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33 还有出路
    妈的异能!如果众地算异能,陈在觉得自只坏不姆了!

    这种时候,那个灰袍祭司风扬依然是一副淡定得好像变异人是他养的样子,陈在除了无比的崇拜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感觉了,他甚至觉得叫风扬“大师”都是对对方的不敬,应该叫他“神仙”才对。

    但是,陈在虽然不是党员,确实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他不相信风扬,更不相信***什么净土教!既然风扬除了坐在那里装逼而外没有别的用处,陈在就不想再花费时间跟他罗嗦了。

    变异人来了该怎么做?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迎敌!外面蒙梭的机枪已经响起来了,陈在没有再停留在屋子里面,这年头,没有兄弟活不下去,而你要是躲在屋子里,让兄弟自己在外面战斗,不但外面的兄弟会挂掉,里面的兄弟也会鄙视你,抛弃你的。

    陈在带着雷、张黑和尤伽冲出去,王庸和周钦之前虽然是他的领导,但现在也很自觉的跟了出去小记者赵晴虽然害怕,但是留在屋子里和一个神棍呆在一块,无疑也很让她害怕,两者相较,至少跟着那几个当兵的要亲近一些。

    城市里的变异体变化得很快,他们在社区医院现的那个和小孩结合的类似于人形章鱼的东西就是一个例子,但是要陈在说的话,那东西不是最可怕的。现在遇到的才叫抓狂。

    几个人冲到走廊上,才现变异体一共有三只,形状基本上还是人的形状,身上甚至还有残破的衣服,其中一个还是女的。因为变异体身上穿的都还是夏天的衣服,那个女的更是穿着一条无袖的连衣裙,到了现在,那一条连衣裙已经只剩下了一些勉强挂在身上的布片,也使得它的整斤。身体几乎都暴露无遗了。陈在算是够猥琐的了,可是,他也实在没有兴趣欣赏一具活动的**女尸,更何况,这具**女尸裸露的皮肤覆盖了一层好像化脓之后凝结的疤痕一样的异物,通体散着恶臭。

    这三只变异体最让陈在抓狂的地方在于,它们的手脚似乎长出了某种特别的东西,能够帮助它们轻松的从垂直的墙体表面爬上爬下,而且,动作非常迅,兼之弹跳力非常好,原地起跳差不多可以弹跳出到8米的距离。这就比普通的丧尸,普通的变异体强大多了。

    最先现变异体的是蒙梭,最先开枪的也是池也亏了这个身高两米零二的大块头反应足够灵活,第一只变异人从墙壁上爬到走廊出口的时候,一阵连的子弹就穿过了它的躯干。子弹击中躯干会撕裂变异体的肌肉,折断其骨骼,但是这没用,变异体有着夸张的肌体愈合能力。被枪击,只能让它减缓动作而已。

    陈在和另外几咋。伙伴迅的加入了战团,尤伽负责开枪驱赶另外两只试图逼近的变异体,陈在和雷瞳、张黑还有王庸和周钦击中全部的火力朝着被蒙梭击伤的那只变异体开火。那家伙在强大的火力面前非常的愤怒,嚎叫着要扑过来,但是它受伤的躯干明显的和它的战斗意志不配合。

    “靠近打!打烂它,打烂它!日***,谁也不准退后!”这是陈在无数次和变异体交手得出来的经验,不是为了鼓舞士气,实际上,转身逃跑的话,你永远也不会有变异体快,只能把毫无防备的背部让给它。这一分钟陈在的声音很大,每次都是这样的,不是这种歇斯底里的叫喊,不足以消除心中的恐惧。

    不管经历了多少次战斗,恐惧依然存在。

    在密集的火力中,变异体的移动已经变得非常迟缓,终于,雷瞳的留狙准确的一连三枪打中变异体的脑袋,随着一团爆浆的声音,变异体的污血和脑浆涂满了整个走廊,这才算了结。

    但是仅仅一只再已。陈在指挥同伴立刻调转枪口,另外两只变异体,一只爬到了走廊的另一侧,另一只则吊挂在大楼的外面。

    走廊的另一侧,是警官路程防守的区域。这时候,陈在他们看到的景象是,路程身上已经涂满了污血,变异体的一只手深深的插进了他的肩膀里,而他手里的一把短刀也刺穿了变异体的脑袋。

    一下子,所有的人心里都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锤击了一下。这样的场景意味着什么,大家都非常的清楚了。

    但是,这还不是悲痛的时候。还有一只变异体,它吊挂在大楼的外面,正当陈在他们试图朝它开枪的时候,它一下子就钻进大楼的某介。房间里不见了。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当变异体现它的危险时,它竟然也懂得躲避了。这不是陈在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东西,之前他们取得消灭近万的丧尸那一仗,就有几只变异体懂得用普通的丧尸来当挡箭牌。也许它们随后也被炮火消灭了,但也许,它们在炮火来临之前,就藏匿了。

    没有人知道,它们又会在什有时候突然出现在

    “路警官。”陈在走到了路程的面前,这时候,路程伸手把那只变异人从他肩上扒拉下来,变异人的那只手还插在他肩上,痛得路程脸上直抽搐,他很果断的拔出插在变异体脑袋里的刀,一下就把那只手砍断了,断肢仍然插在他身上,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

    “烟。”路程这时候也不想跟陈在废话,他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把刀扔在一边,伸出了两根手指。

    陈在从身上摸出烟来,赶紧点上了,递到路程的手里。说什么呢?也许,说什么都不重要了,被丧尸直接伤害到的人,没有什么抗体可言,更何况就算只是普通的伤害,现在没有急救的条件。

    路程跟在陈在的队伍里也有好一些时间了。初次见面的时候,路程还是个意气风的年轻警官,虽然他曾经用枪指着陈在,要缴他的械,但那是在灾难刚刚爆的时候,对于一个警察来说,看到一个普通的市民手里有枪,第一斤。想到的就是严惩这样的违法行为。但是他也并不是真正的榆木脑袋,后来被陈在救了以后,分手时也曾经为陈在找到了一辆猛士吉普车,车上,就有本不应该让平民掌握的武器。

    不知道后来路程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陈在再遇到他的时候,他和来兮是一起的。来兮一直没有给陈在解释“我们被出卖了”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从路程以后一直消沉的表现来揣测的话,反正,他原先的理想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也许,他现自己拼死执行的任务只是被人利用,也许,深得他信任的上级把他扔掉了,不管是什么,他的理想肯定都破灭了。以后的日子里,路程跟着陈在,很少说话,有酒就喝,一喝就醉,不过没醉的时候,还能保持应有的战斗力。

    陈在没有去过问路程的事,因为他觉得只要路程能尽一个战士的职责就行了。

    这时候,路程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很不过瘾的又让陈在点了一支,说:“我刚才现了一条逃生的路,电梯井有维修楼梯,你们可以从那里爬下去,直到地下停车场小那里面肯定有车可以用的。”

    陈在说:“你伤这么重,不要说那么快。”

    路程嘿嘿一笑,说:“你脑残聊我都这样了,肯定是死求了的,说快说慢有什么区别?你丫的也就一猥琐男,要不是我没兴趣,队长哪轮到你当啊,别搞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出来,老子看了忒恶心。”

    陈在哀伤的笑了一下,说:“猥琐,不代表没有感情。怎么说我们也是一起战斗了这么久了。”

    路程摇了摇头,说:“懒得跟你废话。电梯井也并不安全,因为普通的丧尸虽然不能爬楼梯,但是刚才出现的变异体没问题,所以,你们还要做件事,就是把它引出来,集中火力把它往我这边赶,手榴弹都给我吧。”

    陈在没有哭,他的兄弟们也没有哭,倒是那个小记者忍不住了,拿着她的相机想给路程拍张照,泪水却模糊了她的视线,怎么都对不好焦距。

    路程抬头看了她一眼,理了理自己的头,笑着说:“照吧,但是要照得帅点。”“在那!”就在大家都沉浸在一种无边的悲哀中的时候,尤伽现了那只潜藏的变异体,它似乎觉察到这些人情绪都很低落,不像之前那么充满斗志,所以就爬了出来。

    这是一个好机会,不知道这种会爬墙的变异体还有多少,但是,能消灭一只就消灭一只吧。这家伙势单力薄就很喜欢躲,但如果在他们爬楼梯的时候突然钻出来,那种威胁无疑是致命的。所以,路程的办法,是他们目前最好的一个办法。

    “行动!”陈在下达了命令,拖延下去,路程自己就撑不住了,丧尸也会涌上来。他们都已经看惯了死亡,没有谁还会哭哭啼啼的放不开手脚。

    队伍迅的散开,三人一组,分头去驱赶那只变异体。

    “陈在。”就在陈在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路程叫住了他,说:“以前我就在市局负责调查净土教,这场大灾难,和他们绝对脱不了关系,而且很多高官都牵涉在里面。你千万小心。”

    陈在看了看他们之前遇到风扬的那间屋子,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所有的手榴弹这时候都集中在路程这里了,陈在又捡起了一枚,从那间屋子走过的时候,拔下手雷的插销,从窗户里扔了进去。

    非常抱歉,老烈这一次迟到了三天了。年底的工作很多,所以时间没有保证,更糟的是,很多事之前都是没办法确定的。只能是有了时间就码字,码字完了就上传,也顾不得固定的时间和频率了,大大们请多多谅解。过了这一段时间,应该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