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49 神救不了我们
    陈重!

    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陈重!没错,就是那个大学和自己同铺,在公司里不留一点情面,常常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的上司兼兄弟――陈重。陈重脸上没什么疤痕,脖子上却留有很深的刀疤印。皮肤颜色白得可怕,难道这是长时间用布遮住脸的效果?陈在记得那个叫月的教徒,皮肤同样也是白得离奇。

    记得当初陈重他们将自己扔在老工业区,开着本田商务车飞一样离去的时候,陈在曾经诅咒发誓一定要让他们好看。后来灾难爆发了,陈在又不止一次的想找到陈重,害怕每次向自己扑过来的丧尸中看到陈重的影子。再后来,灾情越来越严重,陈在以为陈重挂了,而现在,他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并且穿着净土教的衣服。陈在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上去抱住兄弟大哭一场,还是应该保持应有的警惕。

    “陈在,是我。”还是刚才那个嘶哑的声音。陈在不知道陈重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更不知道他这几个月遇到了什么事,而且还加入了净土教。

    但是看见兄弟还活着,陈在是真高兴。可是现在的陈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陈在了,经过这么多的事,让陈在学会了一点,那就是时刻保持警惕。人有点戒备心总是好的。

    “陈重?!你还活着?可是……你为什么加入了邪教?!”陈在还是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废话少说,怎么活到现在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他会进入这个什么废土教。陈在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难道意味着自己的兄弟陈重和这场灾难有关?

    “不可能!”陈在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一是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地区的负责人也只不过是这个邪教里的小毛兵而已,二是,不可否认,那一分钟他的理智被情感占了上峰,他不相信陈重会是这场异变的制造者或是参与者。

    “长话短说,灾难爆发没多久我就被净土教救了,他们很赏识我,让我做了这里的负责人。今天把你捉来是上面的命令我不能违抗,现在,我是来放你们出去的,快走吧!”陈重扯着嘶哑的声音低声说,边说边用刀把陈在和黎索身上的绳子割断。

    虽然陈在很想把事情问清楚,但是周围的情况提醒他现在的确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陈在解掉身上的绳子,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黎索站起来,用烂的不能再烂的普通话说道:“我们的武器?”

    的确,就算陈重是这一地区的负责人,但是陈在估计,照现在这么个状况,要是被那帮教徒发现的话,陈重会被当做叛徒被捉起来,而大家估计都得死,唯一能帮助他们安全离开的,就是武器。

    “放心,我带你们去拿,先把他们的衣服扒下来穿上。”陈重指的是门口倒下的那两位。陈在二话没说,就过去扒衣服,黎索也紧随其后。这两件衣服穿上倒也合适,就是扯下他们的头巾后,陈在发现这两人的皮肤同样很白。

    好了衣服,他们跟在陈重的后面一起往走廊尽头的门走去。

    向左绕了一个弯,又上了两层楼,陈重带着他们来到了另一间房门前。那里也有两个看守,穿着和他们身上一样的衣服。两个看守看见陈重,马上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陈在看不见他们的脸,可就算不看见,陈在也不难想到那两张充满虔诚的脸,这个净土教到底做了什么?

    “我来取那两个人的武器。”陈重对两个看守说,那两个人很快就打开了门。

    陈在和黎索故作冷静的把武器全部拿上,只是有些装备在身上的武器不方便装备,只好先拿在手里。再取得武器后,转了个弯,陈在和黎索迅速的将所有的武器全部装备好,还没有走出基地,这身白色的衣服还是得穿着。

    进来的时候陈在他们被蒙上了双眼,再加上基地的内部结构错综复杂,所以要不是有陈重的带领,他们很难找到出口。

    现在的队形是,陈重走最前面,陈在在中间,黎索垫后。虽然黎索是女人没错,但是她是个战斗力很强的女人,所以,陈在并不会因为让她走后面而感到不好意思。可是陈在心里又分明有种莫名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这种感觉和要遇到危险时那种来电的感觉不一样,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陈在频频回头,可每次回头时都看见黎索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也许,是陈在想多了。

    当快经过一个自动门的时候,陈在又一次回头,黎索不见了!

    以这位混血美女的本事,绝对做得到在无声无息中从背后消失。陈在突然想起方远在海天学院曾给自己说过,永远不要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一个不怎么信任的人。可是,黎索是自己不信任的人吗?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合作,陈在自己觉得,黎索已经算是个朋友了,但是,现在她去哪了?被捉走是绝对不可能的,第一,那些人发现他们逃跑不可能只捉黎索回去,第二,就黎索而言,除非她自己愿意,不然就凭那些人根本捉不到她。她的本领,陈在和她合作了这么久,也见识得不少了。

    难道真的是她自己走的?可是,这又是为什么,是为了她完成她来这里的目的?那么这个让她深入虎穴去达到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陈在越来越觉得黎索这个人物不简单。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先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的,还是出去再说吧。

    陈重也发现黎索不见了,可是在得到陈在说不用回去寻找的答案后,陈重只好又继续往前走。

    “过了这道长廊再过一个门就可以出去了。”陈重转过头盯着陈在,棕色的眼睛早已变得黯淡。“我就送到这里,你……保重。”陈重嘶哑的嗓子让陈在听不出他是带着什么感情说出这番话的,但是,以他们这么多年的兄弟,陈在能感受到。

    “你不和我走?他们发现是你放了我们,不会饶了你的!别信那个破神论,妈的,神救不了我们,人类只能自己救自己!”陈在压低声音,却情绪激动的喊着。

    “离开他们我同样活不了!”陈重摇着头,视线避开陈在的眼睛。

    “活不了?现在谁也保证不了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现在的世界,全乱套了。但是,我不可能让你留在这地方,老子听了你这么多年的话,这次我还就不听了!”陈在铁定了心要带走陈重,就算打晕背走也行,但前提是他背得动。

    “你不明白,兄弟,你走吧。”陈重连连后退。

    “走!”陈在向前一步随即反手一抓擒住了陈重。几个月的生死逃亡,让陈在的体能好了不少,要是再以前,他是无论如何也擒不住陈重的。

    “别逼我!”陈重一用力,竟也挣脱了右手,飞快的从衣服下取出刀对准自己的脖子。

    “陈重!到底为什么?”

    “你不会明白。”陈重还是那句话,刀依然对着脖子。

    “不会明白?哈哈……”陈在突然不管不顾的笑起来,在空荡的走廊里,回音久久未停。“我真的不明白,从一开始就不明白,病毒莫名其妙就爆发了,人成了行尸走肉,我们的家没了,世界毁灭了,人心崩溃了,你宁愿在邪教里等着受死也不跟我走,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人都活变态了!”

    也许是陈在的喊声引来了净土教的追捕,走廊尽头拐弯处出现了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人还不少。

    陈在递了一把枪给陈重:“你自己考虑吧。”然后抬起手里的枪对准了拐角。

    “啪啪啪……”一连串的枪声,陈在一边开枪一边向另一个房间退去。没有实体的掩护,就算他小宇宙爆发也是很容易中弹的。

    陈重跟了过来,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需要说,

    门被陈在一脚踢关上,子弹在门上射出许多枪眼,外面的人不敢贸然冲进来,但是这种门也顶不了多久,陈在估计这次真得玩完。

    正当他为自己的声音引来追兵而后悔不已的时候,门外突然多了另一阵枪声,随即门上的枪眼也停止继续增多,净土教似乎遇到了新的敌人。

    难道……

    “陈在,是我!”是来兮的声音。自己的亲妹妹陈来兮,关键时候还是亲人给力啊!陈在在心里好好的感谢了一下自己的父母,感谢他们为自己生了这么个英勇的妹妹。

    紧接着门被一脚踹开,方远就这么带着奸笑站在陈在的面前。

    “好吧,我知道你想嘲笑我。”陈在手握着枪,耸了耸肩。

    “你救过我一命,现在扯平了。”方远嘿嘿一笑。

    “这家伙还记着呢。”陈在不认为方远是记情,估计他是当仇来记着呢。也难怪了,被自己瞧不起的小杂兵救了一命,方远当时那脸丢的是挺大的。

    来兮走进房间,看着穿着白衣的陈重问道:“这是谁?”

    “他是陈重。”

    “你就是陈重?”来兮上下打量了一遍眼前这个人。对于陈重,来兮并不陌生,至少名字不陌生,因为陈在不止一次对自己抱怨过他。

    “走吧。”来兮抬着枪,用枪口指了指门,来兮的话音刚落,方远的身后一个没死的教徒突然站起来,枪指向了方远毫无防范的背部。

    来兮给方远递了个眼神,方远心领神会,向前一翻,背后的人被来兮直接爆头。

    方远和来兮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了,有了他?,陈在甚至不用抬起枪来,只需要走的时候小心点就行了。话说,方远不会已经把来兮钓上了吧,虽说来兮以前中意过那个警察医院的海龟小凯,但是和方远单独相处了这么久,就是和只狗也培养出感情来了,更何况方远还是个可圈可点的大帅哥……

    陈在不清楚来兮和方远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要是让陈在选的话,他勉强可以接受做方远的大舅子,毕竟一起出生入死过不是?

    陈在突然意识到自己思绪跑得有点远了。事实上,自从上次在遇难者基地,方远被来兮收拾了以后,他就越来越欣赏来兮,但来兮总是对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这让方远很是郁闷,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养眼的帅哥啊。

    通过那道门,走出黑暗的楼梯后,一道耀眼的阳光射到了陈在的脸上。回过头,后面只是一幢破旧的小楼,和周边其他小楼没有多大的区别。陈在不知道这样的净土教基地还有多少个,他只觉得人类的这场磨难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