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真身
    “鬼气,阴森之气,险恶无阻,”易云天仅有的意识仍不肯放弃半分,最后的挣扎令他的面孔显得苍老了许多,“可世间万象,皆属天地造化。鬼气也不例外,一定也是依附于天地之势。巍巍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既然鬼气也属万物,那便有可以克制的东西!”

    “只是即便有可以克制鬼气的东西,我又如何在此刻获得?”易云天脑海中渐渐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突然,易云天身躯一颤,心中一股凛然正气猛地扩增。那些侵蚀内心的鬼气,刹那间烟消云散。易云天长舒一口气,只见秦渊面色狰狞双眼怒斥那人形,他的一只手正搭在自己肩头。原来那股浩瀚正气来自秦渊体内,只是这气息如此的强劲,令易云天也不敢相信它来自秦渊。

    “鬼气?”秦渊冷冷地喝道,“我看也不过如此!”

    那人形一怔,略带恐慌地说道:“为何你竟然可以破解我的魅影之术?”

    易云天此刻也看向秦渊,狐疑之色越凝重。

    “师父,星芒破月剑诀本就是正气凛然的剑术,其中阐述的天地之力绝大多数是长存于世的正气!”秦渊低声说道。

    易云天一愣,心中更是疑惑,按说这星芒破月剑诀,自己研习近百年,也只是在门槛上窥得了半分天地之道。而秦渊短短数日,竟可以察觉到星芒破月剑诀的奥秘。也许,这便是缘分吧!

    “我看今日要死的是你!”秦渊手臂微微拂动,火红的炎翼缓缓显出形来。却见,他身躯一顿,又是一大口的鲜血奔涌而出。他体内的经脉,已然尽毁。适才将体内的气息强行灌入易云天身中,已是几乎到了他的极限。

    “哈哈哈!我看用不了我出手,你也死定了!”那人形再次狞笑道。

    “即便是死,也要先杀了你!”秦渊冷冷地回到,颤动的炎翼已化作一抹红霞,看不真切了。

    “莫要小瞧人,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人形喝道,便是一晃。秦渊也不再啰嗦,只见他二指一并,炎翼心有灵犀地飞窜而去。一股凛然的气息如风暴般刮向那人形。任你虚无如影,任你鬼气森然,在这等风暴里必叫你烟消云散。

    那人形却是不慌不忙,手臂一挥,一口黑色的巨洞瞬间打开。秦渊犀利的剑气,刺了过来,瞬息便被那口巨洞吸收。炎翼振颤不息,竟也渐渐被吸入到那巨洞之中。秦渊心中一惊,还未反应过来,那口巨洞已然扑了上来。易云天一把拉住秦渊,却是慢了半拍,硕大的巨洞,无穷的吸力将秦渊、易如晓眨眼间就吸入其中了。

    “啊!”易云天一个遁身后退了数丈,只见那巨洞犹如强弩之末般渐渐消逝了。

    “这是?”易云天心中大惊,怒向那人形怪物。

    “哈哈哈,不错,这便是无底兜!现在你孙女和那小子都被我收入袋中,喂我的宠物了!”那人形得意地笑道。陡然间,他语气一沉,“现在再也没有杂碎阻碍我杀你了!”

    易云天眉头一皱,又是一个退步,避开了数丈。他蓝色的真元缓缓游离在噬芒之上,颤动不息的噬芒,跃跃欲试。可是,易云天心中却没有半分的胜算。这人形怪物过于诡异,自己的真元应付不了他的鬼气,而他的身躯又是虚无如影,再怎么砍杀也伤害不了他。若是能有秦渊的悟性,也在星芒破月剑诀中悟出浩然正气,倒是可以与他一战。只是,眼前的危机该如何化解。胜不了他,秦渊和如晓也不能从那无底兜中解脱。

    易云天心中急切,手中噬芒更是悸动不已。

    “易老贼,接我这招!”人形喝道,再次举起手臂,道道诡异的魅影又浮现出来。

    易云天只觉心中一窒,手中的噬芒竟脱手而去。“这,怎么回事?好奇怪的感觉,像是心有灵犀!”易云天只觉惊异,他并没有用真元御使噬芒,噬芒却自己飞出。

    “以意御剑!”易云天终于明白过来,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噬芒终于肯与自己心有感应了。易云天只觉噬芒仿佛便是自己一样,点点星芒中,一股微弱的气息穿梭其中。这气息越的强烈,如细小的溪流汇聚到奔涌不息的河流,而后再次奔向浩瀚的大海。一股凛然正气如同天降,将易云天包裹其中。

    “喝!”易云天体内气息如流,噬芒心有灵犀,携卷巍巍浩然之势扫荡四周。无数的魅影惊恐万分,纷纷逃避,却终是烟飞灰灭。

    “原来要达到以意御剑的境界,方可真正体会到星芒破月剑诀的奥义。近百年来,苦苦的探究,终是隔纱看月,虽然在道力上精进不少,却始终不得正解。”易云天明白过来,虽然自己已是道清之境,却只是窥得天地之道的一隅冰山。而秦渊虽只是神情之境,却始终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这些便是命中注定,任谁也无法改变的缘分。

    “呃!”人形怪物惊恐地叹道,“这?”

    “你的魅影之术已然对我无效了!看你还有何伎俩!”易云天怒声喝道,噬芒已扑向那人形。猛烈的气息轰然而至,那人形影子般的身躯在这暴风般的气息之中竟开始渐渐消散。

    “看来影子术确是弱了点,哈哈!”那人形不但没有半分害怕,反而兴奋起来。噬芒携卷强大的气息一闪即至,蓝色的真元如巨大的暴风眼,将那人形吹得没了踪迹。

    易云天深吸一口气,那诡异的影子已然消失了。可是,那人形怪物却并没有死去。他双眼扫视前方,细细感知这洞穴内的每一寸空间。突然,他身躯一扭,一个黑色身影幽灵般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一柄巨型砍刀,带着黑色的亮光劈头砍来。易云天意念转动,噬芒一闪便出现在了身前。

    “哐!”的一声巨响,噬芒挡住了那来势汹汹的一击。顿时真元四溢,整个洞穴竟在这冲击中颤动不息。

    易云天借势一个遁身退出了几丈。却见眼前一个身穿黑衣,手持巨型砍刀的人立于面前。这人身形魁梧,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空洞的眼睛。

    “你是何人?”易云天喝道,不敢马虎半分。

    “哈哈,我已说过,我是取你性命之人!”那人狞笑道。

    易云天一怔,“刚才那人形怪物便是你!”

    “正是!”那人也不隐瞒,阴森森地说道:“刚才只是我的影子之术,看来要想杀死你,必须依靠真身了!”

    易云天随即明白过来,刚才那诡异的人形虽难以被杀死,但是由于他没有实体,如影子般的虚空,所以只要真元足够强横,化作一阵猛烈的风便可以将那影子吹散。要靠这样的影子之术杀死一个道清之境之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易云天眼神渐渐凝重,噬芒在他的意念催动之下也狂暴起来。“既然现出真身,那么老夫就不客气了!”易云天怒喝道,若是不感觉将眼前之人击败,晓儿和秦渊都将有性命危险。那无底兜中还不知装了何许怪物。

    易云天话音刚落,噬芒已先行一步飞刺而去。陡然间,无数的星芒如流星般划向那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微微一顿,手中巨型砍刀疯狂地舞动起来。无数的黑色刀刃,破空而来。

    “易老贼,便叫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厉害!”黑衣男子也是喝道,黑色的真元飞窜而出,将他裹成了一个黑团。随着他手中砍刀的舞动,一道道看似墨迹般的阴影飞而去。

    “轰、轰、轰!”噬芒所带的星芒之势撞击上那一道道黑色阴影,蓝、黑两道真元不停地相互抵触。一时间,洞穴之内落石纷纷,二人以肉眼看不见的度出招。

    易云天以意御剑,占得先机,噬芒随意而动,然而那黑衣男子动作也是出奇的快。无论噬芒从他身边的哪一个角度出击,都被他完美地防御。再加上洞穴之内,空间狭小,一时间易云天也占不到半分便宜。

    两人就这么相持着,不停地将真元迸射而出。

    而那无底兜内,秦渊、易如晓适才慢慢恢复了知觉。刚才那股强劲的吸力,将他们一股脑地吸入其中,二人只觉内脏都要被吸出一般。秦渊本就伤势严重,而易如晓也已耗费了过多的真元,二人被这霸道蛮横的吸力直接吸晕过去。

    “易师妹!”秦渊微微睁开眼睛,体内气息已然非常微弱,然而那刺骨的痛楚却没有减退丝毫。他强忍着剧痛,轻摇着依旧昏厥的易如晓。

    易如晓脸色苍白,呼吸微弱,怕是失血过多而真元又消耗殆尽所致。秦渊注视着她伤痕累累的手臂,心中满是不舍。

    “秦师兄!”易如晓被秦渊晃醒,微微叹道。

    “师妹,你醒了。感觉如何?”秦渊急切地问道,手臂缓缓挪到了她的身后。一股柔和的金色真元微微闪耀,顺着易如晓的经脉游遍她全身。

    “师兄,快快住手!”易如晓一把抓住秦渊的手臂,深情地望着秦渊。

    秦渊轻咳一声,一口鲜血溢出嘴角。他费尽了气力,才勉强催动了体内真元,然而这微弱的真元却是要耗尽他仅存的生命。

    “秦师兄!”易如晓失声喊道,淡白色的真元随即在手中闪现,她缓缓将手掌按于秦渊胸前,微弱的白色光芒如溪流般潺潺流动。然而,这原本微弱的真元到了秦渊体内更如石沉大海,没了踪迹。易如晓一惊,双眼泪花夺眶而出,秦渊的经脉已经尽毁,自己的真元根本不能注入到他的体内。

    “易师妹,我没事!”秦渊又是连咳几口鲜血,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