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39你选择的生活
    二二的人。跑到老二的地菇卜来做什么呢。当雷瞳脑子不心放豫么一个念头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只是自己的习惯思维在作祟,这个城市还可以说是他的二姐雷焰的地盘吗?没错。雷焰曾经是这个城市的副市长,而且应该说是第一副市长,而且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市长去中央党校学习了,所以她实际上还就是市长。可是,现在这些还有意义吗?

    现在,所有的一切,还有什么事是有意义的?除了生存。

    涂着灯标志的车队停在了那座老旧的教堂前面,几辆车摆放得很有讲究,既方便他们在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迅的掉头离开,也可以组成一个简易的环形防御圈。车里下来了万个人,前面两台下了8个,后面的两台越野卡车下了口个。

    雷瞳是跟在大约劲米以外,爬到一栋三层的旧楼上,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到这一切的。车队的编号属于三哥雷光的制药集团,但是,车里下来的,却是以一个大块头的黑人带队的总部安保主管的直属队伍。那个黑人的块头,和蒙梭相比也差不多多少,如果陈在也在这里的话,他会认出来,那个黑人是他曾经在南方市板香水榭别墅区里遇到过的鲁西恩。雷瞳很清楚,鲁西恩和他的手下,是老头子直接领导的队伍。

    他们看来都还生龙活虎的,老头子应该也就没事吧。

    雷瞳松了一口气,他和那些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并没有太多的感情,除了身份的不被认可以外,他和他们的年龄差距也很大。有时候,他甚至也怀疑,自己对那个老头子到底有没有感情,尽管老头子比较喜欢他,这也许是因为他的母亲爱屋及乌,也许是因为他是最小的一个孩子。不过这种喜爱并没有让雷瞳感到快乐,反而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一不管是老大老二那一系,还是老三和现任的正房那一系,都把他视为了一个很大的威胁。

    雷瞳看到鲁西恩指挥队伍散开,各自寻找合适的防御位置,然后带了8个人和他一起走进教堂。鲁西恩走进教堂之前,往雷瞳的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让雷瞳明白,鲁西恩其实是看到他了。劲米,这还真不是什么距离。

    但是,鲁西恩知道他是谁吗?

    雷瞳拿起枪,转移了自己的个置。鲁西恩虽然没有立刻朝他这边开枪,可是,雷瞳决定还是不要随便冒险。在外界的传闻里。雷瞳是已经死了的,也许那是家族的两大势力都乐意看到的结果,尽管鲁西恩是老爷子的亲卫队,但谁知道他现在倒向哪一边了呢。

    街面上开始涌动了一些丧尸,就在雷幢和尤伽改变个置的时候,离他们最近的街道上,就涌来了一小片。雷瞳和尤伽迅的在街道、房屋间跑过,那些丧尸耸动着鼻子,脑袋四下转动着,过了一会儿。它们就不再注意雷瞳和尤伽,而是继续朝着教堂的方向蠕动过去了。

    “你似乎没有什么好奇心雷瞳和尤伽躲到了一个违章搭建的木板房顶上,看着丧尸们就从他们下面走过去了,两个人都松了口气。丧尸只要数量不多就没多大可怕的,但是就算不可怕,要消灭它们,也同样有风险。所以。能避开的时候一定还是要避开的。

    “不”尤伽对雷瞳的问题报以很轻的一个叹息,说:“可是好奇心通常都会引来麻烦

    雷瞳微微一笑,说:“这就是跟陈在混久了染上的毛病,有时候,我都会觉得凡事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了

    尤伽说:“其尖他并没有能彻底的贯彻这一主张,作为一个曾经的小市民,到目前为止,他所做的一切,在我看来,都比那些人们所谓的大英雄更伟大。所以,我也抱定了决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追随他

    雷瞳笑着说:“这就好比,洪七公那样的绝世高手当大侠只是理所当然的事,而江南七怪那么烂的武功,却也那么侠肝义胆,就很值得钦佩了。你似乎很少说话,今天算说得多了吧?。

    尤伽难得的也笑了笑,说:“我以前不是这样,但是多说话换不来什么,所以,我宁可少说。”

    雷瞳问:“你在找什么?或者说,活下去的信念来自于什么?还是。就只为活下去

    尤伽说:“我希望还有一天能见到我的侄女尤董,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不过我不担心她,因为她从事的职业,她的才能,都决定了她会是活得最长久的人之一。我抱着这样的希望,是因为所有的人都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原有的一切,这种时候,对分离的亲人带有一种挂念,心里会踏实一些

    雷瞳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了。那一小群丧尸在接近教堂的时候,被暗处射来的弩箭解决了。鲁西恩的手下用的是弩,而不是枪,这样就避免了更多的丧尸被吸引过来。他大致能判断出,鲁西恩的手下都分布在什么位置,而且,基本上,从他的角度,都能够命中他们。事实上,他最开始学习射击的时候,就是鲁西恩这个黑人大块头教他的。

    “我去跟他们借一辆车。”雷瞳对尤伽说:“你回去找蒙梭他们,如果一个小时候以后,我没有回来,那就不必再等了。”

    尤伽点头,不问,不说,只要对方的眼神里还有一种信任,那就足够了。

    和尤伽分手以后,雷瞳从隐蔽的角落直接走到了街面上,这时候他不需要隐藏,也不想隐藏,对他来说,他已经隐藏得够久了。

    “瞳先生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全副武装,却没有戴头盔,留着一个很老式的分头,却帅得有点像嫁给维多利亚以前的小贝的青年白人,他讲的是英语,而很显然,雷瞳的英语也是相当流利的。

    “冈兹。”雷瞳微微的笑了一下,说:“很久没有见到你了

    “之前我被派到北美分公司去了。网兹笑着回答,他们之间很熟,而且,年龄的差距也不大。“有消息说瞳先生你已经在灾难里不幸遇难了,不过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更重要的是,老板也没有这么认为过雷瞳苦笑省知:摇头,说!”不旦得是好事。如果那此放出消息心狄州处读么看的,我的麻烦就不会完。实际上,我不会去和他们争夺什么,我有我自己选择的路。而且,我现在也只是来跟你们借一辆车的,我有个好朋友走丢了,我得回去找他。但是我需要车

    网兹耸了耸肩,说:“你知道,这得鲁西恩说了算。”

    雷瞳当然知道这一点,鲁西恩带的是一支混合部队,成员基本上都是中美俄三大国的退役特种部队军人。现在,其他人都隐藏在自己的位置上的,雷瞳也不需要看到他们,他只是问:“鲁西恩要多久出来?”

    网兹又是习惯性的耸耸肩,说:“不知道,他到这里来,是跟净土教一你听说过这个组织吧,和他们在这里的代言人谈判的

    雷瞳皱了皱眉头,“净土教”这三个字,他已经听得够多了,但是,他却无论如何没有把灯集团和净土教联系起来。谈判?难道说灯集团居然需要跟这个什么不明不白的净土教谈判?然后,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难道是“神”的指引?

    网兹显然看出了雷瞳的心思,这一次,他没有再耸肩,而是很严肃的说:“这是老板亲自下的命令,”

    雷晓问:“公司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网兹难得的苦笑了一下,说:“很复杂。这场灾难让我们损失很多,不管是在哪一个方面。而直到目前为止,解毒剂的研制还是没有什么进展。而据说,净土教手里就有解毒剂的样本

    雷瞳露出一种惊讶的表情,说:“你也说了,是据说

    网兹说:“更多的东西。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就算是鲁西恩,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也许你可以回到老板身边,他需要你。现在雷火先生和他的妹妹已经完全倒向了军方,并且把我们的很多产品都无偿的提供给军方使用,而雷光先生建立了自己独立领导的分部,老板的心情,想必是很不愉快的

    老大和老二完全倒向军方,雷瞳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的,毕竟这个国家和西方国家不一样,而且他们家的迹本来就和军方有很大的联系。在这种极端的环境里,不赶紧表态站队,和军方站在一起,那才是傻瓜呢。冈兹的语气里颇多不理解,只能说,他不像鲁西恩那样骨子里已经是一个中国人。可是,老三竟然能自己独立了?他靠什么?这些东西冈兹不可能知道,就算是鲁西恩也未必清楚,可是,回到老爷子那里去?

    雷瞳摇了摇头,他不想回去。至少,现在还不想回去。这时候鲁西恩带着他的小队从教堂里出来了,看到雷瞳,鲁西恩没有什么意外。对此,雷瞳只是默契的笑了一笑。

    “看来,谈判破裂了雷瞳中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就算解毒剂研制不出来又如何?他不希望集团和净土教扯上什么关系。习惯藏头露尾,把自己搞得神神秘秘的人,总是很难让人真正信任的。当雷瞳看到陈在把手榴弹扔进那个风扬所在的那间房的时候,他不免也在心里拍了一下手。也许陈在的行为和鲁西恩此时的谈判比起来,实在太肤浅,太没有远见了,可是,那又怎么样?以前人们总是被现实生活压制了太多,现在,世界都这样了,像陈在那样,反倒还轻松一些。

    “走吧鲁西恩说的普通话,而且相当的标准,如果不是他的外表,光听声音的话,绝对是一个非常淡定的中国传统的中年人。

    雷瞳摇了摇头,说:“我只是来跟你借一辆车。”

    鲁西恩说:“到了本市的分部,我可以给你提供更完整的装备。”

    雷瞳微微笑了笑,说:“开什么玩笑,要是上了你的车,还轻易下得来吗?你可是老爷子最为垂青的“黑狐”不要干这种拐带无知青年的事情了。我要过另外一种生活,我也有我自己的路要走。”

    鲁西恩定定的看着他,然后很有力的点点头,招了招手,让手下给雷瞳拿来了一把车钥匙,说:“随时可以和总部联系,你父亲很想念你。”

    雷瞳愣了一下,又苦涩的笑了笑,说:“我也很想念作为父亲的他,不过,我母亲的死,他是逃不掉应有的责任的。所以,暂时我也没法面对他。老三自立门户了吗?。

    鲁西恩点了点头,说:“他在国外的时候,和“组织。的人就有过往来,现在可以说他们的联系就更加密切了。你要相信,不管什么灾难,死掉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你可以选择普通人的生活,但是你比他们多一个选择

    雷瞳就像冈兹那样耸了耸肩,也不再多说了。

    鲁西恩交给他的,是一辆他现在很需要的越野卡车。虽然只是一辆越野卡车,但是那辆卡车的防护能力,攻击能力,并不比一般的装甲运兵车差多少,而且越野性能甚至还要更好,度也更快一些。

    鲁西恩让雷瞳先走,他让给了雷瞳一辆越野卡车,就有一小队的手下得走路。不过,他防范的,雷瞳并不用担心他们会被一般的丧尸缠住。

    “保重雷瞳登上卡车的驾驶座,对鲁西恩说了一声。这两个字很老套,但是,却也很有份量。

    雷瞳和尤伽约定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但是,他只用了力分钟。雷瞳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反而有些忧心仲仲。老大老二投靠军方这没什么,老三和“组织”的人扯上关系,又会引来多大的麻烦呢?老头子现在恐怕也很心烦吧?

    雷瞳心里想着事情,车开得很慢。可是尽管他的车开得很慢,突然间,他却感觉到车身猛地上扬了一下,就好像在高公路上突然遇到一个坎一样,然后,他的意识就有些模糊了。

    又断了几天,不知道怎么说了,只能是感激,唯有感激。感激依然在关注本书的读者。年底的事情总是很多,昨天更是周末也被拉去加了一天的班,但是,我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