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第四章 轩辕后人
    厢房内,一位少年正昏睡在床上。床边一位蓝衣少年正呆呆地注视着昏迷不醒的少年。少女眉梢微锁,双眼红晕,洁白的牙齿轻咬着下唇,神情略显凝重。这少女正是易如晓。

    这时远处一阵脚步传来,易如晓转身望去。却见易云天、周懿二人已快步进入屋内。

    “爷爷,这位大哥哥一直都未醒过来,你快救救他吧。”易如晓像是哀求地说到,两只眼睛一时竟满含泪水。

    “如晓莫急,有爷爷在,这位小兄弟定会没事!”易云天安慰到。随即来到床边细细打量着床上的少年。

    这少年约莫十八岁,黝黑的皮肤,坚毅的脸庞。成熟的外表带着些许稚嫩的影子。只见他剑眉紧锁,像是经历了万般痛苦。易云天伸出一手扣住那少年的脉搏,只觉脉象平稳、搏动有力。

    “如晓,这位小兄弟并无大碍,莫要再担心了。”易云天转身对易如晓说到,心中满是不忍。眼前的孙女双眼通红,像是受及了委屈,着实令易云天心疼。

    “这位小兄弟不知何时才能醒来,我们还是不要次打扰他了。”易云天继续说着,起身便要离去。突然他的眼睛定在了那位少年的怀里。一块半圆形的玉佩揣在那少年怀里正露出半个身子来。

    “这是?”易云天拿起那块玉佩,神情略显惊讶,随即又有一丝暗喜浮现。

    “莫非大师兄完成了师父临终前的嘱托。”易云天暗想着,又细细打量了一番昏迷中的少年,”大师兄十五年前一去不回,音信全无,不曾想今日竟可以见到他的随身玉佩。这少年莫非就是师父他老人家说的希望!”

    “掌门师伯,你认识这块玉佩?”一旁的周懿见状问到。

    “老夫并不认识,只是想这玉佩会不会告诉我们一些事。”易云天答到,语气平静。

    “看来一切得等这位小兄弟醒了才能弄明白了。”易云天继续说到。

    “爷爷,他醒了!”几人刚要出门,易如晓回头瞧了一眼,却是现那少年微微眨了下眼睛。

    “嗯,果然醒了!”几人上去一瞧,这少年已能睁开眼睛。

    “请问这是哪里?”那少年想撑起身来,却似疲惫不堪未能爬起来。

    “别动!你刚醒,还需要休息。”易如晓见状忙按住那少年。

    “掌门师伯!他的眼睛!”周懿突然失声道,抬手指向那少年的眼睛。

    几人一看那少年的眼睛是黑色的。黑色的眼睛,只有黄帝的后代才会是黑色的眼睛,而在不周山,蚩尤的后人皆是碧绿色的眼瞳。这少年是黄帝的后人!

    “嗯,果然!”易云天像是早已料到一般,没有半点惊讶。

    一旁的易如晓像着迷般盯着那少年的眼瞳,黑色的眼瞳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的神奇。那少年听到周懿的大喊,也是看了身边几人的眼睛,碧绿色的眼瞳,对于他来说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了。那天在昆仑山上,那位老道便是碧绿色的眼瞳。

    突然,他注意到身边易如晓竟一直盯着自己,扭头对望去,不由地为之一愣。眼前,这少女鹅蛋小脸,碧眼如泊,白嫩的脸蛋上时而隐现阵阵绯红。

    “貌若天仙!”少年一时竟沉寂于自己的思绪中。

    “这位小兄弟,老夫易云天,不知如何称呼?”易云天见那少年已完全清醒,随即问到。

    “在下秦渊!方才失礼了。”少年被易云天的声音惊到,忙回过神来。“秦兄弟,你是如何来到这里?”易云天询问到。

    “在下也不是很清楚,当时我在昆仑山狩猎,只记得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我便栽了进去。”秦渊记起自己对那位老道士的承诺,只得撒谎到。

    “秦兄弟,你可曾看到有人屠龙?”现在只能从秦渊身上破解屠龙之事了,易云天缓缓问到。

    “在下从天空坠落下来的时候确是遇见一只巨龙,那只巨龙通体火红,周身被层层光晕包裹。而后,五个修道之人出现。他们个个凶神恶煞,道力无边。竟与那巨龙缠斗在一起,不分胜负。再后来,我只觉被一股强烈的气息压得透不过起来,便不醒人事了。”秦渊答到,心中仍然激荡不安,那等震撼天地的气势会是他脑海里一辈子也不能抹掉的痕迹。

    “五人?他们面目如何?”易云天听罢神情略显激动。

    “这,在下没能看得清楚。只觉天地都在摇颤,我便慌了神。不过,他们皆是一身青色道袍,道袍上绣有一轮弯月,很是明显!”秦渊从刚才的回忆里缓过神来答道。

    “弯月!”易云天、周懿听罢一怔。周懿更是眉头一紧,看向沉思中的易云天。

    “果然是朔月!也只有他们才能做出此等事来!”易云天黯然叹道,对着门口守候的曲逸道:“逸儿,去通知各峰长老前来云霄峰。”

    门外曲逸一怔,随即应到,而去。

    易云天轻舒一口气,微笑着注视着周懿,淡然若定。周懿一愣,随即眉头松弛下来,看了看秦渊道:“掌门师伯,他是黄帝的后人啊!若是被他人知晓,怕是会生是非!”只见他微微笑着,刚才现秦渊是黄帝后人时的惊讶早已不见。其实对于黄帝后人,周懿倒是不像部分人那么偏执。虽然黄帝乃是蚩尤一族永世的仇人,但是这不代表每一个黄帝后人都是大奸大恶之徒。这便是执法长老的气度。

    “嗯,此事先不要张扬,等召开了长老会议后再来定夺。”易云天略一思量答到。

    “秦兄弟,你先好生休养,一切等身子好了再说。”易云天意味深长地说着,说罢拍了拍易如晓的肩膀示意让她也一并离开。

    “师兄啊,你一去这么多年音信全无,今日终于能明白你的苦心了。不周山,天劫难逃啊,看来一切都早有定数!”易云天离开厢房,心海却翻滚起来。在他心里,一直隐忍着一个秘密,一个有关不周山未来的秘密。如果不是秦渊的到来,怕是他自己都不愿去相信那个秘密是真的。

    夜色浓郁,皓月当空。波澜不惊的幻海湖,将星月尽收。月华如注,倾泻在薄雾笼罩的湖面,如梦如幻。突然湖面掠过一道影子。只眨眼工夫,影子便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湖面。

    幻海湖连绵千里,大小支流更是漫布画面四周。最东面的一条小支流,流水潺潺。清澈的流水在柔和的月光下越灵动。水面上,一头巨狼正微睁着眼睛目视着幻海方向。巨狼有二丈高,五丈长,通体雪白,血红的眼睛微微露着萧瑟的杀气。偶尔一片乌云遮住月亮,便可以觉一团淡白色的光晕若隐若现萦绕在巨狼周围。远处,一道影子快靠近,煞那间便到了巨狼身前。巨狼眼睛缓缓睁大,不带任何表情地注视着眼前的那个影子。突然,影子如有了生气般竟开始化作人形立在了水面上。

    “你来了!”一个声音如流水般慢慢划过空气,巨狼背上隐隐出现一个人形,人形渐渐清晰起来。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巨狼背部。这男子面目俊秀,神情淡然,一双灵气的眼睛似望不见边际的云霄,让人痴迷。随意扎束着的长在细柔的微风拨动下渐渐散开。一身白袍在皓月下,分外灵动。白袍的衣角一轮弯月刺绣分外醒目。

    化作人形的影子见到慢慢隐现的男子,和声道:“月夜,我问你,今日屠龙可是朔月所为?”

    那白袍男子月夜听到却没有半点回应,一双眼睛默然地望着眼前的影子。

    “看来真是你们朔月所为,那成功了吗?”影子继续问到。

    许久,月夜微微张开口,缓缓道:“朔月的事你还是知道少点为妙,做好你的本份就可以了!”说罢,巨狼通灵性地站起身来,踏着水面转身离去。

    “哼!还真是狂妄!”影子见状低哼一声道:“等一下,我还有一事要告诉你!”

    月夜听到,瞬间巨狼便停下脚步。“何事?”他缓缓问到,头却没回。

    “在你们屠龙的地方,现了一个少年,而且还是黄帝的后人。我想问下你可知道这少年的事?”影子说到。

    “炽目和我说起过。”月夜这才转过身来,顿了下继续道:“他们和九天炎龙战斗时,那九天炎龙一直护着一个人类。想必就是你说的黄帝后人吧。为防万一,你注意下那少年。”说罢,巨狼又迈开了脚步,几个呼吸便消失在薄雾里。

    影子冷哼一声:“哼!”随即慢慢由人行变成贴在水面的影子,又渐渐淡去,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