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邪恶女神立志传 > 正文 第十三章 追忆
    第十三章追忆suppuration-bsp;在麻宫雅典娜所放出的传送阵出现后,传送阵旁边又出现了一个传送阵。众人都很吃惊,心想这不愧是伊苏学园教师的实力,居然一下子就放出两个传送阵了,顿时把对这位老师的所有轻视换成佩服。

    可是麻宫雅典娜接下来的话却无情地打击一众同学的尊敬之情:“哎呀呀,又失败了……出口居然设在了旁边……”原来那个紧接着出现的传送阵居然就是出口……

    夜夜虽然眼见她失败,但她诱使麻宫雅典娜去偷静马内衣的计划仍然没有放弃:“我实在是很想看一下老师的示范啊,麻宫老师能不能再试一次?”

    麻宫雅典娜听到夜夜的话遗憾地说:“啊……不行了,以我的魔力,每天也只能放一次传送阵,啊,夜夜同学妳又怎么了?怎么感觉像在抽搐?”

    “不,没什么事,只是觉得抽搐比较舒服……”夜夜这次是被静马笑呵呵地电了3秒钟。

    被迫死心的夜夜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转过头低声问身旁的小镜跟灯里:“妳们能够看到传送阵边上的文字吗?”

    小镜略感奇怪地说:“不就是刚才那个老师读的那句话嘛,不过读起来怪怪的……对了,好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语言,但我怎么感觉我听过类似的语言?”

    灯里说:“是在神界听过,这种大概是神的文字。”

    接着夜夜举起手问:“麻宫老师,为什么那个传送阵边上会有文字?”

    听到这话,麻宫雅典娜皱起眉头说:“文字?没有啊,我从来没看见过传送阵边上有文字。”

    “噢,对不起,我想我是看错了,谢谢妳的示范呢,麻宫老师。”奇怪了……连麻宫老师本人都看不到……?果然,这些文字应该就是神的文字没错了,只有我跟小镜她们能够看得到……

    夜夜正想着的时候,这节课已经结束了,本来就因为麻宫雅典娜的迟到而浪费了不少时间,所以这节课实际上没讲多少时间,不过夜夜却由这节课间接知道了这个世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光魔法中的秘密。

    当天下午是由一位叫仙水的老师所教的武技课,不过这节课参加的学生跟麻宫雅典娜所教的光魔法的听课人数相差的极远。虽然灯里觉得这个老师教的实在是太烂,只是讲了一些基本架式跟应对方法,这些东西在灯里2岁时就已经完全掌握了,而且灯里觉得他教的应对方法也不好,例如灯里认为该趁势反击的时候,仙水却说要谨慎防守,能回避时却要选择硬受。不过灯里没想到的是,因为灯里得到瓦尔基里的剑气传承,反应力,度,力量都跟普通的武者不是同一个档次,所以一般招式在她眼中能用很多种方法破解,但一般人是做不到的,就好像在天上飞的老鹰看着奋力跳过悬崖的老虎大笑:“你这个吃屎拉饭的,不会用飞的啊?”一样。

    晚上,夜夜等人还是一如往常地到“翠屋”吃饭,用夜夜的话来说就是“那里的制服和萝莉服务员不错”。

    回去宿舍的路上,夜夜跟灯里说:“妳们先回去吧,我还想在这学校周围看看。”

    小镜皱着眉头问:“不会是去偷窥别的女生吧?!”

    夜夜笑笑说:“怎么会呢?!要看当然也是看我们宿舍的啊!!”

    小镜“哦”的一声,说:“也对。”随即又问:“那妳现在是去哪里?”

    夜夜用食指抵着嘴唇轻轻地说:“秘密。”样子很是**。

    之后,夜夜随处乱逛,终于走到个算是比较偏僻的湖,看着冰冷的湖水,夜夜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

    1o年前的某一天——

    “我回来了。”一声充满朝气的童音响起后,绫崎家的门被一只6岁幼童的手打开了。

    不过,眼前的光景令绫崎义贵那6岁的心灵受到了使他一生也忘记不了的冲击:

    他的两位父母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四周坐着三个全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其中一个身上还粘着零星的血迹。

    对此情景他倒是很快就理解了,他的父母是两个终日游手好闲的“自由职业者”,这种“自由职业者”的工作就是用钞票买梦想,家中已经堆积了数不清的废彩票,但两人还是乐此不彼,逼得义贵在6岁的小小年纪就用尽一切方法出去打工,而且赚回来的微薄收入总是被两位父母抢去继续投资梦想。

    所以家中已经是债台高筑了,总有一天要债的会来的……不过义贵却没想到那么块。

    “哟,小孩也终于回来了,太好了,看起来很健康。”三个男人之中光头的先就现了义贵。

    “嗯,我们的债款可都要着落在这个小不点身上了呢。”另外一个身材瘦长的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回论到义贵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本来义贵已经对这个家庭绝望了,对两位父母也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但他不明白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把两个大人杀了而独留下自己这个6岁的并没有多少赚钱能力的小孩。

    看着沉默着的义贵,三个男人都以为他是吓得呆住了,光头好心地安慰他说:“别伤心了,这样的父母……连我们都看不过眼,顺便帮你把他们干掉了。”

    第三个男人是一个爆炸头,他接着对义贵说:“居然想到要把自己的孩子卖了,这样的父母没什么活在世上的价值,不过也多亏了他们肯答应,现在你就先跟我们走,我们属下有个组织专门把像你这样健康的小孩养着,在他们长大后高价把他们的器官卖掉,所以你暂时是很安全的,总好过呆在这种父母身边,连一天都不一定能活下去。”

    义贵总算明白了自己如此值钱的原因了,因为过早接触社会使义贵心理年龄已经越同年人,当听到他们要送他到那个什么组织的时候他已经心中有数,到了那种地方就绝对逃不出去了,只有在到那之前逃跑,这个家也绝对不能呆下去了。

    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地,三个男人就把义贵带上了车,而且还把义贵双眼蒙住让他无法知道方位,不过义贵还是从车子停下来的次数推断出这三个人正把他带向远离市中心的地方。

    天已经黑下来了,周围的行人将会越来越少,就在义贵快要绝望的时候,车子停下来了,义贵下车四处张望,现这里是一个码头,心中顿时明白了,这种“饲养”小孩的组织是没有可能在国内的,一定是设立在人烟稀少的国家,所以必须要用船来把他运走。

    义贵灵机一动,突然对光头男人说:“坐了那么久的车,我尿急了。”

    瘦长的男人虽然有点奇怪这个6岁的孩子怎么那么安静,之前遇到的都是大吵大闹要硬逼着吃迷药才安静的,不过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心想再怎么精明,始终只是个6岁的小孩,这个也只能算是个比较懂事的而已。

    瘦长的男人想的非常有道理,一个6岁的男孩,别说要同时对付三个成年且有多年格斗经验的男人,即使只是面对个普通的成年人也能欺负得那小孩没有任何想法。

    不过身为这三人的领队,小心谨慎点总是好的,于是瘦长的男人对着爆炸头说:“政,你去跟他走一趟,别让他跑了。”

    于是义贵就跟着爆炸头到码头的边上,义贵对着河小便时爆炸头则站在他身后。

    突然,义贵转过身来问:“大叔你叫政啊?”而转身时义贵的水龙头还是开着的,所以就喷得爆炸头裤管都湿了。

    “shit!我的阿玛尼!”爆炸头边说边弯低身察看自己西裤的受损程度。

    义贵则趁这一下子“咚”的一声跳入河里。

    爆炸头顿时就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跳了下去,虽然这样子这一身的阿玛尼就要报销了,但要是让义贵跑了或者死了那自己今后就只能回濑户内海养鱼了。

    义贵这时候只是刚会游泳的菜鸟,论度是绝对比不上爆炸头的,不过这时候昏暗的夜色倒是帮了义贵一把,而且他这时候除了逃生外就没有其它念头,所以可以一直顺着水流来游,但爆炸头却要先确定义贵的位置才行,很快义贵就顺利地离开了那个码头的范围。

    义贵只游了5分钟,但在他心中这5分钟仿佛就是5个小时那么长,酸痛的双臂,麻木的身体告诉他,已经到极限了,毕竟以一个6岁小孩的体力全游泳,已经算不错了。只不过因为求生的意志而催动他死命地继续游,最后体力不支晕过去了。

    “已经……到极限了么……不行了……难道我就这样死在这里……哈哈……该死的老爸天杀的老妈,我要来看你们了……”这是义贵心中最后所想的最后一句话——

    我是这次的分割线——

    这次的标题是个人很喜欢的一部动画——&1t;神无月的巫女>中kotoko唱的插入曲名字。

    这章取这名字意思也颇为贴切……不过起点不能用过长的章节名……残念。

    最后,还是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跟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