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18章 玩味
    “你先去暖床吧,最近天凉,你多呆一会儿,一定要把被窝暖热了,我去婕姐那里一趟,回来就睡一   ”

    ※※※※※※

    挑开门帘,梦婕不在屋里,萧天一怔,想了想便径直躺在她的香床上等待,头倒处忽然觉得有东西硌着自己,随手拿起来一看,却是那本蓝皮的春宫图

    萧天反正也是无事,随手翻看起来,渐渐的,面色古怪,在那书上,****缠绵的男女,男的胯部****处的图画上,扎的有一个个的小针眼,密密麻麻,几乎快给扎烂了

    一头黑线!这妮子竟然好这口?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就在这时,门帘挑动,梦婕回来了,她瞧见屋里的情况,先是一怔,随后脸上泛起薄怒“不去陪你的小女人,躺我床上干嘛?”

    萧天心里一动,话里有话啊,当即也不多说,直接把书里的画面扬起来,笑了笑,玩味的看着她,“婕姐,这被扎的人不会是我吧?”

    梦婕俏脸浮现一抹红潮,随即隐去,却匆匆走上近前,劈手将书夺过来,卷成轴状敲了敲萧天的头,嗔怒道“你别瞎想!谁愿意扎你那个东西?”

    “是么?”萧天坏笑,“那你这是干什么呢?”

    “我,姐愿意扎着玩不行啊…”梦婕胡乱的搪塞,忽然觉得此话有些歧义,忿忿的一跺脚,“哎呀,别说这个了,说你,来找姐啥事?”

    萧天嘿嘿干笑了两声,“最近打喷嚏了,帮我扎两针吧”

    梦婕一怔,“这点小事用的着针灸么?你有舍钩煞气护身,寻常小病伤不到你的”

    “我散功了”萧天脸色一暗,慢慢的把煞气反噬的事说了一遍,梦婕听着,忽然道“这么说,当时是因为有骷髅头你才能安然无恙的?”

    “嗯,”萧天把脖子上的挂坠摘下,拇指轻轻的摩擦,感受着此物散的寒凉气息,忽然心一动,“我有时候会感觉这玩意对着我笑,婕姐,你跟随老怪物时间最久,可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梦婕愕然,片刻后沉默下来,低头凝思了一阵,“你用法力祭炼过它么?”

    “额,这倒没有”

    梦婕“有空的话,试着用法决祭炼一下,心意相通的法宝才是最好的,如果能感受到彼此情绪,这大概便是天生的通灵宝物,比你那根生疏的狼牙棒要强上百倍呢”

    萧天一怔,“通灵宝物,好东西啊,啊哈?,我运气这么好,当初竟然捡到这种东西?”

    “瞧你那个德行!”梦婕翻个白眼,琼鼻一动,“还用姐针灸么,不用的话可以滚了,姐还要睡觉呢”

    “用,用,”萧天赖在床上,笑嘻嘻的道“婕姐最好了”

    梦婕轻轻摇头,眼底隐没着一丝笑意,伸手拍了拍他,“翻过身来趴着!”

    ※※※※※※

    柳儿裹在被窝里,两眼无神,愣愣的盯着黑夜,心彷徨不已

    好像梦幻一般,前两天突然就脱离了那个肮脏的地方,不用再任人随意亵渎,但救自己出来的这个小男人,却并不愿意放自己离开呢今后的生活,就全靠着他了么?

    他是好人么?会怎样对待自己?

    脸颊上微微有些红烫,那一巴掌着实有些狠,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柳儿蜷缩着娇躯,把头埋在臂弯里

    凉凉的枕席被暖热,这个落魄女子突然觉得困极,殊忽之间便昏昏睡去

    过了一段时间,萧天回来,于床前凝视了半晌,见到她眼角的泪珠,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这个女人,麻烦”

    萧天脸色晦气,让她暖床竟然睡着了,这是丫鬟的本份么?唉,算了,看在那滴泪珠的份上,小爷纵容你这一次吧

    一件件衣服脱下,身上只留亵裤,轻轻的把被子掀起,萧天钻了进去,略微沉吟片刻后,他伸出臂膀,将柳儿搂在怀里

    柳儿或许是梦到了不好的东西,浑身有些轻微的瑟瑟抖,被抱住后娇躯震了一震,头靠在光滑而坚实的胸膛上,却意外的安静下来,长长的睫毛挑动,也不知是醒了没有

    萧天嘴角轻扬,将下巴轻轻的磕在柳儿头顶,嗅了嗅这个女人的体香,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黑夜遮盖了一切,屋里安静之极,只有轻轻的喘息声渐渐想起,那个享福的少年,脸上一副玩味的神情,不知是在讥笑,还是得意

    如果这时候有光亮照耀,就会现,他脸上的神情,却和脖子上挂坠的骷髅头表情有几分相似

    ※※※※※※

    第二天黎明破晓

    一缕阳光穿透黑暗射来,山崖上一块凸起的应天石台,承接着这片光明,宋阳慕星等人盘膝坐在此处,蓦然深呼气,一缕缕的日光精华汇集,隐隐可见有金色丝线顺着他们的吐纳而摄入体内

    宋阳眼光芒一闪,摇头晃脑道“夺天地造化,吸日月精华,修炼也”

    慕星没好气的翻个白眼,冷冷道“别拽了,两句话说的狗屁不通,不就是刚才比我多吸了一缕日精么,有什么可得瑟的”

    宋阳脸上有些得意,洋洋道“一缕也是精华,修炼在于积少成多,哪怕是只能多吸收一丝,也是比你强”

    慕星重重的哼了一声,摇摇头道“你也就欺负欺负我和东方,冲我们两个人得瑟,若是天哥在这,你怎么得瑟的起来”

    “我,”宋阳一窒,眼睛瞪的鼓鼓,片刻后似乎想起什么,嘴角一抽顿时便蔫了下去,垂头丧气的叹息一声,道“天哥那个变态!”

    “我认为我修炼就够努力的了,可还是不如这个变态,也不见他怎么修炼,但修为却突突的猛进,开始遇到他时能打个平手,后来我就一次都没赢过”

    慕星闻言点点头,忽听东方云一脸神秘的样子,道“我估计,天哥是咱们这几人里最厉害的,之所以那次和婕姐较量时输了,是他故意放水两人有奸情!”

    宋阳慕星同时一怔,对视一眼,旋即缓缓点头,“不错,婕姐对他确实要比对咱们要好,难不成…”

    “难不成什么?”

    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宋阳三人吓的一抖,急忙转身,却见萧天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们,“我不过晚来了片刻,你们就这么议论,不怕挨揍啊?”

    宋阳嘻嘻一笑,“不怕,听说天哥散功了,我们特意挑这时候谈论,不担心被揍的”

    萧天一窒,刚要说话,却见慕星、东方云一齐点头,“是的,是的,我们不怕挨揍,趁着天哥散功心情郁闷,咱们较量较量,泄一下吧”

    “你们三个损货!”萧天被气乐了,随手一巴掌扇过去

    东方云机灵,闪身躲过去,慕星却眼珠一转,不退反进向前跨了一大步,同时深深一提气,身上的衣袍如同吹风一般圆圆的鼓起,瞬间胖成个大球,嘿嘿笑着贴向萧天的巴掌

    “啪!”

    手掌拍在上面,立刻被反震开,一股酥麻的感觉顺势弹回,同时,手臂上的感知飞消失

    萧天脸色一变,霍然一拳甩在地上,感受到熟悉的疼痛,他才松了口气,继而略带几分诧异的收回手臂,忽得一笑,道“龟息反震!有段日子没交手,进步的很快么”

    慕星之前有些得意,闻言顿时一僵,脸色苦,叹道“若是一般人毫无防备之下被我反震,手臂没半柱香的功夫是恢复不过来的,没想到天哥竟能想出这种办法强制回复知觉,厉害,厉害!”

    “我天生血脉异于常人,反震对我做用不大”萧天摆摆手,道“我这点不算什么,倒是你,从龟息融合反震,若是能大成,只怕是能和传说的金刚不坏之…”

    正说着话,一股不好的感觉突兀出现在心头,萧天的话语生生止住,凝神看了一眼,却现宋阳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瞳孔顿时一缩,下意识的曲臂成肘,贴着腰间向后撞去

    身后本来是一片空地,只有他的影子斜斜的铺在地面上,萧天这一记靠身肘看似无用,却在身后无人处陡然爆,手臂瞬间暴增了一圈,肘尖而硬,带起尖锐的破空风声,似乎是顶着什么东西上

    砰!

    一道身影从那片黑暗倒退出去,登登登连退了几步才站稳,随口吐了一些苦水

    萧天转身道“宋阳!”

    那道身影呲牙咧嘴,不是宋阳是谁?

    “你下手真狠,知道是我不会轻点啊?”宋阳捂着肋骨蹲下,一脸得郁闷,片刻后却道“你是怎么看破的?”

    萧天嘴角轻扬,“我迎着阳光站立,只有身后是有暗处,虚形影遁,无暗不成,用脑子想想便知道,只有躲在那,你才能伤到我”

    宋阳为之错愕,“这种方式只能判断我大概的位置,可刚才那一下分明是要害打击,若非如此,我的遁术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破去说,到底你还隐藏着什么底牌?”

    萧天抖了抖衣衫,将胸口的挂坠骷髅头隐藏起来,打个哈哈,道“没什么,运气好恰逢打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宋阳一脸不信,再看慕星东方云两人也是满眼怀疑的神色,显然认为这话有假,但萧天不愿吐露实情,他们也不便多问片刻后,宋阳岔开话题,问道“天哥,今天怎么来晚了?是不是昨晚嘿咻的太疲劳,脱力了?”

    “嘿咻个屁!”萧天翻个白眼,“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见了女人就把持不住么?今天是有事生,我特意准备了一下才来晚了,你们瞎想什么呢!”

    宋阳等人一怔,这时才现他穿着比往日庄重,衣袍整洁干净,连头面容都一尘不染,似乎特意打理过一般

    萧天迈步上前,立在悬崖边上,神情肃然破晓而出的日光落在他白皙的脸庞上,度起一层金色的光泽,隐隐有几分庄严肃穆的气势

    宋阳等人意识到他的神态有些不对,纷纷安静下来,站得稍远着,一齐顶着他看,倒要瞧瞧究竟有什么名堂

    只见萧天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双臂,手上什么都没有,却仿佛压了千斤重担一般,抬得很慢很吃力等双掌抬至于胸齐平的时候,萧天脸色一变,口轻吟道“唔~”

    声音低沉厚重,开始时微不可察,渐渐的便明显起来,仿佛古老的呼唤,经历千万年的辗转,终于将临在人间

    “呜唔呜唔~”没有字音的音节模糊着婉转,从他口吐出,最后形成一支古怪悠扬的曲子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淡淡的乡愁情愫从渗透出来,使闻者眼神一黯

    声音幽幽荡荡,在山林间回响,一曲终了,萧天浑身陡然一震,霍然仰头望天,手臂朝上扬了三扬,而后却对着南方遥远的天幕,深深的鞠躬一拜

    宋阳、东方云、慕星三人面面相觑,“这是…”

    萧天回过神来,眼底一抹悲伤隐去,淡淡道“今天,是我家乡祭祖的日子”

    众人一怔,慕星最先反应过来,歉意道“天哥,不好意思额,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祭祖的时刻,之前和你交手…”

    “算了,”萧天淡然一笑,摆手道“不碍事的”

    慕星还想要说什么,便在这时,柳儿赶来,身上衣衫微微有些凌乱,显然来的匆忙,她见了萧天先是一喜,而后脸色慌张,叫道“主人”

    萧天看了一眼,“怎么了?”

    “一条蛇爬到屋子里去了”

    萧天一怔,“这有什么值得慌张的,住在山林里么,常有蛇虫之类的出没,也不是罕见的事,赶走就是了何必…额,你不会是害怕吧?”

    “不是的,”柳儿脸色焦急,连声道“那蛇很大很吓人,有水桶粗细,紫色的鳞片,早上柳儿醒来,忽然听到有些响动,还没等起床察看,它就爬了进来,而后直接盘在床上,却把柳儿丢了出来”

    “嗯?”萧天心一动,与宋阳等人对视一眼,纷纷看到各自眼的疑惑,山里蛇常见,但是这么粗的却极少,更何况紫色的鳞片本就是不一般

    “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