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第八章 道缘
    秦渊一怔,方才还热情招呼自己的大师兄怎么一下子变了个人一样,可是见眼前柯大勇绝非玩笑之举,只得拱手道:“师兄,为何如此大怒?师弟可有得罪之处?”

    “哈哈哈,”柯大勇面色有些狰狞,“得罪?那是不共戴天!亮兵器吧!”说罢一甩手,背后的一柄重剑已然握在手中。

    “嗯?”柯大勇刚握住剑,却觉秦渊有些许不对劲的地方。对了,秦渊刚入师门,连浊境都还没到,何来兵器?亏得自己刚刚还大喝一声“亮兵器”。柯大勇直觉两耳热,索性一挥手。“哐!”一声,重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我也不欺你没有兵器,来吧!”柯大勇扔掉了手上兵器,又像一头狂的猛兽一样吼到。

    “师兄!”秦渊大喝一声,试图让眼前的柯大勇清醒过来。可是,一头狂的野兽岂是那么容易就能镇定下来。

    “喝!”柯大勇已率先出手,只见他一个飞扑,拳头狠狠地砸向秦渊的心窝。土黄色的真元,若隐若现,汇聚在拳心。柯大勇已达浊境的第三阶段——道浊之境,岂是刚刚修道的秦渊可以比拟。

    秦渊只能本能地闪躲,脚下步伐却跟不上节奏,一记重拳锤在胸口。

    “啊!”一口鲜血从秦渊口中涌出。势大力沉的一击仿佛砸碎了他的胸骨。秦渊倒在地上,意识逐渐模糊。可是他的眼睛仍盯着柯大勇。

    “师兄!”窦冥顽见大事不妙,一个欺身挡在了柯大勇身前。

    “师兄,快快住手!师父知道了定要重罚!”窦冥顽厉声喝道。

    “师弟,让开,让我结束了这贼人的性命再去向师父请罪!”此刻的柯大勇已然失去了理智。

    “不!”窦冥顽厉声道,淡紫色的真元在双掌间微微闪现。

    “师弟,你这是作何?你也要庇护这贼人吗?想想蚩尤大神是如何死去的?”柯大勇吼着,双手已搭到了窦冥顽的肩上。柯大勇双目一瞪,土黄色的真元瞬间附于手上。“让开!”柯大勇吼着,将阻挡在眼前的窦冥顽狠狠摔了出去。

    而后,一个欺身上前对准了倒在地上的秦渊又是一记重拳。拳未到拳风已至,真元将这枚拳头固化成铁锤般,秦渊必死无疑。

    “不!”刚稳住身形的窦冥顽大喝道,却已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一道宛如妖刀般的火色流光从秦渊右臂迸出。

    “嘣!”真元相击的声音破空而来。柯大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震飞数丈,右臂上一道深深的口子裂开,鲜血直流。他爬起身来怔怔地盯着秦渊,如一头野兽审视着眼前的猎物。真元,刚才应该是真元。可是他怎么也不明白,垂死的秦渊如何拥有如此强大的真元,况且秦渊可是连浊境都没达到,何来的真元。远处阴影里的影子颤动了一下,随即又隐而不动。

    秦渊这时也缓缓撑起身来,刚才生的一切都太唐突。可是,现在他清楚地知道,体内的某种气息在呼唤着自己,支撑着自己。这或许就是求生的本能。

    他左手捂着胸口,锥心的痛楚早已令他麻木。他本能地张大嘴巴,试图多吸进一点空气,可是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是在挑战极限。缓缓地,秦渊举起了右臂,伸向柯大勇。他面色坚毅,眼神冷酷,就像是面对一只凶猛的野兽。此刻,空气凝结了,世界安静的仿佛只剩下几个人的心跳声,一股萧飒的气息弥散四周。

    窦冥顽也愣在了那里,犹如木头人一般动不了身,这样的气息甚是恐怖。

    “啊!”柯大勇大吼一声,再一次打破宁静,朝着秦渊冲了过来。土黄色的真元将拳头团团包住,此刻这一双拳头比那铜锤还要坚硬。

    拳头带着犀利的拳风,直奔秦渊面目而来。突然,又一道火色流光从秦渊的右臂窜出。如鬼魅般的流光,以诡异的角度切向柯大勇。

    “啊!”柯大勇惊恐地呼出声来,忙抽回拳头全力抵挡。

    “哐!”一声,火红色的真元大盛,将秦渊包裹其中,宛如刚刚跃出地平线的红日,不带一丝杂质。炽热的真元瞬间吞噬了土黄色的真元,似天地间的灵火将几丈范围之内燃烧起来。

    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笼罩在柯大勇身上,猛兽与猎物顷刻倒置。柯大勇本能地运起真元,可是体内经脉如狂风来临时的海面,波涛汹涌,早已乱作一团。

    “要死了吗?”柯大勇错愕地意识到。天地平静了,柯大勇像是待宰的羔羊,聆听着死亡到来的序曲。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谧,这一刻他的身体归于了天地,融入到了其中。丝丝如缓缓而动的流水般的气息将他囊入其内,这就是天地之力。

    “不!”柯大勇猛然大喝,体内真元顿时猛涨。

    “轰!”土黄色的真元陡然闪耀,两股真元再次碰撞,随即辐射开来。周围百丈之内的空间似乎都一瞬间扭曲。二人连带着窦冥顽都被抛飞数丈。

    本就意识模糊的秦渊被这强烈的冲击震晕了过去。窦冥顽见状,忙爬起身来,跃向秦渊。

    “哈哈哈,我突破清境了!我竟然感悟到了天地之力,终于突破清境了!”柯大勇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憨笑道:“师弟,果然如你说这是缘分啊,缘分到了,自然就突破了!我到风清之境了!”

    “缘分?”窦冥顽扶起秦渊,喝道:“师兄,看你做的好事!”

    “哼!”柯大勇费力地叹气道:“他是黄帝的后人,我们蚩尤后人人人得以诛之!”说完,一躬身想爬起来,却根本毫无气力一般,只得瘫坐着。

    “人人得以诛之?”窦冥顽厉声道:“那我问你,三师弟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

    “这?”柯大勇一时语塞,确实秦渊上山以来和大伙相处很是融洽,自己也不明白为何方才如此怒。

    “可是师弟,他是黄帝后人之事是你告诉我的!”柯大勇疑惑地说道。

    “我本想告诉你些新鲜事,可谁知道你这人如此愚钝!”窦冥顽喝道,心中说不出的悔恨。

    “这可如何是好?”柯大勇仿佛一下子顿悟过来,“三师弟他可还好?”

    窦冥顽还未来得及答话,便见一道黑影贴着地面飞窜过来。

    就在这时,三道光芒闪过,易云天、史不通、易如晓三人匆匆赶到。易云天身影一晃便接过了窦冥顽扶着的秦渊。幽蓝的真元如流水般潺潺流动,顺着秦渊的经脉汇聚到他的胸口。边上史不通立即撑起了白色真元,小心地观察着四周。那影子一见不妙,骤然退回了阴影中。

    “这是怎么回事?”史不通大声问道。

    “师父,”柯大勇知道犯了大错,低头应道:“是弟子鲁莽伤了三师弟!”

    “嗯?”史不通听罢眉头一皱道:“到底怎么回事?”

    原来,易云天他们三人正在云清殿等着三位徒弟,不曾想突然间远处阵阵轰鸣声响起,同时还伴随着真元的微弱气息。三人脸上大变,还以为这边遇到了大麻烦,所以随即赶来。结果到了这里便看到秦渊已昏厥不醒,而柯大勇也满身伤痕,倒地不起。警惕的史不通撑起真元,如临大敌,现在却听柯大勇说是他伤了秦渊,顿时疑惑不已。

    “师父,”窦冥顽见柯大勇这次闯了大祸,应声道:“师父,此事不全怪大师兄,是弟子的错。”

    史不通见两位弟子这般说道,更是不解。只见他双目一瞪厉声道:“还不快快道来!”

    柯大勇、窦冥顽皆是一怔,平日里师父是很少动怒。

    “师父,刚才弟子听说三师弟是黄帝后人,一时失了理智,出手伤了三师弟。”柯大勇低声道:“都是弟子的错,还请师父责罚!”

    “黄帝的后人?”史不通一愣,“你便是因为秦渊是黄帝的后人,便出此重手?”

    “弟子错了!甘愿受罚!”柯大勇勉力伏到地上,身上的伤口再次迸裂开,鲜血洇湿了身下的土地。

    “师父,弟子也甘愿受罚!”窦冥顽跪倒在地,一向调皮的脸蛋痛苦万分,“若不是弟子告诉大师兄,三师弟是黄帝后人,也不至于会生如此之事。”

    “你们!”史不通见状更是怒火中烧,“师兄弟本应情同手足,却自相残杀……”

    “好了,不通!”一边的易云天脸色严肃,“当务之急,还是先把秦渊送回云清殿治疗吧!”他的语气低沉,一字一句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气息。

    史不通一愣,回过神来。忙来到秦渊身边。只见秦渊脸色苍白,嘴角殷殷血迹清晰可见。

    “师兄,秦渊伤势如何?”史不通急切地问道。

    “胸骨碎裂,本应是丢了性命。”易云天缓缓说道,“庆幸的是,没有伤及内脏,并且体内气息有条不紊,好生休养应该无大碍。”说罢他伸手抚摸着易如晓的肩头,边上的易如晓早已双眼通红,化作一个泪人。

    “走,回云清殿!”易云天说罢身形一动便带着秦渊化作一道灵光而去。

    史不通等人随后跟上。此时远处阴影里,那道影子晃动了下随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