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盖九天 > 正文 第22章 秘术
    “吱呀~”

    在手掌即将接触的那一刻,门缓缓打开一个角度,推门的手为之落空,众人一怔,只见萧天面带微笑,精神矍烁的从屋里面走出来一

    他往门口一站,一股经过女人滋润后、男儿特有的雄起气度,登时涌现出来,其宽阔的后背如同一面坚固的墙,挡在门口

    众人只能透过间隙,看到一些袅袅的烟气从屋里飘出,其还有些焦糊的异味东方云一皱眉,问道“天哥,这是…”

    萧天淡淡道“哦,婕姐熬药时,不小心出了点小差,陶炉炸了而已”

    “是么?”东方云与慕星对视一眼,婕姐的修为自己是知道的,她炼药时极少出差池的,更别说连陶炉都炸掉这种大错了成,是这家伙在里面干了什么坏事了吧?

    众人一脸古怪的看着他

    “咳咳”,萧天干咳两声,直接岔开话题,他转头问向宋阳,“那条蛇还在吗?”

    “在呢”宋阳无奈的摊了摊手,眼睛一瞥,道“它非要等你出来才肯传授法术,喏,这不正在树底下等你么”

    顺着他的眼光,萧天转头看去,见一棵偎依在山岩间的大槐树下,树叶荫影里,紫蛇露出头,正眨着眼睛看向自己

    萧天走了过去,打个招呼,“蛇姐”

    紫蛇点点头,忽的嗅了嗅他身上的气味,脸上浮起一抹调侃与戏谑,它道“你身上有股女人的体香味”

    唰!

    众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他

    萧天汗颜,却见紫蛇自顾自的说,“那股香气柔而不散,缠绕在你身上四周,唔,我闻闻啊…头上有一些,香味较轻,想必是手头接触而已”

    说着,它把头绕到萧天身后,片刻间,又道“背上的香味浓郁,估计是有女子为你搓背了吧,而且时间不短腿上有一些,估计是她为你揉腿了,胯下么…”

    萧天急忙捂着它的嘴,在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连声道“够了够了,你还是先说点别的吧,那些不要谈了”

    “呵呵…”紫蛇一阵娇笑,“害臊了么”

    萧天脸一红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不就是想从我这里学些秘法么,乖,我教你一式‘分身斩’,你可要记清楚了哦”

    紫蛇眨着眼睛,淡淡的说道,忽然它转头对着槐树旁边的岩石,眸子光芒一闪,婉转灵活的身躯,以一种惊骇的度爆蹿过去,如光如电

    岩石上光芒闪过,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紫蛇便出现在石头后面,它眸子里柔和的光芒再次闪现,回身对着萧天,妩媚的笑了笑

    下一刻,那块巨石,突然就裂成了两半

    萧天眼神一凝,瞳孔的精光立刻亮了一亮,他看到,就在紫蛇窜出的瞬间,一股淡淡的气雾从它鳞片的间隙处涌出,疾的融化在其体表,形成一层薄而强悍的护膜

    紫蛇在这层护膜的保护下,在加上它本身的强悍,竟以妖法的狂暴大力生生的贯穿了这巨石,自己却丝毫无损

    萧天脸色一变,“厉害!”

    旁边的宋阳闻言,蓦然抬头,片刻后回过神来,似乎吃了一惊,他讶然问到“天哥,你看清楚了?”

    萧天点点头,却没有过多解释

    宋阳转头问东方云,“云子,你看清什么了?”

    东方云眉头一紧,喃喃道“好象是,蛇姐从石头间穿过去了”

    宋阳又问慕星,“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好像有一层东西出现在蛇鳞片外面,似乎是些气雾”慕星揉了揉眼睛,回忆着刚才眼前的一幕,忽然他一怔,“哎,宋阳,你别光问我们啊,你之前看到了什么,也说说呗”

    此言一出,萧天、东方云齐齐转过头来,就连紫蛇也目光移到这里,宋阳被众人注视着,脸色不由一红,讪讪道“刚才只顾得想婕姐,一时出神,忘记看了”

    众人“…”

    ※※※※※※

    山崖上凉风吹过,风力很疾,吹的地面石子滚动、尘土飘扬,却不知怎么,这般大的狂风,竟吹不散一缕淡淡的白雾

    那缕薄薄的白雾,一丝丝的从萧天周身毛孔处钻出,缭绕环荡在四周,慢慢向其皮肤聚拢,在接触到肉皮的一刹那,白雾瞬间凝实了许多,化作一层仿佛吹弹可破的嫩膜

    片刻间,他脸颊上泛起淡淡的荧光,清清凉凉,如同度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

    萧天恍若不知,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老怪物留下的那本《控魂》,此刻正看的入神,眉头时不时的皱一下,仿佛遇到什么难处而体表的异样直接被忽略了,似乎这护体的真气不是由他释放一般

    身后阴影里,紫蛇缓缓出现,见到这一幕,它妖异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哦,我倒是小看你了,没想到竟然能一心两用,这种天赋的人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可惜却极其少见,哎,你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什么啊,”萧天不置可否,他道“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的,一心两用时,必须高度集精神,时间久了会很累的,我一般只是无聊的时候才这么做”

    “你呀,”紫蛇摇了摇头,“身在福不知福,不过,你既然初步形成了护体真气,为什么不进行下一步的修炼呢?”

    萧天翻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你啊,你是古灵遗种,有紫鳞护体,穿山裂石感觉不到疼,我不过是血肉之躯,就算有真气保护,如果要从石头里穿过去,也会是很疼的啊”

    “你傻啊,谁要你现在就用身体劈石头了,我是让你换个容易穿过的试一下招法,先拿简单的来嘛”

    萧天一怔,“什么?”

    “跟我来”

    ※※※※※※

    一条瀑布挂在山巅上,激昂的喧泄下来,奔腾的水流如同千军横闯,砸落在下方的岩石上,荡起高高骇人的浪花,出一阵巨响轰鸣

    “轰隆!”

    那声音,仿佛和打雷一般,周围的空气随之鼓动,震的人心惶惶,气血翻腾,萧天以手掩双耳,才觉得微微好受一些,脑念头一转,他问“你带我来‘鸣雷涧’干嘛,不会让我劈瀑布吧?”

    紫蛇轻轻点头,“猜对了”

    它解释道“你不要小瞧这流水的威力,劈瀑布看似容易,实则比劈石头还难,这水从上往下流,带着冲刷的劲势,你若不能一口气劈到顶上,会立刻被水冲下去的,且此处水流轰鸣,心志不坚定的人会心烦意乱,施法时真气极易被扰乱,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

    萧天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听到这话心顿时凛然,再看向瀑布时,便不像之前一般随意了,他带着审视的意味,还有一丝灼热

    这时,太阳已经西斜了,日光照耀在他脸上,悄悄的度上一层金色的光辉

    紫蛇从旁边看着他,微微一笑,眸子柔媚的神色闪现,此刻它觉得,这个认真的少年此刻看起来格外有魅力,好想吻一口啊!

    不过,一想到他正在认真思考,自己贸然打搅可能会扰乱了他的思路,紫蛇便悄悄的,把这个冲动的念头,压了下去

    萧天凝望着高处,目光的灼热越明显,忽然,他动了

    啪!一道劲风涟漪以其脚掌为心,迅扩散开来,萧天霍然冲天而起,身体如同一只离弦的箭,瞬间弹射到高空,同时,真气窜出毛孔,急凝结在体外,分开水流,他一头扎进瀑布里,溯流而上

    萧天目光炯炯,忽的大喝一声,气势磅礴,人还远在半途,高处的激流便已经向两旁分开,一些细小的水花更是直接被这种强悍冲势逼迫的汽化而随着他身子如电般冲去,整条瀑布也仿佛因为度太快气势太猛,剧烈的震抖了一下

    瀑布瞬间崩散!

    下一刻,水流恢复原样,萧天怔了一怔,却因冲力耗尽而止在半空,他刚要重新凝聚真气,便在这时,耳边突然一阵轰鸣声传来,宛如奔雷咆哮,平和的气血随之翻腾,只觉得胸口一闷,还没等他反应,紧接着瀑布流水便劈头砸下

    一阵冰冷凄凉的难受感觉瞬间来临,萧天措手不及,摔在了水里

    “啪!”

    水花四溅

    紫蛇摇摇头,“太心急了,再来!”

    ※※※※※※

    月升日落,白天在众人的忙碌悄悄过去,天空转换上一层夜幕

    山崖上,梦婕翘而立,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实在是观赏的好机会,可惜的是,此刻她却没有心情轻风吹过耳边,有一丝异样的瘙痒,她眉头一皱,眸子渐渐出现了烦躁的神色

    “说好了陪我来看月光的,人呢?不会是忘了吧,那个坏小…”

    她忿忿不平,郁闷之下,随意踢了一脚,却不料突然碰到一块凸起的尖石上,顿时肿起个包,梦婕脸色一寒,手起处,十数根寒气森森的冰针,无声的出现,而后狂风暴雨般的轰了过去

    一阵清脆的叮叮响声过后,梦婕眉头挑着,有一丝小小的得意,在她脚下,地面平整无比,而山崖末端,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变短了一节,似乎被人生生削去了一般

    “哼!得罪我的下场,如斯!”

    梦婕琼鼻一耸,呼呼的说道,短短的几个字,从她粉嫩的嘴里吐出来,威严而有煞气

    只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仅有山风吹荡,明月悬空她这番话,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臆想的某人听的呢?

    片刻后,还是没有人

    梦婕脸色阴沉,似乎可以滴出水来,眸子,失望的神色不言而喻,她恨恨的一咬嘴唇,转身离开

    便在这时,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咳咳婕姐”

    那道声音,熟悉而顽皮,还有一丝坏坏的味道

    梦婕蓦然回,在那一瞬间,其脸上的阴沉便不见了,似乎从来就不曾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被淡然掩盖着的喜悦,她眉头皱了皱,“怎么这么迟才来,是不是又去和你的小丫鬟缠绵了?”

    “哎呀,冤枉我了”萧天摇头晃脑,从阴暗的角落里出来,缓缓转到她身后,轻声道“其实,刚刚我就来了,但看你在气头上威,山崖都被削平了一节,我自认没它结实,所以没敢出来触你的霉头”

    梦婕一窒,“死小鬼,敢取笑我,欠揍了是吧?”说罢,捏起拳头作势欲打

    萧天却不以为意,他上前一步,看着天上的月盘,眼闪过一抹诧异,“好大好圆啊”

    回头望了一眼,笑道,“婕姐,别举着拳头了,我不怕吓的,过来看月光吧,还有啊,既然手都举起来了,就帮我捶捶肩膀吧”

    梦婕被气乐了,“美的你啊,不捶”

    萧天呲牙,直接往后一倒,身子扑通一声,躺在山崖硬邦邦的石面上,而后抬起脚尖,慢慢伸过去,勾住梦婕的脚脖子,将她撂倒

    以这种小伎俩,去绊堂堂的修士,自然不能成,可梦婕早就习惯了他的胡闹,竟没有躲避,只无奈的摇头笑了一下,娇躯便朝着萧天预料的方向倒去

    地面,萧天早就伸出了胳膊等着,见状,立刻顺势托了一下,轻轻的把梦婕放躺在身边,而后他侧起身子,懒懒的说“姐啊,帮我捶捶肩膀,我今天学了一种新招式,好累啊”

    梦婕侧目,忽的现他头湿漉漉的,她本身能凝气成冰,对于水类元素的感应极为敏锐,立刻察觉到其全身都有一股浓郁的水汽环绕,不由有些好奇,“你怎么弄的?”

    “练功呗”

    “真懒,话都不多说,懒死了”

    萧天干笑了两声,“嘿嘿”

    梦婕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转头望向天幕,月光如水,洒落在她俏脸上,一丝梦幻朦胧的感觉顿时生成,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真实,尤其是眼睛,那悠悠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迷茫的情景,缥缈而深邃

    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经历,或是触动了心底的那根弦片刻后,她身子抖了一下,悄悄的,下意识的,向萧天靠了过去