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4章 舍钩
    萧天愣了半晌,缓缓的回过神来,顿时气的不轻,怪不得这个****这般对待自己,原来是为了这个玩男人的变态,可自己这模样,就那么像“鸭子”么?

    林瑟等了片刻,见萧天没有照着自己说的话做,脸色顿时一变,如烟见状冷笑一声,狐假虎威的呵斥道“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快乖乖听话照做,日后有你的好处一 ”

    萧天闻言,忽然笑了笑,却问“街上人来人往,你为什么单单选我来做这差事?”

    如烟“咯咯”的一阵娇笑,道“说你傻你还真傻,那么多人路过,有人进来有人走,唯独你傻傻的看着绣楼呆,一瞧便是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不坑你坑谁?唉,吃一暂长一智,我劝你还是老实的从了林公子吧!”

    萧天脸上一抖,片刻后,谓然长叹一声,“唉~”

    林瑟和如烟同时一怔,两人对视一眼,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叹息,如烟刚要出言询问,却见萧天脸色在忽然之间变得淡漠之极,与开始时的呆傻样子判若两人,盯着她冷冷道

    “不挖好的,不挖恶的,专挖那些不开眼的!这么多人,你偏偏选我来惹,果然是瞎眼不睁的家伙,既然如此,要眼何用!”

    如烟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她感觉萧天的目光很可怕,似乎可以毁灭了自己一般,正愣愣的出神,却瞧见萧天突然低喝一声,伸出手指正对着自己的眼睛,遥遥虚挖了一下

    下一刻,她感到四周变化,没来由呢一阵心悸,全身变得好冷,寒入骨髓,那样的一种寒冷,仿佛不止是身体,就连心也冷了,就要死了的感觉

    “啊!!!”

    一声惨厉之极的哀嚎,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如烟仿佛被无形的手指插入眼眶,血花飞溅而出,流淌在脸上片刻间花容失色,那一双原本桃花媚惑、勾人魂魄的眸子,竟从眼眶生生挤凸掉落出去,诡异骇人

    萧天眉头微皱,淡淡的看了一眼手指,人眼和兽眼不同,只抠瞎了一对,指尖上的煞气便立刻浑实了许多,除此之外,似乎还多了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变故来的突然,令搂着如烟的林瑟吓了一跳,他急忙推开怀里的女人,跃然而起,脸上惊怒却掩盖不住几分慌张的神色,失声疾呼道“你是魔道妖人!”

    萧天冷笑,这家伙玩男弄女,明明自己妖邪万分,却偏偏口污蔑别人,如此混账,别怪小爷下狠手了!

    想到这里,萧天眼睛眯成个危险的弧度,目寒芒闪过,一手绕到身后撩起衣袍,将噎在腰里的破煞法杖抓了出来,同时欺身而近,另一手把煞气聚在指尖,对着林瑟的眼眶插去

    林瑟毛骨悚然,他刚才见到萧天动了动手指自己的女伴就瞎了眼睛,而今手指对着自己,哪里能不惊慌急忙把头偏向一旁,同时捏起法决,低声诵咒

    萧天见此不由的摇头叹息,这么近的距离,却要诵咒祭起法宝,这般白痴行为,一看就是那些常在宗门里修炼却缺少实战经验的蠢才,杀了这种货色,只怕是脏了自己的手

    当下冷哼一声,将手的破煞法杖抡了过去,林瑟口咒语未念完,腮帮子上便挨了重重一击,噗的一口血喷出,躺倒在床上

    萧天跨过去,抬脚踩住胸膛,探手向下抠去,片刻后一声惨叫响起,两只血淋淋的眼珠子被抠了出来,丢在地上

    林瑟吃痛,捂着眼眶乱滚,口齿不清却没有忘记诵咒,也不知是剧痛的刺激,还是求生的**激了潜能,须臾之间,便祭起一柄泛着淡淡蓝芒的长剑,胡乱的朝身前砍去

    萧天急忙暴退,随手抓过凳子挡了一下,蓝芒一闪而过,劈开凳子贴着他鼻尖划过,而后倒折了回去

    片刻之间,萧天额头上渗出点点的冷汗,暗道“好险!”

    林瑟知是没有劈萧天,口里怒骂不止“小杂种!我要你血债血还!”那柄淡蓝色仙剑在半空绕了一圈,胡劈乱砍,将四周的东西劈的碎烂,此人只顾得护住自己周全,无意之下竟将那妓女如烟给剁成了数块

    萧天脸色一变,凝眉横手,忽地右脚往地上重重一跺,单手结印,口里低声疾诵短咒,一声大喝“起!”

    一阵狂风,霍然从他周身出,只见金光闪过,这件金光灿灿的破煞法杖,变得巨大无比,看去似乎比它主人还要大上一些,此时被萧天御在空,金光一闪而逝,只见萧天眼寒意森然,法诀一指,破煞法杖在空呼啸一声,当头砸下

    金色霞光与淡蓝光芒在屋子央的半空撞到一起,只听一道“砰”的巨响声如天际狂雷,隆隆而至,无形的冲击波以这两柄法宝为心,迅向四周扩散开去,萧天顿时只觉得大风扑面,整个身子竟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而房间里的桌椅板凳,也随之四散倒地

    片刻后,破煞法杖倒飞而回,萧天伸手接住,凝神看去,却见那柄仙剑在半空晃了晃,在“咔嚓”一声脆响之,生生断为两节掉落下来

    林瑟如遭重击,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却兀自叫嚣道“小杂种,我记住你的样子了,敢毁我法宝,我山阳宗不会…”

    萧天不等他把话说完,过去就是一顿乱棒子这孙子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这么嚣张,不揍他一顿难消心头之气

    就在这时,房门外突然有清脆响声,片刻后门被打开,老鸨子开门进来,满脸堆笑,刚要说话却被眼前的情景唬的一惊

    萧天蓦然转头,快来到老鸨身后,一脚将她踹倒在地,踩住脸庞,怒喝“你个不开眼的婆娘,为什么窜同此人谋害我!”

    老鸨急出一身冷汗,告饶道“不敢,我一个老妇人怎么好冒犯您的虎威,都是这林公子一人做的,我并不知情”

    萧天把破煞法杖搭在她头上,轻轻的敲了敲,冷冷道“别骗我,既然不知实情,为什么把门从外面锁住?”

    老鸨大呼冤枉,“饶命啊,那不是老妇干的,是这里的一个****,他收了林公子好处,瞒着老妇人做下这事老妇刚刚才察觉此事,细问之下,才过来察看实情的”

    真的?萧天眉头一挑,“你把那****叫来”

    老鸨子被踩住动弹不得,只扯嗓子喊了几句,外面听到动静,片刻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猥琐汉子进来,进屋后大吃一惊,转身就要走,却被萧天抓住

    所谓的****,俗称“王”,望了一眼床上的惨状,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扑通跪倒在地,直喊饶命

    萧天不理会他,却松开老鸨子,道“你起来吧,去拿只碗进来”

    老鸨子不知他的用意,却也不敢反抗,诺诺的领命出去,片刻后拿了一只海碗回来

    萧天望了一眼,让她把碗放在桌子上,而后淡漠看着****,忽然笑了一下,露出一嘴雪白光洁的牙齿,森然道“你抬起头来”

    ****惶恐不安,却不敢不听此言,抬头刚要说话,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撕心裂肺的剧痛袭上心头,似乎是自己的眼睛被人摘去了,疼得遍地哀嚎、打滚不止,旁边老鸨子看见这一幕,直接吓昏了过去

    片刻后,萧天一脸晦气的从屋子里出来轻轻的把门带上,房间里正摆着一只海碗,六只滴溜溜的眼珠子在里面打转

    ※※※※※※

    萧天抓住一个打杂小厮,问到老鸨的房间,在里面翻出许多红尘女子的卖身契,立刻将话吩咐下去,将嫖客全都赶了出去,令绣楼结业关门

    有个打杂的仆役不照做,他看萧天虽然凶煞,但只有一人,立刻纠结了数人,拿着棍棒围住,喝到“这是我们老鸨母的家业,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插手这事?”

    脸色蓦然一沉,萧天心不快,他不愿意和这些不干不净的人多说解释,直接一巴掌煽倒了那个不服的家伙,而后祭起破煞法杖,嗔喝一声,对着人群的空地砸去,轰隆一声巨响,将地面砸出个大坑,众人惊倒在地,更无一人敢直视萧天

    “…你们这些女人,都站成一排,”萧天提破煞法杖在手,目光凛然的扫了一遍众人,如今卖身契在手里,这些女人便都是自己的

    那些妓女忌惮其凶威,都老老实实的垂下头站好,开始时还有些害怕,等了片刻也不见对方怎样,胆子便渐渐大了起来,有四五个风骚的歌妓仗着自己卖身多年行为早已放荡,竟走上前,大刺刺的勾引

    萧天见此心里感到厌恶,冷冷的一眼瞪起,他不久前才挖了人眼,身上戾气大盛,立刻将那几个妓女吓的一阵哆嗦,喏喏的不敢上前

    哼!萧天翻个白眼,仔细盘点了一阵,将那些姿色一般,或者不对胃口的妓女通通辞退,只留下十一位容貌姣好的

    “咳咳,你们十一个,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人了,跟我走!”

    ※※※※※※

    自从跟着老怪物后,萧天就一直受苦,虽说没有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但那滋味确实不怎么好受,而今好不容易下山一趟,他放开心思决定大大的爽快一回

    从绣楼出来,萧天弄了把躺椅,有腿不走路却要四个伙计抬着,同时身旁围着一帮漂亮女子,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察看两旁的风景

    “啊~”萧天摆出一副二世祖的样子,懒洋洋的把嘴张开,陪衬的妓女会意,急忙剥开一粒果仁,小心翼翼的丢到他嘴里

    萧天一脸满足,“不错,不错,怪不得那些富家少爷愿意这样出门,原来如此享受,哎,你叫如…柳儿是吧?”

    柳儿急忙点头,“是,承蒙主人记挂,敢问有什么吩咐?”

    萧天脸上露出戏谑的神情,调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被人伺候过,你干的不错,这样吧,请你吃好吃的,”

    他坐起身子,环顾左右,一指不远处的酒楼饭庄,朗声道“姑娘们,伺候了半天的男人,累了吧,走,咱们下馆子去!”

    妓女虽然脸皮厚,但这些留下来的姑娘却是些较为羞涩一点的,更何况萧天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这种直白的诨话,顿时羞的满脸通红

    ※※※※※※

    庆丰酒楼,百年老店掌柜的姓孙,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此时正嘱咐着伙计上菜时要多加小心,今天来的客人都不一般,看样子江湖侠客居多,万万不能出了差池

    小伙计二十岁左右,眉目灵动,一看便是个机灵的家伙,连连答应,同时将一碟酒菜放在托盘上,向东南角处的一桌客人端去

    那桌共有四个客人,在他们身后的角落堆满了货物,此刻仿佛间还有个年轻人轻声咒骂着什么

    “好了,东子,别说了”四人另一个看去年龄较大的老者喝了他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咱们之前遇到的那伙人不一般,我听说东方有妖怪出世,兴风作浪淹没了许多修真门派,那伙人成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被唤做东子的年轻人忿忿不已,嘟囔道“修真有什么了不起,到头来还不是连宗门都保不住,只会欺负咱们这些老实人,他奶奶的…”

    “住嘴!”老者瞪眼,“隔墙有耳,小心惹来麻烦”

    东子还要说话,旁边两人急忙将他劝住

    就在这时,一阵异样的香风扑进店里,十余个美貌的女子簇拥着一副躺椅缓缓的移进来那躺椅由四个瘦汉子抬着,上面半躺着服饰特异的少年,一脸坏笑

    霎时,吃饭的客人目光全都集过来,只见这伙来人其一领头的苗条女子,轻轻上前一步“伙计,还有空座没有?”

    伙计年轻气盛,哪里见过这么多美貌的婆娘,不由得咽了咽唾沫,又想起老板的嘱咐,立刻收敛神情,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诺诺道“有,有,里面有空座,小的给您安排个舒畅的地方,请这边来”

    他将这伙人领到挨着窗户的座位处,将桌子抹的干净利落,却对着少年道“公子爷,您要点什么?”

    那少年,也就是萧天,他出身于部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也想不出点什么名目,一时间有些怔住

    过了一会儿,他微微一笑,道“柳儿,你点吧,”片刻后似乎想起什么,脸色一变,叮嘱道“不要点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