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邪恶女神立志传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人兽大战(前戏)
    “天亮了……啊。”基于长年养成的习惯,阿尔托利亚总能在早上一定的时间醒来,误差在5秒之内。

    阿尔托利亚起来之后现夜夜正熊抱着自己,不由得爱怜地苦笑了一下,自己身上还穿着铠甲,倒是把夜夜纤细的四肢积压得泛起淡淡的红色。

    回想起昨晚,自己刚跟夜夜谈到幻璘国的【三姬将】,她就浮现出奇怪的表情……难道master跟幻璘国之间有什么……不,我不应该去猜度master的!

    想到这里,阿尔托利亚偷偷的看了夜夜一眼,想起夜夜对认识了不足一天的自己如此信任,不但一起就寝,还这样抱紧自己,自己却居然去猜测master的过去……这样的自己实在不配称为一个骑士!

    收拾心情,阿尔托利亚决定还是先叫醒夜夜:“master,已经早上了,请快点起来。”说着把夜夜跟自己的身体分开,轻轻摇了一下夜夜。

    “唔……早上了……?”夜夜感到昨晚聊的太晚了,自己好像有点睡眠不足。转头又想睡回去。

    “master,我们要开始赶路了。”

    “唔……要是妳穿**围裙帮我煎荷包蛋我就肯起来……”夜夜口齿不清地说完就又把头侧过一边回到梦乡了。

    “‘落地危群’?请问master,那是什么东西来的……?”

    “……”

    阿尔托利亚看着夜夜又沉沉睡去,不知道她在梦中是不是真的看到她想要的早晨,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算了,骑士在这种时候就应该默默地为君主服务。”阿尔托利亚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是不想捣毁夜夜天使一样的睡脸。

    话刚说完,阿尔托利亚就用自己的破旧披风将夜夜卷起来打算背在背上,突然……

    “能不能抱在怀里?”

    “不能,这样会在战斗中影响到我的,为了master的安全着想,我只能……咦?master您醒来了?”

    “唔啊……姑且算是吧。”夜夜胡乱答道。其实她从刚才就醒来了,就是想试试阿尔托利亚肯不肯真的穿上**围裙,不过她没想到的是,阿尔托利亚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我们出吧,昨晚我看过星星的位置,只要一直朝着那边的小山走,就能到我之前寄宿的村子,到了那里我就能找到去蔷薇国的路了。”

    “那我们走吧。”

    “是!master。”

    另一方面,蔷薇国边境的某间小旅馆【稚田庄】里——

    “呀呀呀呀呀……旅馆的床果真是很难睡啊……害得我一夜没睡好,今早起来反而更累了。”伸着腰,对着窗户牢骚的,正是泉镜。

    “难道不是惦挂着某人的关系……?”背后突然响起了水银灯里的声音。

    灯里怎么忽然这么会吐槽?突然被说中心事,小镜连忙否认:“才……才没有呢,我怎么可能为那种人担心啊?!”

    刚起来的迪妮莎也加入进来:“真的没有……?虽然我看起来这么年幼,不过怎么说也活了19年了,别想骗过我。”

    当然也有同时醒来的古妮雅:“说谎不好。”

    看着面前的两个精灵族的小女孩,小镜有点心虚地别开眼睛,脸红红地低声说道:“……呃,她,她毕竟是我的好朋友啊,我当然会有那么稍微一点点,非常细微的一点点担心她呐,但……但绝对不是妳们想的那样子的!!”

    “哦?那我们想的又是什么样子?”灯里不失时机的又再开口说道。也许是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有点喜欢捉弄人的心态,平时被夜夜吃的死死的灯里,居然趁夜夜不在时把小镜给吃透了……

    小镜脑内的某根弦断掉了,用尽全力大喊:“啊……好吧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很担心夜夜那个变态,担心到快要死了,这样行了吧!!”

    “唉呀呀~这么一大早就这么精神,妳们刚来的时候还那么的压抑,现在看到妳们这么有精神就好了。”推门而进的是这个小旅馆【稚田庄】的年轻老板娘浦岛可奈子。

    “啊……被其他人看到了……”小镜悲鸣了一声就重新躲进了被子里。

    叹了一口气,灯里有点不情愿的走上前,对浦岛可奈子说:“请问有什么事呢?老板娘。”灯里自从变了现在这模样之后就很不喜欢独自面对其他人。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想问问妳们要准备多少份早餐而已。”说完浦岛可奈子还瞄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夏娜跟莉娜。

    昨天的战斗实在是累坏了她们了,刚到这里就睡着了,连晚餐也没有吃。

    还是把她们两个叫起来吧,还要去找校长他们呢……“好吧,等会我就叫醒她们,麻烦妳准备6份早餐吧。”灯里微笑着说。

    ……真是罕见的美人啊……希望她别遇上蔷薇国的人偶师就好了……“嗯,我这就去准备。”

    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灯里叫住了浦岛可奈子:“啊,对了,老板娘!”

    “嗯?还有什么吩咐吗?”

    “啊,不,我是想再一次谢谢妳的,这么大的房间居然只收半价住宿费。实在是感激不尽。”

    “啊,我才不好意思呢,要妳们那么多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不过也幸好妳们全是女孩子,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刚好房间也只剩下这间了,减免一半费用是应该的啦,呵呵。”

    灯里奇怪的问:“平时也这么多人来住宿的吗?”

    “要是平时也这么多人的话就好了,现在住的大多都是那个叫贝斯佩雷拉的商人所雇佣的雇佣兵。”

    “雇佣兵?来这里做什么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不觉,灯里跟浦岛可奈子两人已经走到了一楼的前台。【稚田庄】跟大多数小型旅馆一样,一楼主要负责接待客人进餐,一般只住着旅馆里的工作人员,二楼才是住客才住宿的地方。

    “老板娘,妳身后的女生是谁啊?”

    “还穿着阿卡迪米亚那边的衣服,是来打工的吧?”

    “真是漂亮,难怪老板娘妳把她藏到现在也不让我们看到了,哈哈。”

    一楼坐满了体格壮实的青年汉子,还零星散落着几个不停擦拭手杖的魔法使跟神色不善的女人。

    不知道是其中的谁先开的腔,瞬间所有人就都注意到正不知不觉跟着浦岛可奈子下楼的水银灯里。

    对于水银灯里来说,现在要她独自应付二十多个陌生男人绝对比要她杀掉二十头晨曦之星还要困难。

    突然她想起来了夜夜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

    “当妳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别人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于是,灯里就硬是勉强挤出一抹略显苍白的微笑。

    可是……事与愿违,要是灯里还保持着冷冰冰的表情,或许还能让面前这些人感到气馁,不过,就是因为这一笑,本就外貌出众的灯里马上就将在场的七成男性给吸引住了。

    二十多双眼睛把灯里的身体给从上扫到下,再由下扫到上,到胸部的时候还不忘打转一下以示对灯里的“人间胸器”的无比敬意。

    唉……没想到我也有这种待遇的一天……

    惨遭视奸的水银灯里无奈的自嘲。

    不知所措的灯里只好用求救的眼神望向老板娘……

    浦岛可奈子:“喂喂……”

    众人:“……”

    浦岛可奈子提高了点音量:“喂喂……请各位……”

    众人:“别吵着,美女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得看的。”

    终于,浦岛可奈子也隐忍不住了,冲着众人大喊:“你们这群蠢货!这位可是我们旅馆重要的客人!!要是再有这样无礼的举动别怪我把他的命根给剁了喂给我家小蛋!!”

    杀气……即使是水银灯里这样的高手也不寒而栗的杀气,从浦岛可奈子身上不断地弥漫在整个一楼。

    “……”

    “……”

    “啊哈哈哈哈,老板娘妳就原谅小子们的天真吧。他们还在很容易冲动的年龄嘛,这个妳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俺们等下就要去参加战争了,虽然说规模不是很大,但也是有危险的,稍微放纵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啦,妳说对吗?这位漂亮的大小姐。”站起来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领队的中年人。

    说完那个中年人就望向灯里的方向,露出亲切的样子。

    像这些雇佣兵那样在刀口边讨生活的人,经验比所有东西都重要,这大概也是中年人能以日渐衰弱的身体而成为这些人的领队。经验告诉中年人,年轻的老板娘不用在意,但是跟她一起的那女人是属于不能小看的类型,因为那女人在观察自己人的时候,眼睛总是在武器上流连,这是武者才会有的眼光。

    “啊,是的……请不用在意我,你们自便吧。”灯里也回应了中年人的友好态度。

    不过,灯里显然还是不太了解现在的自己,她又说错话了——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她居然说出了“自便”这样的词语……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人又开始骚动起来了。

    “小子们!!都给俺乖乖把头低下去!!”中年人说完就重重地把剑把打在地上。

    这次那伙年轻的雇佣兵出奇地听话,全部把头低了下去,仅有的几个女人也把眼神收回去。

    难道我又说错什么东西了吗……奇怪了……怎么我来这世界之后老是说错话呐——灯里郁闷的想道。

    突然,灯里脑海里浮现出中年人的话“再说我们等下就要去参加战争了,虽然说规模不是很大,但也是有危险的。”

    莫非……跟伊苏学院那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那个,大叔,请问我怎么称呼您呢?”

    “啊哈哈,这位大小姐真有礼貌呢,跟俺这粗人真是完全不同。妳就叫俺伊亚吧。”

    “伊亚……嗯,我记住了,我的名字叫水银灯里。”

    “哦哦,水银小姐是想问什么事吗?”

    “嗯,我想问的是,你们刚才提及到的要去参加战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告诉我吗?”

    “哦嗯,那是俺们的雇主说的,好像是要帮忙驱逐侵扰田地的兽人……具体的事情俺也不是太清楚……贝司佩雷拉那个狡猾的商人总是不肯透露买卖的具体情况,所以俺才讨厌商人。不知道这次那老家伙又打什么主意……居然要求我们尽量活抓,那可是兽人啊,不过也多亏了他提了这种要求,被俺狠狠地宰了一笔,哈哈。”

    “哦……原来只是这样啊……”灯里听到伊亚的话后神色暗了下来。虽然知道要这么快就得到线索,可能性很少,不过还是不由得有点失望。

    “别灰心哦,可爱的大小姐,就是没有妳情人的消息也不用马上就摆脸色给俺这种老头看啊。”

    “啊!……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

    “脸都红了还说没有?!俺一把年纪了,别的东西没学到多少,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点的。看妳的谈吐举止,完全就是一副不懂世事的千金大小姐模样,还穿着伊苏学院那的制服……难道妳的情人也是阿卡迪米亚那里的?嗯……他对妳怎么样?”

    “她……有时很冷漠,有时候又很热情……完全令人猜不透……啊,没,没有!伊亚大叔您怎么……”察觉到自己说错话的灯里连忙脸红着低下头。

    刚才是俺听错了吗……“她”?

    “呵呵~人上了点年纪就老是想要找点乐子,别介意啊大小姐~哈哈。”

    “……”

    “哦对了,这次俺们的雇主贝司佩雷拉好像跟伊苏学院的校长,那个什么鲁的……”

    “亚特鲁?!”听到亚特鲁的名字,灯里不由激动地紧握着伊亚的手腕。

    “啊!”看到伊亚绷紧的表情,灯里立刻把力度收回来,松开了手。

    “……抱歉,我有点激动了,刚才您说的是亚特鲁吗?”

    ……究竟她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太不合常理了……伊亚想道。

    “没,没关系,呵呵,俺真的是老了。”伊亚边说着边将还在颤抖的左手收在背后。“大概就是妳说的亚特鲁吧。”

    “请问,能让我见见他吗?”

    “呵呵,俺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怎么也得要完成委托之后才可以。”

    “那大概要多久时间?”

    “这个,俺也说不准……快的话只要数天时间,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就要半个月以上了。”伊亚沉思道。

    “……那我失陪一下。”

    灯里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带着坚毅的表情走回二楼。

    “呼……这个女孩……复杂得很……”伊亚喃喃的说道。

    经过数个小时的步行,夜夜跟阿尔托利亚终于看到了一个小村子。

    “你好,毛查查。”阿尔托利亚对着一个正在村口玩耍的小男孩问好。

    “哦,是你啊,阿尔托利亚,好久没见了。”那个小男孩欢笑着跑过来。

    “也没有隔多久……”阿尔托利亚还是那副扑克脸,难怪村子里的人到现在还以为她是男人。

    “请让我介绍一下……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我的好朋友……名字是夜夜。”虽然来的时候夜夜已经三令五申不准阿尔托利亚在普通人面前叫自己做master,不过显然阿尔托利亚还是没习惯。

    “这位小朋友是毛查查。”

    “哦,你好,毛查查~”说着还摸了一下男孩稍微乱乱的头,伪装友善一直是夜夜强项中的强项。

    “……夜夜姐姐好……”边说着边害羞地将头低了下去。

    哈哈,真是有趣的小男孩。夜夜心想。

    打过招呼后,夜夜跟阿尔托利亚就走进阿尔托利亚暂住的木屋里面休息,后面则跟着一声不的毛查查。

    “那个……夜夜姐姐妳好美哦……简直就像是神话中的女神一样……不,比女神还要美多了!!”毛查查突然对着夜夜说道。

    闻言夜夜转身微笑着说:“谢谢你哦~不过毛查查这么可爱,长大之后一定也很帅的哦。”不过要是敢跟我抢女人就宰了你!

    “……那,那个,夜夜姐姐是阿尔托利亚的女朋友吗?”

    “不,不是,这样说对……对夜夜太失礼了!”阿尔托利亚听到毛查查的话后马上紧张地否认。

    “切……否认的那么快……”夜夜不爽的低声说道。

    “嗯?夜夜姐姐妳刚才说什么?”

    “没,我说,你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夜夜赔着笑问。

    “那就好,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娶夜夜姐姐!”毛查查带着坚定的语气说道。

    “什么?!!”这话吓得夜夜差点摔倒。

    ……这应该只是小孩子的戏言吧……等他长大了大概就忘记了吧……这么想着夜夜就把这事丢到一边去了。

    “喂,阿尔托利亚,难道这里的人都不知道妳是女的?”夜夜把嘴凑到阿尔托利亚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啊,”夜夜的呼吸声同时也传到阿尔托利亚的耳中,令她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们甚至不知道我是天位,只当我是流浪到这里的潦倒骑士。”

    “……”这是何等的智慧啊……

    “好了,我们进入正题吧,”夜夜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毛查查,你知道从这里去蔷薇国应该怎么走吗?”

    “我当然知道了。不过我不能告诉你们。”毛查查使劲地摇头。

    “为什么?”

    “夜夜姐姐这么美,太危险了!!”

    “……嗯?那里很多色狼?”我还色魔呢。

    “不,那里男人倒不是很多。”

    “那到底是为什么?”夜夜感到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要消耗光了。

    “听说蔷薇国的人偶师会将美丽的女孩封印在人偶里面,我担心夜夜姐姐她也会……”毛查查担忧的说道。

    “没问题的,有阿尔托利亚在,我怎么可能会出事呢?对吧?阿尔托利亚。”说完夜夜递了一个眼色给阿尔托利亚。

    “是!吾此身即为吾主的剑与盾,直到此身腐朽为止。”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要我告诉你们怎么去也行,除非夜夜姐姐妳答应我等我长大就嫁给我。”

    夜夜脸上的笑容僵硬起来。

    “……”真想掐死这个死小孩。

    “不行哦~年纪这么少就这么会拐女孩子了,长大还怎么得了?”所以我讨厌小屁孩。

    “那至少答应我在我长大之前别嫁给别的男人。”毛查查说着还用眼角瞪了阿尔托利亚一眼。

    哼!居然敢向master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要不是怕影响到master,我早就——

    阿尔托利亚心里也不好受。

    “好吧,我答应你。”夜夜本来就不喜欢男人,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毛查查的要求。

    “真的?太好了!!”

    “那你现在能告诉我怎么去蔷薇国了吧……”

    “嗯!先要穿过村子西边的树林,然后转向南方,那里有一座桥,过了那座桥之后就能看见蔷薇国了。”

    “哦,阿尔托利亚,你记下来了没?”

    “是的。”

    “那谢谢你了小朋友~不过要是你真有心泡我的话就把名字改掉吧,毛查查这个名字真难听。再见咯~”临走前,夜夜留下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