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22 纵有不舍
    蒙梭。对千陈在而言有二重意义六第一是得到了一个黄金级的战将;第二是对那些俘虏有一个巨大的心理威压;第三,在原有的成员面前,也进一步的增加了自己的威信。

    但是对陈在而言,他更希望能有第四种收获那就是得到一个生死不渝的好兄弟。他知道这个希望也许有些奢侈了,但是就他以前读过的关于枫黎族的资料和他们的民间故事、史诗古歌,板黎族的勇士一旦许下诺言,那是就是生死不渝的。陈在不知道蒙梭身上还有多少枫黎族的血脉,但是他真希望能在他的身上得到一种在现代社会里早已消失的东西。

    也许世界湮没了,文明毁灭了,人们曾经熟悉和依赖的一切都在废墟里变成了锈迹斑斑的破烂,也许人心也随着文明的毁灭而堕入无限的灰暗之中,但也许,人们在失去一切的同时。也能找回一些更早的时候失去的东西呢?

    谁知道呢?

    “好吧,我以械黎族最后一代武士的身份向你效忠。”蒙梭对陈在说:“我会把你当做我们全族信任的引路者,跟随你,保护你,直到死或者你解除我的誓言。”你相信誓言吗?如果在以前小陈在会毫不犹豫的说,去***誓言!誓赌咒只不过是一些男欢女爱的小把戏而已,谁都可以誓,多毒的誓都可以,可是谁了誓都不必担心受到惩罚。可是誓言。曾经是人类文明中最重要的一个东西。

    收复了蒙梭,也许是度过了一场危机,也许是埋下了一个危机的种子。

    陈在一咋。人走到矿区最里面,那个紧挨着山坡的地方有一个水塘,现在结了冰。陈在尝试着走到了冰面上,一直走到了水塘的中间。

    “你想体验什么叫如履薄冰吗?”这时候走到水塘边来的,是廖强和萧水儿,说话的是萧水儿乙这个小萝荷是个妖精,她说的话根本都不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该说的。

    陈在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廖强和簧水儿,说:“对,如履薄冰。也可以说,搂着死神跳舞。

    其实这么些天来,我们不都是搂着死神在跳舞吗?我们总是无法把握。今天的闭眼,会不会永远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萧水儿切了一声,说:“行了大叔,你的本性是猥琐的,请你不要在那里装文艺了好不好,天已经够冷了。”

    陈在没有生气,反而哈哈一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

    萧水儿说:“有句古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陈在走了回来。很猥琐的问:“那你们俩一起来找我,是不是想告诉我你们俩有那么一条腿了?”

    廖强依然是毫无表情的样子,萧水儿则似乎对陈在这种猥琐的问题完全免瘦,总之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陈在并没有因此而受到打击。耸了耸肩。说:“都不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萧水儿哼了一声,说:“你还是继续装文艺吧,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聊。”

    廖强则说:“有两个消息。第一,来兮传回来了一个信息,她和方远找到了海凌伽警官,也找到了徐凤莲博士。但是徐博士的考察组出了意外,护送小队损失惨重,更致命的是,她的考察结果和相当一部分研究数据被抢走。究竟是什么人干的,现在还无法得出定论,现在徐医生已经被省政府用专机接走,来兮和海凌伽警官奉命带了一个小队,去追查被抢走的资料。更具体的情况她没有说,最后留了一句话。叫你不要担心,好好把这个大家庭组织好,这个任务完成了她就会回家。”

    来兮但凡来电,会尽量选在他们约定的时间段上,那样的话陈在就不会因为其他的事情而错过。而当她在另外的时间传来信息,而且没有等到他赶到就结束了通信,那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她的时间十分紧迫。不允许她等着陈在赶到。而且通讯器材的使用也受到限制,无法随时跟陈在进行联系;二是她本来并没有打算接这个任务,她不知道该怎样跟陈在说。

    陈在只能相信,以来兮的实力。身边还有方远,现在又和海凌伽会合了,而且又带着一个重新组建的小队,战斗力绝对是很强悍的。她说会回家,就一定会回家。

    对于陈在来说,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吧。来兮是个警察,最重要的是,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个警察。以前陈在经常抱怨妹妹为了自己工作的责任心和使命感。甚至在他看来有些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而忽略自己,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经过了这么多的考验之后,陈在已经很能够理解来兮了。

    总有些事,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这不是崇高,不是伟大,

    “那么,第二件事呢?,小陈在做了一个深呼吸,很镇静的问。

    廖强说:“我们接收到省政府出来的信号,省里边在查询全省各地幸存者的数量和现状。并且要求各基地,包括自组建的幸存者营地的负责人在月力号以前想办法到位于麒麟山脉中间的省政府基地,省里和省军区领导会召开专门的会议,商讨幸存者的安置和重建的问题。我们这个基地也在名单上面,因为我们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我们上传下载数据,以及和外界的联系,省应急中心一直都有相关的记录。

    陈在冷笑了一声,说:“那他们怎么从来没有救援过我们哪怕一袋米,一把枪呢?”廖强很平静的说:“像我们这种规模的幸存者营地太多了”或者。我去吧。毕竟,我们的力量还过于弱小了,如果能得到官方的支持,很多事情都比我们自己重头另起炉灶要容易得多。而且,到了那里。和别的幸存者团队碰头,也可以增加互相之间的了解和合作。我们可以把预警系统做到几公里以外,更远的。我们就无能无力了。但是如果我们能和别的团队合作,互相联系,那么,就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得到警示。我们终究有一天是要重建家园的,合作才是我们最好的出路。”

    陈在没有立即表态,经过一晚上的考虑之后,他再次召开了各部门负责人参加的骨干会议。陈在说:“既然是要求各幸存者营地的负责人去参加这个会议,那么,我义不容辞。基地的安全和稳定是第一位的,我走了以后,老廖代理基地负责人的职责,守望者四的性能还有待加强。各部门之间,也要继续紧密的合作

    什么叫“我走了以后啊。简直想交待后事一样的,陈在在自己心里呸了几声以后。笑着说:“这是个好事情。这场灾难爆了那么久。我们终于听到来自政府的声音了,也许。一切都会过去了吧。我想,我一定能够带着一些好消息回来,这个冬天也许是我们人生旅途中最寒冷的一咋,冬天,但是,它终究还是会过去的。老廖代理总指挥技术部萧水儿全权负责,安全部的负责人让阳子来做吧,现在这家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其他的,不变

    其实没有什么好交代的,陈在作为一个指挥官,更多的是起着沟通和协调的作用,他的存在对现在这个团队来说,还是很有凝聚力的。但是他也并不认为,少了自己。这个团队就会变成一团散沙了。他也并不会因为这样而沮丧,因为现在的自己,比过去已经强多了。

    路上有太多未知的危险,所以,陈在并不打算带上李莞尔,决定了。就不管她哭也好,哀求也好,伤心也好,咒骂他也好,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带上她。他把李莞尔交给了蓝晓阳。那是他最信任的兄弟,如果李莞尔在蓝晓阳手里会出事,那么。在他手里一样的也会出事。蓝晓阳原来的身体状况就比他好,一个长年在野外考察野生动物的博士。生存能力远比一个混迹字都市里的小文员强多了,就现在的战斗技巧来说,蓝晓阳也并不输于陈在。

    陈在希望尽量少的影响到基地的防卫力量,但是,他也总是要带着一些助手上路的。先要带的就是蒙梭,如果他真的能兑现他的誓言,把他带在身边也有更多的保障,如果他会背叛,带在身边也比祸害基地要好。其次是张黑,这个长得真的很像黑人的小伙子战斗素养提升得很快,而且心里面不装什么事情,是个忠诚可靠的手下。第三个。则是原来的健美教练尤伽。这是个打也不比男人差的女人,而且从不多话。布置下去的命令都会坚决的完成。第四个则是警官路程。虽然路警官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振作起来,但是就像末日兵团来袭的时候那样,他只要挥出七成的能力,也比一般的战士强多了。再说了,把他留在基地里也只是浪费库存里越来越少的酒,带在路上。也许更能让他清醒一些乙

    陈在本来只打算带上这四个人一道的,但是,雷瞳主动的要求加入进来。他并没有带他的两个保镖和鬼子女朋友,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战士。

    昨夜已经极尽缠绵之后,陈在在李莞尔的水杯里加了一些帮助睡眠的东西,他平常睡眠就不大好,而平时都是李莞尔为他准备的。离开的时候,她正在睡梦中紧紧的锁着眉头,眼角的泪珠似乎也一直没有干过。

    看一眼,再看一眼,转身走掉,不管心里又再多的不舍,这时候,却再也不能驻足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