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796章小人物的傲骨
    第796章 小人物的傲骨

    小人物,要有小人物的觉悟?

    倪妹彻底的懵住了。

    小人物,他承认。可觉悟?是什么觉悟?

    人不是我杀的!

    倪妹睁大了眼睛,见对方似乎愈发肯定自己就是杀人凶手,目光更是流露出惊恐,浑身都冰凉无比,“不,不对,我已经回答了无数遍了,史簿诚的死,根本与我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嗖!

    话语刚落,人影却是再度一闪。

    轰!

    长臂狠挥,再一次击打在倪妹的背后。

    痛彻心扉,痛得流泪。

    倪妹感觉整副身子架仿佛都受到了强烈的震动,随时都会散开。

    “啊!”

    倪妹无法遏抑地惨痛大叫了一声,双眸死死地睁大。

    痛不欲生。

    “你若还心存侥幸,冥顽不灵,将会承受比这个还要强烈百倍的痛苦。”肖袁豪蔑视着倪妹,“看来,你连一个小人都算不上。既然杀了人,痛痛快快承认不就可以了?何必还要受这些苦头呢。”

    倪妹浑身在剧烈地颤抖着,低着头,眼泪根本无法遏抑地流下来。

    有痛的,也有委屈的。

    人不是自己杀的,为什么要承认?到底要承认什么?

    倪妹感觉快要崩溃了。

    疼痛感,憋屈感,灌满全身。

    而此时,贺正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了。

    “栽在我手里的罪犯,早已经超过了三位数,像你这样冥顽不灵的,也不在少数。”贺正仁嘴角轻扬,“有些人,他们死都不肯认罪,可最后见到他们的家人伏在尸首前伤心欲绝痛哭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心酸。”

    倪妹的身躯强烈一震。

    眼泪宛如簌簌寒风,低头滑落。

    家人!

    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妹妹……

    如果他们见到的,是自己的尸体,一定会很伤心吧。

    倪妹感觉自己的心在抽搐。

    “你若不认罪,被错手打死,对我们而言,小事一桩,对外随便找个借口宣布,然后让你家人来把尸体领回去也就罢了。”贺正仁继续刺激着倪妹,嘴角轻翘继而开口,“反之,你痛快认罪,接下来走的将是正常的法律程序,就算要判刑,这期间,你还有很多和你家人告别的机会。两者孰重孰轻,你还分辨不出来吗?”

    身躯强烈地颤栗着。

    孰重!孰轻?

    倪妹崩溃了,脸庞布满了泪水。

    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光环,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注意的地方,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有一张帅气的脸庞,隔三差五能在夜店打个野味。

    小人物,就该有小人物的觉悟。

    肖袁豪的声音又一起回荡在倪妹的脑海当中。

    觉悟!

    要觉悟了吗?

    倪妹缓缓地抬起了头,脸庞布满了泪水,他的一双眼,尽是彷徨,绝望。

    “才两下就支撑不住了啊。”肖袁豪的嘴角流露出不屑,“当真是废物。”

    “废物,我是,我是废物。”倪妹喃喃地开口,眼泪鼻涕都在流着,“我活了二十八年,一事无成,我当然是个废物。”

    “好了,现在把你谋杀史簿诚的过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吧。”贺正仁面容一笑,多么穷凶恶极的罪犯自己没见过?区区一个小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在自己眼前,还想报什么奢望?

    “说出来……我说,我说……我**!”

    突然间,倪妹的眼眸爆发出血红色的光芒,身子却突然间站了起来,脊梁挺直,近乎疯狂,怒极狂笑着,“听见没有,我说,我!操!你!妈!高兴吗?你们有可以多给我一条罪名了!”

    “放肆!”贺正仁猛拍桌面。

    “放你娘的狗屁!”倪妹仿佛一下子从最低点爆发了出去,宛若癫狂的大笑,“铁证如山?一个玉佩代表得了什么?难道就不能是有人偷走了我的玉佩,拿起杀人,栽赃陷害我吗?所谓人证,那就更可笑了,证人说我曾扬言要弄死史簿诚,别说我没有说过,就算我说过……”倪妹眼眸发红地盯着贺正仁,“我刚才说**,那么……这也是事实了吗?”

    小人物。

    倪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物。

    然而,在最最绝境,最最靠近崩溃点的时候,却爆发了!

    因为这个小人物,他有尊严!

    因为这个小人物,他有傲骨!

    倪妹的身躯站立得笔直,如同一柄不曾出鞘的利剑,在这一刻,突然拔出,剑指长空,怒视苍穹!

    没错!

    自己不认罪,说不定会一死。

    痛快认罪了,可免皮肉之苦,还能和自己的亲人道个别,说的多好听啊……可这个道别,是生死离别,而且,还要让自己的家人面对着自己是杀人犯的事实!

    倪妹,办不到!

    流泪过,崩溃过,疯狂过,绝望过……

    倪妹仿佛瞬息蜕变了一般,身躯站立得笔直,犹如一柄矗立在寒风中的标枪,毫不动摇。

    眼眸死死地盯住了贺正仁。

    “老子的名字虽然有个妹字,但是……老子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倪妹的声音嘹亮无比地回荡在整个审讯室内。

    灯光照射下来。

    倪妹的面容流露着决绝,脸庞的泪水都没有抹去,可他不在乎了。

    “来啊!打死老子,老子要是再叫一声,你们两个就是我孙子!”

    嗖!

    人影一闪!

    轰!!!

    又是一记重臂狠狠地打在了倪妹的背后……

    “啊!!!”

    审讯室内,凄厉痛苦的惨叫声音回荡不绝。

    “说得多么有风骨又如何?还不是个软骨头。”肖袁豪蔑笑起来。

    然而,贺正仁的脸却是黑了。

    特么的肖袁豪到底有没有听清楚这丫的最后那一句话!

    ……

    九溪派出所的大厅。

    十分钟!

    审讯室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可罗峰等人站着,也不过只等了十分钟,一道穿着淡蓝衣的绝色女子从外面疾步地走了进来,长发披肩,身材高挑,酥峰饱满,美得无可挑剔。

    “什么情况?”千依岚走进之后,直接干脆利落地开口。

    罗峰在电话里面也没说什么,只告诉千依岚他在九溪派出所。

    “事情有点复杂,我要先进入审讯室,见到一个人后再说。”罗峰沉声地开口。

    “行!”

    千依岚根本毫不犹豫,直接点头,“跟我走。”

    说着就大步朝着里面走进去。

    “等一下。”汪金银站出来拦住了,冷冷地道,“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说来就……”

    没等他说完,千依岚的手中已经拿出了一个证件,在汪金银面前一扬,语气淡漠而冰冷。

    “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