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邪恶女神立志传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冲击的真相(前篇)
    “天呐!!”夜夜跟阿尔托利亚两人终于来到了伊苏学院的边缘了,不过此时她们面对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这么高……怎么下去啊……”诚然,夜夜并没有恐高症,不过站在2oo米高的悬崖边缘,有这种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事。

    “没有想到这一代的风之贤者的魔力真的这么厉害……在我隐姓埋名的这两百多年来最为杰出的风之贤者——风见凖……”阿尔托利亚感慨的说道。

    阿尔托利亚转头向夜夜说:“master,看来要追上master的朋友只有一个办法了。”

    夜夜着急地说:“那你快说啊。”

    “请问master能将尊贵的生命交托于我吗?我以骑士的荣誉立誓绝对不会令master受一点伤害。”

    “别那么婆婆妈妈的,有什么方法尽管做啊!!”听到阿尔托利亚的话夜夜已经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好了。

    “是!master!!”刚说完阿尔托利亚就一手将夜夜抱起来,另外一只手把风王结界抽出来,大喝一声用脚把风王结界踢向下方,另外一只脚一蹬就踩上了风王结界的剑把上。

    幸好附近没有任何人……不然看到这副景象还真以为自己活在三次元的世界里了,只见一个穿着破旧披风的人抱着一个衣衫褴褛(被树枝钩到的)的绝世美少女在离悬崖壁两尺多的地方飞耶!!(风王结界是透明的)

    虽然风王结界作为剑的锋利程度只属于宝具中的二流(即使这样也比普通的武器要锋锐),不过配合上阿尔托利亚高的技巧,仍然能在下坠中一路笔直的剖开坚硬的岩石,将下落的度降低。

    不难想象,要是落下过程中哪怕偏离了一丝一毫方向,两人都将尸骨无存(谜之声:骑士王没那么容易死的,至于主角嘛……就当是天诛好了,某a又可以华丽地打上“第一部完”,恩,不错!小镜:“恩你个头>&1t;)==o)tt)”)

    既然如此惊险,那我们先来问问当事人的感受——

    问:“当时的感觉怎么样?”

    夜夜:“刺激就一个字,比我在原来那世界玩跳楼机还刺激!当时真的以为自己快死了!”

    问:“那妳当时心中想的是什么?”

    夜夜:“我内心有点期待,然后一直在遗憾。”

    问:“是在期待能进天堂么?遗憾是因为有什么理想还没实现?”

    夜夜:“第一点你说错了,我是在期待来接我的天使到底是穿什么衣服,能不能走*光,当然最好是什么也别穿啦,环保嘛,至于是天堂还是地狱我倒是没有什么所谓。不过你第二点说对了,我是有理想还没有实现,那就是伟大的全世界后宫计划!!”

    问:“……这人,彻底没救了……”

    半响之后——

    “master,请您醒醒……master?”阿尔托利亚埋在破旧披风里的脸庞隐约有一点泛红。

    夜夜双手正极度不规矩的摸上了阿尔托利亚的胸铠上,绝美的脸上带着十分**的表情:“小镜妳的胸怎么那么硬哪……肯定绝对一定是按摩太少了,让我来……嘿嘿嘿嘿……”

    不对!这种质感!!莫非是?!

    夜夜猛地睁开眼睛,赫然现自己居然在猥琐阿尔托利亚!!

    “啊啊啊啊啊啊啊!!”夜夜吓得马上弹起来,一边检查自己身上一边问:“你没有对我怎么吧?”

    阿尔托利亚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不过还是马上应道:“master您在说什么?”

    “算了……忘记这件事吧。”夜夜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相信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所说的话。

    “master您终于醒来了,实在太好了,我们刚降落到伊苏学院外面时我就现您晕过去了,过了两个小时您终于醒了。”阿尔托利亚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什么?!我居然晕了足足两个小时?!事不宜迟,我们现在马上动身前往蔷薇国,在那里一定能找到小镜她们的!!”

    是叫小镜吗……?

    阿尔托利亚又问道:“那master您知道从这里怎么去蔷薇国吗?”

    阿尔托利亚的话就好像一盘冷水泼到夜夜脑子里……

    对啊……蔷薇国到底是什么地方呐……

    夜夜转头问阿尔托利亚:“那你知道怎么去蔷薇国么?”

    “实在抱歉,master,这里的方位实在难以辨认……如果能先到伊苏学院北面我之前落脚的小村庄的话,我就能知道怎么去蔷薇国了。”阿尔托利亚一脸歉意的说。

    “那我们快走吧。”

    “那也得等晚上靠星星来辨别方向啊……master。”

    “……”

    不知道小镜跟灯里她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master,我在附近找到一处可以供master您梳洗的温泉,请master梳洗一下,我来把风。”就在夜夜蹲坐在石头上呆的时候,阿尔托利亚走上前来说道。

    “你先去吧……我还有些事要想想……”夜夜心不在焉地答。

    “不行!那由谁来保护master您?!”阿尔托利亚拒绝道。

    “阿尔托利亚,我很明白你担心我的心情,但你想想,不是应该作为下属的你先去试试先比较好么?水有可能有毒,也有可能不干净,甚至水温太烫,怎么能直接就下去呢?”

    “啊……!!master教训得是!可是……”

    “别再可是了!!快点去!早点完事才能早点保护我,这个道理你都不知道?!”

    “啊……是的!master!!”阿尔托利亚欠了欠身就走开了,之后隐约传来脱下铠甲的声音。

    “挖咔咔咔咔~”听到这声音夜夜心中不由暗爽:之前听你吹那铠甲多牛,借来给我实践实践应该可以吧,至于你自己……不好意思同性相斥。

    抱着这种无耻想法,夜夜蹑手蹑脚地偷偷走向在无数absp;好重!这就是那个笨蛋骑士王口中所说的“很轻”?!整天穿这件重死人的衣服难怪那白痴长那么矮!!

    夜夜偷偷摸到阿尔托利亚的铠甲旁边,刚想帅气地单手举起一整件骑士铠甲,却现自己根本不能将它移动分毫……

    “哎!”用力过度,夜夜反而一屁股摔在地上。

    “是谁?!”夜夜身后传来阿尔托利亚的呼喝。

    夜夜心头顿时凉了半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