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六十三章 偶遇月夜
    释劲松见易云天一点也不推辞,便如吃了一粒定心丸。他忙命弟子收拾释道然的棺椁,又将郑貅的尸收起,这才领着幻海诸人一同前往灵兽谷。

    越过了脚下的这条大河,自然也就到了灵兽谷地界。只是灵兽谷作为四大部族之,地界也自有千里之广。从此处要飞去灵兽谷腹地,凭着这一行人的道力,也需一日时光。本来,郑貅传信而出,灵兽谷之人也要一日之后才能赶到。因为之前,林若羽先行回了灵兽谷,将释道然、郑貅被擒一事详加汇报。当时便有几位长老暴躁如雷,急于攻上幻海,讨个说法。还是灵兽谷掌门人释空尽耐得住性子,他心中有底,幻海之人即便是抓了释道然,也不敢贸然无礼。加上释道然这一行乃是去传送书信,想必那易云天看了自家书信,便也不会再去为难释道然了。但是,他心中也总有一番不安,便命长老释劲松赶往灵兽谷边境,以便事有变化,也好有个援手。也正因为如此,在郑貅传出音讯才半个时辰,释劲松已是带了弟子来到此处接应了。

    释劲松接到郑貅传讯,灵识一扫,便将其中讯息解读,自是惊呆。他知道释道然被幻海所擒,但是却不相信幻海会真个杀了释道然。所以,当他第一时间知晓这噩耗时,竟是不知所措。半响,才燃起雄雄怒火。释道然,既是他的师弟,也是他的亲兄弟,他既是愤怒,又充满了哀伤。灵兽谷一族有别于他,他们继承了先人流传下来的特殊道法,竟是可以与各种灵兽缔结盟约。在与灵兽共同修道之中,互为依托,更是将一手道力炼化到了自家灵兽身上。也正因如此,才得以“灵兽”命名。灵兽的寿命短者数百年,长者乃至数万年,人却是远远不可与之相及。但是,当主人死后,他的灵兽便会失去灵魂的依托,郁郁而终。为了避免修道之士死后,他的灵兽也一并西去,灵兽谷的初代掌门人开辟了一种新的路径。他将与灵兽的盟约禁锢在自己丹田之内的真元中,当自己油枯灯灭之际,将这份真元传于自己的子孙后代,那么当自己死后,子孙们便可以继承自己的灵兽,而不至于一头修为甚高的灵兽因失去灵魂的寄宿,消亡而去。也正因为如此,当一位旷古奇才出现后,他的灵兽将继续伴随他的子孙,庇佑在其左右。灵兽谷这一代掌门人释空尽便是不周山一位风云人物的后人。也正因为这风云人物的存在,释家才得以在灵兽谷处于巅峰之位。灵兽谷除掌门人外,另有六位长老都是出于释家,并且都是同宗兄弟。之前被朔月刺杀的释道然便是释空尽的七弟,而释劲松则是排名老三。

    本来释劲松心中悲愤,已是将幻海诸人视为生死大仇。只是与幻海几人一战,他不但没有占得便宜,更是差点命丧易云天之手。这才渐渐冷静下来。可百年的兄弟情谊,又如何割舍。他虽是相信了释道然并非易云天所害,但却认为此事幻海逃脱不了干系,便想着赶紧回去,好让掌门人落。他心中如此念道,便是把手一扬,便见一道流光飞射而去。竟是和郑貅所使同为一招,已是将大概原委先了一步传往释空尽处了。

    幻海几人见释劲松传出音讯,心中不安,却也无可奈何。释道然、郑貅生死,虽不是幻海所为,可是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事和幻海没有半点干系。几人不免眉头微皱,各自踌躇。

    灵兽谷几人抬了释道然、郑貅的尸,一路在前,虽是与幻海一行一前一后,但也保持着微妙的距离。生怕幻海之人突然难,令他们不能抵御。

    秦渊见灵兽谷一行人面目痛楚,隐隐有着悲愤之色,便是明白了他们心中所想。他身形一动,追了几丈,对着林若羽道:“可是林姑娘吗?”

    林若羽见秦渊上前搭话,便放慢了度回到:“正是我,那日一别,不曾想到再见面时竟是如此场面。”林若羽是亲眼看到秦渊擒了释道然和郑貅,但是她却是清晰地感觉到秦渊并非杀虐之人,不愿相信这一切乃是幻海所为。

    秦渊见林若羽这般说到,便回道:“世事难料,若不是当日我与释道然长老一斗,也不会有如今这等事了吧!只是,待到了灵兽谷,见了贵谷掌门还望姑娘多替幻海分说两句,在下先行谢过了!”秦渊心中总是倍觉内疚,常常暗自想到,若不是自己一时冲动与那释道然一斗,也不会捅出这般大的窟窿吧。只是,他哪里知道,这原原本本就是朔月的诡计。

    林若羽听罢,也不多说话,她心中此刻也是一片迷茫,她虽是不愿相信此事与幻海有关,但是若要说毫无干系,怕是也说不周全。她心中念道:“待到了掌门面前,我把自己所见说了便是,掌门如何决断便由不得我了。”她这么一想,便对着秦渊微微点了头,随即加快了度,赶到了灵兽谷一行人之中。

    秦渊见林若羽点头,心中才稍稍安定。他也不知林若羽的话会起如何作用,只求得灵兽谷不要肆意难便是了。他深深吸了口气,便是把丹田之内的漩涡运转,只见白、红二色丹丸心有灵犀,源源不断地恢复起秦渊体内的真元。

    ……

    幻海一行人,在易云天的引领下出了幻海。后面便是一道流光渐渐追了上来。这流光且行且停,像是有着莫大的顾忌,不敢全然力。正是偷偷追随而来的易如晓。

    易如晓怕自己的行踪被易云天觉,担心他会将自己遣送回幻海,便不敢过于接近幻海这一行人。可是,她同样担心云清峰上众人觉她不见之后,会不会又派了弟子出来寻她呢。她这么一念,便又不敢多有停留。所以,她有时快,有时慢,心中总是惶恐不安。

    待得易云天一行已经进入灵兽谷地界半日,易如晓这才赶到了幻海与灵兽谷接壤的那条滔滔大河。她飞到此处,便是停下了脚步。左右顾盼,见四处豪无人影,这才放下心来。她估摸着易云天一行已是快到了灵兽谷腹地,便要加快步伐追上。

    她真元一聚,便是要化作一道流光疾驰而出。却见远处隐隐出现了一个身影,挡在了当道之处。易如晓心中警觉,便要变换了方向,绕道而过。却是见那身影一晃已是到了跟前。

    她心中一惊,这等身法,这等度,已是让她知晓眼前所来之人道力远远在她之上。她见避无可避,便也静下心来,定睛望去。

    但见一头巨大的白狼,慢悠悠地迈着步伐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却是每一步都至少数十丈之远。这头巨狼,足有五丈高大,一双血红的双眼,微微睁着,其内竖立的双瞳隐隐散着莫名的气息。

    这巨狼到了易如晓身前,却是一怔,整个身躯都颤抖了起来。突然间,它赫然睁开双眼,竟是一点杀意也无。

    “呜!”它轻吼一声,又像是轻声呼唤。硕大的头颅微微晃动,竟是露出了一副亲切之象。

    易如晓见这巨狼靠近,心中隐隐察觉不妙,便是把真元运转,已是捏了剑诀,欲要奋力一斗。可是,这巨狼到了跟前,却是像遇到了熟识的旧友,痴迷一般地盯着自己,不想离去一般。

    “子雨!是你!”一个温柔的声音划过天际,传到了易如晓耳中。她浑身一震,这才现那头白色巨狼之上竟是站立着一位男子。

    她细细瞧去,见这男子长飘逸,眼神迷离,似是无限柔情蕴含其中,但眉清目秀之间却是夹杂了一丝哀愁。她见这男子并无恶意,便开口说道:“我并非子雨,我叫易如晓,你是何人?”

    易如晓这么说道,那男子倒是一个激灵,迷离的眼神之中哀伤之色更是浓重。他看了一眼易如晓道:“易姑娘吗,在下月夜。适才失礼了,只是你与在下的一位故人很是相似,这才一时冒犯了!”

    “月夜,子雨!”易如晓脑中突然记起三生曾与她说起过的故事,便是一惊。

    “怎么?你听说过我和子雨的名字?”月夜见易如晓如此反应,不禁好奇起来。

    “嗯,我曾经听一位好友说过。”易如晓不想提及三生,更不想触及月夜的往事。她知道,面前这位男子心中正熟睡着一个叫子雨的姑娘。而她,过不了多久,也会和子雨一样,永眠于世了。

    “好友?”月夜听了不禁眼神一冷,“可是三生?”当见到易如晓第一面时,他便感觉到了那和子雨一模一样的灵魂,纯洁剔透,这才想到了三生魂简。

    “嗯!”易如晓也是一惊,她不愿提起三生,却还是被月夜说中,也只好应声点头。

    月夜见易如晓点头,双目一凝,脸色却是渐渐转白,没了血色。半响他才自言自语道:“你和子雨一样的傻?为何你们都要这般做,又何尝知道我心中的期盼!”

    “你看出来了?”易如晓见月夜说道,便是心中紧张。她与三生的约定,已是她不愿告诉任何一人的秘密。她宁愿自己把这秘密一直带到死去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