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2章 天资
    萧天根根汗毛倒竖,心凛然,下意识的抬起手掌,不料那手掌却不听使唤,仿佛有自主一般,竟牵引着萧天向那头死去的香獐摸去一

    香獐死去不久,其体尚温,但这片刻的温存却没能保持多久,在手掌触碰到的那一刻,急变凉,以肉眼看见的度结起一层薄冰

    一声哀嚎响起,一只几近透明的香獐从尸体内被摄出,却是此兽的魂魄被诡异的力量生生拽了出来萧天掌心蓦然黑光闪过,不待他反应过来,那森白骷髅头跃然而出,一口吞噬了香獐的魂魄,空洞的眼眶渐渐泛起红芒,转过头来,不怀好意的看着萧天

    萧天心里咯噔一下,骷髅头眼的这种红芒并不是第一次遇见,早在骷髅山就见过一次,但此时更胜从前,只望了一眼便觉得心神动荡

    “嘎嘎嘎~”骷髅头嘴里出一阵怪笑,忽得厉喝一声,猛然张开大嘴,就像巨蟒吞食猎物时一般,嘴巴霍然拉长变大了千百倍,宛如九幽魔嘴,喷出幽幽的暗光,在半空转为漩涡,吞噬着世间万物

    萧天心大震,忽地身形暴退,到密林边缘,双手抓住一根一人合抱大小的枣树,手臂粗圆陡然暴增了数圈,一声大喝,刹那间周遭震动,隆隆声,巨大的枣树竟被他硬生生连根拔起,如巨臂横在身前

    萧天此刻俨然用上了秘术金刚变,感受到了身前的吸力,脸色一变,立刻将手巨树举起,对准了骷髅嘴里狠狠的插了进去

    骷髅厉啸一声,口幽幽的光芒吞吐,树干前头尽数迸裂,木屑乱飞,转眼又化作粉末,四散无踪但之后的树干赫然硬生逼了进去骷髅眼洞戾气一闪,立刻将两道红芒射出

    萧天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仿佛全身血液在刹那间全部倒流他一颗心里,空荡荡的,只觉得凌厉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他觉得害怕,下意识地想蜷起身子,但有心无力,只得任由自己向未知的地方飘去他的脑,泛起了一个想法我要死了吗?剧烈的恐惧,猝然袭上心头

    “孽障!”

    就在他昏昏欲睡之时,一声苍老的断喝唤醒了他,紧接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铺天盖地而至,喧腾在这片天上空,轰隆声一片黑影袭来,见风就长,片刻间化做百丈之高的山丘,带着无匹的声势,重重的砸了下来,挡在萧天身前

    砰!

    刹那间山摇地动,偌大的树林为之一震萧天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喜欢来人过,脸上浮现喜色,呼道“老怪物!”

    一阵黑气从山林的间隙涌来,交织凝聚之,老怪物身形显现,斜了他一眼冷冷道“小鬼头,惹出麻烦来才知道老夫的好,之前对我下狠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些?”

    萧天一窒,却现老怪物胯骨间黑气缭绕,模糊不可看清,想来是重伤未愈的缘故,脸色不由一红

    老怪物哼了一声,转眼看向骷髅头,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此物和他的那三个骷髅头同出一源,瞳孔忍不住缩了缩,问道“哪来的?”

    萧天闪身躲到老怪物身后,有了主心骨,胆子立刻就大了一些,道“捡来的”

    “嗯?”老怪物眉头一挑,这厮如此命好,怎么到处捡宝?不过此时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对付眼前的骷髅头才是正事

    骷髅头被巨石一震,倒飞在半空,忽得眼红芒一闪,诡异的望了老怪物一眼

    老怪物毛骨悚然,仔细察看周身却没有现有何不妥,正纳闷处,突然袖子里一阵悸动,三颗森白的骷髅头鱼贯而出,连珠般升在半空

    那邪异的骷髅头眼红芒大炽,三个骷髅如有感应一般,齐刷刷盘落在它下方,一阵光芒闪耀过后,竟堆积成一座小骷髅头山

    老怪物脸色一变,回头道“原来这些东西是成套的,其余都是下等货色,只有这个才是主骷髅头,你小子命好,竟然捡到这邪物的核心”

    萧天仔细看了两眼,确实现有些不同,自己捡到的骷髅头眼红芒闪烁,如有灵性一般而老怪物的三个骷髅头眼眶空洞洞的,仿佛就是傀儡死物萧天一怔,道“你先把这玩意降伏了再说吧,我看着有些瘆得慌”

    老怪物翻个白眼,却挥手将巨石收起,咬破指尖,一滴鲜血流出,他指尖蘸血在空疾比划一阵,画了个古怪的图形符,随即叱喝一声“去!”

    血色符表面诡异的法力流转,眨眼便光芒大作,仿佛连日月的光辉都被压盖下去,天地间只有它最为耀眼,片刻后光芒一敛,却在几个闪烁间便出现在骷髅头上放,如封印一般烙印下去骷髅头眼眶红芒一暗,缓缓从半空坠落下来

    老怪物面露得意,晃动手臂化作巨爪向骷髅头抓去,笑道“小小邪物,也敢在老夫面前猖狂…”

    话未说完,那骷髅头眼凶光蓦然一睁,眨眼间暴涨了数十倍不止,张口喷出一股寒气,狠狠的撞击过去

    老怪物没想到此物如此阴险,竟然懂得暗使诈,瘁不及防之下只觉得周身一寒,行动立刻迟缓了几分,随即便感到巨力袭来,不由得倒跌出去老远,一路上也不知撞折了多少的林木

    但好在他修为高深,倒退之手里捏定法决,十指齐齐划破,血珠滴落之下,一个个诡异符形成,连珠炮般的轰向骷髅头

    只是那骷髅头似乎免疫了此术一般,符落在头上之闪烁了一下便崩溃散去,口厉啸不止,鬼哭声声之,飞身向老怪物撞去

    老怪物脸色大变,“免封灵息!”萧天在一旁看得真切,现老怪物脸上的冷汗都下来了,知道此事不好办,当即一狠心咬破手指,生生的逼出一滴金色精血,手指在半空连连比划,竟模仿出一个金色的古怪符

    老怪物有所感应,蓦然回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却见萧天神色艰难,仍依旧学着样子叱喝“去!”

    金色符缓缓飘在半空,表面的荧光微不可见,与老怪物的符光辉完全不可相比,但却隐隐有庄严的威势,骷髅头见状厉啸一声,宛如万千鬼哭,仿佛是惧怕了一般,生生的后退了些许

    但萧天毕竟是单纯模仿,不懂的此术运用,骷髅头一躲符便落空了,老怪物脸色一变,身形急急闪烁出现在萧天身后,一掌拍在他背上

    顺着枯瘦如树皮的手臂,一股汹涌的能量暗流奔涌而出,萧天只觉得体内似乎被注入了什么东西,浑身燥热难耐,下意识的催动法决泄出去

    金色符表面的光芒蓦然一亮,瞬间出现在骷髅头上方,化作一方贴子,将之镇压在下面

    老怪物神色一松,却突然现手上沉重的力道传来,回神看去,只见萧天满脸疲惫,方才施法过度脱力,已然昏厥过去,倒向自己怀里

    “额…”

    【第十二节】天资

    萧天醒来,入眼是一张玲珑俊俏的面孔,不由一怔“婕姐,我怎么躺在床上?”

    梦婕将他扶起,柔声道“你之前昏了,老怪物将你弄到这里来的”

    旁边宋阳、慕星、东方云三人一脸羡慕的瞅着他,“天哥昏过去的时候一直有美女照顾,我啥时也能享受一回这待遇?天啊,让我也昏过去吧…啊!”

    话没说完,一棍扫来,宋阳倒在地上,梦婕淡漠的回道“你心想事成了”

    这不公平的待遇!

    梦婕冷眼一横,“怎么,你们有意见?”

    “没,没”慕星、东方云齐齐摇头,婕姐的暴力刚刚可见识过了,这玩意绝不能尝试一回

    “咳咳”就在这时,一声干咳传来,老怪物来到近前,似乎是没有看到倒在地上的宋阳,一脚踩了过去,却问萧天“你怎么样了?”

    萧天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还可以”

    “你跟我来”

    ※※※※※※

    翠屏山悬崖下云雾缭绕,一阵阵寒气冒出,老怪物负手而立,缓缓道“照你所说的,这骷髅头是自动钻进你手掌里的?”

    萧天点头,“是了,这玩意古怪之极,开始时还吸我的血,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就跑到手心里去了”闻言,老怪物眼角一抽,脸色黑了下来,同时重重的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高兴

    萧天一怔“怎么了?”

    老怪物不答话,只轻喝一声,挥袖子扫过悬崖,一阵旋风贴地而起,将崖下云雾吹散,缓缓露出四个森白的、冒着寒气的骷髅头升在半空,但不知什么缘故,这玩意变小了许多,每个只有拇指大小老怪物伸手一指,“归你了”

    萧天愣了片刻,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老头,半晌道“为什么?”

    老怪物冷哼一声,“主骷髅头沾了你的精血,从此不听别人使唤,最可气的是把我的那三个骷髅头也拐跑了,真是便宜了你小子”

    “切,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把东西送给我,”萧天幸灾乐祸,得了便宜还卖乖,却道“原来是你自己用不了嘿嘿!我还以为你要认我当干爹呢…”

    话音未落,面色气的紫的老怪物一脚踹来,“扑通”一声将萧天踹了老远开去,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又皮痒痒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欠揍了是吧?”

    萧天被打习惯了,皮糙肉厚不以为意,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从地上弹起,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别火么,额…不管怎么样,之前的事还是多谢你了”

    老怪物翻个白眼,仰脸看向天萧天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走过去,拿着骷髅头仔细端详了一阵,奇道“怎么感觉怪怪的,似乎这东西变弱了好多”

    “老夫把它封印起来了,此物邪性太大,不如此你难以驾驭它”

    “哦”萧天想了想,把三个骷髅头用细细的红绳穿成一串,如同项链一般戴在脖子上,配合他健壮的身材和清秀的面孔,看起来别有一番独特的风情美感

    “哎,怎么样?小爷帅不帅?”萧天摆个姿势,问道

    老怪物眉头一挑,仔细看了半晌,越看越不是滋味,这小子是有点小帅…好吧,人不可貌相

    “咳咳,不要学那些虚有其表的花花公子,学真本事才是正道,我来问你,之前在树林里,你是第一次见到封印符么?”

    萧天一怔,抬眼看去,却见老怪物神色肃然,赫然最后一句问话是认真的,当即不敢怠慢,收起了玩闹的神情,老实回道“是”

    老怪物深深吸一口气,突然睁大眼睛,目精光四射,逼人不敢之视萧天现,山崖四周不知何时变得昏暗起来,苍茫的天地之只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闪烁着神一般的光芒,顿时吃了一惊

    老怪物目光移在萧天脸上,一动不动,也不知心在想些什么,但从他闪闪亮的一双眼睛,任谁也看得出,他此刻不平常的心情

    萧天见他神色有异,便老老实实的站着接受目光的洗礼平时和老怪物开玩笑可以,但也分时候,如果此时不知好歹说出些糊涂话,成会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老大一般,被老怪物一巴掌扇死的

    “资质还行,勉强够格做我徒弟”沉默了半晌,老怪物说出一句他都自认为亏心的话,老脸不由微微一红

    萧天怔了片刻,旋即勃然怒“好啊,你个老家伙,你现在说这话,分明就是以前没拿我当弟子看待!你个老骨头渣滓!”

    老怪物耸耸肩,仰头两眼望天,淡淡道“老夫心情好,不和你计较,喏,今天你有一次机会向我请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问不问随你”

    萧天一窒,挠头想了想,讪讪道“那个,我想问一下怎么祭炼这玩意,”说罢将一根金色的狼牙棒递了出来,仔细看时,却是那根破煞法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