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迷醉一生 > 正文 沉淀 (十六) 值得
    迷醉怎么想的林染这次是真的想不通。(更新最快)。那两个家伙在一起真的可以?明明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怎么能在一起过日子。难道一个给莫忧馆里做姑娘一个做龟奴?

    当然林染的疑惑他家主子是不会帮他解答的。至于迷醉的到底做的对不对那就要让时间来考验了。

    等了两个时辰外面彻底黑的不见五指的时候西门家的二公子终于灰头土脸的端着一大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食物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左边一快黑又边一块泥一个翩翩少年郎就这么成了泥小子。一个世家少爷自然没进过厨房于是湿柴烧火抓糖当盐既然弄的自己一身狼狈。一直另外两个人连眉毛和头都烧了更是见不得人躲在后面。

    看着那盘子里黑黑黄黄的莫名食物一眨眼所有人都撤了他们刚吃好饭不想吐出来。老板手一挥“你做的你吃要住房自己上去找。”人就撤了。西门迎看了看手上的东西还是觉得今天吃点包袱里的干粮就算了。被自己毒死传出去名声真的不是那么好听。

    第二天迷醉一醒过来就看到无影的冰块脸成了大便脸“主子神医那边不妙。”

    不妙?滥国要人也是要个活神医不是要个死摆设。怎么会下狠手。江湖上大夫是最不能得罪的这些人还真不按理出牌。

    “他们对神医用刑了并且不给任何医治和草药。神医现在情况非常不好听线人说也许活不过三了。”

    迷醉连忙穿上衣服“叫大家准备马上赶路。”既然用刑又怎么会给草药。他本就是神医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他说明的医术不济。也就没任何价值了。

    无影点头。

    半盏茶的时间大家就在客栈面前集合好准备赶路。

    老板突然拦出了去路。土黄色的衣袍凌乱地头干瘦的身体。阳光下老板耷拉着眼皮“你答应了我一个娘子。”其实老板长的不错。只是瘦地过头不会打扮。

    “老板我有急事。既然认了你做朋友我自然不会失诺。老板看你是自己去找她还是等我回来带你去。”迷醉有点急了虽然知道那夜无霜既然是神医一定是有点本事的。甚至觉得一切都是他地伪装可自己的心还是悬着。

    老板想了下“我跟你走。快点出别耽误了。”说着一声尖利的口哨跑出了一皮土黄色丑陋没有马鞍的马。跳上马就出。

    “出!”

    当西门迎听到动静出来的时候留给他地是有一嘴的黄沙和灰尘。还有空荡荡的黑店黑色的匾额在太阳闪烁的诡异的光芒这群人居然这样不按章理办事。连店都可以弃下。当真是潇洒可惜自己还是没和他们交上朋友。

    只是一天半夜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临江。

    以往阴暗的临江地牢里。今天异常的明亮。每隔两米就有一个红色地灯笼。把地牢照的恍如白昼。

    地牢的诡异煞气配上红色地灯光有一种暧昧的残酷。

    夜无霜被绑在木头上两只手被高高地掉着。因为掉地时间过长用的力过大。已经脱臼了。身上只有一条破烂地袭裤蔽身。原本白皙的身体如今被布满的狰狞的鞭痕。原本冷傲的眼神如今充满了挑衅。“还要继续吗?”

    他对面的那人抖了抖手上的鞭子啪的一声。夜无霜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

    “挑衅我的游戏就那么有趣?”穿着大红长衫的人拿鞭子柄抵上了夜无霜的下巴“知道吗?我很讨厌你的眼睛。如果不是你的眼睛还有用我多想把他们挖下来。你和自己过不去有意思吗?你的飞针的确厉害杀了我几个手下可最后还不是被抓着剥了衣服。现在你还有飞针吗?”

    夜无霜瞪了那人一眼“你要杀便杀要打便打。说那么多废话做甚?”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好像枝头乱颤的耀眼曼佗罗好看却带剧毒。

    “小傻瓜没用的。你明知道我要的是活的神医你死了又何用。你就那么喜欢我的鞭子吗?”那人一低头好象开始思考红色的长衫露出一大片如白瓷的肌肤。耳朵动了动。“我知道你想找人救你。那奸细出去送信我让他去了你挑衅我让我出手我也出手了。你装成重伤我也如你愿了。你……还想怎么闹。”一张脸慢慢的抬了起来狭长的双眼说不出的妖娆。

    可惜夜无霜没心情看只觉得异常憋闷。这人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的那点小手段。失策。迷醉你可千万少派点人来救我啊。不然全要折在这边了。

    “怎么在想谁来救你?林家迷醉吗?”

    夜无霜撇过头“他不会来的。”那人什么德行自己难得不清楚懒的出奇不在乎自己却在乎身边之人。林家任何一个的生命他都比珍惜自己的还要强烈。可惜自己只是路人甲敲诈他的对象不是他的朋友更不是林家人。

    “放心吧他会来的。”那人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夜无霜冷了脸慢慢的闭上眼睛“他不会来。”或者说她?他要准备婚礼怎么有空理自己。

    “他会来。你看他已经来了。”

    夜无霜闻眼睁开眼睛居然真的看到了迷醉还是那样满脸无所谓的看着自己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无影的剑却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你看我说他回来吧。”红衣人笑的灿烂。

    “阁下引我来为何?”迷醉打量着面前的红衣人。怎么这一世他就一直遇到美人啊。

    “自然是想你啊。不过为了这么一个人犯险值得吗?迷醉看了夜无霜一眼只回了一个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