更多人没有资格在驻剑峰亲眼见证罗峰大发神威。

    今日除了别有用心的人外,也有一部分,是想一睹罗峰风采。

    “今天的玉皇山可真的热闹了,只可惜罗峰武功全失,要不然必然是一场龙争虎斗。”

    “你傻啊,罗峰要是没有武功全失,今天就是五派九门所有人加起来,谁是罗峰的对手?”

    “他们都为夺取罗峰的天阶武学而来,用的是堂而皇之的理由!而罗峰,他也必须要来,一次性解决麻烦,不论成败,除非他这辈子都躲躲藏藏,不被天下武者发现。”

    “以我所见,罗峰今天极有可能会将天阶武学交出去。换取平安。毕竟,这对他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一路议论。

    曲径小道上,一袭戴着斗笠的淡蓝色倩影也一路跟随直上。

    在东方云霄的强化特训下,千依岚的实力已经到了明劲九品,距离暗劲仅是一步之遥。

    当听说了罗峰与天下武者约战玉皇山,千依岚亦义无反顾地赶来。

    不为别的,只为了……看罗峰如何去虐天下武者。

    七星亭旁,隐隐分出了几拨阵营。

    神花宫,明月依然奉命而来。明月身旁,则是逍遥派傅惊珩,五派之二, 都是声援罗峰而来。最新最快更新可以说,罗峰在玉皇山上,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明月姐姐。”千依岚走到了明月身旁,摘掉了斗笠,露出一张绝色的面容。

    “岚妹妹。”明月惊喜地挽着千依岚的手,当日在华山一战,共同抗魔,二女之间倒是结下了情谊。“你也来了啊。”

    千依岚轻笑应一声。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形意门弃徒。”一道声音不冷不热,阴阳怪气地响起。

    形意门弃徒!

    这一个称呼,直指千依岚。

    千依岚面色不由得轻变,扭头看了过去。

    另外一阵营,从人数上远远高于他们这边阵营。

    以雪山派为首,虽仅有五派之一,可雪山派派遣出来的阵容却堪比逍遥派与神花宫,他们太渴望复仇了。除此之外,九门之中,大部分都站在了雪山派一边,各怀心思。

    千依岚认出了刚刚出声的那个人。

    一个穿着淡色长袍的老者,山羊胡须,双目三角凌厉,双掌布满茧子,面容流露着倨傲不屑。

    “大长老。”千依岚的脸色隐隐变幻了几下,她认出来,如今出现在玉皇山的形意门阵容中,竟是以形意门的大长老苏轻羊为首!

    苏轻羊,形意门的核心长老之首。

    在形意门中,除了一些早已经不管事的老家伙外,苏轻羊的功夫,堪称第一。

    在圣榜中亦是排得上号。

    今日,竟然是苏轻羊亲自带队,可见形意门对罗峰的‘重视’。

    千依岚没有反驳苏轻羊的话,苏轻羊眼神瞟了一眼千依岚后,却是得理不饶人一般继续开口,“听说当日我形意门围剿罗峰,正是你这个形意门弃徒向罗峰通风报信,可有此事?”

    “聒噪。”明月冷眼一瞥苏轻羊,“我岚妹妹早不是形意门弟子,根本不需要回答你的问题。再说了……围剿罗峰?”明月嘴角轻蔑,“就凭你形意门吗?”

    苏轻羊面色一变,看了一眼明月。

    他并不敢跟明月顶嘴,明月的身份,可是闻人离歌的亲传弟子。

    而且,神花宫的身份,如今在五派之中,也隐隐高出一筹了。拜入翎天教的上古碧玉琉璃圣体,便是神花宫宫主闻人离歌的义女,这一层身份,可令天下武者顾忌。

    “各位,都静静吧。”此时,元刓雄微笑地开口,“我们今日汇集玉皇山,是为了维护武者界秩序,给公然挑衅武者界的罗峰一个回应!现在伤了和气,岂不是正中那武者败类罗峰的下怀?”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有人称呼罗峰为武者败类。”傅惊珩一笑,“第一次的时候,后来他们都闭嘴了。”

    傅惊珩一句话,便毫不犹豫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此时此刻,暗处,江紫衣正注视着七星亭旁的情况。

    “想不到,罗峰竟在武者界,也有诸多帮手。”江紫衣眯着眼,“不过,这样更好,双方势均力敌,斗个两败俱伤,我七渊邪门,可坐收渔翁之利。”

    “都日上高竿了,罗峰竟然还没到。”

    这一句话,在武者人群中蔓延开来。

    不少人脸色都阴沉起来,议论纷纷。

    “该不会这所谓的玉皇山约战,根本就是假的吧。”

    “卧槽,竟然又被骗了。”

    “累觉不爱。”

    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站在元刓雄身旁一名锦衣中年男子身上,此人正是散布消息的钱夫子。

    钱夫子,在武者界也算得上是一名前辈。

    多年前成名,却隐居世俗当一名普通夫子,无门无派,可实力强横,受人尊敬。

    此时,钱夫子眉头也是轻皱了下,“没理由啊,我得到的消息,千真万确。”

    太阳越升越高,玉皇山上的众人越等越急。

    西溪湿地公园后山山顶。

    三道身影纵横交错地躺在了石头上,似乎还在熟睡之中。

    “三个六。”

    “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