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和千惠站起来正好看到郑常钧抱住一位养女那个美女好像吓到了眼睛都不敢睁开。“你们两个还不放手呀?”千惠一脸铁青的看着他们两个。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郑常钧没有看出是我们两个。“我们两个你居然会不认识你……”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趴在那里偷听说……”后面顿时出来十几个打手妈呀!肯定以为我们是间谍或者是来闹事者了。

    “我们是这里的客人呀!”

    “客人?那为什么会出现在郑公子的房间里。”“我……”我们这样子好像搞的像老公有了外遇老婆来抓奸的气势。不过别搞错我指的是千惠。

    “我和他认识呀!”我指着郑常钧说道那两个还舍不得放开那个叫芙蓉的听到好多人急忙从郑常钧怀里出来。

    又是一个大美女哎呀!最近怎么看到的都是些美女呀!害我都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了。“和我认识?”郑常钧把我们上上下下打量了几次一脸的不认识我们两个。看来我的乔装打扮技术还不错哦!

    “唉呀!你真是气死我了。”千惠今天已经够生气的了现在火正噌噌烧的正旺呢!

    “你们到底是谁?再不说我们就对你们不客气了。”那十几个打手已经蠢蠢欲动了。

    “我是苏素啦!”情急之下我拉着郑常钧到一边说。

    “那她就是……”

    “千惠……”“你们两个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呀?”郑常钧惊讶的分贝提了几倍“嘘……你快把后面那些人打走啦!”要不是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做我非得好好和他们打一架再说。

    “你们先出去吧!这两个是我的朋友。”郑常钧对那十几个打手说。

    “郑公子可是刚刚你说不认识他们呀!”其中一个谨慎的说。“刚刚没有认出来怎么啦!叫你们离开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那有什么事的话再叫我们。”说完那十几个打手关门离去。“你们两个……在这里……”千惠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的朋友来了要不要我再去叫几位姑娘来呀!”芙蓉看着我们职业性的问。

    “不用不用我们这里不需要人陪你先出去吧!”趁千惠火还没有烧到失去理智我赶快把她打走。

    “那……”芙蓉看了郑常钧一眼郑常钧朝她点了一下头她识趣的说:“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再叫我。”说完两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我好像听到千惠咬牙切齿的声音了吃醋的女人还真有点不一样哎!“苏素你和千惠来这里干嘛呀?快点回去啦!”郑常钧急急的说。

    “你是不是气我们打扰你和美女相聚的时间了这么急着赶我们走呀!”千惠强忍着怒火看着郑常钧。我则像没有事人一样坐在桌子面前品尝起美食来。

    呵呵……先看一下好戏再说。

    “千惠你怎么这样说呢?我……”郑常钧有点无奈的看着她。

    “不然我怎么说呀!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呀?”千惠可怜兮兮的问还真不像我之前认识的尹千惠呢?

    哎呀!忘记告诉你了男人都是喜欢偷吃腥的猫即使他已经结婚了还是不可能对一个女人一心一意的。这是我们现代人根据所有男人的心理总结出来的经验。

    “什么在一起了呀?人家芙蓉姑娘可是清白姑娘我找她只是吟诗听她弹琴。你想到哪去了呀!真是受不了。”郑常钧急忙为他们两个的清白作辩护。

    “真的只是吟诗听她弹琴?”千惠怀疑的看着他。

    “当然啦!”“那你们什么也没有做。”千惠脸上的高兴表情也太明显了吧!

    “拜托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做。”郑常钧急急的说完之后又气恼的加了一句:“为什么我要向你解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