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14 圣诞快乐
    二真森和几个矿的加入。不是又增加了几个人而巳。联大的作用是,对矿区的一切非常的熟悉,有了他们,很多本来一团乱麻的东西,很容易就理顺了。几天以后,在李恒森等人和蒋浩、萧水儿、廖强、曹海天这些高智商或者专业人才的合作下,火电厂又重新开始了工作,火电厂的自动化程度还算是比较高的,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他们这里劳动力不足的问题。

    有了电,就有了光明。不只是有了光明,从安全上来说,也增添了更多的保障。接下来的几天里,所有的人都参与到一场圈地运动中来,其他的事情都放下不做了,全力以赴的建造矿区的外围防御圈。

    先,是用挖掘机和人力配合,在矿区最外围的路口挖掘了一条四米宽、两米深的深沟,并且把挖出来的泥土就地垒成了一道土墙。进出矿区的路本身就在两座山之间,距离也不过就是几十米,所以这个工程并不算很大。公路也直接截断了,他们不担心以后出去的问题,因为矿区有足够的材料,他们接下来还可以做一座可以通过车辆的吊桥。

    在这几天里,来兮提到过的两股幸存者陆陆续续的来到这里,他们在得到了食物,得到了温暖的同时,也积极主动的参与到挖沟修墙的建设工作中来。没有人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就目前而言,也只有最大限度的把这个矿区建设成为一个安全的基地,他们才能活得更长久一些。

    在后面这些幸存者加入以后,他们的队伍扩展到了六十多人。幸运的是,后来的幸存者里面,也有一个懂得开挖掘机的人,于是,在两台挖掘机和众人合力配合下,经过了十多天的奋战,终于在矿区的进出通道口那里建成了一条长坠米,宽4米,深2米的深沟,深沟里挖出来的泥土堆成了差不多3米高的土墙,使得深沟土墙之间的落差差不多达到了米。对于一般丧尸来说,这就是个不可逾越的鸿沟了。

    更绝的是,他们还在土墙上面栽桩,拉起了一条电网。深沟高墙加上电网,不要说一般的丧尸,就是变异体,也很难轻易的逾越了。至于其他的幸存者,没有足够的工具,想要越过这道防线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到的。这也就在最大限度上,减低了怀有敌意的幸存者团队对他们的威胁。

    在接近半个月的繁重体力劳动里,每个人都累得好像脱了一层皮一样,但是,这对于这些曾经的办公室文员、中学生、教师、护士、夜总会小姐等各行各业的人来说,都是一次化茧为蝶的升华。他们的手都摸出了老茧,他们的饭量大增小他们的力气也增加了很多。同时,繁重的体力劳动也消解了他们的思想,没有人去回忆,没有人去遐想,他们甚至都忘记了绝望。

    在这一段时间里,大家空前的团结。

    正面的壕沟和土墙建成之后,陈在宣布休息两天。两天之后,他们又去封堵矿区的另外一个进出口那条很久都没有用了的铁路。办法依然是简单,甚至粗暴的挖掘和堆砌,用土石方,将那里整个都封住了。又拉起来一道电网。这样就,可以了吗?不知道,事实上,无论是北门水库,还是百花湖基地,那里的防御设施都比他们这里强多了,可不也是遭到了袭击,损失惨重吗?他们修建的土墙也许什么都挡不住,但是至少他们会觉得心安。

    这个矿区对于他们这区区六十多人的队伍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大得他们似乎总有做不完的事。而在封堵了外面进来的路之后,并不代表里面就绝对安全了。矿区里原来生活着近千人,这些人大部分都变成了丧声,虽然表面上这些丧尸都被消灭了,但是谁也说不清楚会不会在某个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还隐藏着一两只呢?只要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抓伤,后果也是极其惨重的。

    再次休息以后,陈在把任务派给了几个分队的负责人,自己则抽调了一支旧人组成的战斗部队,专门进行练和巡逻。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而陈在的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阴沉。

    因为,来兮没有回来。

    就在陈在他们进入矿区之后没有多久,来兮和陈在的联系就中断了。陈在不知道来兮到了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事,有没有危险,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每天劳动结束了,陈在都会到中心机房,通过无线电,尝试着和来兮联系。他没有和来兮联系上,但是,在不同的时段,不同的频率里,却总能遇上一些劫难中余生的幸存者,他向他们出邀请,告诉他们,这里有他们需要的食物、有他们需要的住处,还有他们需要的安全。他还让萧水儿录制了一段录音,每天的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在不同的波段里进行广播。

    之后,就有三三两两的幸存者到这里来,终于,在西方的传统节日圣诞节的那一天早上,矿区里面的人数达到了一百人。

    第一百个人,是单独来的。

    一百斤”对于陈在这支队伍来说,这也是个崭新的记录了。

    这一天,虽然有很多人,比如那些大叔大婶,连圣诞节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他们决定过一个圣诞节。其实是什么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庆祝,庆祝他们在这场劫难中活了下来,庆祝在许许多多的人变成了丧尸的时候,自己还能有机会伤心流泪。

    这一天,下起了一场大雪。李恒森说,矿区里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厚厚的大雪,将整个矿区都覆盖在了一片纯净得有些刺眼的白色之中。一大早,以李莞尔为的年轻女孩们,就拿着扫帚,将行政中心办公楼前面的停车场扫出了一大块空地出来。

    扫到一边的雪,被堆成了好多个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雪人。并且,在争夺雪团的过程中,还爆了一场波及范围很广的战争。

    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洒落了一地久违了的欢笑。在这里,不再有什么身份的区别,不管是教师也好,护士也好,学生也好,夜总会小姐也好,没有谁去过问谁的过去,也没有谁注重和谁更熟一些,雪战是一场混战。如果一定要有人郁闷,那就只有萧水儿了,因为打雪仗这种事情。和智商是没有多少关系嘉,泣种郁闷,也是一种欢乐的郁闷六※

    疯够了,闹够了之后,她们在停车场上堆砌了几个煤堆,蝶堆围城了一圈,中间是一棵山上砍来的圣诞树。她们想尽了办法,来让这棵圣诞树变得好像那么回事,在上面挂满了各种颜色的纸片,还挂满了各种简单甚至简陋的小礼物。

    这一天,她们迫不及待的等着天黑,终于等到天色暗淡下去了,她们就迫不及待的引燃了那些煤堆,然后,又把吃的东西搬了出来。矿区的食堂里还有库存的酒,当第一瓶酒被打开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被那种欢乐的气氛感染了。

    天完全黑下来了,煤堆也出了渐渐明亮的红色。在李莞尔和简捷的主持下,“守望者之家第一届圣诞晚会”正式开幕了。天知道她们是在什么时候排练的,在这个幸存者队伍里,总共有旧个年龄在旧岁到飞岁之间的年轻女孩,她们的一个开场舞蹈,很轻易的就打动了所有人的。

    领舞的不是李莞尔,事实上小护士在音乐舞蹈上并没有太大的特长,在旧介。年轻女孩里,她跳舞甚至可以算跳得最糟糕的一个。

    领舞的是雷瞳的小女友佐藤真心,这个小鬼子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少女明星,唱歌跳舞,那才是她的本职。虽然几乎所有的人都听不懂她常的是什么,但是,跟着她的歌声旋律,跟着她的舞步,不单是那些女孩子,几乎所有的人,也都情不自禁的跟着舞动了起来。

    也许是这样的欢乐太奢侈了,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许多人唱着跳着,脸上就有一种咸咸的透明的液体不断的往下掉。

    几乎所有的人都陷入了一场又哭又笑,又唱又跳的狂欢中,不过只是几乎。

    这时候,陈在就坐在监控机房里,这个地方是任何一个时候都不能没有人在的。而且,除了他,还有另外4个人分别驻守在矿区的4个制高点上,监视着矿区内外的动静。他们只能远远的看着行政大楼门前那堆火,远远的看着那群欢乐而疯狂的人。

    除了陈在留在机房外,另外口个执勤的人分别是蓝晓阳、张黑、尤伽和雷瞳。

    “老大”雷瞳所在的位置是整个矿区的最高点,也是整个矿区的生命线一矿区水塔,他在那里,可以看清整个矿区的情况。不知道是那一段时间的体力劳动锻炼了他,还是其实纨绔本来就只是他的伪装,这个时候,雷瞳用他音质很纯的低音对陈在说:“你的换班时间到了,不打算去和大家欢乐一下?”

    陈在微微一笑,说:“肝然你都叫我老大了,那么,比别人多辛苦一些,那也是在所难免了。”

    雷瞳说:“这些天来,我觉得你在不断的变化,越来越像一个领导了。”

    陈在说:“你也在变,这是一种必然,对吧?”

    雷瞳说:“也对。不要太为你妹妹担心了,我想,她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雷瞳的观察力其实也是很敏锐的,陈在没有去参加晚会,固然有身为领导者,要比别人更多付出的自觉,但同时,陈在没有心情去参加也是真的。

    陈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只能这么想吧。

    “队长”值守在最前沿那个岗哨的蓝晓阳说:“似乎有人来了。”

    “看到了。”陈在切换了一下监控显示器,他看到进入矿区的路上,有几盏车灯正在飘过来。萧水儿和廖强联合升级的监控系统,一下就把镜头推进,并自动锁定了目标,出现在陈在眼前的显示器里的,有三辆车。之前进入矿区的幸存者开来的车,都沿着公路停在土墙外边的,这三辆车看到这个状况,也很自觉的把车挨着前面的车停了下来。

    车子停好以后,车上走下来了旧个人。他们冒着大雪,走到了土墙前面。旧个人里面,有个是成年男人,2个成年女人”个大约旧、岁的女孩子,还有两个不到旧岁的小孩。很快监控扫描有刷新了一下之前的统计数据,应该是。个人,因为还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被抱在母亲的怀里。这只能说是奇迹,在这场灾难中,无论是这样幼小的孩子,还是带着孩子的母亲,能活到现在都只能说是奇迹。

    “我们是幸存者。”领头的一个男人走到土墙前面,大声的朝着里面喊,“我们没有敌意的,听说这里是个安全的地方,我们才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的。”

    “很远?有多远?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陈在的声音透过土墙后面的扩音器在夜色和大雪中传了过去。相比那个男人声嘶力竭,依然显得很单薄,很微弱的声音来说,陈在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播出去,简直就像神的声音一样。

    那些幸存者明显的都愣了一下,很显然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然后那个男人又扯开嗓子喊:“华南省,我们是从华南省那边过来的,赶了上千公里的路了。我们有。个人,7个大人,4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不到两岁。让我们进去吧,我们饿坏了,也冻坏了。”

    “阳子。”陈在拿起对讲机说:“把吊桥放下去,第一小队警戒。”

    陈在把监控机房交给了换班来的廖强。不是每一次有幸存者进来,他都会亲自去看望他们,不过,这支幸存者队伍,算是最大的一支了。他们在矿区边缘有一个专门的幸存者接待室,没有隔离消毒的效果,因为能活到现在的人都是有抗体的,而那种潜伏期很长的变种病毒,不知道要隔离到什么时候,也等于没有隔离效果。这个接待室,主要方便对新来的人进行检查,了解情况的。

    “我是守望者军团的指挥官陈在。”这句话现在是陈在自我介绍的标准台词,他看着这一群围在火炉边,端着滚烫的稀粥却喝得稀里哗啦的幸存者,不慌不忙的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问:“你们是接听到广播以后找过来的?”

    之前喊话的那个男人抬起头来,说:“不是,是一个姑娘介绍我们来的,她说,她叫陈来兮。”

    晚上回家会比较晚,要新肯定也会很晚,先来一个大章吧。,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柑,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