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修道灭神传 > 正文 七十六章 古冲折回
    (又是一月到来,十月会努力地更新,也希望各位大大多多支持。要是有鲜花、票票什么的多砸点过来吧。要是没有,就帮忙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吧。虽然本书点击、收藏都不咋的,不过十月也是和书中主角秦渊一样,是有了大觉悟之人。大家不用担心这本书会太监,因为整本书的结构已经在十月的脑子里闷了几年了,要是再不出来,便是要脑子霉了。好了,不牢骚了,各位大大赏脸吧!)

    这个身影现出身来,也不急着遁入那洞穴之中。只是依旧谨慎地看着那道道流光逝去,确定四大部族之人已是走远了,才是轻轻一跃,步入那洞穴之中。

    她盈盈迈步,警觉地环顾四周。只是这洞穴之内,皆是一片血色浓雾,饶是数步之外已是看不透彻了。她慢步走在这洞穴之内,自是没有觉有何不妥之处。便念道:“刚刚四大部族掌门人个个行色匆匆,当是遇到了要紧事才是。为何,这洞穴之内,却是不见有何异常之处呢?”

    她左顾右盼,终是在这团迷雾之中见不到真谛,柳叶细眉便是缓缓一皱,自忖道:“若是没有要紧事便最好了,倘若爷爷和秦师兄有个闪失,可叫我如何放得下心!”

    原来此人正是一直尾随易云天一行来到灵兽谷的易如晓。当初她放心不下易云天和秦渊等人的安危,便偷偷逃了出来。一路上既是担心被易云天觉,又是害怕被幻海弟子追上寻了回去。好不容易到了灵兽谷,已是比易云天一行晚了一日有余。她也不敢就这般去寻易云天和秦渊,心中总是不安,顾忌着会被易云天撵回幻海。所以便是一直在远处观望,也不靠近。但却是听到阵阵令人心惊肉跳的消息,先是郑貅被刺,后是秦渊与释空尽一战,无不让她揪心无比。她心中盘算,自己来到幻海也差不多快有十日了,而自己所剩时间也不过十日有余。这么一想,她便心中惆怅,却又无处释然。故而,当她看到易云天、秦渊二人随着其余三大部族来到这洞穴时,更是心中做紧,便毫不犹豫地跟了过来。

    她见这洞穴之中并无诡异之处,才心中定下神来,自言自语道:“倘若爷爷和秦师兄真的遇到了险境,我这将死之身却是可以拼得一用。”

    她又让洞穴深处走了几步,仍是只见一片浓郁的血雾。其实她已走到了那盛开血色雾莲的深渊跟前,只不过“四象封印”阵法的缘故,已是使得这深渊与周遭融为一体了。易如晓自身道力并不甚高,也只是风清之境而已,所以不能察觉到身前的“四象封印”也属正常。

    她见这洞穴之内空无一物,便也不去多想,只是念道快些回去,好陪在爷爷和秦渊身旁,即便是远远眺望。

    她这么念道,便是把真元一运,就要遁空而去。却见一阵风动,已是有一道流光坠到了洞穴之外,正是折返而来的古冲。古冲本已随着众人离去,只是到了半路,他心中惦记这片血色雾莲,便寻了个借口,说是有要事处理,便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待得已是看不见他人踪影,这才一路朝着这洞穴而来。原本他看到那片盛开的血色雾莲,便已打定了主意,只是看到巫子涯等人施了“四象封印”之术,不禁心中不安,怕这阵法真的有那等神勇,愣是自己拼尽全力也不能将这阵法破去,岂不是白白高兴了一场。他有如此顾忌,便再次来到这洞穴。

    易如晓见有人前来,也不担心是易云天现了她的踪迹。她自忖已是万分小心,定不会露出马脚。但是,此地毕竟是灵兽谷地界,她也不想惹出些是非,凭空给易云天和秦渊等人添了麻烦,便是一个欺身跃到了浓雾之中。

    古冲来到这洞穴之中,本就是心中略显浮躁,只是杜绝了被人跟踪,便也不曾料到这洞中已有一人躲藏在暗处。这洞中,因那血色雾莲的缘故,已是血气沸腾,浓雾阵阵,便是有得一些悸动,也是不易察觉了。更何况,此刻现身的古冲也只是一具躯壳而已,哪里有本尊的那份道力,自然是觉不到易如晓的存在了。

    他进入洞中,便是轻轻一点,在那深渊跟前落了下来。他见血雾弥漫,便是把手一扬,顿时风吹雾散,将身前的一大片血色浓雾驱逐而去。

    易如晓心中一惊,念道:“幸好躲在了这人身后,若是在他前方,不正给他现了,还不知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呢!”她这么琢磨,便更是谨慎,连呼吸也屏住了。

    古冲见眼前浓雾散去,才是诡异一笑,心中念道:“释空尽,我便要你们趴在我的脚下。”随即便是把手一点,那“四象封印”感受到了外界的力量,顿时生出了光彩,将四周映得一片火红。

    易如晓在古冲身后,倒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她见古冲把手一点便是现出了一团光晕,甚是诡异。她凝思一想,“这地方果真还是有些古怪,不知这人到这里所为何事?”

    古冲见“四象封印”现出了真形,便是自言自语道:“我倒要看看这阵法如何的了得,我便破上一破!”

    他这么一说,便是双手贯力,浓郁的真元便如厉芒射出,朝着“四象封印”就是一个劈刺。那“四象封印”得了巫子涯的觉魂,已是有了自家灵识。它见古冲厉芒刺来,便是火光一闪,道道隽文显现出来,自是在周围现出了一道屏障。

    厉芒刺来,碰上了那一道屏障,便是如刺中了缠绵的水流,顷刻间被这道屏障化解于无形了。

    这屏障化解了古冲的一击,倒是像汲取到了源泉,便是金光一闪,更显灵性。就连原本浮现在“四象封印”之上的隽文此刻也呈现在了这屏障之上了。

    古冲见自己一击竟是丝毫损伤不到这“四象封印”阵法,不免诡异一笑,依旧自言自语道:“果真是上古奇阵,还真是有些不寻常之处。”

    他这么一说,却是丝毫不灭自家威风,只把双眼一瞪,便是周身真元全然聚到了自己指尖之处。他冷哼一声,以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面前的屏障便是一点。只是那屏障自是非凡,被他这么一点,竟是不见有丝毫的动静。屏障之上,流光攒动,无数的隽文若隐若现,只把古冲那指尖之上的真元皆尽化去。古冲见状,像是早已料到了一般,只是冷哼一声,手指陡然一颤,便见指尖化剑而出,“噌”的一声已是刺穿了这道屏障。

    顿时,屏障之上的隽文渐渐褪去,就连那光芒也皆尽散开。古冲嘴角一扬,把手一划,便是将这道屏障破了开来。

    这屏障一破,“四象封印”便是感应到了危机一般,晃动不已起来。古冲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看着眼前这阵法躁动不安的样子,许久才是大吼一声,已是打入了数道淳厚的真元。这些真元,皆是化作一柄锐利的弯刀,冲着“四象封印”便是一阵暴砍。

    “四象封印”哪里就如此的脆弱不堪,岂是只有那一道屏障可以依仗。只见这阵法火光彤彤,已是如艳阳般耀眼,无数的隽文便剥离出来了一般,在它周围一扬,便是如金刚不坏之躯,饶是古冲的攻击如狂风暴雨一样的密集,却是不能损伤“四象封印”半分。

    却是这时,那原本被“四象封印”镇压的暴戾之气陡然间激荡起来,欲要冲破“四象封印”的禁锢。只是这封印之术过于不凡,乃是已有灵识、躯体、属性及灵兽镇守的活物了。那被镇压的暴戾气息又如何得以解脱呢。

    古冲就在这阵法跟前,自是察觉到了那股躁动不安的邪恶气息,故而狡黠一笑,兀自念道:“你若是肯从了我,认我为主人,我便设法让你解脱,如何?”

    那深渊之中便是传出一阵低吼,像是迫切地要脱离这“四象封印”的压制,已是屈服于古冲了。

    易如晓在古冲身后,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那股令人心寒的暴戾之气。她心中大震,又见古冲如此说道,便是知晓了他的恶毒用心。

    古冲这么一说也是姑且一试,并不认为自己的话语能够被那深渊之中的怪物听到,只是那一阵吼声传来,他便如吃了定心丸一般。原来,他那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怒砍,并不是要破开“四象封印”,而是要唤醒那深渊之中的那股异常的气息。“四象封印”本就是将阵法的极限诠释而出,自然没有那般容易破去,古冲那么出手也是料到了如此的结果。不过,他见那深渊之中的怪物已是与自己有了一丝默契,更是心中主意已定,不再迟疑了。

    他把手臂举起,顿时周身一摇,已是把身躯化作了一道利刃。这利刃陡然旋转,便是将空间拧碎了一般,窜向“四象封印”阵法。

    这利刃刺来,已是碎裂了周围时空,令得虚空裂隙皆尽张开,把那阵法紧紧吸住。“四象封印”自是感到了眼前的危机,只把环绕周身的隽文抛起,缠向刺来的利刃。

    只是这利刃锐利难当,又携卷着时空旋转之势,刹那间便把那道道隽文拧得粉碎。隽文碎去,“四象封印”便如少了手臂一般,顿时失了威风。被那利刃一刺,整个阵法随即震动起来,火光四射,已是将整个洞穴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