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062 感觉像出狱一样
    “你确定要走吗?”

    在那场内斗中,最先交火的是带领1分队和蒋松涛的亲信部队交火的李明阳。(看小说到)可是,他的分队几乎全灭,尽管受了伤,他却幸运的活了下来。现在,原副政委刘师恒担任基地代理司令员,李明阳也被任命为基地代理政委。事实上在此之前李明阳并不认识陈在,不过,他对陈在在危急中的表现十分欣赏,而且,也很想把陈在留下来培养成一个得力的手下。

    陈在很淡定的说:“李政委,等我把我妹妹找到了,我就会回来。”

    “好吧,”李明阳说:“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可以不予理睬,我恐怕也没有用你的理由。原则上,基地现在已经开始对收纳幸存者的总人数进行考虑,但是这里是幸存者的避难所,进出是自由的,尤其是出去。”这话说得比较含蓄,但是陈在听得出来,现在基地已经要开始限制幸存者进来的人数了,毕竟,人越多,粮食的消耗就越快,而且人的生活用度是一个系统工程,会连带着很大的消耗。对于出去,所谓自由,其实是暗中拍手欢送。尤其像陈在这样,虽然立了一次大功,但大多数时候可有可无的人。

    “你要求把原来自己的那辆车开走,坦白说现在我们也没法确认哪辆车是你原来那一辆。幸存者们开到基地来的车五花八门各式各样,而且大多也不是这些车原来的主人,所以,我给收容中心的张主任打个电话,车的问题你自己去找他解决吧。至于武器,原则上我们还是不允许平民携带的,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又是民兵连长,我们可以破例让你携带适当的自卫武器。我很欣赏你,希望你能和妹妹平安回来。”

    陈在好歹是当了一次英雄,为自己赢了不少分,否则的话,大概就是出去可以,你自己走出去吧。

    即便是现在,陈在也还要和一个个部门打交道。到收容中心找车,那个张主任倒是好说话的人,更大的原因是,反正幸存者还在不断的开着车来,基地的停车场早就摆不下那么多车,有很多普通的家轿都被吊车吊着堆放在了基地门口,形成一个用汽车拼起来的障碍墙。陈在原来那辆猛士车大概是被部队收回了,这实在可惜,不过,这里面也有的是性能优异的越野车。

    陈在看中的是一辆两开门的“牧马人”,白色的,车子的主人可能是个发烧友,自己已经将车身改装得一辆军车一样,加厚加粗的前后保险杠,结实的行李架,引擎盖和后门上都装着备胎,打开车门,似乎车门都是加厚的。那家伙之前一定花了不少钱,这时候陈在用基地奖励他的两包烟(基地的奖励是一条,不过他他可不想一下全拿出来,现在香烟可是限制品,这个张主任一看到烟,眼睛都亮了)就搞定了。

    张主任美美的抽了一口烟,很慷慨的对陈在说:“你要是想弄得更结实一些的话,还可以开到维修厂去,让那里的师傅给你再加装一些东西。他们都是修坦克的,改装一下汽车小意思。”

    陈在笑了笑,又加了两包烟,说:“我还有几个兄弟要一起走,所以,还需要两台车,张主任你看……”

    又加了两包烟,张主任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说,没问题!并且,他还主动的给陈在选出了两台奥迪q7,车要大一些,不过,倒没有陈在挑中的那台牧马人结实。也一起开到维修厂改装去了。在那里,陈在又把剩下的6包烟发了两包出去,机械师们在基地里温饱没有问题,不过,也都很久没有抽过烟了,这东西管用。一个个很卖力的帮陈在他们弄起来。

    改装车辆还需要时间,陈在和蓝晓阳他们分头做准备。基地里实行的是物资配给制,基本上大家的温饱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多余的东西也没有。陈在这次立功得到了奖品,出了一条烟,还有两瓶泸州老窖,这时候,这些东西可就很管用了。

    其实陈在倒还不算特别担心车的问题,只要回到了城市里,满大街都是车,到时候,他还要再找一辆加油车跟着,基地里没这么大大方,那得靠自己。甚至粮食,现在去超市都还能找得到。他更在乎的是武器,这才是保命的东西。

    在这个问题上,海凌珈帮了他很大的忙。

    陈在再见到海凌珈的时候,这个女警官已经洗去了脸上的油彩,换了一件黑色的警用短袖t恤。依然还是那条粗辫子,也许是长期训练的缘故,皮肤是那种很健康的小麦色,五官谈不上有多细致,但是搭配在一起还是很协调,不是标准的美女,但是一抹颇带野性的笑容还是很有几分迷人。更致命的是,紧身的t恤里面那一对傲人的隆起,以及被皮带收缩得很细的腰,搞得陈在心里忍不住yd的呻吟了一声。

    “这两把枪你留着吧。”海凌珈把那天借给陈在的两把改装92式交给了陈在,改装枪支是来兮的拿手好戏,这两把枪也是她的作品,不过以前陈在很鄙视来兮的这个爱好,并很为她能不能顺利嫁人感到担心。“注意,口径虽然没有变,但是后坐力比原来大,因为它的威力极强,弹夹有常规的15发弹夹和改装的30发弹夹,可以连发当冲锋手枪,不过你最好懂得节约子弹。”

    陈在把那两把连着枪套的92改挂在了腰带上,说:“我还要一些95短突,近战中更实用些。”

    海凌珈爽快的点点头,说:“行,我帮你搞定。我们可以一起回城,不过之后暂时就要分开了,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徐博士收集资料,她要去的区域,和来兮最后和我们联系时所在的区域不在同一个城区。完成任务以后我就和你会合,我说过要带你去找来兮,就一定会帮你,所以,麻烦你不要随随便便就给我挂了,让我的诚信度大打折扣。”

    陈在呵呵一笑,说:“那是。我让维修厂的师傅给我们加装车载电台,我们可以随时联系,到了紧要关头,你可要来救我哦。”这种话一般是女人向男人说的,不过在海凌珈这个暴力女面前,陈在一点也不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感到羞愧。

    海凌珈咧嘴笑了笑,这使得她的嘴看上去有些大,却十分的性感。她只是用手拍了拍陈在的肩膀,别的什么也没说。

    “对了。”陈在问:“我请你帮我打听的那个小孩怎么样了?”他让海凌珈打听的是王小虎,在刚进来的那天,王小虎就和基地的守卫打了起来,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了。

    海凌珈说:“完全没有关于你说的那孩子的信息,姓蒋的手下在以前就曾经有过命案,在这种非常时期,我想他们更不会收敛,从基地的监控录像看,他根本就没有进入过基地。所以,我想应该不用抱什么希望了。倒是还有个小孩在打听你。”看着陈在疑惑的眼神,她英气的眉头一扬,说:“是个很柔弱,很沉默抑郁的小萝莉,提到你的时候欲言又止,妈的你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吧?”

    陈在所能想到的小萝莉,就只有萧水儿那个口有毒舌的家伙了,她沉默抑郁?陈在苦笑了一下,说:“她没有对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烧高香了。”

    海凌珈带着陈在见到小萝莉的时候,不出所料,果然是萧水儿。在海凌珈面前,她还是很沉默,很害怕,很神经质,很受伤的样子,不过在海凌珈的对讲机传来声音,她走到旁边去说话的时候,萧水儿就对陈在意味深长的一笑,说:“大叔,你怎么一直不来看我,人家很想你哦。”

    陈在说:“靠,你不要乱说话,我对萝莉从来就没有兴趣,更何况是高智商的萝莉。”

    萧水儿有点郁闷的说:“高智商难道也是错?”

    陈在说:“那是,我只是个普通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你应该懂吧。”

    萧水儿苦笑了一下,说:“不管怎么样,你要走就要带着我一起走。”

    陈在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萧水儿说:“护士姐姐说的呀,她那么有爱心,经常来青少年中心来看我。还有个小姐姐也要跟我一起走。”

    陈在摇头,说:“你少给我添乱了,我连你都不带,更别说还有什么人。”

    萧水儿委屈的说:“我又吃不了什么,很好养,拖累不了你。而且你要相信智商这个东西,总是会有它的用处的,如果你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证明给你看。还有,我说的那个小姐姐你也认识,带上她也不费事,不过带上她,你还可以多带一个能干活少说话,而且对小姐姐死心塌地的大块头。”

    萧水儿说的小姐姐是另外一个萝莉郭淑仪,陈在一想到还要带着李莞尔就已经很有些心虚了,再带上两个完全没有战斗力,关键时刻可能还会拖后腿的小萝莉,妈的,难道她们以为这是去夏令营啊?不过田望那个家伙倒是很实用,就像萧水儿说的,话少,能干活,到时候找到了加油车他开着也比较熟悉。本来他还动员田望和他们一起走的,可是田望的兴趣不是很大。现在,有郭淑仪在的话,他倒是肯定会跟着一起的。

    陈在很郁闷,为什么很多人都说他是个邪恶的猥琐大叔呢?实际上,到目前为止,他可是什么都没做,而田望这家伙才真的做了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啊。

    就这样,出发的时候,陈在他们来的时候是多少人,走的时候差不多也是那些人,只不过王小虎下落不明,唐哀陈在觉得没必要再带,席梦薇已经被加长悍马接走了,少了三个,又多了一个廖强。

    陈在和李莞尔还是一个车,开“牧马人”;蓝晓阳、管朕、廖强还有萧水儿开一辆奥迪q7走中间,田望和他的小女朋友郭淑仪开另一辆q7走在最后。总共是3辆车,8个人,其中5个成年男人,3个女孩。

    装备是陈在两把92改手枪,一把95短突击步枪,蓝晓阳、管朕、廖强和田望一人一支92式手枪、一支95短突。子弹若干。但实际上田望不怎么会用枪,他在维修厂弄了一根钢条,加工成了一把像古代的戈一样的东西,但是柄不是装上去的,而本身就是一整块连在一起,而且还是实心的,长大约1米5,很重。李莞尔那里,除了一些救护装备、药品以外,还弄到了一支92式手枪,萧水儿和郭淑仪反正没有战斗力,虽然还有几支备用的54手枪,陈在也没有分给她们。

    出发的时候,他们没有走原来进入基地的那条路,而是跟着护送徐博士的精英小队从大坝内部的通道开过,沿着另外一条山路绕行。精英小队的队长是海凌珈,她那里有20号人,开5辆改装过的猛士车,还配备着相当一部分重火力武器。跟在他们后面,至少在路上,是不用担心什么了。

    当基地的大门渐渐被抛在身后的时候,李莞尔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哎呀,我怎么有种好像是出狱的感觉呢?”

    陈在没说话,不过他在想一件事——以后恐怕还不能随随便便就往幸存者聚居点跑了。现在这种状况,先不说幸存者聚居点是不是就真的安全,更要命的是,人心和人性在这样的世界里都已经开始扭曲。这一次,可以算他们运气好,那个蒋某人之前就犯了很多事,上面决心拿掉他,可即便这样,还差点拿不下来。

    现在,病毒还是无法控制,官方想要进行灾后重建还遥遥无期,谁也不知道,随着病毒的进一步扩散,随着基础设施遭到荒废和破坏,随着粮食物资的进一步消耗,还会不会有人与人之间更多的,更大规模的斗争。不要说什么幸存者都是一家人,现存的秩序已经很脆弱,再往后,秩序更容易被权力所有者破坏和掌控。

    这一次的经历告诉陈在,外面虽然很危险,但至少可以自己掌握一切。

    “陈在,”车载无线电传来了海凌珈的声音,“我们会在前面的收费站进行爆破清障,就从那里进城。之后我们就要分手了,祝你们好运,保持联络。”

    “好吧,”陈在拿着话筒,看着那个熟悉的城市再一次渐渐靠近,心里有点乱乱的感觉,这个不属于他的城市,却一再的牵绊着他,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他深吸了一口气,说:“祝大家都好运吧。”

    (看小说到)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