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1章 爽事
    一股热血直冲顶门,萧天心里霎时就沸腾了,胯下支起高高的帐篷不说,脸上的两趟鼻血更是噗的一声喷出来,顺着嘴唇往下淌一

    “婕、婕姐,你真是太好了…”

    梦婕眼光瞥了过去,扬起玉腕就是一巴掌,笑骂道“小色鬼,你想哪去了!瞧你那个没定力的样子,快擦擦脸上的血”

    “咳咳”

    萧天摸了摸鼻子,讪讪的把裤子脱了下来,虽然有些尴尬,但好在不是第一次在梦婕面前做这种事,片刻后就适应了气氛,他眼观鼻,鼻观口,目不斜视,直勾勾的盯着鼻梁,光着两条大腿摆到床上,那情景似乎和在自己屋里睡觉一般

    不得不说,他脸皮厚的可以

    梦婕感到有些好笑“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想乐就乐吧,干嘛憋着…”

    她话还没说完,萧天便忍不住咧嘴笑了出来,随即想起什么,向门口处望了一眼,笑声逐渐压低下来,但脸上的得意却丝毫不减,一副咱要占便宜的得瑟模样

    梦婕掩嘴轻笑,却不说话,片刻后目光移到萧天的腿上,略一沉吟后,伸手探去

    白皙的手掌落下,在接触的那一刻,萧天的大腿,瞬间紧绷,旋即又放松开来,他心里一荡,偷眼看去,却见梦婕仍聚精会神的抚摸着自己腿上的伤疤,不由的脸色一红

    梦婕似乎毫无察觉,手里拿着药瓶,倒出粉末,涂一点,揉一下,沿着红肿的伤痕,手掌徐徐的往大腿根部摸索

    “嗯…你那个地方没有受伤吧?”她突然开口,问道

    “没…”萧天随口回答,忽然声音一顿,暗想自己若是说受伤了,婕姐会怎样呢?背部受伤了她给用手摸,腿受伤了她也用手揉,若是我说这里受伤了,那她…

    他忽的拉高了声音,“婕姐!”

    “什么?”梦婕一怔,但看了看他的神情立刻明白过来,粉脸下生起淡淡的煞意,咬着嘴唇问道“你想说什么?说那里受伤了,然后骗我给你揉揉?”

    “呃…”萧天一窒,心思被拆穿了,难免有些尴尬,但他看了看愈隆起的小帐篷,眼睛一转,“婕姐,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很乖的啊”

    “是么?”

    梦婕媚眼如苏,轻轻反问了一句,脸上还是那么柔情似水,没有多大变化,但眼神犀利的萧天,却现她,手突然多了一些寒光闪闪的冰针,他顿时一个激灵,急忙改口道“婕姐,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帮我…撸一回,又怕你不乐意,揍我,所以才…”

    萧天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瞧看,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对于梦婕,不要骗她,这个比自己大一些漂亮女子,曾经受过心灵伤害,极其愤恨撒谎骗她的人,与其拿理由搪塞她,不如拼着运气赌一次

    梦婕倒是被他大胆的直白吓了一跳,微微怔了片刻,俏脸两片红霞飞起,但旋即又隐去,她没有说话,却微微垂下了脸颊

    头上乌润的秀倾撒飘动,轻轻遮住了女子的眼睑,使人看不清她的表情,琢磨不定她的态度,但其手里的寒针,却悄无声息的不见了

    萧天松了一口气,“姐,你若不乐意就算了,我不勉强,回头让柳儿帮我弄吧,她…”

    一只白皙柔嫩的手伸来,挡住了他的嘴,后面的话语生生被打断,萧天为之愕然

    却见梦婕轻轻抽回手臂,柔声道“只这一次,下不为例”

    萧天蓦然抬头,片刻后反应过来,喜色浮现在脸庞,“婕姐真好”

    “你呀!”梦婕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想了想,先轻轻勾起他的亵裤,轻轻的将手探了进去,然后,手指合拢,轻轻一握

    下一刻,她感觉到,

    一根炙热滚烫的柱子被抓住!

    “咝…”下体异样的刺激感受传来,萧天轻轻呻吟了一声,他深吸一口气,将脸上的潮红压下,此时这个家伙,两只眼睛,平静的看着身前的漂亮女子服侍自己,脸上一股说不出古怪神情,似是玩味,似是迷茫?他的嘴角轻轻上扬,勾起一抹笑意

    梦婕似是有所感应,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望了他一眼,旋即继续套弄,却问“哎,小天,你修炼不是要固守元阳么?老怪物常说要保持体内精华不外泄,才能有益于修行,你这个样子,难道不把修炼放在心里?”

    “谁说的?我很在乎的好不好”萧天享受着美人的伺候,大刺刺的岔开腿,懒懒道“你们平日里看我疏于练功,可实际上我很努力的,只不过我修炼的时候你们没见到而已”

    “真的?”梦婕对此有些意外,讶然问“既然你这么在乎修为,那为什么还要姐帮你撸?”

    “舒服”萧天淡淡道,“人活一世,奋斗拼搏,不就是为了那一点点的享受么,我既然有机会,又怎么会放过!”

    梦婕闻言,眉头一挑,隐隐觉得,这话有些不对,想要反驳,却又没什么道理,不由诧异了起来,片刻后,她自嘲似的一笑,道“好了,你怎么想的我不管,但是姐了不白帮你撸的哦!”

    “姐有啥要求?”

    梦婕眸子转动,不去看他,只加快了套弄的度,片刻后她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纳闷,低声嘀咕道“怎么还不出来,书上明明说很快就行的…”

    萧天面容古怪,“什么?”

    “额,没什么”梦婕稳了下心神,道“姐的要求简单,也没有别的事,就是要你晚上,陪姐去看看月亮吧”

    看月亮?萧天心一动,什么意思?月亮夜夜在那里悬着,在山崖上一望便能见到,看它何必要自己陪着呢?

    他看了梦婕一眼,却见梦婕仍低头努力继续,那仿佛很认真的样子,此刻看起来有些执着和可爱萧天莞尔,道“好的”

    ※※※※※※

    众人在屋外,等待的有些焦急,紫蛇非要等萧天出来才肯传授法术,这让窥视法术的众人有些无奈

    片刻后,柳儿问道“主人进去了那么久,为什么还不出来?”

    宋阳哼了一声,“谁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呢?”

    柳儿看着他,眸子盈盈之,有一丝淡淡不安的神色闪过,她心里有些猜测,便道“不会是伤的太重了吧?不行,我要进去看看?”说着,拉着门就往里走

    “哎哎,”宋阳吃了一惊,急忙把她拽了回来,道“婕姐看病有个规矩,她是不让别人进去瞧看的”

    此言一出,慕星、东方云眉头同时一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回过头去,没有说什么但是柳儿却有些不置信的神色

    “是真的么?”

    柳儿皱着眉,怪异的看着他,想要分辨出此言的真假,但宋阳脸上一副黝黑色,瞅了片刻后,她除了觉得此人比印象更黑外,没有瞧出什么,无奈的叹息一声,放弃了这个举动

    片刻后,东方云忽然道“那个,你叫柳儿是么?”

    柳儿嗯了一声

    东方云点点头,道“天哥有件衣服忘在我屋里了,你去拿回去吧,就在床头上摆着,很显眼的”说着,伸手遥遥一指山腰,“喏,那间就是我新盖的屋子,你去拿吧”

    柳儿顺着他的指向看去,见一座简易的小木屋矗立在远处,门口开着,她略一迟疑,再次得到东方云的示意后,起身朝那里走去

    等她走远了,东方云转过头来,看向宋阳,“婕姐看病没有那个规矩的,现在柳儿听不到了,有话你就说吧,为什么拦着不让众人进去看?”

    宋阳干咳一声,压低了声音,“你又不是不知道萧天的性子,他么,就愿意和婕姐腻在一起,趁机占便宜之前我看他腿部也受了几尾鞭,治疗的话成是要脱裤子的”

    “哦,”东方云一怔,随即会意恍然,接过话茬,喃喃道“你是说,萧天有可能趁机在屋里,做些亲昵的举动?”

    宋阳点头,“嘿嘿”

    东方云摸了摸耳朵,轻声嘀咕一句,声音之小,令人听不真切,宋阳刚要询问,便在这时,慕星眼珠一转,看了看两人,问“你们不想婕姐么?”

    两人对视一眼,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同时道“想啊”

    “那婕姐被萧天…你们不嫉妒?”

    东方云脸色一变,欲要开口说些什么,宋阳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道“不嫉妒”

    慕星一怔,看他脸色淡然,目炯炯,不似撒谎欺心的言论,不由有些好奇,问道“为什么?”

    宋阳没有回答,他活动了一下手腕,霍然一攥拳,指节咯咯作响,却忽然说道“若是屋里的人换成我,萧天在屋外,你这般问他,你猜他会怎样说?”

    慕星蓦然抬头,“怎样?”

    宋阳一笑“他会一巴掌朝你扇过去,然后说,不嫉妒”

    “呃…”慕星摸了摸鼻子,知道自己问话有些不对,但他还是有些不明白,于是讪讪的问“你说这些,和你不嫉妒有什么关系?”

    宋阳摇了摇头,一巴掌扇过去,淡淡道“我,不嫉妒”

    ※※※※※※

    屋里

    梦婕气呼呼的瞪着萧天,脸色愤愤不平此刻,她那个熬药的小陶炉炸裂了,药汁流溢出来,熄灭了药火,屋子里烟气缭绕,一阵阵焦糊的气味,刺人鼻子

    萧天则一脸得意的坏笑,就在刚才,这个家伙,心里突然打起主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难得这次婕姐同意,若是早早的就射出来,岂不浪费这天大的福缘机会?不行,忍着!一定要多多的享受一会儿

    他脑筋转动,忽然间记起曾经看过一篇俗世佛经,听说常颂念可以清心寡欲,于是默颂【唵嘛呢叭弥哞,麻葛倪牙纳,积都特巴达,积特些纳,微达哩葛…】

    佛法的加持果然有玄奥神威,更加上他天赋异禀,梦婕撸得手都酸了,却还不见那物松懈,最终还是萧天看她累了,怜惜其柔情似水,才匆匆泄掉

    梦婕哼了一声,“早知道要这么久,就不答应你,刚刚只顾得伺候你,没想到药膏都熬沸了,还要重新炼制才行真是的,书上明明说你们男的被撸时,泄的很快的,没想到不准,这本破书”

    萧天嘿嘿的干笑,看着她,却不说话

    梦婕一窒,转身去内屋,片刻后端回来一盆水,道“傻笑什么,这事以后姐不会再帮你了,知道么,瞧你那玩意,真难看,上面还挂着那泄出来的东西呢,快用水洗洗”

    萧天低头看了一眼,见果然如她所说,胯部有些污渍,于是便拽着梦婕的衣角,摇了摇,坏坏的央求道“姐,我没力气了,你帮我洗洗吧”

    梦婕翻个白眼,“我看你满脸光泽,眼底更有得意的乌光隐没,分明是筋脉通畅、精力充沛的迹象,哪里乏力了?”

    “哎呀,别那么认真嘛,再帮帮我吧”萧天晃了晃大胯,那根半软的玩意随之抖动,他道“你看,它也求你呢,你就开恩一次吧”

    梦婕被气乐了,“你呀,厚脸皮”

    萧天眉头一挑,见她言语有些松动,心微微一喜,急忙道“就这一次了,快点嘛,不然干在上面就不好洗了,姐啊!”

    梦婕闻言,美眸朝下扫过,琼鼻一耸,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却懒得和他废话,想了想,把毛巾用水蘸湿了,一手轻轻捏住那玩意儿,一手慢慢的擦拭着,动作轻柔,仿佛在照顾什么绝世神珍,其格外小心

    萧天咧嘴一笑,“婕姐真好”

    “哼!死小鬼,只知道拿话哄我”

    ※※※※※※

    熏风阵阵,吹过山崖

    屋外的人等来等去,始终不见有人出来,最终连开始阻劝众人的宋阳也开始迟疑起来,他沉默片刻,蓦然抬头道“天哥爽了这么久应该差不多了,再不出来就真出意外了,嗯…咱们进去看看吧”

    慕星与东方云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来到门口处,几人相视一眼,随即吸了一口气,抬手,对准了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