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48 人生处处有惊喜
    很长时间了,老来一直惦记着至今把这本书留在书架上,包括已经下架了的读者大大们。似乎除了惭愧,也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么长时间没有再写新书,大概也是因为这本书的搁置,无法面对大家,也无法面对自己吧。老来曾经说过,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这本书写完的,做出这样的承诺,是一件很揪心的事情,因为不管时间过了多久,这件事总是搁在心里过不去。所以,还是回来了。不想说,时间过了太久,原先的构想已经中断,也不想说,如今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说,老来依然是网文世界的初学者,这就算是一个初学者时隔多日之后再来完成这份已经不及格的作业吧。不管后面的部分能不能达到前面那样的感觉,至少,老来已经重新努力了。当然,只能是公众版,老来不奢求大家像以往那样支持,只是希望,还能得到一些精神上的鼓励,那么也许,和大家一起把剩下这部分走完以后,老来会重整旗鼓,再一次站到网文的激流中来的。

    ――――――――――――――――分割线――――――――――――

    陈在对于黎索这么无所谓的态度很是无语,虽然黎索是个美女没错,但是为了个美女赔上自己的性命,陈在觉得还是很不值当的。原本打算靠黎索搭救自己的,但是,就现在这么个状况,黎索好像并不打算逃脱,至少,在见到地区负责人之前她会乖乖地做俘虏。

    可是,谁能保证在见到地区负责人之后,人家会不会想到他之前对净土教干的那些事,一时愤起把他解决了呢?陈在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来兮能和自己有个心灵感应,顺道来搭救下自己。

    陈在没有再说话,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是多余。他依然将头靠在黎索的脖子边,均匀有序的呼吸着,现在,能呼吸也是一种幸福。

    陈在看不见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反正他感觉一路上还是很平稳的。陈在不知道郭守田他们的一行人怎么样了,反正自己已经履行了诺言把变异体和进化者引了不少过来,他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去收集粮食。

    陈在这么做也是为了雷瞳那小子,要不是为郭守田他们引变异体,陈在现在也不至于享受这种被反捆的待遇。但是谁叫自己将“嫂夫人”留在人家的地盘上,交予别人照顾呢,留一个既碰不得又不能呼来喝去的闲人消耗粮食,陈在自知人家的要求也不是太过分。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陈在感觉车停了下来,随即车门被打开。

    “蒙上他们的眼睛,带出来。”刚才自称叫月的男子对身边的人命令道。

    陈在很明白,这个名叫月的男子之所以让人蒙上他?的眼睛,是不想让他们发现基地的入口。那么,这样看来,会不会从另一个方面说明,陈在还是有机会从那个地方活着走出来的?至少,让他进去的初衷是没打算杀他的。

    虽然那次在城市边缘与雷瞳一行人失散后,陈在发生了很多事,也改变了一些他以前一直存在的心理,但是陈在明白,即使自己变了些什么,心里还是有对死亡的恐惧的,中国的古训,好死不如赖活着,古人说的话总是没错的。

    他们被净土教的人带进了这个地区的基地,曲曲折折的饶了几个弯,终于到了。头上的眼罩被摘了下来,室内的光线比较昏暗,所以陈在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不适应。

    眼前一个白衣人坐在一张椅子上,头也是被全部包裹起来,只留下一双眼睛暴露在空气里。他的身后的墙上是一幅净土教的标志“白色巨手”,大大的张开。陈在双眼盯着那幅图看了一会,竟觉得有点眩晕。这净土教不会真不是什么邪教,难道真是受了神的旨意?

    “扯淡吧,你就!”陈在自己都为自己这样想感到无知。自古以来,邪教总是到处为人洗脑,说话的声音也像嘴里衔着什么似地,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为人营造一种诡异的氛围,让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就中了魔似的相信它,说实话,陈在不讨厌宗教信仰,但是尤其恨邪教组织。

    陈在总是觉得眼前这个人的眼神似曾相识,但具体在哪见过又一时说不上来,好像很熟悉却又陌生。

    “你就是这个地区的负责人?”黎索用她那及其不标准的普通话问道。

    陈在觉得以后一定要为黎索好好地补补普通话,万一这位混血美女日后对自己日久生情,死皮白咧的非得嫁给自己,到时候自己与她交流倒是不成问题,但是很多时候别人是不怎么听得懂她在说什么的。陈在的确够猥琐,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七想八想。

    “陈在,你可知道,到目前为止,你对我们净土教犯下的罪孽有多深重。”那个负责人说话了,嗓子很哑,好像声带曾经受过伤。

    但是他不是对黎索说的,而是直接提了陈在的名字。这对于黎索这样的美女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吧?这样美貌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的美女,什么时候这么不受人待见,跟人家说话,人家直接当空气。

    陈在看了一眼黎索,但是,黎索的脸色明显没有任何的变化。国际刑警就是国际刑警,喜怒不形于色啊,或者人家根本就不介意?

    “你太无礼了!”名叫月的男子看见陈在对自己上级的说话直接没反应,表现得有些生气。也许在他们心中,就算只是比自己高一级的人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则明显不甩他,也难怪他会有点情绪小激动。

    和月不同,座位上的男人明显平静得多。

    他又开口说道:“神是宽宏大量的,即使他的子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恶,他还是会给他们弥补的机会。”

    陈在呵呵一笑,“宽宏大量?你们不是宣称这场灾难就是神为了洗清人类的罪恶而搞出来的吗?现在的人类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他妈的叫宽宏大量?滚你娘的,少给老子来这套!有什么直说。”陈在说这话的时候,毫不考虑自己会不会把他们惹急了,到时候给自己几枪。反正他一听见这话就来气,就好像自己车被偷了,那小偷还义正言辞地说,偷他车是为了不让他出车祸一样。

    那位负责人依然一副淡定的样子,说“我们让你来这里,是希望你能够觉悟,明白现在走的这条路是错的,赶快回到正道上来,为神做事。你的体内有免疫的基因,这是神的旨意,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它来为神办事。”

    陈在浑身一个哆嗦,不会真被自己不幸言中了吧,难道真要拿自己做实验?要是只是抽个血啥的也还行,以前上班的时候,陈在经常从献血屋前经过,但他就从来没打算进去。不是陈在觉悟不高,只是陈在不怎么喜欢抽血的感觉,特别是看见黑红的血流入针管进入血袋,那心里总是毛毛的。虽然这场灾难的爆发,陈在也流了不少血,但是始终没有改变他对抽血的态度。现在听这位负责人的口气,陈在觉得,要是只是抽个血,他也就同意了,但是解剖,**实验啥的还是免了吧。

    不过还好,负责人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陈在暂时安了心。他说:“神是不会强求为自己做事的,你自己考虑清楚。”陈在觉得不管这话是真是假,至少说出来放着了,装也得装一段时间吧。

    “把他们带下去。”负责人下了令,身边的人就靠了过来。

    “喂,等等”黎索没想到谈话这么快就结束了,还准备说什么,就被一双手抓了过去。

    两个人被带进了一间单独的房间里,外面安排了人看守。但是不管怎么样,至少,现在这间房里只剩下陈在和黎索两个人了。

    “怎么样,傻眼了吧?还说什么要见负责人,人家根本不和你说话。”陈在嘿嘿一笑,样子真的很讨打。

    黎索没说话。陈在压低了声音继续说:“打算怎么逃出去?”

    “逃?嘿嘿,我没打算逃。”黎索这时候说话了,脸上也是嘿嘿一笑。很明显,实践证明,同样拥有眼睛、鼻子、嘴的人,笑出来的效果是很不一样的。

    “你不会打算让我这么陪着你吧?”陈在手被反捆着,身子渐渐向黎索的身上倾斜。话说,一般情况下,都是女士靠在男士身上的。但陈在显然不在乎顺序被颠倒过来。

    “对啊,不然我一个人多无聊。”黎索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现在是叫人陪她看电影,而不是陪她被关一样。“而且”黎索又接着说,“好像他们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

    经黎索这么一提,陈在也想起了刚才那位负责人的话。什么叫自己考虑清楚?要是考虑得不清楚,自己还是这么的“执迷不悟”,继续走“错”了的路,他们是不是直接把他就地解决了?

    陈在不由地又在心里默默的祈祷来兮和方远快来救自己,虽然这可能会被方远那家伙嘲笑,因为他经常在和方远瞎凯的时候,说自己现在就算不是黄金战士,也是很纯正的白银了。但是,被笑总比没命好。

    陈在和黎索都没有再说话,他看得出来,黎索正在盘算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有什么声音,像什么东西倒下了,很小声,但是陈在的听觉很好,尽管那个人尽量放低了声音,可还是被陈在听见了。门突然被打开了,陈在脚一紧,警惕的抬起头。进来的却是那位负责人,他的后面是两个倒下的,穿着白衣的身体,因为陈在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已经死了。

    可是,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内讧?陈在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甚至不确定这个人还是不是刚才遇见的那个负责人。因为他分辨他们,仅仅是依靠外套的不同来区别的。虽然他们都是白衣,可是,负责人身上净土教的标志明显要大于其他人。还是,说不定,是来兮悄悄偷了负责人的衣服来救自己?但是,随着那人把头上的白布取了下来,陈在真的吓了一大跳,,真的,估计比中500万还要吃惊。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