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迷醉一生 > 正文 沉淀 (十五) 嫁衣
    艾鹿禄又怎会因为星晴是青楼中的姑娘而小看星晴。(更新最快)。在馆子里的短短两天时间里她就完全成了木偶听从星晴吩咐。

    先不说这两天观察下来现这莫忧馆有多厉害一个小厮身上掉下一张捏的破烂的纸都能是一万两银票而且还满不在乎能当上花魁就更不简单。

    林家的人都不是普通的角色至少不是普通什么人都能可以招惹的譬如她。

    看着身上美丽鲜红的嫁衣艾鹿禄不禁举起手来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又一圈。是女人都不能避免爱美的可爱小毛病。嫁衣合适的程度让一向挑剔的她说不出一点不适之处。绣功做工没有一丝可以挑出毛病的地方精致华丽却不招摇非常的适合。这真是在一天之能做出来的吗?

    星晴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待嫁新娘原来当时自己也是这般的傻。穿个血红的大袍子就以为自己美的天下无敌了。

    可是这嫁衣一穿人就只看衣服不看人脸了。任你是天仙美女还不是要被那红帕子一盖。即使只用凤冠可也垂着厚厚的珠帘不是。原本就旁人就看的模糊更不用说看到的还是上了厚粉的新娘了。或许可以勉强安慰自己模糊是美的更好手段?

    不过自己当时要比眼前的人好看点吧至少她穿的是那件“鬼嫁衣”可为她加了不少分呢。以至于自己到现在都不舍得扔了那衣服。

    “艾小姐可满意?”

    艾鹿禄点了点头。这衣服虽然精致华丽却总有一点说不上来的遗憾。突然艾鹿禄看到了星晴挂在床头的那件嫁衣。她觉得自己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一种莫名的感觉让她走到那嫁衣前点起脚尖慢慢摩挲起嫁衣地下摆来。

    “艾小姐那可是件妖衣小姐还是不碰的为好。”女人啊。果然是靠眼睛来思考的。不过如果让星晴再一次选择地机会她还是会选择穿上那“鬼嫁衣”吧只因为够美。

    “对不起。”艾鹿禄不好意思的道歉。她怎么会看到那嫁衣就昏了头全然忘了礼数。

    “没事。如果是寻常嫁衣就是送给小姐也无妨。只是这件嫁衣传说穿上它地人都没有好姻缘。小姐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这么漂亮的衣服真的是妖衣吗?”艾鹿禄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艾小姐我可是它第一诅咒成功者。”星晴伸出手摸了摸那嫁衣原本是想扔掉的可看了又看还是扔不掉。这衣服太美。是个女人就不能抗拒。

    艾鹿禄突然想到了木氏绣坊地那件有名的鬼嫁衣听人说那嫁衣被人送给太子的侧妃做了嫁衣。好像买的人就是林家的当家——迷醉少爷。难道这就是那传说中的鬼嫁衣?那么星晴岂不是……

    因为自己的大胆猜测见惯了世面的艾鹿禄也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害怕自己尖叫出来。这个念头太过疯狂。

    平静了很久才把心拉会胸膛的艾鹿禄向星晴提出了一个自己也认为很荒谬地要求:“星晴小姐是不是能穿一下那嫁衣?只要一下就好。”她好想看一看那嫁衣穿在身上是什么样子。

    星晴沉默了许久就在艾鹿禄以为星晴不会同意想要放弃的时候星晴却点了头“这有何不可?”

    星晴笑着穿着绣花鞋就踩上的了床塌娶下了那嫁衣毫不避讳地当着艾鹿禄的面更衣。

    虽说是女子可艾鹿禄毕竟没见过这场面竟然红了脸星晴只能在肚子里暗笑。好个纯清地新嫁娘。不知道过几年会不会比现在地自己更加生猛?

    刚穿到一半就听到开门的声音艾鹿禄急地连忙开始叫了起来“星晴姑娘在更衣。不要进来。”

    可终究是晚了一步迷醉已经推门而入。迷醉一进门就是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连忙把门一关。把无影和掌柜的还有猪儿关在门外。“星晴你怎么这般不注意。”迷醉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帮星晴穿了一半的衣服穿好扣上扣子又理了理衣服的褶子。

    星晴淘气的鼓了鼓腮帮子“又没其他外人进我房门有什么要主意的。”最多也就掌柜的闯闯。

    迷醉摇头“你毕竟是女孩子身子不能乱让男人看了去。”一脸的不赞同。

    星晴撇了撇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迷醉也没办法再说。知道她是听不进的。

    艾鹿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把话吞下的肚子:你迷醉不也是男人看了星晴的身子那你是不是也要负责?

    惹人喜爱的女人不会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说不该说的话她要牢记。

    只是眼前的画面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明明是两张一样的脸一个红衣妖艳一个蓝衣飘逸两人在一起的亲昵举动有一种……禁忌的感觉。

    如果这两人成了一对到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不知道他们换了各自的衣裳穿是不是两人的身份也能换?这样的生活倒是也有趣既能做体验丈夫辛劳又能体会妻子的生活。只是不知道两个长着一样脸的夫妇洞房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有和自己在做的感觉?

    想着想着艾鹿禄的脸就红了连忙捧起自己烫的脸颊。天啊她到底在想什么怎会有如此大胆的念头?

    “这不是你上次的嫁衣?怎么又穿了起来?”迷醉不赞同的看着星晴。这东西扔了就是还眷恋做什么。

    星晴吐了吐舌头“主子你不觉得这衣服好看吗?”

    迷醉沉默好看是好看可毕竟……

    “迷醉公子是我要星晴穿的。”艾鹿禄怕迷醉责怪星晴连忙承认是自己的主意。

    迷醉看了艾鹿禄一眼又看了星晴一眼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来这两人都穿了嫁衣在比美。

    前世她也是女人虽然人冷漠可爱美的天性还是没少。可以理解不过……“星晴你马上快把那嫁衣给我脱了你要喜欢嫁衣我再给你买就是了。这嫁衣我当时只知道它好看要是我知道它是那不吉的鬼嫁衣就不会买给你了。”迷醉一脸懊恼。

    “好了主子我们林家人也不是迷信的人。这嫁衣不能随意穿的星晴下次嫁人主子再给我买吧。”如果她还嫁的掉想嫁人的话。当然这次她要在馆子里正大光明的出嫁以星晴以莫忧馆头号花魁的身份。

    迷醉点头“到时候我一定给星晴买全天下最漂亮的嫁衣。”

    艾鹿禄彻底傻了原来真的是……真的是……太子妃。在馆子里做花魁的太子妃……

    “艾小姐你的嫁衣可满意?”星晴微笑。

    “满意很满意。”艾鹿禄愣愣的点头脑子里除了“太子妃”三字再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