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四十七章 厉眼再现
    释道然这般一打算,便把那口飞刀再次亮出,使出了七八分气力,朝着易如晓飞射过来。飞刀闪烁,划破空气,出刺耳的振鸣。这也算是一口有了灵识的飞刀,之前每每败下阵来,不免也使得它心中愤恨,很是不服。且不论它真的有否这种心思,但是此次一出,察觉易如晓势单力薄,便是如龙入海,呼啸一声。看来,这飞刀也是欺软怕硬之物,不知是否跟了主人太久,生的如此一道心肠。

    易如晓见飞刀飞来,心中固然凛然,却也生出一份寒意。心中掠夺无数念头,其中一个,“我若就这么去了,怕是也救不了秦师兄呀!”

    想到此处,便把手中利剑舞得更甚,即便是不敌,也要搏上一回。

    秦渊见释道然放出飞刀,心中大惊。料想,易如晓受不起这一击,便了狂似的拼起命来。虏魄见秦渊挣扎,也不担忧,待得把蛛网一紧,便要勒死秦渊。

    只见炎翼火红如炽,像是天火下凡,要焚烧了这眼前的一切。可是,虏魄的蛛网实在坚韧,炎翼噌噌作响,几欲断裂,也动弹不得。

    眼见易如晓就要被那飞刀击中,秦渊大喝一声:“贼人,我定要诛杀你!”

    秦渊本不是暴虐之人,只是见到易如晓命悬一线,心中热血如滞,回流了一般,这才逆了人性,吼出这么一句。

    这暴虐之意浮现而出,释道然却是却之一笑,心想:“你已是我虏魄事物,还如此夸夸其谈!”

    谁料,炎翼却是“嘣”的一声,裂成了无数的碎片。碎片一颤,便是一抹红霞跃出了蛛网的束缚。虏魄一惊,奈何炎翼度奇快,未等它反应便已围到了易如晓跟前。秦渊也是一惊,不曾想到炎翼竟然自己断裂。却是不知,是自家的暴虐之气唤起了炎翼体内的某种气息,像是唤醒了沉睡中的生灵。只不过这气息还过于单薄,未能真正恢复本源。

    “叮”的一声脆响。迸射而来的飞刀撞上了炎翼。原本,就是这两口利刃相触,也顶多是彼此退开,岂料这次释道然的飞刀却是没这份运气。炎翼的无数碎片,团团将飞刀围住,生生掐断了它的退路。

    “嚓嚓嚓!”一阵乱想,任凭释道然如何催动真元,也是不见飞刀飞回。片刻之后,炎翼一震,无数的碎片凝到了一处,再次变作了一柄完整的飞剑。

    而那口飞刀,却是没了踪迹,乃是被炎翼吞噬,化为无形了。

    释道然满是惊恐,心想自家的利刃怎就消失了,也不见有何高人把它收走,莫不是它遁走了。

    释道然正疑惑时,秦渊心意一动,炎翼便一窜,刺向正在恍惚的释道然。

    “呃!”只听虏魄一声低吼,身形一动便挡在了释道然身前。只见它长腿乱舞,“当当当当”,一阵异响,炎翼已与它战在了一起。

    虏魄也不敢再去抓住炎翼,只凭着腿脚颇多,动作敏捷,也令炎翼一时无策。释道然这才缓过神来,眉头一皱大喝道:“你这厮,以为藏了我的飞刀就可以胜我了。虏魄之威,岂是你能忤逆?”

    话说着,虏魄便是双眼一亮,一丝淡蓝色液体顺着蛛网漫延开来。只是这液体,稍一接触蛛网,便附于其中,融为一体了。秦渊虽被捆住,却是心头明亮,一见这诡异液体,便知定是蜘蛛的剧毒。心中大急,“若是被这毒侵入体内,怕是会附于筋骨,祛除不得了!”

    果如秦渊所料,这液体正是虏魄的蛛毒,只要接触肌肤,便会涌入其内,侵蚀经脉,毁人精魄。正如此,这蜘蛛才得了虏魄之名。

    秦渊眉头皱紧,直催得炎翼狂风暴雨般地怒砍,却是断不了那蛛网。而那蛛毒已是靠了过来,眼见就要占到秦渊的肌肤。

    “啊!”秦渊灵光一闪,忙把眼上绸缎一摘,露出一双灰白色的双眸来。双眸一睁,便见无尽厉茫迸射出来。厉茫犀利无比,气势慑人,几欲毁灭厉茫所至之物。

    虏魄被这厉茫一射,哪里经受得起。想当初,即便是恶魁,至邪至恶之物,也是受不起这厉茫夺命。秦渊也是突然想到在无底兜中的情景,才开启了双眼。原本这双厉眼只是在自己危难时自主开启,只是上次死里逃生,这双厉眼便开了灵识,完全融入到秦渊的身体之中了。所以,秦渊不睁眼,它便也没开启,只怪秦渊闭着眼睛也如常人一般,可以看得清周遭,如此一来倒是忘记了这双厉眼了。

    虏魄受不起这厉眼震慑,便是一退,却是没有收起蛛网。料想即使秦渊双眼如此犀利,可是也不一定奈何得了我的蛛网。一旦那蛛毒触碰到他,他便必死无疑。

    只是不曾想到,这蛛网被厉茫一射,顿时也松弛开来,就连其上的蛛毒也挥殆尽,全然没了之前的威力。原来这蛛网也是靠真元把持,才能有如此束缚之力,被这厉茫扫射,其上的真元早已消失无存,故而这蛛网也松弛开来。没了束缚,秦渊便是一震,跃出身来。

    “呃!”虏魄远远退来,自是把释道然也一并带走。秦渊捡起地上蛛网,转念一想,“这蛛网材质奇特,便是炎翼也斩断不得,不如收下,日后说不得会派上用场!”

    想到此处便顺手把蛛网收下,对着释道然道:“你几欲杀我,我也不能容你!”便把炎翼一催,杀将了上去。

    释道然已失去兵器,故而往后一躲,全凭虏魄在前应付。虏魄也不亏凶名在外,了疯般缠斗起来。炎翼一震,便又裂开无数的碎片,扬扬洒洒如沙粒般四处飞舞。虏魄知道蛛网也束缚不得炎翼,便只好靠着坚硬的躯体,一步也不退缩。

    秦渊见状,也顾不得体内真元空虚,只是把双眼一瞪,又是一股厉茫迸射出来。顿时,虏魄被定在了空中。

    “嗷!”虏魄痛苦地狂吼一声,却是再也摆脱不了,只见周身硬壳渐渐粉碎,便知命不久矣。秦渊淡淡一笑,心意一动,炎翼便是凶猛一刺,贯入虏魄体内。

    “哗啦!”一声作响,虏魄便是裂成两半,顿时误血四溢,恶臭弥漫。

    “啊!”释道然见虏魄已死,自是心中激荡。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一时间竟是呆在了原地。

    秦渊闭起双眼,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去。心中怒气却是消了七八分。

    只见一人一窜,挡在了释道然身前,正是郑貅。

    “莫要伤我师父!”郑貅心中胆怯,却还是故作镇定,大声喝止。

    那黑衫女子也是靠了上来,对着秦渊作揖道:“在下灵兽谷林若羽,还望前辈高抬贵手,饶了我那师叔!”

    秦渊看了一眼林若羽,只见她虽是蒙着黑纱,眉宇间却透着几分忧郁,不禁念道:“这女子倒是正派之人,不如卖个面子给她!”

    想到此处,便也拱手回礼道:“在下也并无他意,奈何你这师叔实在蛮横,这才出手教训。既然姑娘开口,我便不再追究了!”

    林若羽听罢,心头才舒缓开来,对着秦渊道:“多谢前辈!”

    郑貅却是双目怒瞠,欲要杀人状。哪知,释道然缓过神来,便是一个飞跃,手中捏起剑花,冲着秦渊就是一击重击。

    秦渊欲要放他一马,心中提防却是不减半毫,仿佛早料到他会有此一手。其实只要稍作思索便会猜到,这释道然之前受挫,却是不退,反而要祭出虏魄,其险恶之心可见一斑。

    释道然一出手,郑貅便像是被壮了胆识,也是呼唤起两头苍狼,一并杀了上去。奈何林若羽心中急切,却是没有半点办法,只是喊了几声,便只好作罢。他们这一拼命,凭林若羽之力,定是阻挡不住,所以她也没动这念头。只是叹道,难得这位前辈高抬贵手,师叔、师兄却是浑然不知,丝毫不知进退。

    秦渊见他们袭来,早已想好对策。只是把炎翼一唤,顿时无数碎片围住了释道然、郑貅二人。随即,挥手一扬,便把之前收到的蛛网抛出,将那二人裹了个严实。这才上前,淡淡一笑道:“你们俩混球,我处处忍让,你们倒是恬不知耻,叫我如何处置你呢?”

    释道然见如此狼狈,心中不甘却也无能为力。谁叫自家本领不如他人,这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嘴上逞强道:“我乃灵兽谷长老,你这般无礼,日后定要你十倍偿还!”

    “你道你是灵兽谷长老,你就是?我还是幻海长老,你信否?”秦渊此刻突然升起玩意,便如此回道。

    谁料释道然面色一喜道:“我正是灵兽谷长老,此处前来幻海,是奉掌门之命捎了书信给幻海掌门易云天。你若是幻海长老,还不将我放出,免得耽误了时辰,误了大事!”

    秦渊一听,知道此言非假,却是不好主断。便回头看了一眼易如晓。易如晓只是狡黠一笑,并不言语。秦渊心有灵犀,便厉声说道:“呸,贼人,此刻还敢狡辩。你若是灵兽谷长老,为何对我幻海子民如此霸道。我看你定是有何阴谋,待我带你回幻海,交予掌门落!”

    “这?我真是……”释道然还欲争辩,秦渊已是不愿再听。只是把蛛网一紧,差点断了那二人的呼吸。见他们老实了,这才背起蛛网,对着林若羽道:“你可回去捎个消息,我带这两人去幻海!”说罢便是御起真元,只见流光一闪,身影便消失在了天宇。

    易如晓对着那虬髯大汉交待了几句,留下了些许药丸,便也御起真元,遁光而去。

    林若羽见师叔、师兄被掳,却是知道秦渊并无恶意,便御起真元,带着身边的两头苍狼自回灵兽谷去了。

    等人群散去,只见通天河内,泛出两个身影。其中一人道:“燕大哥,你怎么一直不出手?生生放跑了那释道然!”

    却听这人憨厚一笑道:“老大叫我们盯着释道然,等他到了幻海之界便弄些动静,此次他与那小子一战,不是动静更大?我们现在跟上,寻个机会杀了释道然,定会使得灵兽谷和幻海大乱!”

    “哈哈,燕大哥果然厉害!”

    说罢,这两个身影一遁便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