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我是传奇 > 正文 156 惊人的发现
    生火这样的小事难不倒来兮。但是桌椅长时间没动,气候变化,也变得有些潮湿,生火花了不少时间,最后弄的满屋烟雾总算完事。

    现在已经是春天,可是寒冷的气息到了晚上依旧存在,所以来兮将火烧的很旺,木材燃烧的声音在火焰里喳喳作响,黑暗的空间里只有这雄雄火光散发着光亮。人类离开了电,照明的工具也恢复到原始时期。

    来兮用手里的木棍通了通火,火势更旺了,陈重不知什么原因,身体看起来一直不适,夜里气温低,火烧旺点也更暖和说不定陈重能感觉好点,怎么说刚才他也救了自己一命。

    在红色的火光映照下,陈重的脸色正常了许多,他盘着脚坐在地上,抬着头看来兮。眼前这个女人虽然个高了点,但是五官标致,长得的确漂亮,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女,在男人的眼里绝对是个性感尤物,只是强悍了点。话说,陈在那个样子怎么会有个如此漂亮的美女做妹妹,陈在以前不止一次给陈重提过来兮,可是陈重总是认为陈在实在推销假冒伪劣产品,就陈在那副德行,她妹妹也好不到哪去,但现在陈重越看来兮越后悔,早知道就……

    “陈在真是你哥?”陈重问来兮,其实也是没话找话说,这样的夜晚不说话显得有点尴尬。

    “对,我们是长得不太像,但的确是如假包换的亲兄妹。”这样的问题来兮已经被问了无数次,事实上,方远那家伙一个人就问了n次。

    陈重被看透了心思,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咧嘴笑了笑。

    “好了,其实你和我哥认识这么多年,我们家的事你应该都清楚,这些都没什么聊的,说说你自己吧。听陈在说,灾难爆发后你就不见了,去了哪里?”来兮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好奇心比较重,这也是多年来养成的职业病。

    虽然陈在还来不及告诉来兮陈重加入了净土教,可是看陈重的穿着,来兮不难猜出陈重的身份,净土教这段时间活动很是猖獗,甚至比起雷瞳他们家的xt集团还要不可一世。他们对外宣称救世人脱离这场灾难,而实际上极大的可能这场灾难的源头就是始于该组织。

    之前陈在交给自己的那个u盘,里面装的东西十分重要,不仅能掌握净土教与国家部分高层人员的不法交易的黑幕,也包含了一些该病毒扩散的资料。可是就目前的情况看,净土。

    教的势力实在太大了,就连国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解决净土教。

    但是,现在不解决并不代表以后不解决。事实上,来兮早就接到秘令,要求暗地里收集净土教的罪证,接到命令后,调查到现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收集了不少有关该教的情报。而陈重就是净土教的人,原本来兮并不打算从他嘴里得到多少信息,因为净土教里的每个人都是接受了强度训练的。来兮不知道背叛净土教的后果是什么,可是现在陈重背叛了净土教是个事实,也许,陈重能想明白,把知道的都告诉自己,来兮抱着一丝幻想,陈重能为了救陈在背叛组织,到了现在想回去是不可能的事,还不如把知道的都如实告诉,这对于陈重来说也算得上条明路。

    “没什么特别的,也和其他人一样,想方设法的活下去。”陈重的确为了救陈在背叛了组织,当初,陈在和自己一起打天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还是这么多年的兄弟,陈重狠不下这个心。陈重认为他的这个错误神也许能够原谅,而如果自己将净土教的事告诉别人,其后果将会比死更难受,现在自己的状况就是神明在警告自己。

    陈重之所以这样害怕,是因为他刚进教不久,亲眼看见过一个背叛组织者的下场,他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嗓子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好像被什么死卡住脖子,气全给憋住了,可是脸色却不是红的,像石灰一样的灰白,青筋爆出,在灰白的脸上像一条条青黑的沟壑,纵横交错。身体剧烈膨胀,衣服被撕扯破了,留下几块破布吊着,发不出声,那人疯狂的抓着咽喉处,好像想从喉管抠出什么来,脖子上留下一条条血痕,在没有血色的肌肤下,格外刺眼。

    背叛者持续挣扎了半个小时,死不了,却越来越难受,连撞墙也不行。最后一声响,背叛者的肚子突然爆炸了,他也随之倒下,痛苦却没有就此结束。从肚子的破损处里爬出一条条蠕动着身体的白虫,疯狂的蠕动着柔软的身子爬向他身体的四周,只一会就布满全身,疯狂的啃食着背叛者的身体,而这样的情况下那个人都还没有死,直至最后被白色虫子啃食的只剩下一堆白骨,这场痛苦才算完结,最后白色的虫子随之化成一滩水摊在地上,没有血色,只有白色。

    这是陈重刚入教时看见的场景,是对他们新教徒的特殊训练,意在告诫他们要忠诚。那个场景让陈重至今难忘,很长一段时间内常常被那样的噩梦惊醒。虽然逃亡初期,他亲眼看见了丧尸吃人的场面,可是那也不及这个恶心,最重要的是,自己也根本不会好好的看丧尸吃人的画面,可是那个人死的过程,陈重和十几个新入教的教徒是被几十只枪逼着观看了全过程,其恶心程度,让陈重在这么长时间后依然心有余悸。

    陈重并不想那样死,可就算是自杀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也许自己会没事,陈重抱着侥幸心理,所以他不可能告诉来兮有关教里的事情。有的人就是这样,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说实话,可是,其实这也是人类在长时间的生活经历后磨出来的生存之道。这个世界上,要想好好的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抑或是未知的将来,人总能发现一些生存之道,而这也许正是他能比别人更长命的原因之一。

    “既然你不打算说,我也不强求。你在这休息,我出去看看。”来兮拿上放在旁边的枪站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的夜泼墨般黑,夜空中没有星星,更没有月亮,陈重看着来兮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轻叹了口气。房子里只剩下陈重一个人,感觉无力,身体慢慢的躺了下来,一阵风吹过,陈重打了个哆嗦,全身蜷缩在一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陈重突然被一阵剧痛惊醒,肚子里疼的难以忍受,像是有虫子在啃食自己的内脏,陈重感觉似乎都能听到肚子里发出的声音。他想叫,张着嘴巴却发不出声,痛苦的在地上来回滚动,旁边的火堆被陈重撞翻,火苗窜到他的身上,引燃了他的衣服,可是皮肤被灼烧的痛楚丝毫引不起陈重的注意。

    来兮听到声响跑了进来,看见陈重此番景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该怎么办。看样子是中毒了,可是谁下的毒,什么时候下的毒,为什么自己没事,来兮一点也想不明白。

    陈重突然想起以前的背叛者,那个场面和自己现在的情况不是一模一样吗,难道接下来自己也会被腹中爬出来的虫子啃食成白骨?陈重身体已经疼到了不可忍受的状态,再加上想到那个画面,心里一下完全崩溃。陈重感觉到喉咙管里好像有虫子想往外爬,他出不了声,用手疯狂的抓脖子,但是这些都是无济于事。

    来兮端着枪向四周扫视,在确定了周围没有其他的生物后,慢慢靠近陈重,想查看一下他的状况。就在这时,陈重发现了来兮,他挣扎着出声,伸着脖子,说不出话,又疼得四处乱滚。

    陈重的身体开始膨胀,他挣扎着用右手对着自己的身体做了个手枪的手势,他和来兮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唯一能解脱痛苦的方法,虽然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看起来陈重真的很痛苦,杀死他,来兮做不到,不杀他,来兮也看不下去,只有……

    来兮从身上抽出刀,毅然决然的走过去,对准陈重的肚子用劲扎了下去。

    哗~

    像是流水的声音,一群白色的液体从陈重的肚子里流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堆白色的蠕虫。来兮眼疾手快,一下将陈重抓到一边,接着跳上去,用脚踩。来兮是特种兵的那种特备的鞋,特别结实,虽然虫比较多,但是踩死它们不成问题。

    差不多将这边的虫解决了,来兮回头看陈重的情况,一些零星的白色蛆虫从腹部伤口处爬出来,正在啃食他,陈重已经没有太大的痛感,只是瘫软的躺在地上。

    刚才,来兮一下想到了路程u盘中好像提到过这样的情况,净土教将虫卵植入教徒的体内,如果长时间没有抗毒血清,虫卵就会迅速孵化,净土教会定期为教徒打入血清以控制虫卵,并且用一些谬神论来控制教徒的思想,以达到控制教徒的目的。

    来兮掌握的资料不够完善,所以,在看到陈重脸色苍白的时候,她并没有将其联想在一起,希望现在还不晚。

    “你现在怎么样?”来兮蹲在陈重的身边,没有碰他,她不能盲目的移动陈重的身子。

    陈重张着嘴,颤抖着双唇,半天,细微的声音从他的嗓子里爬出来:“没想到,最后是……”陈重有气无力,缓了缓继续说,“告诉陈在……他体内的血液与变异者能相通,净土教要抓他去研究,叫他小心……来兮,谢谢你,不然我可能会死得更惨,对着头,来个痛快点的。”

    陈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大大的喘着气,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

    虫卵孵化时间已经太长了,来兮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此刻来兮越发的后悔刚才没有给陈重脑袋一枪,也许那样对于他来说更好,来兮发现现在的自己越来越婆妈了,以前雷厉风行的性格好像正在减退,难道,这是末世带给她的?越来越害怕看见熟悉的面孔死亡。可是她还有疑问,至少要让她明白什么叫“能相通”?

    陈重的眼睛已经开始往下耷拉。

    “陈重!什么叫能相通?陈重?!”来兮使劲的摇动陈重,可是没用,他已经停止了呼吸,“妈的!什么人啊,说话说一半!你翘了让我怎么给陈在交代!”来兮一屁股坐在地上,从胸口摸出一包被压得瘪瘪的烟盒,里面还剩下最后两根,来兮抽出其中一根,掏出火机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陈重死了,来兮心里也不好过,虽说才认识不过十几个小时,可他是陈在交托给自己的,而且还曾经救过自己一命,来兮越想越郁闷,又狠狠的一吸,烟已经下去了大半截。

    “妈的。”来兮将剩下的小半截烟往地上一扔,脚顺势踩上去,捡起地上的枪,再看了一眼断了气的陈重:“对不起了,兄弟,你就在这委屈一下。”接着转身离开了屋子。

    来兮带上头巾,跨上哈雷,发动,在地上做了个完美的旋转后,飞快的驶上了高速公路,在屁股后面留下长长的灰雾。来兮在这里休息是为了陈重,现在也没有这个必要了,她要赶回金银山,把陈重的那番话带回去。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