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04到处都有传奇
    三温对钱贤韶钱副市长有此肃然托敬了六他对官员向禾栅双州好感。但是,这时候他相信钱副市长说的是真话,尽管他觉得副市长也有可能是绝望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陈在认为,不管是求生还是求死。都是需要勇气的。

    “但是,您为什么没有阻止我们拿走基地的物资呢?”陈在一觉得钱副市长可敬。语气也就变了。他很坦然的想,我这个时候可不是巴结他。要巴结。也是他来巴结我才对,就算看在他年龄比我大的面子,尊敬一下老人家也没有什么错吧。其实。钱副市长现在没有阻止他们。大概是这咋。时候没有什么能力来阻止吧。可是又何必非要这么想呢?

    钱贤韶笑了一下。以一种长者,而不是官员的眼神看着陈在。说:“你们是我的市民啊,没有能保护好大家,没有能让大家有一个安定的居所,已经是我的失职了。我现在能做的事情不多。不让这些物资落到心术不正的人手里,也是我最后的责任吧。”他说话的时候,扭头去看了看来兮,目光中带有一种谢意,大概是感谢来兮没有把他那最不堪的一面告诉别的人吧小来兮回应了一个微笑,她没有多嘴八卦的习惯。现在看来。这也是个好习惯。

    陈在点了点头,此时,他对副市长充满了敬意,但是,他还是要问:“副市长,恕我直言,为什么您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呢?对于这场灾难,难道我们的政府一点办法都没有。对未来的方案也没有吗?。

    钱贤韶思考了一下,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对这场灾难都还是缺乏预防和治疗病毒的有效方纂,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尽可能的收拢幸存者。病毒的扩散。也使部队遭到了巨大的损失,但是。各军区都已经在集结部队。而科研机构也都在紧锣密鼓的研制抗病毒的血清,可是,这需要时间。下一步,政府和军区将会联合起来。动用重型武器来进行消毒。幸存者现在很分散,这也给部队的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麻烦,我们已经失去太多的人民了。所以。只要有幸存者。我们先就要想办法营救他们。市政府的领导班子,是分散到周边各吓,基地里面主持工作的。这里生的一切,我有责任向上级汇报,寻求解决。”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以后。副市长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在目前的情况下,政府是鼓励幸存者自力更生,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的。

    但是,这其中必定也会有一些死法乱纪的人存在。”

    陈在忍不住打断他说:“恕我直言,在自求生路的幸存者里面。法纪这个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可以说。原有的社会秩序已经完全崩溃了。有力量的群体,形成了以暴力为标准的集团,凶杀、抢劫、强*奸,已经是司空见惯上的事情,甚至。还有人吃人的现象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现象会更为普遍。即使在幸存者基地。也同样面临权力落入少数人手里,根据他们的个人意志来处理问题的危险。这种危险,也许比病毒更可怕

    钱贤韶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很有道理。所以,当我们开始重建的时候。刻更需要像你这样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有领导能力,善良正直的人存在了,到时候,像你们这样的人。将会是重建家园的骨干。我现在什么也给不了你,我知道。如果现在任命你担任什么职务,在你看来可能会是吓,笑话,但是,我想拜托你,在遇到普通的幸存者的时候,尽量的帮助他们

    陈在摇了摇头。说:“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正直和善良,我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而已。至于会不会帮助别的幸存者,那也要看他们对我们有没有作用。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市民。”

    钱贤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在这场灾难里面,我们所有的人都经受了最严重的考验,而且。这种考验还在继续。我们也都看到了最真实的自己,我们会度过难关的。我不知道你们去哪。但是我可以给你们一咋。建议。距离本市西南方向大约如公里的山里面,有一个市里重点扶持的媒矿,那介,煤矿的蝶质不是很好,而且煤层深埋地下。开采的成本很高,产值一直在低位徘徊。那里远离城市,环境很艰苦。但是对于现在来说。那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避难场所。在那里。你们应该可以度过这叮,冬天。开春以后。随着部队和相应机关的完善也许我们就可以开始重建工作了

    陈在看着副市长。说了声。谢谢,但是。他又忍不住问:“你怎么不建议我们到别的幸存者基地去呢?据我所知,咱们市的周边,就有好几个幸存者基地。”

    钱贤韶微微摇了摇头,说:“现在,幸存者基地不一定就安全。我会把这里生的情况通报其他基地,但是。在这个基地生毁灭性的巨变的时候,我也曾向外界求援小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我也不知道别的基地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担心的是,那个废土教会找到我们基地来。应该也会找到别的基地去。”

    陈在问:“你认为造成基地毁灭的变异人是他们带来的?”

    钱贤韶说:“不确定,所以。我更要留在这里,如果他们还会再来,至少我可以弄明白他们的真实目的。其实这个组织在灾难爆以前就存在了”他看了看来兮。说:“市公安局有一个专案小组专门负责调查这吓,组织,但是这个事情只有我和市局的赵铭局长和专案组的几个成员知道,灾难爆后,赵局长感染了病毒,专案组的几个成员也几乎都感染了病毒,只有一个侦查员幸存。但是已经失去了联系。这个组织的真实情况,已经无法了解了。现在,我只有留在这里等候他们的出现。如果他们企图染指武器和物资的话,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也暴露了作为人最脆弱、最本质的一面。现在,这位副市长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平静中。充满了一种悲壮。以至于陈在看着他平静而空远的目光的时候,甚至动起了留在这里和他共同面对那些未知的情况的念头。也许是觉察到了陈在的念头小钱贤韶摇了摇头,说:“你们去吧,留在这里,是我的职责,而不是你们的。在这场灾难里,已经死去了太多的人,所以,活下去,就是一个好市民应尽的责任了。不过。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对了,你叫什么?”

    陈在说:“陈在,曾在天涯的陈在。我这个解释是不是很文艺?”

    钱贤韶笑了一下,说:“很好的解施。陈在,作为一个不合格的市长,我想我必须要感谢你聚集了这样一支队伍,我也希望你的队伍越来越大。我希望我们开始重建家园的时候,你能过来帮我的忙。现在,我想拜托你的,是我私人的事情。

    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个人。”他说着。把目光投向了站在身边的隋忆。目光中充满了爱意,那种爱男女之爱。又有一种长辈一般的慈祥。他们两咋,人的年龄差距本来就挺大的。钱贤韶已经有五十多岁了。隋忆则和来兮相差不大。

    钱贤韶对陈在说:“请你带匕她,让她和你们一起平安的活下去。小忆。我亏欠你太多了,我原来什么都不能给你,现在也是,我只希望。我还有机会来补偿。”

    隋忆看着钱贤韶,眼睛里没有眼泪,没有眼泪,并不代表不悲伤。

    千言万语,也只能无语。

    隋忆跟着陈在他们一起,登上了那支将耍继续流浪的车队。她上的是陈在他们那辆车,上车以后小直到陈在动汽车离开这个基地。她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话。车里的气氛有点奇怪,尽管他们这一次可以说是满载而行,却不知道归途还在。

    女主播和副市长的地下爱情小也不过如此吧?也许,在此之前。他们还谈不上爱情呢。他们的身份早就注定了他们的各取所需,在大大小小的城市里,这样的故事太常见了,常见得八卦如陈在管联这样的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新鲜感。

    但是,就在车队驶离了基地小还没有走出一公里的时候,隋忆突然喊了一声:“停车!”

    陈在很快的把车停了下来。和李莞尔。还有蓝晓阳、简捷四双眼睛一下子紧紧的盯在了这个曾经的女主播身上。

    隋忆看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问:“看过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吗?”然后,她也不管别人的回答,自顾自的就朗读了起来。

    “柳原又道:“鬼使神差地,我们倒真的恋爱起来了!,流苏道:“你早就说过你爱我”柳原笑道:,那不算。我们那时候太忙着谈恋爱了。哪里还有工夫恋爱?。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你们不觉得。现在也是吗?”

    隋忆用她主播节目时特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微笑着读了一段。然后又说:“到处都有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

    说完,她就拉开车门,走下车,朝着基地的方向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