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为此事伤透脑筋的时候何妈把衣服做好送过来了。我打开一看天啊!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看。上面的鸳鸯戏水还有那些花的图案再配上布料的颜色做出来的效果显著。我迫不及待的把它穿在身上。

    “少夫人穿上它还真的很配。”何妈看了之后忍不住夸奖起来。“是吗?这个领如果换上……”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一指出缺点。何妈连身称是又拿过去修改去了。

    我想起千惠跟我说的何妈是尹家资历最老的缝纫师。上到老太君下到我们的衣服都是她做的。对了以前的女子不是都喜欢自己纺布自己做衣服吗?

    即使有很多不愿意纺布的也是买了布回家再按照个人喜好而自己缝制衣服。所以市场上只有卖布料的多而卖衣服的却几乎没有。

    如果我把布纺里的布料由半成品做成成品再卖出去的话价格不用说肯定翻倍。这个方法真的很不错哎!

    说干就干我拿起笔开始设计起来还好我想象力比较丰富。再加上以前老爸专门帮我请了设计师帮我设计头和衣服还有教我打扮之类的烦心事。说是要让我变成一个漂亮的千金大小姐我就跟着设计师学了两招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派上用场了。

    如果让别人喜欢上那些成品衣服那就一定要漂亮而且还要独特。所以这项工作说起来还是有点困难的不过我最喜欢挑战困难了。怎么样我都不能让大夫人看扁我。

    画了几张自己看了比较满意的正准备上床睡觉。门一下子打开了尹仲天进来了。看到他我就有气他和他娘一个德性。一个时不时的给我点脸色看一个老是看我不顺眼。虽然我是没有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可是这能怪我吗?也不想一下当初是谁牺牲这么大和他成亲的。

    “你在写什么呀?”尹仲天过来问我。不理他……我低着头继续画。“这是什么呀?”他又问我别过头不理他我可也是有脾气的哦!

    他索性把我手上的笔拿走“你干什么呀?”我大叫“你小声一点啦!”他警告我。

    “我就是这么大的嗓门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呀!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来受你和你娘的气呀?我就是没有你的凝凤表妹那么体贴人会讨人喜欢怎么啦!你快点休掉我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就有气还有大夫人对我的态度好像我颜苏素真的很差劲似的。我招谁惹谁了呀?

    看他抿着嘴不说话“你去找你的凝凤表妹去呀!不要来管我了哼!反正以后我都是要走的……”我下子把心里积压的怒火冲他出来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他一下子把我抱在怀里吻住了我。啊……我还没有说完呢!等自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到床上来了“你干嘛呀?”我大叫。

    “对不起我知道你在气我在布纺里对你小气还有我娘对你老是这么苟刻我在这里给你说对不起了好吗?”他附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搞的我的耳朵好痒呀!

    “你以为你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我可是没有这么好打的。”没有想到平时有些不可一世的尹仲天会跟我道歉心里甜甜的可是这么容易饶了他。那太不像我颜苏素了。

    “那你想要怎样呀?”他哑着嗓子问。“我想要你每天给我端洗脸水陪我吃早餐。每天只准看我一个人不准再叫凝凤去帮你的忙。”

    “啊!这么多呀!”“嫌多既然你说多那就算了吧!”我别过脸不看他。“好我答应你行了吧!”他轻点了我的鼻子宠爱的看着我。如果他每天都像现在这样对我的话我一定会更加舍不得离开他的。

    “你别靠这么近啦!你的身上好烫呀!还有你的心跳这么快我都听到了。”这死尹仲天干嘛把我抱这么紧呀!害我好热呀!

    “傻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一个正常的男人睡在一个女人旁边要不就是他不行要不就是他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而我一样都不是自然会有生理反应啦!”他的声音怎么都变了呀!

    “什么反应呀?还有你不会是感冒了吧?声音都不对了……”还没有等我说完尹仲天又再一次堵住了我的嘴巴。而我完全陶醉在他的攻掠下忘记挣扎。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