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15 就让我在地狱里等待天堂
    二个大雪纷飞的圣诞夜甲,陈在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东珊肌是来兮的消息。他不知道来兮怎么会跑到华南省那边去了,去做什么?为什么一直没有和他联系?这些他都想知道。但最重要的是,他总算是得到她的消息了,而且,听起来,她应该还活蹦乱跳的。

    也许是听到来兮的消息就已经很开心了,陈在没有再去生气为什么来兮不和他联系还跑到了那么远的地方。他现在已经学会用一种新的思维去思考问题,那就是他已经很深刻的认识到,就算你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做的躲起来,并不见得就是安全的。有很多时候,你甚至还需要更加勇敢的迎着那些未知的危险前进,尽管那并不是你所喜欢做的,可是,你别无选择。

    来兮会跑到华南省去,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只要她还好好的活着。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那个带队过来的男人叫王韬涛,是一个小公务员,准确的说,是属于某个市里面的精神文明办公室的小主任,年龄和陈在也差不多。不过,他过去的身份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灾变的时候,他正在一家洗浴中心,和他经常点钟的一个小姐缠绵,他们当时都还没有感染病毒,逃命的时候,那咋小小姐甚至还救了他一命。可是后来他们走散了。

    “你相信吗?”王韬涛问陈在:“我一直都没有去找我老婆但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去找安妮,当然这不是她的真名,不过这没什么要紧的。”

    听过了太多的故事,陈在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其实,在灾难中,有太多的抛弃、伤害和绝望,也总会有这些那些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感动。

    陈在只是问:“其实,也应该去找找你老婆。也许你们之前感情不怎么好,但是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比生命本身更重要的?”

    王韬涛叹了一口气,说:“我还是回过家的,估计她当时也没有感染。自己收拾东西走了。

    也许你说得对,我应该去找找她,虽然我们实际上已经等于分居了。”

    王韬涛给陈在带来了华南省那边的消息。灾变生的最初情况是大同小异的,华南省各大城市,也在最初的无序、混乱之后,建立了不少的幸存者基地,没有进入基地的人,就只有自谋生路。在冬季以前华南省军区组织一支成建制的部队。试图去清理一个中型城市,最初的进展很顺利,他们用重型武器,用坦克直升机配合,对丧尸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城市争夺战,一度控制了整个城市的三分之二,并且也救出了不少零散自救的幸存者。

    但是,后来形势急转之下,进城的部队中开始有人感染。部队都是戴着防毒面具参加战斗的,而且。能集结起来的部队,本身就是第一波病毒感染里面幸存下来的具有抗体的人群。后来才知道,有一种细小的类似于跳蚤的昆虫受到了病毒的感染,它们潜藏在丧尸的身上。当人们从丧尸身边经过的时候,它们会跳到活人的身上。后来整支部队差不多都受到了感染,只有少数穿着防化服的部队幸免于难。更可怕的是,被感染的部队里面,出现变异体的概率要高得多,而且表现得非常凶猛,没有被病毒感染的部队也没有来得及撤出城市,只有一些零散的战士自己想办法谋生了。

    现在,那个城市已经被化为高度威胁区域,华南省军区在城市的外围设立了隔离带,整咋。城市实际上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死城。也许,唯一幸运的是,那种昆虫只有在那座城市里才出现过。

    王韬涛说,他就是部队进去之后,和一个战斗小队一起逃出来的,那时候外面还没有来得及封锁。然后他赶紧解释说,他绝对没有感染病毒。因为已经过去几个月了。要感染的话,他早就死了。他说他其实不用说这一段经历的,如果陈在因为这个要把他赶走的话,他也没什么话好说。

    这个消息绝对是一个噩耗。听得陈在冷得好像打摆子一样。也许就像王韬涛说的。幸运的是,只有一个城市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但是那也只是王韬涛所知道的,他不知道的呢?其他没有来得及封锁的地方呢?

    陈在没有把王韬涛赶走。就冲对方的这一点诚意,他也不想赶他走。何况,就像王韬涛说的,都几个月了,他要感染也早死了。不过,按照他们这里的规定。新来的人都要好好的洗一个热水澡,洗澡水里面放了一些消毒药水,而他们之前穿的衣服,都拿去烧了。这是陈在从幸存者基地学过来的,也是尽人事听天命吧,如果病毒无孔不入的话。他们做什么也没多少用,但做总比不做要来得好。

    陈在叫人安顿了王韬涛他们一行人,全身乏力的走着,绝望吧?可是,连绝望这种感觉都有点麻木了。

    遇到人的时候,他还是很平静的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可是,他眼前出现了幻觉,好像那个问网跟他打招呼的人,在他一转过身的时候,突然全身溃烂,张开污汪的大嘴,出嘶哑的声音向他扑来。

    他猛的转身,才现那个刚刚过去的人。已经渐渐走远了。

    愕心饥叫随着几声尖叫声,一片纷飞的雪团打在了陈在的身上。几乎只一下,就把他埋成一个雪人。

    然后,他以为自己花了眼。他看到了什么?焰火?没错,是焰火!他看到自己面前几咋,跳动的欢快的身影,手里拿着一种自制的烟花。那个烟花带着一股很浓重的硫磺气味,火光也只有黄色这一种,但是,真的,很漂亮!

    漂亮得就好像到了天堂一样。有很多时候,陈在觉得自己就好像活在了地狱里一样,在这个地狱里,最可怕的不是那些丧尸,也不是那些凶猛的变异体,甚至也不是那些看不见的病毒,而是绝望。一种看不到边的绝望。

    可是,当他看到那一团耀收…沁久的时候,他又货得好像到了天学※

    妈的,呸!老子还好好的活着呢。当焰火转眼熄灭的时候,陈在想起了一句歌词

    “就让我在地狱里等待天堂”。

    陈在只是了几秒钟的呆,就在那几个家伙还得意的继续往他身上打雪球的时候,陈在突然大叫了一声,往前一扑,也不管是谁,就把人按在地上,顺手抓起雪团就往她脖子里面塞。

    在一片尖叫声中,那几个使坏的家伙纷纷作鸟兽散了,这时候。陈在才看清楚,被他压在身下的人小正好就是李莞尔。这个可恰的孩子脸都已经冻红了。声音也嘶哑了。正张牙舞爪的从自己的脖子里往外抓雪。

    而陈在吸了吸鼻子,问:“你喝酒了?。

    李莞尔呵呵一阵傻笑,说:“喝了,那东西真辣,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陈在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都不知道抵赖的?还是,她也明白,抵赖是没有意义的?他只是又问:“那你喝了多少?。

    李莞尔摇头说:“没有多少小只有一点。”她抬起自己的右手来,用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一点。的大她眯着眼睛,脸色酡红,似笑非笑,陈在就知道,她喝的不是一点,估计也已经差不多高了。

    真了不起啊。从没喝过酒就敢喝高了,那么。我可不客气了。

    陈在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女孩,难道你不知道在男人面前喝醉了酒。是要付出代价的吗?他弯着腰站起来,抓住李莞尔的衣领,将她一把拉起来的同时,也顺势把她扛在了肩上。一直把她扛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在行政大楼里面,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房间。陈在的房间并不比别人的大,而且,他的房间里没有床。当他在那个路边的旅店里看到一张大床的时候,他无比的向往着那张大床的舒适。可是,当他们在矿区里安顿下来,几乎每个人都从生活区的宿舍里搬了一张床放在自己的房间里的时候,陈在却没有要床。

    人不是突然之间就会转变的,陈在原本是个很注重享受的人,可这咋小时候,他的房间里只有几块拼在一起的木板,上面铺上了被褥。基本上。他就是睡在地上的。在他的“床。边,靠近床头的地方,架着一支微冲,枕头底下还有一支呕式,而门背后,还挂了一支仍式步枪。陈在并不是刻意的要在别人面前树立一个什么形象,他只是觉得这样给他的安全感更强一些。但效果是,他的形象被打扫卫生的大婶穿出去,几经转述,就变得异常的高大起来。

    陈在把李莞尔扛进了房间,把她放在了自己那张“床上”。

    李莞尔并没有闭上眼睛,她扭头看了看四周,又吸了吸鼻子,说:“有股酸臭味,你不能每天都洗澡吗?这里又不缺水。”

    陈在站在床边,嘿嘿的笑了一下,脱掉了自己的大衣,然后又弯腰脱掉了自己的靴子。站到了床上,俯视着躺在床上的李莞尔。准确的说,李莞尔并不是躺着的,她侧着身子,弓着腰,姿势看撩人。可是她自己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还在那里嘟嘟囔囔的嫌陈在的床上有味道。

    可是,当她看到陈在站上来小从上而下的俯视着她,眼睛里充满了一种灼热的火焰的时候,她似乎猛然间意识到什么,吓了一大跳,用手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有些惊恐的问:“你要干什么?”

    她不这样撑起来还好,她一撑起来,陈在就从上而下的,往她脖子里深深的看了进去。

    “嗯,好像长大了一点哦。真搞不懂,这么长时间来,经常连肚子都吃不饱,也没有吃到什么有营养的东西,怎么会长大了呢?”

    李莞尔被他的目光烤得浑身烫,听到他这么说,带着那种微醺的醉。有点得意的说:“很奇怪吧?我也很奇怪哦,你要不要看一下呢。”

    陈在嘿嘿一笑,蹲下身去一把将她揪了起来,抱住李莞尔的脑袋,狠狠的把她的嘴吸进了嘴里。这家伙真没有技巧啊,居然不知道迎合他?但是还好,她的小舌头总算给他找到了。还想躲?躲得掉吗?

    一边疯狂的吸咙着,绞缠着小一边很顺手的,就把她的衣服一层层的录了下去。当她的最后一块布条被他从两腿间拉下去以后,这个身体就终于完完整整的,没有一丝遮掩的呈现在他面前了。应该说,那一对她一直很自卑的突起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甚至可以说,网好盈盈一握,手感非常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而她的整个身体。线条非常的流畅。而且,正泛着一层粉红色的色泽。

    也许是室内的暖气太高了吧。也或许,是因为她身体里面有火在烧。

    当她看到他也除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束缚,和她面对面的站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大叔,你有胸肌了哦。”

    企图分散注意力是没有效果的,陈在将她细细的腰肢抱住,往自己的怀里一搂。身体某个坚硬的地方,就狠狠的顶在了她的柔软上。

    “你不会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吧?”陈在非常邪恶的问了一句。

    李莞尔笑了一下。反问:“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特别邪恶。然后非常内疚的放弃眼前的动作呢?”陈在说:“开玩笑,当然不会!”

    李莞尔说:“那我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有什么区别吗?你想”她的声音突然轻得近在耳边也几乎都听不到了,她低下头,问:“你想,用什么姿势?,小

    她醉了吗?也许吧。但那似乎也不是最重要的。

    陈在感到怀中的身体一阵颤栗,感到自己也一阵战栗,他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说:“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