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092 就像回到那火热的年代
    风电实验室营地的第二次开会,陈在没有再像第一次那样先坐在一边旁观了,他直接就走到了领导者的位置。(看小说到)当然,没有装饰着金银珠宝的王座,也不是长桌上的首席,这个会议依然是露天开的,只不过,因为下雨,他们扯了一块很大的塑料布搭起了一个简易的棚子。有的人有板凳坐着,但至少有一半是站着的。

    陈在也是站着的,尽管他后面有一张板凳。

    “敬那五位为我们找来粮食而牺牲的勇士!”他们这里并没有酒,陈在和大家拿在手里的一次性饮水杯里装的只是水,可是,如果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外面,在城市中,不要说酒,就是一杯干净的水也是很难找到的。

    这次会议的开头,充满了沉重和严肃的气氛。尽管并不是每个人都认识没有回来的那五个人,但是,昨天看到的面孔,今天已经只能靠回忆去想象,在每个人的心尖,都笼罩着一种兔死狐悲的哀伤。

    陈在把杯子里的水倾倒在了地上,说:“虽然有五个伙伴牺牲了,但是,我们获得非常重要的食物,不管怎么样,至少我们又能多活一阵子了。今天召集大家开会,主要有这么几个事情需要和大家一起来协商,也是总结我们这一次出去找粮的经验教训。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们从网上接收到国家抗灾应急中心的公告,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这场病毒灾难是世界范围的。尤其是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病毒的扩散最为广泛。到目前为止,包括我们国家在内,还没有一个国家拿出了具体有效的抗病毒的办法和方案。这份公告只是告诉幸存者,尽可能的去官方指定的幸存者聚居地,那里有更完善的防卫设施,有足够的粮食和生活用品,我不会对你们隐瞒这些情况。就在我们这个城市的四周,就至少有三个聚居点,分别是百花湖水库、北门水库以及南峡山,都在城市的远郊,离我们最近的是北门水库,大约有56公里的路程。想到官方的定居点去的,那是你们的自由,如果你来的时候有交通工具,可以带走,但是,没有的话,你就只能步行了。还有,这里的粮食、武器,我们不可能向你提供。也许这听起来有些虚伪,不给吃的,不给武器,叫我们怎么走?但是,我给你们这个自由,却不能让你们带走我们活下去的自由。

    这是第一点,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军方似乎正在从最初的打击力缓过气来,但是,他们是否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消灭丧尸、重建家园,现在我们还完全不得而知。官方也还没有明确的重建规划,所以,目前我们还是只有靠自己。现在,我们这个营地总共有43个人,包括所有可能会走的人,这个人数已经快要接近这个营地的上限。所以,我现在强调一点,从今天起,营地不能再轻易的吸收幸存者,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了,今后,要更加坚决的执行。否则的话,我们付出牺牲了五个人的代价找回来的粮食,很快就会消耗殆尽。以后,再吸收幸存者,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陈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没有看刘洋,但是,就坐在他身边的刘洋,脸上却明显的浮现了一阵不快。虽然道理大家都明白,真正把话说得这么决绝而不留余地,让之前还吸收了两个人进来的刘洋脸上很挂不住。但是,陈在现在掌握武器,而且,他带回来了大家赖以生存的粮食,不管这里的人是不是真心的服从他,至少,这时候,没有人对他的话提出任何异议。

    这也就够了吧,这里的人,来自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职业,都有着不同的身世背景和自己的性格,如果不是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要他们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开会,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了。服从,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但是,却是人们会渐渐习惯的。尤其是,当他们自己没有站出来的勇气和能力的时候。

    陈在觉得自己越来越适合当领导了,原来被陈重升为一个小小的业务部经理的时候,手下那些小子们都还跟他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现在,当他的目光扫过时,没有一个人的眼睛里带有想要挑衅他的意思。这种感觉好吗?说不清楚,而且,他能站在这里说话没有人反对,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最危险的事,都是他去做了来的。想到这里,陈在没有再为自己曾经的不求上进感到羞愧了,而且,既然别人都没有反对和挑剔他,他又有什么理由不给自己鼓劲呢?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在又接着说:“也许,我刚才的说法有点不近人情。但是,我们这一次出去,得到的最大的经验和教训就是,在目前这样的形势下,生存是第一位的,原有的社会秩序、法律、道德都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甚至已经开始瓦解。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整体,我们才能在这里面活下去。而这种时候,过多的民主和宽松的环境,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后患。

    我们现在不能再轻易的让人加入进来,除了粮食的存量始终有限之外,还要尽最大的可能,避免一些有敌意的,或者对我们这个营地有觊觎之心的人混进来。这里的围墙没有多高,我们的武器也非常有限,如果蜂拥而来的不是丧尸,而是别的一些有敌意的团体的话,我们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吞并。我们必须稳住这个营地,稳住了,才能再谈发展。我们现在的粮食,按照现在的人口,至少可以保证我们吃到明年春天到来,但是,光有粮食是不够的。

    粮食的问题解决了以后,还要有副食,要有蔬菜和水果。风电站所在的这片山脉,植被很稀薄,大家都看得到,大部分山头上生长的都只是一些灌木。只有靠南的山坡有树林,但是也没有多大。现在已经进入冬季了,直接在山上采集野菜是不现实的,我们还需要派出小分队,到近处的乡村寻找蔬菜。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个问题应该不算很难解决,虽然乡村里面也有丧尸,但是,我们有能力对付零散的丧尸。

    其他的问题,我想听听各个专职负责人的意见。老廖,你先来?”

    安全问题,是解决了食物问题之后最重要的问题,陈在任命的安保主管是来兮,但是来兮更多的时候要作为机动。实际上,这一块的负责人是廖强。

    廖强说:“安全这一块,目前要做的实在很多。我们现在所有的武器,最具杀伤力的,当然是枪械,但是一来枪械有限,二来,我们的弹药更加的有限。无论是大规模的丧尸涌来,还是人数众多的敌意团队来袭,我们都没有办法应对。解决的方案有两个,一个是我们自己具备生产子弹的能力,但是目前看来,这很难。”

    这时曹珠峰举了一下手,陈在很满意的对他点了点头,遵守纪律,尊敬领导,这小子很有前途。曹珠峰也回应了一个会意的微笑,说:“这个问题,我有个建议。我们厂里面还有相当的一些设备,用来直接造子弹还不行,但是,可以制作威力比较强劲的弓弩,材料也是现成的。不过,也还得回城去把那些设备和材料拉上来。当然,做子弹其实也不难,但是我们还需要一些材料,我们那没有,可能要到别的地方去找。”

    弓弩是个好主意,在热兵器不够的情况下,弓弩显然是冷兵器里的远程杀伤武器。而他们,就已经领教过阿伽门农的弓箭了。要做到像阿伽门农那样其实是很难的,他受过特殊训练,臂力很强,也能很好的张弓,但是弩就不一样了。比起枪弹而言,弩箭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回收。

    陈在这时候脑子是很活的,他由弩箭很快的想到了其他的东西,说:“还有一个办法,最古老的,我们把南山的树木砍一些来,大的,可以直接做成滚木,稍小一些的,削尖了布置在围墙前面作为拒马。用壕沟和拒马相结合的方式,加强防御。最后,比手臂细小的木料,可以做成投枪。”

    这时,一个人哈哈笑了起来,说:“弓弩、滚木、拒马、投枪?哈哈哈,你们拍电影吧?拍的还是原始社会的题材!”这个发笑的,不是别人,正是自称为xt集团三太子的雷瞳。虽然他笑了之后,就发现很多人朝他投来愤怒的目光而有所收敛,但还是坐在一边窃笑不已。

    陈在心里很是火大,但表面还是很冷静的说:“雷少爷,不要在那里说风凉话。我们不像你那么有家世背景,要不这样,怎么说我也救了你,我不是那种不求回报的大侠,而以你雷少爷的身家,给我们一百条枪,十万发子弹,不是什么问题吧?”

    雷瞳嘿嘿一笑,说:“小问题啊,回头我就跟总部联系。我说过,既然你救了我,我肯定会好好奖励你的。你们继续,继续,呵呵。”

    陈在没有去理会雷瞳,而且他觉得这家伙所说的话恐怕不是很靠得住,就算他不是冒牌的,恐怕他也没有那种诚信度。而陈在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总不能没有枪,没有炮,没有高科技就什么都不做吧?那些古老而原始的武器,一样的能够杀人。

    技术部主管蒋浩说:“电力方面没有问题,所以,我们还可以在围墙上做一道电网。”

    说到这种古老的作战方式,老兵袁爱国也来劲了,他曾经上过老山,在丛林里面,一根竹签也能致命的。这时他说:“把南山的树砍了上来,还有一个用处,我们不能把所有的活动场所都放在地面上,那样很容易暴露目标,而且在遭受打击的时候也没有纵深。我们可以沿着大门,竖两道木栅栏,如果是活死人涌进来了,可以把它们局限在当中,用电,用火烧。另外,我们可以挖掘猫耳洞,用木材代替工字钢,可以挖掘更多的交通壕,如果外面的人无法突破外围采用远程攻击的话,我们也能够躲到坑道里去。”

    陈在呵呵一笑,说:“不过,这样一来,南山的树林怕是保不住了,有点不环保啊。”虽然说他并不是很擅长幽默,可是,大家还是很给面子的笑了。

    接下来,气氛就活跃了很多。

    蔡煜说:“我负责给大家做饭吧,咱原来就是开菜馆的。虽然这里材料不齐,可还是是可以尽可能的给大家进行营养搭配。”

    小学老师简婕也很积极的建议说:“靠北面墙下面,不是还有一块空地吗?可不可以用塑料布搞个什么大棚蔬菜什么的?”

    袁爱国说:“我看过那片地,土太瘦了,不过,要是这里的人不乱拉屎撒尿,收集起来的话,也可以做肥料。种子的问题,回村里能找到。”

    这一个问题,又回到卫生条件上来了,李莞尔说:“有人感冒了,我们还得找些药才行。”

    “感冒?”这个问题,一下子让人敏感起来,而所有的目光,也一下子集中在了两个感冒患者的身上。那是一个后来的瘦小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个人在众人怀疑,甚至开始带着敌视的目光中,一下子吓得有点傻,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陈在挥了挥手,说:“能活到现在的幸存者都能免疫空气传播的病毒,那就先让他们隔离几天吧,希望不是丧尸病毒。”

    “我们现在还缺被服、副食、武器、燃料、设备、生活材料、药品……没办法,我们还得再派人出去收集物资。”虽然说大家这时候都充满了热情和斗志,好像都下定了决心要在这里展开长期的革命斗争的样子,但是,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东西太少了。在没有生产能力的情况下,出去寻找物资就是必不可少的工作了。

    “这一次,让我去吧。”当陈在把这一次的外出目标确定为运载曹家父子的汽修厂设备的时候,刘洋主动的站了出来。

    (看小说到)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