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邪恶女神立志传 > 正文 第八章 差一点看见,永远看不见
    回到宿舍后,小镜立马就屁颠屁颠地跟着静马进她房间取经,门“砰”的一声关上,声音直震得夜夜耳朵疼。

    6o1宿舍的厅里就只剩下夜夜跟灯里两个了,正所谓“夜夜灯里独处一室,灯里必有损失。”不过现在两人单独处在厅里,夜夜却十分安分,既没有出现夜夜兽性**奸灯里,也没有出现灯里被用绳子绑起来的场面。这是因为夜夜正在认真的思考事情,而灯里也乐得闲着看书,不过夜夜思考的事自然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下小镜如果学会了静马那招来对付我那可怎么办?!嗯,虽然说静马应该不会把那件什么什么反射系统的东西借给小镜,但好歹小镜以前也是深得中国道家太极真传啊……真打起来的话我大概会被秒吧……小镜的弱点……是耐力!跟她比耐力的话或许能战胜她。”

    同一时间,就在夜夜冥思苦想如何破解静马的招数时,小镜跟静马也开始了“如何能令夜夜欲仙欲死”的训练。

    静马的房间中——

    “小镜,妳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有吸引力吗?”静马笑着问了小镜一个问题。

    小镜想了一下说:“呃……大概是**时吧,那时候通常那些男的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吧。”

    静马抚摸着小镜的脸庞,接着问:“那妳以前有没有诱惑过别人的经验?”

    小镜答:“是有诱惑过夜夜……不过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夜夜有点不同……感觉难捉摸了很多。”之后小镜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那时候只要说一些奇怪的词语跟穿些特别的衣服就可以了。”

    静马一把抱起小镜放到自己的床上,继续说:“其实道理都是一样的,不过妳之前说的并不对,要是女人最有吸引力的时候是**,那么我现在就把妳脱光扔给夜夜,也不用那么麻烦了。”作势就要脱掉小镜的衣服。

    小镜慌忙阻止,要知道小镜本来就不是g1,只是刚好喜欢的人变成了同性才迫不得已g1起来,面对感情并不深的静马自然没什么感觉。

    于是没好气地说:“知道了,别脱了啦,妳最厉害了,快教我吧。”

    “还是要脱。”静马丝毫不改初衷。

    当静马把小镜脱的只剩一件衬衫,没错,只有一件衬衫,里面的东西都没了的时候,静马微笑着说:“差一点看见,永远看不见这个秘诀,就是用尽一切手段勾起对方的想象力,妳穿的衣服只能在看见跟没看见的中间停留,绝对不能被看见,也不能包得严严实实,而妳则要表现得大方随意。来,试试跟着我摆这几个姿势。”

    静马的理论立时就把小镜唬的一呆,下意识的就跟着静马一起摆那些奇怪的姿势,其中令小镜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侧躺在床上,身体弓起来,一只手放到嘴唇边,另一只手则夹在大腿间,“基本”挡住最重要的地方。

    虽然小镜把这事当成是小学生做课间操一般的正常训练,不过伏在房门外听着“啊,别脱啦!”“好难为情啊……这个姿势。”“那,那里碰到了。”“不行了,碰到那里……没力了……”这些对白的夜夜却并不这样想,她脑海中已经描绘出一幅极其少儿不宜的画面来了。

    夜夜口中喃喃地说:“想不到静马大胆起来那么猛。”的时候,却没注意到,自己大腿已经湿了……是嘴角的口水流到裙子上沾湿的。

    摆弄了一会小镜的身体后,静马一脸严肃的说:“小镜,记住,我教妳的这招重点是四句话‘薄如风,裸如林,不动如山,**如火’。就是说,穿的战衣要薄,被看见的地方要疏密有度,妳本身要意志坚定,最后要令对方欲火焚身,爆体而亡。”

    小镜吓了一跳,“这个爆体而亡……真的有这种效果?”

    “不,那是我乱说的。”

    “…………害我白高兴了。”

    -=||

    “总之,今晚妳就试试吧,反正夜夜是女生,妳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看来静马对夜夜还是了解不足。

    于是当晚在睡觉时间小镜满怀信心地走向夜夜的房间,随即她就现夜夜居然把房门锁起来了,不爽地低叫:“顶,居然还跟老娘我扮矜持?!”说完之后就敲了一下夜夜的房门,柔声说:“夜夜,今晚我想跟妳睡好不好?”

    “才不要,肯定跟静马那个恶魔学了什么招数拿我来开刀了。”

    原来早有防备了,还说人家是恶魔,明明自己的本性比恶魔还邪恶,小镜想道。

    “不会的啦,人家只是好久没跟妳好好聊天而已,毕竟最近生了那么多的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镜在夜夜身边那么多年随便撒个谎还不是小菜一碟?!

    夜夜沉默了半响,轻柔地说:“……那好吧,不过妳要答应我妳一定不能睡在地上。”语气中充满了妥协。

    小镜不由的感动了一下,心想,我真是的,夜夜一心一意为我好,怎么也要我睡在床上不让我冷着,我却是专门来对付她……还对她撒谎……就在小镜在为自己的正义行为而深深的自责时,夜夜把门打开了,脸上荡漾着水一般的温柔。

    小镜脸红了一下就快步地跑进夜夜的房间,夜夜顺手就把门关上,当然还挂着一丝奸笑,不过这时候的小镜根本就注意不到。

    由于刚才小镜被夜夜突如其来的温柔给弄得找不着北,就一直站在夜夜床前呆,完全把静马教的绝招给忘掉了,而当她重新一点点回想起夜夜的兽行找回了一点点感觉时,却现夜夜已经倦缩在地上。

    小镜顿时慌了,问道:“妳干嘛睡在地上?”

    “怎么说妳也是女孩子,怎么能跟我这种人睡在一张床上?而我又不想妳受冷,所以我还是睡在地上好了。”夜夜还是充满温柔地说。

    要知道,夜夜平时就是一个级大禽兽,不,是禽兽中的禽兽,她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基本上就是跟猩猩生下个金鸡蛋一样稀罕,所以小镜立马就感动得失去了判断力:“那……那我回去睡好了。”

    “不是说了有很多话要跟我说的吗?”夜夜轻轻地说,“不用在意我的,反正我也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好人。”夜夜心里补充了一句,对,是大大的坏人,所以妳现在要是相信我妳就玩完了。

    当时我作了一个令我毕生难忘的后悔决定,是的,我被那瞬间的感动给蒙敝了。——摘自《伊苏学园回忆录》泉镜同学。

    “那好吧,我留下来,不过我要跟妳一起睡地上。”

    “妳不是答应过我一定不睡在地上的吗……哈秋!”说完夜夜把身体缩了缩,装出很冷的样子,不过实际上也真的是有点冷。

    “啊啊啊!!!这样吧,妳跟我一起睡在床上,这样总行了吧!”小镜貌似判断力已经为零了。心想,夜夜原来还这么为我着想,我之前一直都误会她了?其实她是一个好人?

    即使相信雄性猩猩能生下个金鸡蛋也千万别相信我是个好人——摘自《夜夜语录-私人非公开版》

    夜夜听到小镜的话,背对着小镜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奸笑,不过她知道现在还未到时候,慢慢的说:“但是……这样果然还是……不行的,床太小了。”

    “靠,我抱着妳睡总行了吧!”话一出口,小镜马上就后悔了……

    “话可是妳说的哦。”话还未说完,夜夜已经利索地站起来,钻进了床上,拍打着床单说:“来,紧紧地抱着我睡吧。”

    “啊啊啊!!又让妳这头淫兽占便宜了!”小镜虽然感觉中计了,不过还是想着自己会没事的,一来夜夜也算是个女生,二来夜夜若是抛弃了女生的身份想做些违反社会安定繁荣的举动时,自己也有把握能将她干掉。

    不过出乎小镜意料的是,夜夜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事,只是抱着小镜的身体睡。当你看到小狗对着你摇尾巴时你会觉得很可爱,当你看到老虎对你摇尾巴时你会觉得很奇怪,然而当你看到杀人犯对你摇尾巴时你还能够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他?(路人a:我想只要微笑就行了。)这里先不讨论人类怎么可能会有尾巴。所以小镜一直都没敢合上眼,生怕再次张开眼时,就看见夜夜拿着带血的床单去洗。

    小镜自然是不知道夜夜这时候心中想的事。夜夜其实已经严阵以待小镜的挑战,先用一点小花招迷惑小镜,不过以小镜对自己的理解,应该很快就恢复正常;然后第二步就是动之以情,利用小镜的同情心,再加上自己的逼真演技,完全把吃软不吃硬的小镜给圈住;第三步是降低小镜的警惕心,毕竟小镜随时都可以把自己给干掉,绝对不能硬来;而最后,就是等待小镜经期到来时动闪电战,嘿嘿,米娅说过经期时我们三人都会弱的跟普通人一样,这次还不吃定妳?!

    闻着夜夜散出来的令人安定的香气,小镜也沉沉的睡去了,旁边的夜夜则在梦中露出了温柔的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