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9章 师徒
    与此同时,天上的黑云从四面方赶来,蜂拥而至,隐隐有紫电闪现,无数的落雷降下,将阴气森森的骷髅山轰出一个个大坑,惊得山下的凶兽四散奔逃一

    “昂!”一条黑色、比他们之前抓到的那条黑水蛇要粗要大百倍的蟒,不,是蛟龙,冲破山顶仰天长啸,霎时间风云变色,整个天幕云层一齐变幻成紫色

    萧天目瞪口呆,仙青、佛金、鬼黑、妖紫,紫气弥天,此乃绝世大妖现身的异象只是奇怪的是这蛟不知什么原因竟瞎了一只眼,却是个独眼妖怪

    他正呆呆的愣,突然被东西砸了一下,伸手下意识的接住,瞅了一眼顿时无语,又是一个骷髅头

    老怪物却没有理会这些,这老头自从看到蛟龙的模样之后脸色变得刷白,像痴呆了一般喃喃的嘟囔,“怪不得抓黑蛇那么容易,原来那是条小崽,这才是真正的黑水玄蛇,没想到这畜生能熬过了一个轮回,竟然化成蛟龙,只怕是无敌当世了吧?”

    老怪物额头上,片刻间冒出点点汗珠,随即决然喷出一口精血在双掌之上,瞬间飙出去十余里他刚离开,骷髅山便爆炸开,地下出现一条大裂缝,无数汹涌澎湃的洪流涌出,冲山倒树、横扫四方,方圆百里变成一片汪洋

    ※※※※※※

    骷髅山往西一千三百里外,翠屏山脉的悬崖边上,盖着一间小小的茅草屋,有三男一女,都是十七岁的年纪,各个满含羡慕的望着萧天,这次老怪物外出回来,大夸了一通萧天,听说还给他一杆狼牙棒,令这四人对此大为羡慕

    萧天不以为意,淡淡道“没什么好眼馋的,等下次出去,老怪物就从你们里面选人,带着你们出去闯荡,每人都有机会的”

    屋里老怪物盘坐在床上,拿着萧天捡来的骷髅头仔细打量半天,又从袖子掏出另外两个相似的,对比了一番,不禁啧啧称奇“你小子运气逆天呀,老夫和人拼斗到险些暴露了身份的地步,才得到两个,你随便就捡来一个,这命好的…”

    萧天不以为然,却道“哎,老怪物,你看够了没有,该还给我了吧?”

    老怪物一挑眉,淡淡的说到“咱商量一下,老夫想不还,可以吗?”

    “额…”萧天无语了,耍赖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真是人老成精、浑不要脸其余四人一齐捂脸,暗道这老头又开始不要脸了

    果然,老怪物眨眨眼,说“老夫看你骨骼惊奇,天生是修炼的材料,若无人指点岂不荒废了这上好的资质?你…拜我为师吧!我收你为徒”

    萧天一窒,怒道“我被你抓到身边足有一年多的时间,你早不收晚不收,偏偏看到好东西了才开口收我,不用这么明显吧,想要别人的东西你不会委婉一点吗?这么直接的做法,你分明就是谋图我的骷髅头!”

    老怪物点头,也不分辨却把骷髅头收了起来,直接道“你同意拜我为师了,那好,这骷髅头就当作拜师礼,为师笑纳了,你退下吧”

    萧天为之气结

    夜里

    萧天独自躺在房顶上,郁郁不快的生闷气,星光洒落的天空泛起清冷的气氛,照耀着他洁白的脸庞

    一层看不到的阴冷寒气从他身下的屋子里飘出,三个骷髅头散着诡却令人无法察觉的气息,悄悄改变着四周的一切,连高深莫测的老怪物都没有察觉到事情不对

    冷风刮过,呼啸之间无数的气息缭绕在四周,像一切事物渗透,几缕气息被萧天呼吸之间摄入体内,顿时打了个寒颤,骂道“草,真不爽!”

    “天哥,别郁闷了老怪物就是那种坑爹的性子,你能拿他怎么办?忍忍吧”一个浓眉大眼,方脸阔耳的少年从下面爬上来,劝解道“你、我、东方云、慕星、梦洁,连同被老怪物扇死的老大,都是以前不开眼惹了他的人,他把咱们囚禁在身边,且在体内下有禁制,咱想跑都跑不了的只能希望着这老怪物高兴,没准哪天他心情一好,就把咱们给放了”

    萧天翻个白眼“宋阳,你说的这话你自己信吗?”

    宋阳脸一红,摇头“不信,我这不是看你心情不爽,特意拿话安慰你嘛,你这么较真干嘛?”

    萧天哼了一声,“你这么说还不如不安慰呢,算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以后有机会等你被老怪物欺负了,我也会去安慰你的”

    宋阳闻言一呲牙,道“你盼我点好行吗?不过说真的,你心里要是不好受就去找人安慰一下呗,”说罢,挤眉弄眼的朝屋下瞄了一眼

    萧天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脸上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看起来竟有些猥琐

    草屋里就两间住处,一间被老怪物霸占着,另一间则是梦婕的房间梦婕是这几人里唯一的女子,同时又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平时里四个少年都称呼她一声姐,此女长的漂亮俊俏不说,又为人开放大度,谁心里有不好受的时候,都可以去找她消遣

    此时,梦婕正在梳洗头,女人嘛都爱美,何况她正在二十岁的当口,自然要更加用心的打扮了,突然,门帘被挑开,萧天迈步进来,“婕姐,我…心里不大爽”

    梦婕一怔,旋即翻个白眼“心里不爽了知道来找我,早干什么去了?”

    萧天吐吐舌头,讪讪的不敢搭话

    梦婕哼了一声,任由头披散在肩上也不管它,径直绕到萧天身后,轻伸玉手把他的上衣褪下来,柔声道“你心里是因为老怪物的事吧,他整个一坑爹货,你别在意”

    萧天“…”

    隔壁屋里,老怪物的耳朵竖的直直的,他那是何等的修为,莫说只隔着一堵墙,就是再远些也能听的清楚,此时他一脸晦气,忿忿的嘀咕道“刚才宋阳那小子在屋顶说我坑爹,现在梦婕这丫头又说我坑爹,难道老夫真的坑爹么?我怎么没觉出来?”

    ※※※※※※

    梦婕将萧天的上衣褪下,拍了拍他坚实的后背,一指自己的床,柔声道“去趴着!”

    “哦”萧天此时显得乖巧听话,和在老怪物面前时的桀骜不驯完全不同,听了梦婕的话,老老实实的趴到床上

    梦婕抬腿胯到床上,伸手在萧天背上掐了掐,问道“痒么?”

    “嗯,有点”萧天把头抬起,放在梦婕的大白腿上,嗅了嗅女孩子特有的体香,一脸满足,道“婕姐,多谢你了”

    梦婕轻微一笑,拿出些银针,她学到的是针灸刺穴的本事,当即对萧天施展了一遍,扎的他满身是针却一点不痛,苏苏麻麻的,好不舒服,道“有美女服侍你,肯定会扫去一切不爽的心情,睡吧”

    ※※※※※※

    第二天,萧天醒来,下身支起个小帐篷,脸色顿时一红,突然现梦婕正戏谑的看着自己,不由的一阵尴尬

    梦婕似笑非笑,调侃道“吆,小家伙长大了啊,以前在姐这里过夜时可没有这种反应啊,怎么出去了一趟再回来就成熟了这么多,小帐篷支起高高的,说,梦到什么坏事了?”

    萧天一窒,想了想从衣服里拿出一本蓝皮书卷,正是方诚的那本春宫图,递给梦婕,讪讪道“我从骷髅山哪里得到的,送你了,等有空的时候你自己看着解闷吧”

    梦婕一呆

    从草屋里出来,萧天神清气爽,霍霍生风的打了一趟拳,可能是昨晚的梦境太爽,又或许是梦婕的针灸手艺高,此时的他竟然状态极好,挥出了十二成的本事,一趟拳练完了不过瘾,又耍起舍钩指,同时一路向山林深处走去

    舍钩指这门功法易学难精,要想练到挥手间万人瞎眼的地步,苦练是必不可少的萧天纵身一跃,趁势使个倒立,却只用手指支撑身体的重量,借此来锻炼指力,这种方法倒和佛门的一指禅类似,经常练习的人除了臂力惊人外,指骨关节会变的比常人粗大一些,也结实一些

    手指倒立已经是高难度的动作了,莫说是常人,就是修炼者都没有多少人能做到,但萧天还不满足,做了个难度更惊人的举动跳!

    手指全力绷紧绷直,用力一按地面,身体向上倒冲而起,而后落下,此时萧天只伸出两根长指,百余斤的体重全都集在上面,一点之下,开碑裂石!

    宋阳等人见到这一幕,吃惊的目瞪口呆,各个咂舌,“靠,萧天这是****吃多了,今天怎么这么猛?!!”

    就在此时,萧天突然大幅度摆动双臂,指尖点击地面竟然倒立着跑了起来,且度不慢,在山林穿梭之间,不时的抬起一只手臂对着野兽钩抓一下,一路之上抠瞎了眼睛无数

    当然,倒立着毕竟不是正常状态,萧天不可能每次都得手,也有失误的时候,在袭击一头雄野猪时,萧天使用舍钩指插向它的眼眶,那野猪矫健异常,立刻向后躲过,但是就在此时,出人意料的事生了明明手指距离猪眼有半尺的距离,但猪却突然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惨叫声,两只大眼诡异的拱出眼眶,从此世上多了头失明的野猪

    萧天一怔,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据说舍钩指若能练到精髓,不用接触身体便可抠瞎眼睛,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老怪物突然飘身而至,淡漠的望了一眼,道“瞎眼过千,精髓乃成,你刚刚已然更进一步了”

    萧天脸上却没有欣喜的神色,沉默片刻后,凛然道“瞎眼过千,这是害了多少的生灵!等日后报应到来,我怕是不得善终吧?”

    老怪物一怔,缓缓点头,“报应之说,可有可无,但练习舍钩指的人却的确是不得好死的,往日的前辈们都没有好下场”

    “…”萧天面沉似水,忽然道“你练的比我还深,怎么还不死?”

    老怪物一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你妈的!”

    ※※※※※※

    宋阳摇头叹息,“天哥又挨揍了,唉,听他的惨叫就知道,老怪物这次下手不轻”

    梦婕朝那里瞥了一眼,淡淡道“没事,这小子皮糙肉厚,再挨揍几次就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了,不用担心他”

    宋阳点头,“也是,哎,婕姐,你看得什么书,我以前怎么没见到过这本”

    “这个啊,春宫图,萧天送我的”梦婕扬了扬书里的画面,顿时把宋阳飙出一脸鼻血

    ※※※※※※

    没人会嫌自己的好东西太多,萧天也不例外,被老怪物收为徒弟,自然要伸手索要些好处

    “哎,老怪物,听说高人都会给弟子吃些灵丹妙药,助长修为功力之类的,我好歹也是你门下了,给点大补的东西尝尝呗”

    老怪物眼角一挑,尝尝?“老夫就没听过你叫我一声师傅,还敢管我要灵药?你小子怎么这么张狂?”

    萧天面不改色,“年少轻狂而已”

    “真他妈理直气壮!等着!”老怪物冷哼一声,飘身在树林里转悠一圈,片刻后回来,却将一只老虎扔到萧天面前

    萧天吓了一跳,这老虎还是活的,急忙用脚踩住,奇道“我要灵药,你把它弄来干嘛?”

    老怪物白了他一眼,一脚把老虎踹翻过来、仰面朝天,指着它的涨起的乳,戏谑道“这是只刚刚产小崽不久的母虎,乳水正足,你不是要大补的东西吗,喏虎乃兽王,乳水滋阴壮阳,喝吧”

    萧天脸色霎时黑了下来,怎么喝?趴在它身上用嘴啜啊?十七岁的大男子汉光天化日之下能干这事吗?

    找到梦婕,讪讪的开口,“姐,有事找你帮忙?”

    梦婕此时正在津津有味的看书,这春宫图不愧是从古流传下来的东西,内容刺激,精彩异常,稍微看了几眼便被吸引住了,听到萧天的话一愣,“嗯,说吧,什么事?”

    萧天踌躇了片刻,低声道“我想喝奶,你能帮忙挤一点…”,他声音一顿,注意到梦婕的****挺立,突然想起来书上说过,男人有感觉时下身挺立,女人有感觉时胸前饱满,虽然梦婕的胸不小,但平时绝对没有这么紧俏,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