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邪气男 > 正文 第四章 肖的出场
    二天一早,雷蒙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一套礼服和皮靴。然后拎着一个牛皮小箱子走出了宅子。

    门外,那位便宜老爸正在一辆凯迪拉克汽车里等候。

    “父亲。”雷蒙淡淡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坐了进去,他没有让仆人将皮箱扔到后备厢里,而是自己抱在了怀里。

    “哦,我亲爱的小亚力克斯,你今天的气色不错,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啊。”便宜老爸夸张的微笑。

    雷蒙随意笑了笑。

    “让我好好看看你。”便宜老爸居然一把揽住了雷蒙的肩膀,随即,他的面色严肃起来:“亚力克斯,这次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将你弄进里昂的罗兰学院,那是一所拥有古老历史和光荣传统的学校,专门培养优秀的绅士,我希望你在那里,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雷蒙抱紧了怀里的小皮箱子,淡淡道:“我会的,父亲。”尽管他很冷漠,但是这样的冷漠,却被他父亲看成了少年老成,所以他父亲相当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私生子。

    看来那些家庭教师们干得不错,有必要考虑给他们增加一些工资了。

    雷蒙假装看着车外的风景,脑子里却已经在回想昨晚的情景,在那个闷热的阁楼里,少女惊恐的眼神,还有那光洁的皮肤,鲜红的血液……

    雷蒙将所有的东西都带走,那些羊皮卷宗,还有一个小小的装着鲜血的瓶子。他可不敢把这些东西留在房间里。

    汽车从郊外的乡间小路上缓缓而过,路旁的一个身影让雷蒙有些意外。

    苏菲穿着那件亚麻色的上衣,咬着嘴唇站在路旁,她的头编成了一条马尾辫,用来扎头的,正是自己昨晚的那条手帕。

    这个少女看着车窗里面的雷蒙,眼神中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悲伤,这束目光就这么一路看着……看着……

    罗兰学院,是一所拥有悠久历史的古老学院,和欧洲众多世界著名的院校不同,罗兰学院的名气,仅仅存在于欧洲传统上流社会中。

    这是一所名符其实的“贵族”学校。

    看着面前一栋足有几百年历史的庞大城堡,雷蒙忽然笑了。

    面前的罗兰学院居然是在一座城堡里!

    这样的场面,让雷蒙不自觉想起,在自己转世前的那个年代,有一部名字叫做“哈利波特”的电影,里面的魔法学校不也是这么一副样子么?

    “好好干,儿子。”便宜老爸将雷蒙推给了一个接待人员,就一头钻进汽车离去了。

    几个小时的火车颠簸,让雷蒙有些疲惫,接待人员是一个枯瘦的中年妇女,脸色冷冰冰的,就连拉着雷蒙的手,也是冰冷的。

    “亚力克斯,请跟我来吧。”中年妇女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递过一个小小的徽章,还有一份材料:“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你的课本都已经放在房间里了。”一路上,拥有一副漂亮脸蛋的雷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雷蒙也勉强打起精神四处搜索,遗憾的是,周围似乎并没有女孩子!

    问了之后才知道,罗兰学院里是按照性别分院的!城堡的前面是男院,后面是女院!平日没有什么重大事情,男院和女院是分开而治,互不相通的。

    见鬼!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传统的老式贵族学校,难道还区分男校和女校么?

    将皮箱小心的放在床下,雷蒙才松了口气。这是一个独立的房间,虽然稍微小了一点,但已经让雷蒙很满意了,正好可以偷偷看自己带来的羊皮册子。

    刚刚在床上躺了十分钟,外面就有人敲门了。

    雷蒙皱眉跳下了床,打开了房门,一个身材和雷蒙一样削瘦的男孩站在外面。一眼看见面前这个人的时候,雷蒙稍微愣了一下。

    这是雷蒙转世以来,一次看见在外表上不逊于自己的男孩!

    很明显,门外的这个男孩看来很出色,他拥有一对蓝色的眼珠,一头金色的卷。五官很精致,只是笑容带着几分胆怯的样子。

    “你好,我的名字是肖伯纳。”男孩笑的很浅:“我就住在你对面,负责带着你熟悉我们的学校。”雷蒙看着面前这个紧张的大男孩,脸上露出了货真价实的微笑:“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听清楚,你叫什么名字?”“肖伯纳。”男孩紧张得有些脸红:“我和你一样来自义大利。”“我叫雷蒙。”雷蒙微笑伸出了手:“如果可以的话,今后我就叫你肖好么?”“肖?”男孩愣了一下,终于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好的,今后,请叫我肖吧!”于是,未来被誉为“他们的存在,就是对神灵最大的亵渎”的恶魔三人组,其中的两个,隆重登场了……

    仅仅两天时间,就让雷蒙对于这个罗兰学院彻底失去了兴趣。

    这里到处都散着一股陈旧腐朽的气息,古板的礼仪课,语调机械的老师,最让雷蒙觉得应该收到诅咒的是,这里居然没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

    将几百个年轻男孩圈养在一个古老的城堡中,这简直就是对人性的亵渎!

    雷蒙已经放弃用“哈利波特”里面那个浪漫的魔法学校,来衡量这里了。

    开始的时候,雷蒙还保持了对化学课的一丝兴趣,当然,这是因为巫术里,古怪的药剂配置方法的原因。

    可是很明显,现代化学知识对于古老的巫术药剂学,没有任何参考性。雷蒙的兴趣在两天后就完全丧失了,他只好转移心思,设法偷取一两套化学试验器材!

    不过尽管如此,雷蒙仍然渐渐在这里出名了。

    在来这里的前几年,雷蒙受到了严格的家庭教育,所以他现,自己的基础比这里大多数学员都要深厚,无论任何一个课目,他都展现了与众不同的天赋,和深厚基础。

    让雷蒙有些意外的是,尽管他外表英俊不凡,穿着得体,并且学习优秀,可是并没有任何一个学生愿意和自己接近……

    “肖……”雷蒙将自己的书收好,正准备走出教室:“为什么好像周围那些家伙看我们的目光总那么奇怪?”肖似乎露出几分为难的表情,然后想了想,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带着几分歉意道:“很抱歉,雷蒙,这或许是我的原因。”“什么?”肖露出几分无奈的表情:“因为你总是和我走在一起。雷蒙,他们是因为我而疏远你的。”“为什么?”“因为……因为我是一个私生子。”肖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无奈的目光:“我被送到这里来,是因为我的母亲希望我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成为一个有身分的人。”雷蒙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他展颜一笑,用力拥抱了一下肖,然后大笑道:“哈哈,太好了!肖!亲爱的肖,这实在是太好了!”肖被雷蒙抱住,似乎有些惊讶,随即雷蒙看着他的眼睛,缓缓道:“告诉你吧,肖,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也是一个私生子!”“什么?”这下轮到肖吃惊了。

    雷蒙的举止,谈吐,还有他的学识,每一方面都能充分的看出,他受过良好的贵族式家庭教育,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和自己一样是个私生子!

    “肖,不要惊讶。”雷蒙微笑道:“这没有什么值得丢人的。那些家伙看不起我们,可是我们更看不起他们!”他严肃的看着肖:“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唯一的朋友!”说到这里,雷蒙露出几分恶意的笑容,拉住肖就往宿舍跑去:“快,肖!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好主意?”肖跟在雷蒙后面跑。“当然是斩鸡头,烧黄纸啊!”雷蒙笑得很嚣张的样子。

    斩……鸡头?烧黄纸?肖眼珠一翻,这是什么意思?

    剑术课上,老师还没有来,十几个十三、四岁的大男孩,在这个城堡的大厅里面肆无忌惮的谈笑。

    雷蒙轻轻的抖动手里的细细长剑,做了几个热身的动作。

    肖眯起了眼睛,他能从雷蒙刚才抖剑的姿势看出,雷蒙的剑术造诣已经相当不错了。

    “可怜虫,过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在十几米外喊了一声。

    肖的脸色一下就黯淡了下去,他扭过头,假装没有听见。

    “我在喊你,难道你没有听见么!”那个男孩露出几分傲慢的怒意,然后慢慢走了过来。

    “肖,他是在喊你么?”雷蒙眯起了眼睛,很明显,他感觉到对方是来找麻烦的。

    “什么事?”经过了雷蒙的几天调教,肖的胆子已经大了很多了。

    “混蛋!”那个男孩眯起了眼睛:“难道你忘记了么?我告诉过你,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要称呼我先生!”肖狠狠咬住了嘴唇,竭力压抑心中的愤怒,但依然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事情,先生?”“今天会进行新学年的考核,待会儿我的朋友会和你分在一组,你最好听话一点……”雷蒙心中有些不屑。

    不用这么老套吧?贵族的学校里面,欺负一个身分低微的学员,难道这帮家伙就喜欢这种套路么?

    那个家伙还想继续说下去,啪的一声,一只雪白的手套已经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这个家伙表情都扭曲了,愤怒的叫道:“谁!谁!”“是我。”雷蒙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看着这个家伙,眯着的眼睛里,目光如刀锋一样锐利:“如果你的眼睛好一点,应该能看清楚,扔在你脸上的是什么东西!”雷蒙轻轻弹了一下手里的剑,剑锋嗡的抖了两下,随即他昂起下巴冷冷道:“因为你侮辱了我的朋友,那么为了扞卫一个绅士的尊严,我向你提出决斗!”看着这家伙的几个同伴,不怀好意的靠了过来,雷蒙的语气一转,变得不屑起来:“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不过如果你胆怯得不敢答应我的决斗,那么今后凡是我在的地方,您必须退避!”那个家伙脸色已经剧变,恶狠狠的看着雷蒙,骄傲让他忍不住大声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同伴,大声道:“你们不要过来!”虽然他竭力的想保持镇定,虽然他也接受过一些贵族的教育,可是毕竟只是十来岁少年的心志,如何能和转世之后的雷蒙相比?

    雷蒙淡淡道:“那么,我们就在这里决斗吧!”旁边一些聪明的,已经害怕的躲在一旁,有些机灵的,已经跑出去寻找教练了。

    “那么,开始吧!”那个家伙手里的剑亮了一个姿势,看得出来剑术还不错,随即他傲然道:“你记住,我的名字叫……”“没必要说,失败者不需要名字。”雷蒙冷漠的声音,几乎把对手的鼻子都气歪了。

    肖却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雷蒙对他使了个眼色,他终于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雷蒙,眼神中有种莫名的情绪。

    对手重重吐了口气,然后用击剑最标准的一个三步突刺,抢先对着雷蒙刺了过来,雷蒙眼中露出不屑的目光,居然不躲不闪正面冲了上去!

    就在对方的剑,刺中了雷蒙胸口的时候,雷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花俏的剑刺在胸前的防护服上,并没能给雷蒙任何的伤害——这也不是击剑比赛,旁边也没有裁判宣布扣点……随即他身子已经冲了上去,忽然抬手一拳狠狠砸在对方的鼻子上。

    那个家伙惨叫了一声,立刻扔掉了手里的剑,身子蹲了下去,双手重重捂住脸,雷蒙却动作更快,抬起一脚狠狠踢中了对方的胯下!

    这下惨叫,几乎带着颤抖的尾音。就连旁边的肖,脸上表情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雷蒙退后了一步,冷冷看着跪在地上抖的男孩,不屑道:“蠢货,我说的是决斗。你居然还用击剑的规则?”地上的那个家伙,脸部肌肉已经完全扭曲在一起,旁边响起了嘘声,几个同伙已经叫骂道:“你犯规!你犯规!”说完,似乎就要冲上来的样子。

    肖脸色苍白,却毫不迟疑的站了出来,紧紧站在雷蒙的身旁,一双拳头捏紧,显然心中有些紧张。

    雷蒙重重的吐了口吐沫,恶狠狠叫道:“你们这帮蠢货!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决斗么?决斗就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打倒对方,就是胜利!”看着几个蠢蠢欲动的家伙,雷蒙一脚狠狠踩住趴在地上抖的那个家伙,叫道:“来啊!想来就一起上啊!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见见血!”他每说一句,就停顿一下,脚下同时用力狠踩一脚,地上的那个家伙立刻如杀猪一样的鬼叫起来。

    旁边的几个人看着雷蒙狰狞的表情,耳边听见地上那个家伙凄厉的惨叫,都是面如土色。

    哼,一帮废物!一帮欺软怕硬的纨绔子弟!雷蒙心中不屑的骂了一句,还不如一帮街头混混有胆色呢!

    他推了推旁边已经有些呆滞的肖,低声道:“别呆了,我们走!”肖这才猛醒过来,表情复杂的看了雷蒙一眼,被雷蒙连拉带拽的拉跑了。

    “雷蒙,你刚才怎么敢那样做呢?出手居然那么狠?”“笨蛋!”雷蒙在肖的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如果你早像我这样狠一点,根本没有人敢欺负你!”顿了顿,他又道:“这就是打架一对多的诀窍了,如果你不上来,就下狠手把他们吓住,对方那么多人,一人一脚就把我们踩扁了!”肖捂着脑门,苦笑道:“我从来就不敢这样,这里的人也没有你这么狠的。”雷蒙站住了脚步,凝神看了肖一眼,忽然道:“肖,你知道么,你根本就是错了!”“什么?”雷蒙摇摇头:“我说你根本就是错了!我能看得出来,你很聪明。你来到这里,是想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的人。可是你的方法错了!你以为一味的退让,能赢得别人的尊敬么?我告诉你,尊敬是需要自己争取来的!”

    “别人给你只能是施舍!对于这帮愚蠢的家伙,你只有让他们心中害怕你,畏惧你,然后他们才会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你,尊重你!如果你想不通这点,那么我建议你趁早退学回去当一个普通人算了!”顿了顿,雷蒙扶住肖的肩膀,沉声道:“什么叫上流社会的人?什么叫贵族?我告诉你,贵族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样,学会他们的生活习惯,那种装腔作势的举止,你以为那就叫贵族了么?”

    “我告诉你,真正的贵族,就是高级流氓!就是能学会用最优雅的方式,去做最卑鄙的事情的人!”“先生们,你们在给我出难题。”一个头花白、却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男人,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雷蒙和肖。

    在校长的办公室里,雷蒙脸上的表情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对于转世前,就曾在社会上打拼几年的雷蒙来说,他懂得什么时候该嚣张,什么时候该适当的示弱。

    这是城堡顶端的一个房间。墙壁上是巨大的裸露的青色石头,一切显得那么粗重、简陋、结实。墙壁上挂着几张古朴样式的挂毯,一看就是维多利亚风格的艺术品,而校长面前的那张桌子,也是上好的红松木质地。

    “我们罗兰学院是一所校规严谨的学院,已经十几年,没有出现学员之间的斗殴重伤事件了。”老校长的语气,是标准的贵族式的装腔作势:“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现在因为你们而躺在医院里!同时,我还要面对一位有身分的先生的愤怒。”老校长眯起了眼睛。

    “我愿意承担所有的医疗费用。”雷蒙脸上带着恭敬的微笑:“校长先生,这件事情完全是我的错。”老校长的脸色稍微好了几分:“亚力克斯,你父亲和我有几分交情,所以我才允许你来到这里进修。但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麻烦……”“我保证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麻烦……”雷蒙立刻加了一句。

    “很好,关于医疗费用的事情……你父亲在你入学的时候,已经存了一笔保证金,这些费用将从这些保证金里扣除,我会和你的父亲通一个电话,此外……”校长眯起了眼睛:“我不得不对你们做出一些必要的惩罚。”思索了一会儿,他才继续道:“从今天开始一个月内,你们被禁止外出了。还有,我会在你们的品德学分上,扣除三分作为惩罚。”

    从校长室出来,肖长长吐了口气:“好险,我还以为等着我们的是员警呢。”雷蒙耸耸肩膀:“不会的,这种所谓的贵族学校,最看重学校的名誉,如果传出这里的学生被员警带走了,那么学校的名誉受到影响,将来哪个家族还敢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所以他们不敢惊动员警的,肯定是想办法把事情压下来……哼哼……”肖惊讶的看着雷蒙:“难道这些是你开始就想到的么?”雷蒙眯起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肖,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缓缓道:“肖,你是我来到这里的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一个。这次的事情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下次呢?再下次呢?如果你不打破心中的自卑,我是没办法真正帮助你的。”肖已经捏紧了拳头,低声道:“我知道了,雷蒙。我会仔细思考你的建议。”

    雷蒙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肖的肩膀:“好了,你年纪还小,很多事情慢慢想就会想明白的。”顿了顿,他眼睛忽然一亮:“对了,我们晚上偷偷出去逛逛吧?我听说里昂的夜生活可是很精彩的……法国姑娘的热情,我可是向往很久了……”“什么……”肖瞪大了眼睛,看得出来也有些蠢蠢欲动,只不过还有些犹豫:“可是我们刚刚被禁止外出了……而且学校的规矩……”“呸!”雷蒙重重吐了口吐沫:“规矩?规矩就是用来破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学校里那帮家伙一个个身体那么差,难道是天生的么?他们晚上偷偷跑出去找姑娘,以为我不知道么?”说完,一把拉住了肖,往宿舍跑去了:“我们去取点钱,然后换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