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迷醉一生 > 正文 (十) 兄弟
    林迷醉撑起身子身上半挂着衣服琥珀的眼眸满是温柔“哥哥现在让人给我暖床呢。”

    林迷翔歪了歪脑袋“有人给暖床很舒服吗?”

    林迷醉非常不要脸的点了点头。

    “那我也要找人给我暖床。”林迷翔小脸上的表情异常认真。

    林迷醉一嘴边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一点只是一句话都不说。空气中突然弥漫这一种明为暧昧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憋红了脸。

    林迷翔傻傻的看着迷醉突然说了一句:“哥要不我给你暖床吧。”

    …………

    ……

    迷醉一时没了语言猪儿斜了林迷醉一眼叫你乱玩火现在引火烧身了吧。

    “你是叫迷翔吧?”林迷醉笑着招了招手。

    林迷翔像个小豆子一蹦一跳的走到了迷醉的床边“是的各个知道我的名字啊。”

    林迷醉看了一眼无影。无影立刻下床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树上太冷反正那树也够大的在上面盖个小屋吧。”他的这个小院叫小院可不是随便叫的。除了最大的院子里面就他的一间卧房最大然后是奶妈的房间小五一个人霸占了间小的。原本还有一间可是让迷醉硬给改成了小厨房。无影点了点头顺便把桌上另一盘小点心扫了一半进怀里才关门出去。

    林迷醉这次连气都懒的叹了。算了好歹算他的暖床人吃点点心算什么。掀开的被子的一角拍了拍床板“上来吗?”

    林迷翔一愣连忙点头雪白的小手立刻开始剥自己的衣服。可是古代那繁复的衣服怎么能是他一个小p孩可以自己搞定的而且还是习惯了让人伺候的富家小p孩。

    看着手忙脚乱脱个衣服就搞的满头大汗的小人林迷醉斜了猪儿一样“猪儿去帮忙。”

    猪儿只能过去客串下小p孩的保姆后面的两个猪蹄撑住重心前面的两个猪蹄灵活的解着扣子。还好平时帮迷醉脱习惯了。

    脱到里面还剩白色袭衣的时候林迷醉叫停“够了。”小人连忙爬上床钻进被子小孩热热的身体还有身上的奶香味让林迷醉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也不想想现在他自己也是别人口中的小p孩过年了也才8岁的小鬼。

    林迷翔在搂住了林迷醉的脖子“哥哥原来就是这样的?我好喜欢给哥哥暖床啊。我可以给哥一辈子暖床吗?”

    林迷醉的脸黑了一下饶是猪儿的厚皮也红了张猪脸。迷醉瞪了眼猪儿制止它企图出的猪哼哼以及笑声。“乖不用把暖床两个只挂在嘴边我们只是一起睡而已。睡一下吧。”迷醉闭上眼睛暖洋洋的被子他又困了。

    林迷翔点了点头乖乖的闭上眼睛。这就是哥哥?好漂亮也好温柔为什么娘一直不让自己来找哥哥?和哥哥睡在一起真的好舒服。小小的手抱将林迷醉抱的更紧了一点。至于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只猪蹄他选择忽略。既然是哥哥喜欢的宠物那就容忍那畜生放肆一回吧。

    冬晴也就是迷醉当年在街边买的那个小女骗子送给林迷翔的那个丫头此刻站在迷醉的房门外静静的笑。不枉费她在林迷翔那说了那么多关于他的话。林迷醉我们终于能够见面了。

    冬晴扫了一样小院中唯一的一棵树甩着辫子走人。她要去回复夫人小少爷找到了。

    林迷翔虽然过了年才五岁可是作为林家人的特质却表露无疑——爱武天生武痴。

    林迷醉的小院里林迷翔静静的在扎着马步没有一丝退却……冬天的风和刀子似的刮在脸上深疼。林迷翔的小脸被风吹的红彤彤的如果不是林迷醉让他在小脸上抹了点雪花膏林迷翔粉嫩的小脸早就长满了萝卜丝。

    猪儿扯着身子扒拉着爪子又往上爬了点猪头终于枕上了枕头。呼~终于能喘气了。被子下的林迷醉像一条滑腻的蛇紧紧的缠住猪儿。不一会好不容易刚往上面爬了一点的猪儿又被迷醉拉进了被子告别了它可爱柔软只能当摆设的枕头。

    虽然林迷醉中了那什么劳资的醉生梦死不过对身体却没有多大影响也没弄成病秧子。只是比普通人体弱了一点点一到冬天身上没有一点热气常被猪儿嘲笑没人气。还好一直有猪儿在身边能取暖。不过到底暖的是身还是心或者两者都有那也只有林迷醉自己知道。

    林迷翔那个小家伙好像完全粘上了林迷醉。饭要一起吃早上一到就往林迷醉的院子里跑连每天的早起功课——扎马步都来林迷醉的院子做。有时林迷醉懒的连下午都不起来就把小人招进被窝给他和猪儿暖床小人从来没有一点含糊总是乖乖照做。

    母亲大人好像没有反对不过也没支持林迷翔的举动估计是默许了。毕竟这小家伙一个人呆着也很无聊。只是规定林迷翔每天必须睡回自己的屋子。

    某日天终于放了晴林迷醉牵着林迷翔带着猪儿、雪儿和冬晴在林家的园子里逛。小家伙吵了几天要出来逛园子今天终于能如了他的愿了。园子里所有的植物都枯萎凋谢但是那个光秃秃的树枝上全都包裹着一层雪白阳光一照一些融化的雪水在枝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光芒小小却又璀璨看的林迷翔小眼半天不舍得眨“原来冬天的园子也很漂亮啊。”其实他觉得只要和哥哥一起看的东西什么都漂亮。

    林迷醉摇了摇头在顺身带的小袋子里抓了几根肉条放进猪儿的嘴里又吃了几颗无影塞给自己的小药丸。

    咳咳~憋了好久终于还是咳了出来。

    “哥哥?你怎么了?”

    林迷醉摇了摇头“我没事。”这几天恐怕是着凉了身体一动就觉得乏。晚上也总是睡不好。现在风一吹估计回去要躺上几天了。

    “哥哥他们都说你活不久你可千万要长命百岁啊。”林迷翔的眼睛巴眨巴眨他好喜欢哥哥啊。他要哥哥永远陪着他。

    林迷醉笑了笑帮林迷翔整了睁歪掉的小帽子“哥哥会努力的。”

    林迷翔自从那天回去直到过年前再也没有见过迷醉。

    那天赏完雪一回屋子就看到娘只是从前最疼他的娘这次没了笑脸直接一巴掌打在了林迷翔已经冻的通红的小脸上。

    林迷翔捂着脸眼泪吧嗒吧嗒的直往下掉委屈的说不出话然后头一扭就要跑“娘坏我要去找哥哥。”还没跑几步就被莫言雁抓着衣服提了起来“不准去。”

    林迷翔哭的更凶了被关在屋子里又是摔盘子又是摔古董就是不吃饭。

    一连两天林迷翔的眼睛已经肿的快睁不开了。没吃饭人也变的不再有生气。莫言雁开门进去看了一眼宝贝儿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想你喜欢哥哥能够活的长一点就不要粘着你哥。如果你想你哥死的快点那就去好了。”

    莫言雁把门打开冷冷的看着林迷翔。那冰冷的眼神看到林迷翔不自在的直打哆嗦。

    小人就这么一直傻傻的看着自己全然陌生的母亲半天莫言雁才叹了一口气“翔儿以后不要再在你哥面前说祝他长命百岁的任性话了。”你哥是活不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