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7章 争雄
    舍钩指,靠煞气,煞气一散便算是废了一 好不容易练到小成地步,当初不知经历了多少血腥与苦楚,今日竟化为乌有,萧天心里一阵难受,更多的则是惆怅

    老怪物摸着下巴,默然凝视了半晌,眼异样的光茫闪烁不定,片刻后,他道“还有救”

    萧天猛然抬头,“什么?”

    “老夫适才观看,你指节骨骼精髓内敛,虽然修炼的煞气散尽了,但是煞根还在如果努力修炼,还是有希望练回来的,不过么…”老怪物说到一半,声音忽然顿住,闭口不说了

    萧天颇为无语,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卖关子,真是令人头疼,但看老怪物一脸老神在在,来求我、我就告诉你的表情,萧天顿时翻个白眼,僵持了片刻后,但终是他定性不够,忍不住问到“不过怎样?”

    老怪物微微一笑,树皮般的脸上勾起笑容,在别人眼里如同恶魔般一样,阴冷可怕当然,他自认为形象和蔼,轻声对萧天道“徒儿…”

    萧天吓的一哆嗦,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忙问“你要干嘛?”

    “怕什么,老夫又不是要吃了你听着,”老怪物脸色肃然,正色道“舍钩指修炼方式有二,其一挖眼吸煞”

    “其二呢?”

    “还是挖眼取煞!”

    萧天眼角一抽,“这两个有什么区别?”死老头,你敢玩小爷!等你死了不给你买棺材!

    老怪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第一种,是指不论何种生灵,只要将它的眼睛挖去,吸取煞气就能修炼第二种有讲究的,无论善恶,不惹我者不挖,惹我者,抽其魂、炼其魄、断其轮回之路,用对方重生的机会换取九幽阴煞,借此修炼”

    萧天身子一震,真狠啊!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是,九幽阴煞是属幽冥界之物,凡间根本就没有舍钩指修炼用到此物,难道这种功法能沟通幽冥界不成?

    老怪物看他半晌不说话,回头瞧了瞧他的神情,顿时一笑,“嘿嘿,小鬼动心了?”

    萧天脸上一抖,“你肯教我?”

    老怪物闻言,默然不语,最后竟陷入沉思,周围一片寂静之萧天被晾在一旁,等了片刻有些不耐烦,刚要开口催促,就在这时,老怪物眼精光一闪,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其周身处,有滔滔的威势气焰汹涌而出

    狂风扑面而来,萧天只觉得面如刀割,火辣辣的疼,心对老怪物的这身本事却是更加羡慕那气势一放即收,但仍给人极端可怕和压抑的感觉,似乎在那一瞬间,猖狂无比、啸傲九天的魔王突然降世

    老怪物枯瘦的身躯此刻看起来却如擎天柱子样的刚毅巍峨,却见他脸色闪过一层霸气的神色,霍的伸出手指傲然指天,狂声喝道“老夫教你,去争盖世第一”

    咔嚓!一声巨响,夜幕大震,今夜的天空几经变幻,星辰早已吓的躲了起来,随着老头一句话出口,天幕上乌云黑气从四面方蜂拥而至,诡异之极,瞬间凝成一道雷炸裂,璀璨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天空,倒映的萧天眼睛闪闪光,几乎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

    十一个妓女,柳儿便是唯一一个被留下来的,萧天选她在身边,除了她容貌可人这个原因外,还因为她乖巧懂事

    在她面前,一洼水潭里,水面无风却有涟漪荡漾,一圈圈的波澜扩散开,潭心处萧天光着身子泡在水里,洗刷刷,美美的

    柳儿望着少年健壮的身材,坚实的胸膛,俊俏的脸庞,一时间有些怔住,虽然她身为妓女曾经接触过不少男人,但普通的凡人肌肤哪里比的上修士润养滋华,更何况萧天血脉特异,柳儿看着看着,眼的神态便迷离起来,粉俏的脸颊上同时浮起两片绯红

    就在这时,潭心处声音传来,“柳儿,你也下来!”

    “啊?”柳儿心一荡,脸上有淡淡的娇羞闪过,但她毕竟不是平常女子,心理较为开放,当即轻轻答应一声,伸出光洁的玉足,小心翼翼的探下水里

    “快过来,过来帮我搓搓后背”萧天搓着手臂,自顾自的说道“老怪物也真是的,竟然钓我的胃口,当时没听真切,再问他他竟然不说了,这个怪老头”

    柳儿微微一笑,游到萧天身后,潭心底处有块凸起的大石头,刚好她站脚于是便稳住身形,伸出白皙的手掌摸在萧天宽阔的背上,用力揉搓起来

    “主人,是这里么?”

    “喏~喏,往上靠一点,对对,舒服…”萧天闭上眼睛,“哎,柳儿,你水性不错嘛,从哪学的?”

    柳儿垂下眼睑,“小时候家乡闹水灾,村庄被水淹没了,所有人都逃难,柳儿就是在那时侯学会的”

    萧天语气讶然的哦了一声,旋即又不出意外的点点头,做妓的女子出身又岂能是好的了,多半都是些穷苦罹难的孩子

    这时柳儿道“主人背后很干净,没什么可搓的,需要柳儿搓搓前面么?”

    萧天一怔,继而点头,“好”

    萧天深吸一口气,憋住,缓缓放松身体,慢慢地,身体在水漂浮起来,此刻他横躺在水面上,一半的皮肤在水下,另一半的欺负却朝天裸露萧天手臂轻拍了一下,示意柳儿可以动手了

    柳儿撩了撩湿漉漉的秀,扫清了眼前的视线,顿时目瞪口呆,忍不住惊呼一声,“啊呀!”

    顺着她的目光,萧天翘起头看向自己的胯部,脸色顿时一红,抬起手在柳儿脑壳上敲了敲,并且装作严肃的扭头瞥了一眼过去

    柳儿羞辇,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垂下头,不敢直视萧天的目光,灰溜溜的伸出手,慢慢的、老实的“工作”

    肩头,臂膀,胸膛,腰,腿,脚,这些都好办,女孩子心灵手巧,她又是常服侍别人的,手法熟练,不消片刻便洗的干干净净,但是这个大胯,柳儿脸上一抹为难,偷眼向萧天看去

    萧天默然片刻,点点头,不说别的,这个女人手法还是很不错的,起码被伺候的人觉得很舒服

    柳儿得到许可,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咬着嘴唇大胆的朝那便禁区摸去

    ※※※※※※

    啊~舒服!有那么一瞬间,萧天只觉得这辈子活着,就是为了享受,胯下异样的感受真的很舒服,得道成仙也不过如此,当真是妙不可言

    柳儿脸颊上的红霞渐深,眼神已然迷离模糊,她的心跳剧烈明显,萧天能听到真切的“砰砰”声音柳儿握住那物,凝视了片刻,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眼愈娇媚

    忽然,她大起胆子,张开小嘴,凑了过去,一口将那物含住,慢慢吞吐套弄萧天开始还没有觉到什么,渐渐的觉不对,眼光扫去顿时大吃一惊

    眼看柳儿还要继续,萧天大急,一巴掌挥了过去

    “啪!”

    柔媚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巴掌印,火辣辣的疼痛感觉袭来,柳儿一时愣住,抬头朝萧天看去,却见萧天怒视自己,眼毫无疼惜的神色,柳儿心黯然神伤,泪珠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萧天打完她也愣住了,一时间手足无措,想要开口解释两句,不料才一松口,腹里憋着的那口气泄了,身体骤然一沉,淹没在水里,加上他一时失神,慌乱竟呛了一口水,止不住的一个劲咳嗽

    “咳…咳咳”

    柳儿吃了一惊,急忙扶住萧天,轻轻的给他捶背片刻后听得咳嗽声渐小,她问道“好点了么?”

    萧天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碍事,抬手间,他忽的看到柳儿脸上的巴掌印,心底一阵惭愧,下意识的抬手摸去

    柳儿身子一动,想躲开但最终却止住,静静的接受那只手掌的触碰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高处传来,听来头似乎是有些不客气甚至是气愤,还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

    萧天听在耳朵里,浑身一抖,急忙抽回手臂,寻声望去,却见梦婕背着个药篓站在水潭边上,脸上以一种说不出的古怪神色望着自己,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喜欢萧天心里苦笑,完了

    “婕姐…我”

    “哼!”梦婕琼鼻里,传出一声轻哼,脸上的表情却反常的淡然,她看着柳儿片刻,忽得转身离去,但一句话都不曾和萧天说

    梦婕和外面的女子不同,山外面女子多穿绫络丝绸,但她却是一身兽皮套装,紧身的兽皮衣包裹着身材凹凸有致,离去的背影英姿飒爽,每一步里却包含着怒与决然

    萧天半张着嘴,僵化原处

    “我擦!形象全都毁了…”

    柳儿眼底闪过一抹担忧,急忙垂下头,柔声喏喏的道“都是柳儿不好,柳儿的错,请主人…”

    “…算了,这不怪你”萧天听了两句,便挥手打断她,凝望了她脸上依旧红红的巴掌印和睫毛上的泪珠,半晌后轻轻呼唤一声

    “柳儿”

    柳儿一怔,“什么?”

    萧天沉默片刻,“你是我的丫鬟,而不是妓!”

    柳儿美眸一红

    ※※※※※※

    翠屏山山坳里,原本只有一间草屋,进来旁边突然盖起一座座的土房子,足有七栋之多,以其一间土石砌墙的屋子最大、也最为显眼宋阳眉开眼笑,对着慕星,道“多亏了天哥弄了这么多女人回来,地方不够住了,老怪物才会多盖了几间,咱机灵,趁机求了一间屋子,以后就不用睡树上了”

    慕星呃了一声,“早知道我也去帮忙干活了,竟然能要屋子,还有这好处?”

    “那当然,你以为我会傻到白干活啊?”宋阳拍了拍他,“不过说起来,还是天哥的屋子最好,老怪物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大善心,给他盖了间三室的石屋,我进去看了看,里面竟然还有一张双人床,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双人床?”慕星面色古怪,与宋阳对视一眼,旋即恍然,“哦!懂了!男人么…”脸上猥琐的神情浮起,两个人出一阵嘿嘿的奸笑

    突然,一阵寒冷不期而至,寒冷有一丝熟悉,但也有一丝煞气,宋阳慕星打个哆嗦,片刻间就明白了这股寒流的来源,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婕姐!”

    “哼!”梦婕路过,瞥了一眼,冷冷的收回目光,却移向山坳里那排矗立的房屋,脸上莫名的神色浮现,有一些淡淡的气恼

    慕星瞧了她片刻,压低了声音,问,“喂,婕姐好像不高兴额,这是怎么了?”

    “嘿嘿,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山里突然多了这么多女人,婕姐的危机感来了,能高兴才怪”

    “大概还有原因吧,我总么觉得她这是吃醋了,似乎和天哥有关…”

    梦婕耳朵一动,粉脸生煞,冷冷的一眼横过去,凛冽的目光如同刀子,宋阳、慕星还要说话,目光一扫,立刻被抹喉了

    “呃……”

    梦婕狠狠的瞪了一眼,心里忽然有些怅然,那个臭小子,都怪他,姐姿色不够么,竟然往回拽女人,拽就拽了,竟然还是妓女,姐难道不如…哼!

    ※※※※※※

    “啊嚏!”

    萧天摸了摸鼻子,呼了口气,“伤风了么?功力倒退果然不是好事,连小小的热病也抵抗不住了,真是的”

    柳儿急忙一路小跑过来,端着个小茶杯,“主人,喝点热水吧…”

    萧天点头,接过刚要喝,忽然低头看了一眼,“这热水怎么不冒白气,水烧开了么?”

    柳儿“那个,开始的水是冒热气的,柳儿担心主人烫嘴,就加了些凉水”

    “呃…,开水里加生凉水,喝了会闹肚子的”萧天将茶杯放下,心里有些无奈,这个女人漂亮可以,但不知道常识么?

    柳儿脸色涨红,“我不是故意的,柳儿这就…”

    “算了,”萧天看了她一眼,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男性杀伤力极大,更何况本就没打算责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