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映雪一脸的幸福样我真的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张世景居然腾出时间陪着我们郑常钧说怡香院来了个花媿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谈吐不凡。更重要的是她只卖艺不卖身今天找她弹琴对诗去了。

    “映雪走了这么远的路你累不累呀!我们去坐一下吧!”张世景小心的走在她的左边为她挡住人流以免被撞到。没有想到看似冷默的张世景内心却这样细心。哎……有些羡慕啊!

    “东西买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你们慢慢聊大白天的我们这对大灯泡就不打扰你了。”我笑着拉起千惠就要走。

    “什么灯泡呀?”千惠不解的看着我。“就是闲杂人员……”“那你们小心一点哦!”映雪也太重色轻友了吧!假意留一下都没有。

    “放心啦!”拉上千惠飞快的往人潮中走去。“苏素现在还这么早回家很无聊哎!”

    “这里又没有什么好玩的不回去去哪里呀?”还好北方的夏天太阳虽大但不毒辣。走了一天皮肤应该没有晒多黑吧!

    “上次常钧不是说过什么怡香院吗?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千惠也真是的什么事不好记怎么偏偏这个记住了。

    “我不知道……”“我们去那里看一下吧!看他们那表情那里应该很好玩才是。”千惠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不要去啦!”去那种地方被大夫人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呀!

    “为什么呀?”“因为那是男人去的地方……”看来我不跟她说清楚她是不会罢休的。“为什么呀?”又是同样的一句话。“因为……”要我怎么说才是好呢?

    “总之我们不能去啦!”千惠看着我怪异的表情好奇心更重了“苏素那里面一定很好玩是不是?你不愿意带我去那我一个人去。”说完就要走。

    “千惠……听话好吗?回家我教你唱歌好吗?”我笑着哄她。“不要你教的那些歌我都会唱了。今天我就要去怡香院。”

    “那我给你讲故事好吗?”“不要你那些故事我早听腻了。”“那……”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难说话了。

    “你先回家吧!我一个人去总之今天我一定要去。”看到我这么强烈的不准她去她以为很好玩更加想要去。

    让她一个人去要真被误会为里面的姑娘了。如果真要有什么事我还难脱其责任呢!“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她那个傻样子去那种地方不出事才怪。有我这个智多星在她身边怎么都好一点另一方面我也想知道怡香院到底有什么吸引男人的地方。

    “呆会记的别乱说话还有一切都得听我的知道吗?”一身男装的我和一身男装的千惠刚走到怡香院门口。两三个姑娘就摇着扇子莲步款款扭着腰身朝我们走过来。“这两位公子长的很俊嘛!快里面请。”还没有等我们两个搞清楚什么事就被推了进去。

    里面装修的还不错一个个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或倚窗而立或巧笑倩兮的看着人来人往的客人。难怪那么多人都愿意到这里一纵千金只为博得美人笑。

    一个中年妇女着大红衣服脸上浓妆艳抹的看那轮廓年轻时长的应该不错。

    “两们公子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里的姑娘可是个个长的漂亮又有气质哦!保证呆会你们两个玩的尽兴。”老鸨看到我们立刻摇着扇子过来丢给我们无数媚眼。

    千惠傻傻的问:“你的眼睛怎么啦!”我用手肘顶了顶她她的手才没有伸出去。“我的眼睛……”老鸨指着自己的眼睛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

    “那好给我们叫上你这里最漂亮最有才华的花媿姑娘出来。”我摇着扇子装作有钱公子哥们爷的样子大方的给了她一张银票。

    “公子出手可真大方。”那眼神跟铁公鸡没有两样“可是……”“怎么啦!嫌钱不够吗?”又丢给她几张。

    “不是那个是我们这里的芙蓉姑娘今天已经被一个客人包下来了不见其他的客人了。不过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姑娘也很漂亮又有才华的。”老鸨看着手上的银票有些为难的回答我显然是怕我把钱要回来。

    “被什么客人包下来了呀!”“是一个姓郑的大爷他每次来都点名要芙蓉而且出手大方。”果然被我猜中了。

    “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我们就要跟他们隔壁的房间。叫几个漂亮一点的过来吧!”“你放心保证让你满意。”老鸨脸上堆满了笑容把我们带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