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0章 风波
    啪!玉手轻拍萧天的脸蛋,梦婕戏谑的一笑,语气幽幽的说道“怎么,你想喝姐的?”

    萧天急忙摇头,梦婕虽然为人豁达开放,郁闷时找她排解一下可以,但若是调戏她,那肯定不会落下好果子吃一

    他刚要开口解释,就在此时,宋阳和极少露面的慕星、东方云突然来到近前,腆着脸笑嘻嘻的,齐声叫道“想喝,姐给我们尝尝呗”

    噗!萧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立刻暴退,远离了这三个找死的猪队友

    梦婕脸色陡然变冷,四周立刻被一片寒气笼罩,甩手射出一把飞针,能被尊称为姐,除了年龄外,她本身的实力也是几人最强的

    飞针极其狭小,还是特殊的透明材料制成,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到宋阳三人离的最近,梦婕突然难,他们躲避不及,只下意识的隔挡了一下就全都招了,针上涂有药水,虽然不至于毒致命,但麻痹知觉却是小意思,三个蠢货立刻躺倒

    萧天暴退骂了一声活该,瞳孔却紧紧的收缩了一下,数根飞针急扎来,寒气缭绕其上,所过之处一片严霜,俨然是梦婕的拿手本事--凝冰刺

    嘶!萧天倒吸一口冷气,这妮儿真下狠手啊!

    了这针就立刻乏力,萧天可不想躺在地上任人摆布,鬼知道这开放的妮子会做什么大胆的举动?当下眼精光一闪,霍然向前一步,喝到“碎!”

    暴喝声,手指陡然伸出,遥遥一点,那些飞针立刻如突遭重击,一阵震颤碎成细片散落在地上

    萧天趁胜追击,手急晃动又是一指,当然,他不会对梦婕下死手,万一抠瞎了美女那就是大罪过了,所以只用一半的功力

    梦婕见萧天抬手间就破去了自己的飞针,顿时大感意外,就在此时,突然觉得眼睛被人抹了一下,不由的大惊失色,立刻将一把飞针暴雨般的洒射而出,萧天心存手软,却不料是这个结果,登时被撂倒

    ※※※※※※※※

    悬崖边上,风吹裤裆蛋蛋凉,萧天宋阳等四个人被扒的只剩裤衩,绑在一块大四方磐石上,梦婕冷冷的看着他们,道“你们还想喝姐的奶吗?”

    四个人暗呼大意了,齐齐摇头说不敢

    梦婕沉默无言,片刻后,忽而微微一笑,眼光波流转,竟展现出无限柔情,把那四人看得呆了,她道“你们不想喝姐的奶啊,可是姐想喝你们的奶了,怎么办呢?”

    闻言,萧天心陡然剧烈的一跳,立刻浮现出不好的预感,喝奶,男的哪里有奶?若真说有的话也只能是…

    哐当!一声脆响,萧天回过神来,却见一个大茶杯子丢在地上,正摆在自己的胯下前方,宋阳三人面前也有类似的东西

    只听梦婕淡淡道“书上说你们男的没有女人时,寂寞了就经常自己撸,撸多了就射,射的和乳水差不多,姐想开开眼界,喏,这有杯子,什么时候射满了一杯什么放开你们,撸吧”

    萧天冷汗顿时就下来了,那杯子足有小腿粗细,就是榨干了自己也弄不出这么多啊,再者说,就算有也不能在这里浪费,这玩意都是精血真元,吃多少鹿鞭都补不回来

    他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把那本春宫图送给这妮子

    四个人面面相嘘,宋阳问道“天哥怎么办?婕姐可是个彪悍的性子,咱不照做的话恐怕过不去这一关,撸吧?”

    “撸个屁!”萧天狠狠的瞪他一眼,心说要不是你们突然打岔我能受这罪吗?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责怪他们的时候,萧天脑筋急转,眼看梦婕就要飙,他忽然出声道“婕姐”

    梦婕哼了一声,琼鼻耸了耸,“干嘛?”

    “那个,婕姐啊,你把我们手都绑住了,我们想撸也撸不了啊,不如…你来帮我弄吧”

    梦婕一怔,想了片刻,道“哦,你先来吗?”

    那三个人都看疯了,本以为萧天说这话会被打成残废,没想到婕姐竟然答应了,看来还是自己修行不够,琢磨不定女人的脾气

    梦婕伸出玉手,勾起萧天的裤衩,略一沉吟后,闭上眼睛抓了进去

    爽!萧天心跳在那一刻陡然加,只想大呼一声,以他的脸皮厚度都忍不住红了起来,却强自镇定,喝到“舍钩指!”

    梦婕一惊,以为萧天要难,急忙退却,谁知萧天却暗使用金刚变,手臂瞬间爆粗了一圈,崩断了身上的绳索,同时抄手把梦婕勾在怀里,用力在她后颈处砍了一记手刀

    “额…”梦婕昏了过去

    宋阳三人傻了,只眨眼的功夫天哥就把婕姐弄晕了,这是要强推的节奏啊萧天瞪了这三个家伙一眼,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确实,这要是只有他一个人,自然不介意梦婕撸一次,毕竟这种好事不是谁都能遇到的,可有三个人在旁边看着,众目睽睽之下,他自认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

    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萧天暗叹一声,决定去老怪物身边避难,只有在那里,才能保证梦婕醒后飙伤不到自己

    ※※※※※※※※

    老怪物身前摆着三个骷髅头,不时的敲打一下,摸摸看看的,显然正在研究,抬起眼皮望了一眼贸然闯进屋里的人,道“你平时都不愿意呆在我身边,今天怎么来找我了?说吧,闯什么祸了?”

    萧天脸上一抖,道“哪有的事,我不过是来看看您而已”

    “是吗?”老怪物语气揶揄,淡淡道“老夫之前看到一出好戏,就在悬崖上,某人被梦婕丫头勾起了裤衩,这…”

    “咳咳”萧天急忙打断他,讶然道“你竟然看到了!!好吧,我承认,是想靠你避难,等婕姐火气消了再和她解释”

    老怪物翻个白眼,道“帮你也行,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默然了片刻,老怪物托起三个洁白如玉的骷髅头,神色郑重,道“估计这几天你也感觉到了,最近这里变的寒冷了许多,成是有东西作怪,老夫思来想去,觉得问题出在这三个骷髅头身上”

    萧天一怔,旋即点头,却问“你打算怎么办?”

    老怪物脸上露出一抹戏谑,道“你过来,把这个三个骷髅头戴在身上先试探一下,老夫观察一阵,看情况再说”

    “戴在我身上先观察一阵再说?!!”萧天加重了语气喃喃重复一遍,立刻满脸怒色,“卧槽尼玛,要真出了事小爷不就成了替死鬼了吗?你个老杂毛,前几天你才说收我做徒弟的,怎么遇到危险的事就让我上,你这当师傅的为什么不去干?”

    老怪物冷眼看着他,笑道“嘿嘿,你同意就马上戴好,不同意我立即就把梦婕那丫头叫来”

    “你可要想清楚了,梦丫头可是玩针灸的,她要是一怒在你那玩意儿上面扎几针…”

    “停停,别说了!答应你就是了,你个老杂毛!”萧天越听越瘆人,最后忍不住骂了起来,当然,立刻就挨了一巴掌

    ※※※※※※※※

    第二天,萧天现自己头晕目眩,抬手摸了一下,额头更是烫的吓人,成是病了于是找到老怪物,没好气的说道“喂,老头,我病了”

    老怪物眉头一皱,“果然是那骷髅头有问题”随即一挥手,把萧天脖子上带着的骷髅头收了回去

    萧天气呼呼的,怒道“我说我病了,重点是病,你别老关心那骷髅头行不?”

    老怪物翻个白眼“修炼之人小病小灾的岂能放在眼里?不过是闹个病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萧天一窒,冷冷的讥讽道“要是能忍过去我岂会来麻烦您老人家,可这病实在是厉害!再说了,我前几天才拜到你门下,今天生病你就这个态度?”

    老怪物一怔,上下打量他几眼,低声嘀咕道“这也算是我徒弟了,生病了不能不管,唉,带着个小鬼真是麻烦”当下挽了挽袖子,问“你哪里不舒服?”

    萧天一指额头,“头痛,痛的厉害”

    “哦,”老怪物缓缓点头,手上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把匕,霍然刺出,狠狠的扎在萧天大腿上,还用力的剜了一下

    “啊!”

    萧天惨叫,冷汗顿时就下来了,疼痛暴怒的一把推开老怪物,捂着大腿恨恨的盯着对方,怒道“你个老不死的干嘛!谋杀亲爹啊!”

    老怪物面不改色,淡漠的把匕擦干净,道“老夫这是给你治病,这叫痛苦转移疗法,你看效果多好,头不那么痛了吧”

    不得不说,这法子真灵,此时萧天只觉得腿痛,至于额头直接被忽略了效果很好,立竿见影!只不过这办法虽灵,却注定不被人待见,萧天气的咬牙切齿,暗下决心这辈子不管他叫师父!

    老怪物撇撇嘴,对萧天仇视的态度不以为意,却道“若是还有哪里不好受便说出来,老夫一齐给你治好了”

    “治你麻痹!”萧天心大骂

    他没有注意到,在生气的时候,右手掌心的骷髅头画纹隐晦的动了一下,将残存在体内的那股诡异气息通通摄入掌心,而他头上的病痛随之减弱

    ※※※※※※

    又过了一日,报应来了就在萧天喃喃的咒骂老怪物时,老怪物突然病了,还是大病!

    按说到了他这个修为,应该是百病不侵了,但却还有例外,比如某件东西作怪,那三个骷髅头时刻散着诡异的气息,老怪物功力强横,头一天没事,但时间久了也禁不住这天地异宝的侵蚀

    萧天再次见到老怪物时,老怪物正躺在床上,头上贴着个热毛巾,看样子比自己昨天的病情还要严重萧天窃笑不已,但转脸换上一副关切的神情,问到“您哪里不舒服?”

    老怪物一指额头,“头痛,痛的厉害”这话刚一出口他就愣住了,觉得此言有些熟悉,自己似乎最近听别人说过,隐隐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

    就在这时,萧天脸上关心之色更浓,急切的说到“您老勿忧,我这就给您治治!”说着,刷的一下从背后拿出一根狼牙棒来,仔细看这棒子通体金色,给人一种极端沉重的感觉破煞法杖!萧天随即阴笑着狠狠的一击,带给老怪物无边的黑暗

    片刻后,一片汹涌澎湃、气势万千的凶威涌出,草屋的墙壁瞬间崩塌,传出一道长啸,带着无比愤怒惊愕苍老怒吼,震荡的山林里鸟兽四散“啊呀!孽徒!”

    萧天本就身负神力,又担心下手轻了老怪物感觉不到疼痛,特意用上了金刚变,两只胳膊滚粗了一圈,昴足了力气下狠手,这一狼牙棒下去惨不忍睹

    那个三个骷髅头就在老怪物身边,他整天守着,所遭受的气息入体更多,任凭他一身功力高深莫测,仍难受的起不了床但就是这样,在萧天一狼牙棒之下,竟令他疼得生生坐了起来,胃都差点吐出去,可想而知那是怎样撕心裂肺的剧痛

    老怪物疼得嘴角直抽搐,但毕竟修为高深,连连点了几下穴道,麻痹下身知觉,而后一晃手臂化作恶魔巨爪,掐住萧天的脖子,恶狠狠的道“小鬼你疯了么?竟敢对老夫下狠手!”

    鲜血渗着萧天脖子的皮肤流出,但他面不改色,傲然冷冷道“真爽!”

    老怪物气冲顶门,怒道“你找死…”

    “你活该!”萧天冷冷的打断他,丝毫不给留面子,道“谁让你之前那么对我,但凡能对我好一点也不至于遭这种报应,没一棍子砸死你就是小爷心善!”

    老怪物一窒,想要呵斥几句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词,脸色不由的一暗,沉默了片刻后出人意料的松开了萧天,却道“这次的事就算了,老夫不和你计较”

    萧天摸了摸脖子,喘息着却有几分好奇,问道“你良心现?”

    哼!老怪物翻个白眼,从衣襟里摸索一阵掏出个小玉盒丢在近前,冷冷的斜了萧天一眼,没好气的说“抹腿上!”

    萧天一怔,接过后打开玉盒,现里面是些白色的药膏,当下把昨天受伤的那条腿裤子挽起,用手指刮了一点药膏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伤口上

    这药膏丝丝凉凉的,没有什么药香,但效果却是很好的,萧天只觉得的腿上麻麻的,片刻间就舒服了许多,虽然不至于伤口立好,但起码走路时不用再一瘸一拐的了

    萧天眉头一挑,面容古怪的看着老怪物,心里狐疑道狠揍了他一次,他就对自己好了起来,这老头不会是欠揍吧?

    老怪物瞪眼,抬手就是一巴掌,“小兔崽子你瞎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