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第十二章 道清之战
    这两人度极快,只须臾片刻便从云霄峰飞到了云清峰跟前。

    “贼人莫逃!”易云天紧追不舍,黑色的长剑在手中“噌噌”作响。

    “这老贼真是烦人!”顾墨回一看默念道,只见他二指一并,“水流破!”原本静谧的幻海湖陡然间波澜万丈,一道道巨浪如巨龙般冲向易云天。

    易云天身躯一晃,划作一道诡异的弧线绕过那道道巨浪,贴着水面飞扑而来。

    “哼!”顾墨冷哼一声,幽蓝的真元闪耀如彗星,“冰之牙!”只见他再一次变动手势,“哐、哐、哐!”易云天身下的水面陡然凝结成数十丈高的冰锥一层层刺向易云天。冰锥透着幽蓝的真元,无止境的递升。

    “啊!”易云天忙将真元汇于腿部,可是这攻击过于突然,“嗤!”易云天的大腿被刺出一个血窟窿,殷殷鲜血汩汩流出。

    “不奉陪了!”顾墨见状一个跃身拉开了距离。

    突然,“呼!”的一声,顾墨本能地一顿身躯,一道火红的流光如一柄妖刀贴身划过。顾墨定住身形,只见在他身前一位矫健的少年挡住了他的去路。

    “只关注那易老贼,差点着了这小鬼的道!”顾墨暗念道,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只见火红色的真元萦绕在他四周,散出来的气息煞是熟悉。

    “似曾相识的感觉!”顾墨默念道,只是眼前这位少年却是不曾见过。顾墨凝视着他,只见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像是猎人注视着猎物。

    “找死!”顾墨冷冷说道。幽蓝色的真元瞬间已飞窜到那少年身前,“嘣!”一声,顾墨重重地踹向那少年。

    猛然间那少年体内的真元大盛,火红的真元生生迎向那凶猛的幽蓝色真元。

    “轰!”一声巨响,那少年被巨大的冲击震飞。火红的真元陡然间消逝了。

    “渊儿!”此时易云天又追了上来,只见他失声喊道,一个扑身抱住了秦渊的身躯。原来,秦渊刚刚融合了右臂里的气息,便想到幻海湖里看看到底是什么力量在召唤自己。不曾想,他还未能熟练催动真元,好不容易踉踉跄跄地飞到幻海湖,却见远处流光冲天。正疑惑时,便觉一人飞驰而来。直觉告诉他,必须拦住此人,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渊儿,你怎么样?”易云天急切地问道,眼睛却盯着不远处的顾墨。

    “掌门师伯,弟子无碍。只是觉得刚才那一击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秦渊右臂颤动着,鲜血已洇湿了自己的右袖。此时,他只要稍一催动右臂的真元,便觉得锥心的痛楚。

    “眼前这是何人?”秦渊顾不得自己的伤势问道。

    “朔月,”易云天答道,丝丝流光在他眼中闪耀起来:“切忌小心,此人很是厉害!”

    “哈哈!易老贼莫要师徒情深了,让我一并了结了你们!”远处顾墨冷哼道,“今日月色不错,也不枉你们死在这月光下。”

    说罢二指一并,幽蓝的真元弥散开来,渐渐融入到迷离的月光中。刹那间,月色如有了生命般流动起来,一丝诡异的气息潜伏其中。

    “小心!”突然易云天察觉到些许异状,“这月光……”不等易云天说完,便觉周身动弹不得,竟连呼吸也变得艰难。

    “这?”易云天催动真元,只是那月光宛如流水,层层压来,连绵不绝。真元击在上面,便如刀割流水,着不上力。一旁的秦渊更是面色苍白,像是一个被巨蟒缠绕的垂死之人。

    “哈哈,就在‘月流束’里慢慢垂死吧!”顾墨狂笑着,俨然不顾已经受伤的身体,肆意控制着这蛛网般的月光。

    易云天费力挣扎着,丝丝血迹从口中溢出。可是越是挣扎,便感觉被束缚得越紧。易云天紧握长剑,蓝色的真元将黑色的长剑映成了深蓝。“呼,呼!”长剑出声声共鸣,蓝色的真元也越的耀眼。

    “噬芒,去吧!”易云天喝道,黑色长剑一震,“嘣咚!”,宛如心跳的复苏。黑,无尽的黑,噬芒瞬间化作一道黑线,又陡然变大,恰似天地间多了一口黑洞。

    顿时,黑洞周围的光芒皆尽被吸入其中。“啊!”易云天大喝一声,从那月光中脱身开来。

    “这是‘噬芒’?可令星辰失色的‘噬芒’?”顾墨一愣,大喝道:“不曾想‘噬芒’竟在你这老贼手上,不过今日你等必死!”

    说罢,他双手合十,幽蓝的真元汇于双手。“喝!”顾墨暴喝一声,双手上的真元冲天而去,犹如一道剑芒劈向长空。

    “风云变!”陡然间,风云骤变。月色也瞬间黯淡下来,整片区域混沌不堪。狂野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宛如屠戮生灵的利刃。汹涌的波涛如野兽的巨口,张牙舞爪地呼啸而来,誓要撕裂着世间的一切。紧接着,道道雷电,如天剑般斜劈而下,带着破空而来的刺耳声。

    “哈哈哈!死吧!“顾墨狂笑着,天地间四处充塞着死亡的气息。幽蓝色的真元如源源不绝般汇聚到双手,而后又冲向天宇。

    “小心!”易云天撑起真元,以长剑挡于身前,护着自己和秦渊。四周真元四溅,幽蓝色的光芒隐约其中。“轰、轰、轰!”蓝色的真元也彻底燃烧起来,两股真元不断触碰,不断肆意扭曲着周边的空间。

    易云天剑芒一挥,荡去一阵旋风,便身形一闪拽着秦渊意欲遁出这混沌的世界。可还未能闪出身去,一道道落雷便拦住了去路。无论易云天想从何处逃遁,终是被逼退回来。

    “哈哈,易老贼,你省省心吧。在我的混沌世界里,你不但逃不掉,反而真元会变成我的天地之力,即便你有三头六臂也是枉然。受死吧!”顾墨厉声喝道,幽蓝的真元更是耀眼。

    “这可如何是好?”易云天勉力抵挡着四处随即而来的攻击,焦急地思索道。

    “这样下去,真元越来越微弱,怕是抵不住多久了!”易云天看了一眼身旁的秦渊,眉头紧锁。

    “看来只有用那招了!”陡然间易云天面色肃然,只见他一边躲避着四处而来的攻击,一边用剑划破了手掌。殷殷鲜血顺着剑身流淌到了幻海湖。

    “嘣嘣、蹦蹦!”一种令人热血的悸动从幻海湖底出。易云天微微露出笑容,将自己的真元融入到这悸动的气息中。

    阵阵流光从湖底散而来,整个幻海湖如跃动的神灵,将柔和而又粗犷的真元荡漾开来。真元所到之处,便如有了生命般跟着湖底的悸动不安起来。

    “破!”易云天猛然大喝,耀眼的白色光芒冲天而去,将他的长高高竖起。

    “轰隆隆!”幻海动了,宛如停止前进的巨轮再一次转到起来。虽然缓慢,但是却蕴含着不可忤逆的气势。

    “啊!这是怎么回事?”顾墨也感觉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愣在了那里。幻海湖如明轮般缓缓转动,白色耀眼的光芒覆盖住它的每一个角落。

    “咔嚓!”易云天头顶的天空陡然裂开,七彩的光芒映射下来,与幻海的流光遥相呼应。

    “呼呼呼!”顾墨幻化出来的混沌世界,一点点地被天空中的裂口抽吸。顾墨幽蓝的真元,陡然间失去了光芒。

    “这是?”顾墨心里一悸,面色凝重下来,“这便是幻海的厉害。怪不得老大让我们要小心幻海,不曾想竟是如此的厉害!”

    “不妙,现在整个幻海都被那老贼控制着,”顾墨寻思着,“看来得背水一战了!”

    突然间,顾墨整个身体一震,那血腥的一幕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中。漫天的火光,悲凉的哀号声。年轻力壮的族人们奋力反抗着,却被无情地屠戮。血流成河,尸骸遍地。

    “爹,娘,我怕!”顾墨躲在父亲身后,颤颤地说道。

    “孩子,别怕,有爹在呢!”父亲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摸着顾墨的头慈祥的说道。然而,这已是他最后的表情,一柄弯刀从他身后拦腰砍来,顿时鲜血喷涌。滚烫的鲜血,溅满顾墨全身,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啊!”顾墨狂吼着,“这一切都是幻象,都是幻象!”幽蓝的真元再一次迸出耀眼的光芒,幻象渐渐从眼前逝去。然而,突然间他又看到了另一幕。

    “顾大哥,快逃。不要管我了。”一个女孩哀求道。

    顾墨望着她凌弱的身躯,哭喊着:“不,芙儿,我一定要带你一起走。绝不抛下你一个人!”

    “顾大哥,我的伤势我自己清楚,想我也活不了多久。你还是快点逃走,我在黄泉路上也会欣慰的。”那女孩坚定地说道,嘴角溢出大口的鲜血。

    “芙儿,”顾墨挣扎着,“都是幻象,都是幻象!”可是任由他体内真元沸腾,仍然是摆脱不了。无穷无尽的幻象,真实又惨烈,顾墨每做一次挣扎,内脏便受到一次重创。

    “啊!”顾墨了疯般怒吼着,滴滴鲜血从七窍中涌出,此刻的他宛如厉鬼般的狰狞。

    “都是幻海的幻象!”顾墨心里清楚,却越陷越深。而自己的真元也不断被天空中的裂隙抽吸。

    “五行道,万物皆五行,五行亦幻灭!”顾墨痛苦地低吟着,一幕幕血腥的画面如挥之不去的烙印。

    “啊!幻灭!”顾墨吼着,如做困兽之斗。幽蓝的真元猛地收缩到他体内,而后“轰!”的一声,向四周爆炸开来。顿时,整个幻海被灼亮了。无数幽蓝的真元,如同星辰爆炸,充塞着幻海的每一个角落。真元所过之处,万物皆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