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小姐真是才华横溢,当世才女,在下佩服,不知是否可以为我画一副画,什么花都可以,我最爱各色各样的花儿章文靖玩世不恭的眼底闪烁诡异笑意。

    章公子过奖,画画要看心情与兴致,否则,画不出好的景色,更何况,我才疏学浅,画作只怕入不得章公子的眼!东方轻墨没有笑脸。

    若才华八斗,被人如此夸奖,自是十分自豪,可若才华并未如此高超,章文靖再这般赞扬,就是嘲讽,东方轻墨听出他的话外音,自然不会任人宰割:章公子是章部长的儿子,高贵之名,帝国人人皆知,我与公子相比,不值一提

    东方轻墨因画蝶恋花出名,因创办脐带血银行扬美名,章文靖却是不学无术,花名在外,臭名远扬,东方轻墨变相的嘲讽,章文靖怎会听不出,怒极反笑,东方轻墨果真是伶牙俐齿,送她一尺,她敬自己一丈,有趣

    大哥,二哥,你们不是有事找沈军长嘛,快去吧,我与东方大小姐,沈雪好好聊聊天!自己大哥没有占到便宜,章文娇笑意盈盈的转移了话题:东方小姐,你不要往心里去,他们两人被我爹地妈咪宠坏了,胡言乱语呢!

    东方轻墨不着痕迹的避开章文娇伸来的小手,淡淡一笑:章小姐言重了,刚才章公子又没得罪我,我怎会像街上的无赖那般,不分青红皂白,莫名其妙的生气,找别人麻烦!

    章文娇尴尬的笑笑:东方小姐所言极是!她在嘲讽大哥和二哥是无赖,无缘无故找她麻烦,她的话说的滴水不漏,让人想反驳却找不到理由,真真厉害。

    宁大队长也来参加沈雪的生日会

    耳边突兀的响起章文勇的招呼声,东方轻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面容冷峻的宁少擎裹着一身冰寒踏进了沈家。

    少擎哥哥!章文娇亲热的呼唤一声,小脸笑成了一朵花,快步迎了上去。

    宁少擎仿佛没看到她,淡淡扫了东方轻墨,稍稍停顿一稍,就看向沈雪等人,朝沈雪点了点头,一言未发,径直越过热情洋溢的章文娇,大步走向沈家的主书房。

    宁少擎的寒气与冷傲,将章文娇的热情浇灭不少,但她又不甘心被他无视,急的直跺脚,思量再三,狠了狠心,快步追了上去:少擎哥哥,等等我!

    沈雪,好像有股臭味在四周弥漫,咱们回走吧,以免被熏的全身臭!虽然与宁少擎再次见面,他未和自己打招呼,心里有些失落感,心里明白,他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而章文靖,章文勇对她有敌意的原因,她会尽快查清。

    就是,就是!孙芸芸和沐晓月也反应过来,赶紧附和着,这权贵豪门真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一个个的说话,是表演宫斗剧吗?还好,还好,自己不用认识他们!

    大哥,东方轻墨居然说咱们全身发臭!东方轻墨,沈雪走后,章文勇怒气冲冲:竟然敢嘲笑他,真是吃了熊心豹胆。

    章文靖横了章文勇一眼:你本来就全身臭,昨天一晚上,你至少跑了三个地方吧!不要整天花天酒地!小心得病!夜御三女,你不臭谁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