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047 一切都会成为习惯
    在这个城市里,还会遇上李莞尔吗?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陈在已经不抱这个想法了。(看小说到)这个城市和过去相比,最习以为常的,就是遇到一个陌生人,然后当他或她还没有互相熟悉起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或者,连尸体都没有。

    同时,陈在发过誓,如果他还会在遇见李莞尔的话,首先,他要扇她几个耳刮子,不,不只是这么简单,他会好好的折磨她,甚至会强暴她,为了让她长些记性。一个天真的女孩在很多时候都会显得很可爱,但是天真到连自己是什么人,能做什么都搞不清楚,那就是蠢;一个蠢女孩也可以可爱,但是她不能同时还同情心泛滥,因为那就很可怕了。

    但是,当陈在听到李莞尔问他,为什么每次都拿枪对着她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猥琐了一下。幸运的是,他没有把这种猥琐流露出来。他甚至没有马上把枪口从李莞尔的面前移开,他不知道李莞尔这两天又是怎么活下来的,他怀疑,而且充满了戒备。

    李莞尔最初看到陈在的时候,脸上写满了快乐两个字。她差点还扑上来把他抱住,可是,在冷冷的枪口面前,她不禁有些发愣了。陈在会在这里出现,其实一直是她的希望,尽管她的希望一次次的落空,但她始终没有完全绝望过。事实证明,她的希望往往都会得以实现。问题在于,当陈在真的像她希望的那样出现的时候,她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了。

    眼神,陈在的眼神不对,他的眼神不但冷,而且那种怀疑和戒备好像把她也当做丧尸一样。而李莞尔也立刻想到了这是为什么,所以她低下了头,什么也不敢说了。

    陈在现在顾不上和李莞尔说些什么,也是怕自己把握不住,给她露了笑脸。这姑娘最大的毛病是,一旦你给她笑脸了,她就又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其实陈在见到她的时候,心里面很有一种强烈的异样的感觉,他说不清楚那种感觉,有点像什么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那样,有点激动,有点欣喜,甚至有点紧张……其实他看清眼前的人是李莞尔的时候,有那么一瞬进,全身有种绷紧了的感觉。尽管就是那么一瞬。

    他突然想到那个女人对他说——“那个人会是你的女人的,并且,我吃醋了”——的时候那种表情,女人的直觉,女人的敏锐,女人感兴趣的东西,这些都指向了什么?比如说,他爱上了李莞尔?扯淡吧!他都30岁了,在以前好好过日子的时候都没有奢想过爱情,现在,扯淡?这他妈的绝对是扯淡。他可能是有点舍不得李莞尔,毕竟同生共死过,而且她真的很漂亮,看着养眼,仅此而已。

    在原来的世界,在灯红酒绿红尘万丈中,爱情从来都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每个人都想要,却很少有人找得到。

    现在?这是末世!!活下去是最重要的,也是人们唯一的要求。

    陈在把枪口从李莞尔面前移开的时候,也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了。尽管李莞尔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这也意味着至少在这栋房子里,并没有丧尸的存在。这也是陈在搞不懂的问题,为什么?

    但是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老板陈重的这栋小别墅,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楼梯拆了,可能是准备维修,拆下去的楼梯配件,都还堆在一楼的。而一楼客厅和二楼客厅有3米的落差,3米这个高度,对丧尸来说,就像爱情一样可望而不可及。陈在看到,一楼的客厅里倒着一张铝制的人字梯,李莞尔大概是靠这个爬上二楼来的。但是她爬上来以后,大概没有力气把人字梯抽上来,干脆就推倒了。

    二楼以上的房间,每一间陈在都小心的搜索了一遍。这些房间里没人,这是他老板,老同学的家,当他一间一间的检查这个家,发现其实大多数房间都很整洁,而且是那种很长时间都没有动过的整洁的时候,他只能说,看来老板平常也不怎么回家。也许,灾难发生的时候,陈重也根本没有回家。

    二楼以上没有厨房,不过有个冰箱,冰箱里还剩下一两瓶饮料。冰箱旁边有个储物柜,基于之前的经验,陈在也很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个储物柜,但是除了一些饼干的包装袋之外,里面并没有暗门。

    “这里只有两包饼干,几瓶饮料,饼干被我吃了,饮料还有,你要不要喝?”李莞尔跟在陈在的身后,有点讨好的问了一下。

    陈在这两天吃得饱,喝得饱,睡得好,暂时还没有进食的**。他没有接李莞尔的茬,经过一番彻底的搜索,确定这屋子里再也没有别人之后,冷冷的问了一句:“莫小米呢?”

    李莞尔走到二楼的楼梯边,指着下面,什么也没说。

    陈在的心里沉了一下,因为他很快就看到,一楼的客厅里晃荡着一只丧尸。当他看清它的长相时,心里甚至狠狠的痛了一下,因为,那是灾难以后,他遇到的最熟悉的一个人。

    “她什么时候被感染的?”陈在不想,也不敢再去看楼下晃荡的那只丧尸,揪起李莞尔的衣服来,把她推到墙上,冷冷的审问。

    “我不知道。”李莞尔有点不知所措有点慌乱有点紧张的看着陈在,她不确定陈在会对她做什么,但是,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她是什么时候发作的?”

    “进来这里之前就有些征兆了,我们在小区里迷了路,为了躲开丧尸,我们又只能绕着路走,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应该是两天前的事了。我发现了这里没有楼梯,正好可以躲避丧尸,可是她不肯上来,只是叫我帮她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我以为她是因为情感上放不开,就把枪留给了她,然后,我告诉她这里面没人。你知道她做什么吗?她把那个简易的人字梯推倒了,坐了一阵,很奇怪那时候没有丧尸过来,似乎被引到别的地方去了。”

    陈在推算,那个时候,应该是他找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那时候他的小腿一直还在流血,丧尸大概都被他的血引过去了。妈的,不知道丧尸的嗅觉有多强,一点点的流血都能把远处的丧尸引来。以前的人可没这么强,这到底是一种进化,还是一种退化呢?

    李莞尔看了看陈在,接着说:“她把梯子推倒,我就想到她可能要做什么了,所以,我趴在楼边劝她不要做傻事。楼有点高,我不敢跳下去。”

    陈在知道,如果楼层不是那么高的话,李莞尔肯定会直接跳下去劝解莫小米了。

    李莞尔一看陈在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嘟了嘟嘴,说:“我是傻乎乎的,怎么了?我又不知道她已经感染了,我只是觉得别人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想找自己所爱的人,所以我就要陪着她一起,也有个照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人找她的情人,关我什么事啊?你还说别人是小三,那份爱本来就言不正名不顺。可是爱就是爱,在这样的时候,难道小三就没有权利再见她的情人一面吗?是,这不关我的事,根本就不关我的事。可是你知道吗?我之所以陪她一起,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勇气已经越来越少,大家的勇气都越来越少,只要能活下去,我们可能都会放弃寻找我们的亲人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为了回来找你,我差点连命都没有了!”陈在用手卡住了李莞尔的脖子,那一刻,他简直掐死她的心都有了。要不是她那种狗屁不通的逻辑,要不是她那么任性妄为,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和周宇他们会合,顺利的话,也许已经到了百花水库的政府临时救灾安置点了吧?

    李莞尔的脖子被卡住,原本就苍白的脸上因为充血而变得很红,因为呼吸跟不上,她开始干咳,她握住陈在的手,本能的想把他的手推开,可是她的力量比起陈在来,毕竟小了很多。陈在看她有些不行了,才松开了手。

    陈在的手一松开,李莞尔就跪倒在了地上,不停的咳嗽着,眼泪都呛出来了。陈在意味,李莞尔恢复了之后,会跳起来跟他据理力争,以她的脾气,甚至会说出什么不要你管之类的话来。不过,李莞尔恢复了正常的呼吸之后,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那个声音很低沉,也很忧伤。一点也没有她那种死不悔改多管闲事的热情,也没有那种丧尸都挤满了前面的路,却依然抱有希望的勇敢,那种低沉和忧伤充满了绝望。那种绝望不是因为外面的丧尸,而是一种更深的,谁也说不出来的东西。

    就那一下,陈在胸中的一股戾气渐渐变淡,渐渐消失,他本来很愤怒,愤怒得想掐死她。

    “走。”陈在只说了一个字,没有什么更需要说的了。莫小米的结局,对陈在来说,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出现。尽管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难过,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更难过了。

    习惯,一切都会成为习惯。包括死亡,包括离散,包括所有的一切。

    也许,这种习惯才是李莞尔真正的绝望?不知道,也没时间去想。

    他带着李莞尔,重新回到三楼,又砸烂了三楼阳台另一侧的钢化玻璃,爬到了隔壁的别墅里。然后,继续沿着别墅的屋顶往前走。一直走到正对着停放在外面的那栋别墅,陈在带着李莞尔快速的从别墅里出来。别墅里有一只丧尸,陈在没有用枪,只是拔出王小虎的古刀来,这一次,他很准确的砍断了丧尸的脖子。

    终于又回到那辆猛士车上了。

    陈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回头看了看那栋给他留下无限记忆的别墅,在心里面道了一声别。未来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就像这一次遇到的事情一样,谁也说不清楚,会因为什么情况而改变原来的计划。但是,他心里其实已经不再抱怨李莞尔。

    所有的经历都不会是白费,在差点开枪自杀,在忘记一切和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女人疯狂,在重新遇到李莞尔,在看到莫小米的结局的时候,陈在真的觉得,所有的经历都不会是白费。

    雨,还在下着。陈在驾驶着一辆威猛而厚实的军用吉普车,快速的从城市的街道上驶过。和几天前相比,这个城市又变得萧条了很多。就连丧尸似乎都少了一些,不知道是都到别的地方去了,还是被消灭了,又或者,自己腐烂了。但是,那种巨大的萧条和空洞,使得整个城市的容颜变得十分的苍老。

    城市就好像一个女人,不管日子过得怎样红火,都需要每天精心的装饰来掩盖岁月流逝的痕迹,当铅华洗尽,容颜也迅速的苍老。而过去的每一天,都变得好像过去了一年一样。

    陈在已经忘了从灾难发生到现在,到底过去了几天。他已经开始忽略时间这个问题,也许,他还会忽略很多的东西。

    经过中山公园的时候,陈在没有犹豫,直接就开过去了。他已经超出约定的时间太多,周宇他们不可能一直在中山公园里傻等着他,就算他们愿意等,并没有什么坚固有利的建筑可以坚守的中山公园,也不可能给他们提供守候在那里的机会。

    一路上,陈在和李莞尔都沉默无言。虽然车里是两个人,但是两个人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依然显得太孤单。而他们越接近城边,交通的堵塞就越严重,陈在已经换了两个方向,还是无法顺畅的驶入出城的公路。伴随着堵塞的,是比市区更多的丧尸。大概是逃亡的途中,病毒大规模的爆发,使得原本准备逃亡的人,更加的无路可逃。

    陈在也有种无路可去的感觉,他把车摆在了路上,爬到后座,然后,打开了车顶的盖子,把车载高射机枪推了出去,他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但是,他需要用这样的武器狠狠的宣泄一下。不过,他没有碰过这种武器,当他还在摸索怎么使用这个铁家伙的时候,他看到远远的,正有一辆车朝着自己锁在的方向驶来。

    (看小说到)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