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邪气男 > 正文 第一章 神秘的阁楼
    雷蒙在打瞌睡。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二年了……准确的说,是“回到”这个世界。

    只不过,他现在的名字叫亚力克斯。身分是一个义大利家族富商的非婚生子女!呃,准确的说,就是私生子。

    不过他的父亲对雷蒙还算不错。或许是因为雷蒙是他的第一个儿子吧。男人对于第一个儿子,总是有着说不出的感情的。

    他将那不勒斯郊外的这栋古老豪宅送给这对母子,虽然不能享受正牌的大少爷的待遇,但是还是花了钱请了家庭教师来家里,按照传统义大利贵族的模式,对雷蒙进行教育。

    这栋宅子是他父亲的家族产业,也不知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他的父亲相当富有,至少就雷蒙所知,家族在那不勒斯拥有两家高级酒店,还有一家贸易公司。在罗马,还有一家远洋运输公司。

    因为是混血儿的关系,雷蒙现在的模样非常漂亮。毕竟他的父亲原本就是帅哥,而母亲也能算是一个东方美女。

    有这样优良的遗传因子,这具躯体自然会是一个标准的混血小帅哥。

    精致得有些出奇的五官,加上脸上那浅浅的、邪邪的微笑,若是再等个几年,恐怕就能去好莱坞当明星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雷蒙还算满意。生活无忧,还住着这么大的一栋房子,有仆人伺候自己的生活饮食。标准的饭来张口,茶来伸手。

    看了一下时钟,嗯,下一个家庭教师快来了。

    也不知道那个便宜老爸在想什么,居然是按照最标准的上层社会贵族模式教育自己。

    对自己的教育居然还包括了剑术,马术,还有礼仪课!

    ***,自己一个私生子,用得着这些么?

    不可否认的,雷蒙还是很聪明的。而且对于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来说,那些剑术课程能有多复杂?

    所以剑术老师常常喳喳呼呼的说,雷蒙是自己见过最出色的天才!如果能好好培养,绝对有机会训练成剑术高手,并且去参加奥运会!

    雷蒙对此嗤之以鼻,他从骨子里不是西方人,不明白学那些西洋剑法有什么用处?况且现在又不是中世纪了,总不能像骑士那样对着别人扔出手套去决斗吧?

    至于参加奥运,雷蒙没有任何兴趣。

    而今天更加离谱了,那个便宜老爸也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居然给自己找来了一个家庭教师,开始学习拉丁语!

    想到这里,雷蒙就叹了口气,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往会客室去了。一般情况下,会客室就是雷蒙接受贵族式家庭教育的地方了。

    雷蒙又叹了口气,往椅子上一靠,等候着老师的到来。

    这些家庭教师一个比一个怪异古板,难道所谓的“美女老师”,只是存在于传说中么?

    “上帝啊,虽然我是不怎么信你的,而且是莫名奇妙的从中国的阎罗王那里移民到你的地盘,你也别太整我啊。”雷蒙苦笑叹息。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雷蒙忽然精神一振,凭藉他三十几年(转世前加转世后)的经验,那是女人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门被缓缓推开。

    雷蒙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那个人,脑子里狠狠的“嗡”了一下。

    一个大约二十岁的女子走了进来。

    一张精致的脸庞上,淡淡的画了点妆。随即如天鹅一样美妙的脖子下面,是消瘦的肩膀,但是再往下,就是奇峰忽起了!

    西方人和东方人的尺寸不同这句话,在这个美女的身上体现无疑!而再到下面,则是忽然瘦下去的细腰了。

    至于那丰满的臀部,在雷蒙的眼中,也只能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一套妩媚却不失庄重的套装,裙摆下露出了一截笔直光洁的小腿。

    雷蒙叹了口气,难道上帝收到了我的祈祷了?莫尼卡看着面前这个眯着眼睛打量自己的十二岁小男孩。

    对于他目光里的涵义,莫尼卡是不陌生的,同样的目光,莫尼卡平日里算是见得太多太多了。只是这样一副标准的“色狼”目光,从一个十二岁的男孩眼中冒出来,还真让她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你一定就是亚力克斯。”美女微笑走了过来,轻轻抚摸了一下雷蒙的脑袋:“你果然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雷蒙却没有注意听美女的话,而是用力吸了一下鼻子,说道:“嗯,很香。”这几乎完全是色狼的动作,让美女脸色僵硬了一下,随即继续微笑道:“我的名字叫做莫尼卡,在今后的时间里,我将负责教授你拉丁语和法语。”雷蒙终于收回了有些肆无忌惮的目光,然后划了一个十字,仰望天空方向,无比虔诚的说了一句:“赞美主,哈里路亚!”“莫尼卡小姐,这个分词的用法……”雷蒙肆无忌惮的将身子紧紧贴在莫尼克柔软丰满的身体上,大腿不着痕迹的在莫尼卡翘起的臀部上,故意轻轻擦了过去。

    现莫尼卡似乎没有察觉,雷蒙得寸进尺,干脆半个身子都靠在了莫尼卡小姐的怀里,胳膊肘部甚至有些故意的靠在了莫尼卡柔软的胸膛上。

    经过两年的学习,这些枯燥的语言课,对雷蒙来说却是每天最最有趣的时刻。仗着自己年轻的外表掩护,他早已经将莫尼卡的底细摸清楚了。

    哼哼,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出生的女孩,家庭富足,毕业于一所女子学院,专修语言。年纪么,是二十二岁。

    这种温室中的花朵,从小上的是女子学院,单纯得很,而且智商有限,年纪又不大,哪知什么人心险恶?

    对于一个成熟的男人来说,莫尼卡小姐那美丽的身体,才是他感兴趣的所在。

    至于爱情,无论是转世前还是转世后的雷蒙,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标准的花花公子了,那样纯洁崇高的东西,是暂时不会引起他兴趣的。

    授课时间结束,雷蒙在莫尼卡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作为每天的告别,虽然比之莫尼卡小姐那光洁的脸颊,雷蒙更希望亲密接触她那丰润性感的红唇,但是考虑到一些客观因素……

    “再等等吧,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雷蒙邪恶的想着,舔了一下嘴唇,看着莫尼卡离去的婀娜背影,回味着唇上残留下的一丝淡淡香气。

    在这栋古老建筑居住了这么多年,雷蒙已经将周围的环境完全熟悉了。在这栋房子里,十四岁的雷蒙是可以控制一切的。

    就算那个身为便宜老爸情人的老妈,也早已经失去了便宜老爸的宠爱,如果不是便宜老爸对自己第一个儿子还有几分感情,时常还过来看看的话,恐怕雷蒙那个这一世的“母亲”,根本就不可能继续享受这些华衣美食了。

    所以在这里,雷蒙的想法得到最充分的尊重。

    宅子的周围被一片小花园包围着,那不勒斯不是工业城市,这里可以感受到地中海吹拂来的新鲜海风,地中海气候滋润着土地,让花园里的花草茁壮成长,只是夏天的那些土拨鼠让园丁有些头疼而已。

    雷蒙哼着小曲,漫步在花园里,每天的下午无聊时刻,雷蒙总是喜欢在这里随便走走。毕竟这是他唯一的消遣和娱乐了。

    年纪太小,无法享受女人的乐趣,而这个年代还没有网际网路,那个玩意儿还要等几年才会流行起来。

    至于游戏……哼哼,来自二十一世纪感受过动画的雷蒙,怎么会对现在的红白机画面产生任何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雷蒙听见了一个娇嫩的嗓音,似乎含着几分怯意的样子:“亚力克斯少爷……您……您能帮我么?”雷蒙回头,就看见了园丁十五岁的女儿苏菲,正在用一脸企盼的表情看着自己。

    因为是夏天,苏菲奔放的身子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亚麻色短背心,那张小脸蛋似乎有些绯红,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仿佛带着几分羞涩。

    雷蒙有些意外,不过几天没有看见苏菲,却没有想到这个丫头居然变得迷人了一些。

    义大利乡下的这些少女,通常都被地中海迷人的海风滋润的比较早熟。看着仅比雷蒙大不到两岁的苏菲稍稍鼓起的胸脯,实在让雷蒙心中产生了几分遐想。

    “怎么了?”带着邪邪的笑容,轻轻捏了捏苏菲的脸蛋,雷蒙脸上的笑容,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怀好意的样子。

    “嗯……我的风筝……风筝。飘到上面去了……”雷蒙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教这些孩子玩中国风筝了。

    但今天他心情不错,而且面对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雷蒙笑咪咪地答应了,但是却低声道:“这样好了,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帮你上去拿风筝。”“什么?”苏菲明显脸红了一下,根据经验,这位亚力克斯少爷可不会问什么好问题。

    指着女孩略微涨起来的胸脯,雷蒙不怀好意道:“你里面穿了什么?”苏菲明显脸红了一下,身子往后缩了缩,却小声道:“没……没什么的。”雷蒙叹了口气,忍不住内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看来自己是憋了太久了,连这么点大的小女孩都有兴趣调戏。

    在苏菲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苏菲明显不敢躲闪。雷蒙才吹着口哨,转身进了宅子。

    这栋几百年历史的老宅,明显经过了几代人的翻修,可是顶层的阁楼上依然带着几分腐朽的味道。

    推开了一闪黑色的木板门,雷蒙下意识的掩住了鼻子,皱着眉头看着脚下厚厚的一层灰尘,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新皮靴。

    脚下的木质地板距离上次翻修,显然有些年头了,走上去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雷蒙忍不住有些害怕这里会不会忽然塌陷下去。

    阁楼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杂物堆满了,有破旧的家具,还有一些残破的瓷漆和灯柱,那些东西,看上去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代的历史了。雷蒙甚至能听到头顶的横梁上,有老鼠窸窸窣窣的声音。

    尽管动作已经竭力的放轻,可是推开那扇窗户的时候,抖落的灰尘依然让他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

    从外面将那个风筝摘了进来,雷蒙正想立刻离开这个充满了腐朽气味的地方,可是墙角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雷蒙注意力。

    于是,他回头看了一眼。

    墙角一只打开的木头小箱子里,放着一些破烂的卷宗和羊皮纸,上面有老鼠啃食的痕迹,还有一层黑糊糊的灰尘。

    一枚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制造的戒指,安静的躺在一本黄的小册子旁,锈迹斑斑的戒指,如果不是刚才推开窗户的时候玻璃反射的阳光照进来,或许雷蒙还不会现它。

    仿佛有一种奇怪的心灵力量在推动雷蒙,他身手捡起了那枚戒指,轻轻放在手心。擦去了戒指表面的灰尘,上面仿佛镶嵌着一块细细小小的金属片,略微有些划痕,显然也不是什么贵重的金属,可是仔细看去,那些却不是什么划痕,而是弯弯曲曲、仿佛细小文字一样的东西。

    雷蒙皱起眉头,将东西放近在眼前仔细观察,只觉得那戒指在眼中似乎越来越大,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吸引自己将它越拿越近,越拿越近,仿佛那锈迹斑斑的表面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光芒,将雷蒙的目光完全吸引在了里面……

    “少爷!”一个粗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雷蒙吓了一跳,猛然松开了手,回头看去。只觉得胸口一颗心在疯狂乱跳。

    一个粗壮的男人站在门口,惊讶的看着雷蒙:“少爷,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么肮脏的地方,会弄脏你的衣服的。”雷蒙这才反应过来,沉下脸道:“闭嘴,我到哪还用你管?”来人是宅子里一个负责清洁工作的工人。

    掌心捏着那枚戒指,硬硬的。雷蒙一眼看见了那个工人手里的扫把和一桶水,沉声道:“我在这里找一点东西,你下午再来打扫吧。”说完挥了挥手。

    等将来人赶走之后,雷蒙看了看手里的那枚戒指,却现完全找不到刚才的那种感觉了。

    略微想了想,眼角扫到了地上的那个小箱子,雷蒙也不顾身上漂亮的外套,将它捧了起来,走出阁楼,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锁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仔细端详起来。

    至于什么苏菲的风筝,早就甩到脑后去了。

    随意拿起了一本黄的羊皮册子,翻开第一页,上面弯弯曲曲的全是拉丁文。

    幸好雷蒙经过了莫尼卡小姐的调教,对于拉丁文已经有些造诣了,勉强能看懂上面的几个文字。

    第一行写的是“……黑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